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十二章:断我粮草!

第十二章:断我粮草!

看着叶宁离开,肖宁有许多来不及说的话,此刻都化作了夜色里寂寞的伤,似乎在他四周无形的出现了寒,那是一个人要面对一切的孤单。

“半月时间…好!等你回来,我定让你刮目相看!”肖宁暗自下定了决心,一定不会让自己在无忧宗抬不起头来。

带着些许的忧虑,肖宁回到了阁楼内,案台上则是一盒小童旁晚时提来的饭菜,肖宁打开后,大口的吃了起来,可是却丝毫不觉得饭菜可口。

填饱肚子之后,肖宁原本想睡一觉,却发觉一闭上眼睛,脑子里回响的都是叶宁说的话,想到这里他再也睡不着,故拿出叶宁送他的那一枚通体紫黑的玉佩看了一眼。

“叶宁这么着急回去,事情应该没有那么简单。”肖宁的眉头紧锁着,“可惜我现在实力太弱,就算跟他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可能给他添麻烦。”这样想着肖宁低下了头,眼神当中更有一丝失落,那是面对他无法抗衡的事情而陷入的深深的无力感。

“不,我不能这样。”肖宁用力的摇了几下头,“我要变得更强!只有这样,才不会在兄弟需要我时,我却只能说一句无能为力!”肖宁目光当中坚毅迸发,腾地坐了起来,随后将手伸进裤裆里,将藏在里面的魔功秘籍给拿了出来。

“早知道这么轻易就把魔功给带了出来,我就不费这么大的劲头把书藏在裤裆里了。”肖宁有些嫌弃的打开了魔功秘籍,开始照着上面修炼方法,蕴养心魔。

肖宁一夜未眠,时间就在修炼当中过去,当天亮时,小童又提着两个木盒来到了肖宁他们的住处。

阁楼的门被推开,当小童走进来的一刻,顿时愣住了,此刻在阁楼的中央肖宁正盘膝坐着,眼圈上还有些发黑,整个人的模样都有了变化。

“这人,居然如此刻苦,之前倒是没有看出来。”小童轻轻的走过肖宁的身边,将木盒放在案台上后,便离开了。

肖宁竭尽全力的修炼,此刻深深的陷入了修炼的忘我中,连时间也都完全忘记。

“还差一丝,只要再坚持一会儿,我就能变的更强。”肖宁的修炼忘我的疯狂。

正午时分,小童将中午的饭菜都送来,当看见未动丝毫的早饭,小童想要开口说什么,可却欲言又止。。

“不行,还不行!”肖宁感受到体内的心魔不断的被自己的内息蕴养变强,内息之力也在这样的蕴养当中不断的消耗。

“太慢了,还是太慢了!”肖宁运转着功法,将内息一点点的汇入心魔之内,心魔却强大的有限,现在也不过才将将到了入魔一层的圆满,距离突破还差的很远。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小童已经提起灯笼带着晚饭来到了阁楼。

“你还在修炼?你这样不吃不喝,即便是修炼到练气二层也必定会伤了根基的。”小童将饭菜放好,看见已经消瘦了一大圈的肖宁,竟还在不断的修炼,终于忍不住提醒道。

肖宁在潜心修炼,小童一句话无意中进入到自己的耳朵,这句话顿时让他心头一惊!赶忙中断了修炼,当他睁开眼睛,看到门外的夜色之后方才松了一口气,原来自己只是修炼了不长的时间。

“你这样不吃不喝一天了,你不饿吗?”小童看肖宁醒来,顿时问道。

“一天!”肖宁听见小童的话,愕然的看向他,那目光之惊讶,那眼神之迷离,顿时让小童误以为自己惊扰了他的修炼,又要追打自己,赶忙转身跑掉了。

“一天了?”肖宁不敢置信的看着门外悬挂在半空的明月,这才相信自己已经整整修炼了一天的时间。

“我居然整整修炼了一天?呃啊,忽然好饿。”肖宁在停止修炼后不久,一股饥饿感顿时侵蚀而来,使他整个人都觉得饿的发软,逐将案台上的两盒饭菜都吃的精光,这才好了一些。

“之前修炼根本就感觉不到丝毫的饥饿感,那样忘我的修炼竟然持续了一天!”肖宁终于注意到了不寻常,自己瘦了一大圈不说,竟然在修炼当中还无意识到自身的情况,这样恐怖的修炼,就如同走火入魔一般!

“难道这就是魔功的弊处?”肖宁拿起放在地上的书,眼中尽是骇然。

“应该就是这样,否则我一个练气一层的小修士不可能修炼一天一夜都不觉得饿,这肯定是因为修炼魔功的原因。”

“这魔功应该不只是这么简单…”肖宁的脸上露出凝重,在他看来魔功应该不只是让自己不知道饥饿而已。

“能让我在修炼中不知道饥饿!光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可怕!更别说还有其他的隐患了。”肖宁越想越是后怕,对于魔功更是谨慎起来。

“一定不能再这么修炼下去,不然后果不堪设想!”在这一天的修炼当中,肖宁虽然也从练气三层的实力突破到了练气四层,可是他却不打算急功近利,而是选择放慢脚步,先将魔功的底细摸清之后,才能不留余力的去修炼。

一天的修炼当中,肖宁从未感觉到疲倦,但现在,他感觉这一整天的疲倦都涌现了出来,在这样的状态之下,肖宁倒头就睡,一睡就是一晚。

第二天清晨,一声吱呀的门开声之后,阳光从门外散了进来,与阳光一同进来的还有提着木盒的小童。

小童进入阁楼,看见正熟睡在厅中央的肖宁,便惦着脚丫小心翼翼的从肖宁旁边越过,而他不知道此时的肖宁眼帘却偷偷的打开了一丝。

将饭菜放到案台上,小童又将吃过的饭菜收拾好,随即就小心翼翼的往外走,可没走多远,原本熟睡在地板上的肖宁,就猛的一吼,随即死死的抓住了小童的腿,不让他走。

被吓了一大跳的小童,嗷哇乱叫之下,还在肖宁的脑袋上狠踹了几脚,直疼的肖宁哭爹喊娘,这才放开了手。

肖宁松手,小童撒腿就要跑,可被狠踹了几脚的肖宁哪里肯将他放过,直接一个飞扑,把小童压倒在身下。

“小屁孩,叫你跑,我叫你跑。”肖宁咬着牙恶狠狠的在小童的屁股上打了几下,顿时疼的小童嗷嗷乱叫起来。

“呜呜呜,欺负我。亏我还偷偷给你送饭。”小童被打的生疼,已经哭了出来,可他说出的话却让肖宁愣住了。

“什么?偷偷给我送饭?”肖宁不明白小童这样说的意思,难道他吃的饭不是理所应当该送来的吗?

“哇呀…!给你送饭还打我。呜呜呜。”小童哭的眼泪汪汪,一副委屈至极的样子,顿时让肖宁愧疚不已。

“哎哎哎,你别哭了,你倒是说说,怎么一个偷偷给我送饭了?”肖宁欺负小孩倒是很有一手,但是哄孩子却不是很再行,现在他只想弄明白小童说的偷偷的给自己送饭是怎么一个意思。

小童哭了半天,在肖宁不断的道歉中,终于改为了抽泣!

“呜,我偷偷给你送饭,你不谢我还打我,呜。”小童一边抹着眼泪,一边哭着,样子好不可怜,可是这已经是哭了半柱香的时间之后了,这道歉肖宁也道了,赔罪也赔了,肖宁这时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你再哭,我可就动手了!”肖宁横眉立目,扬起手就要打,这才将小童的哭给止住了。

“说说吧,什么是偷偷的给我送饭?”看见小童终于不哭,肖宁这才笑着问道。

“李师兄还有其他几个师兄都说叶宁师兄回蜀国了,说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就吩咐我不让给你送饭,说让我告诉炉灶房不用多做饭菜了,亏我还偷偷给你送饭,你还打我。呜呜呜。”小童说着说着又哭了起来,而肖宁在听明了原因之后,双目不由的微缩起来。

“好一个人走茶凉,这叶宁还未出无忧宗几天,竟就敢这样对我肖宁!”肖宁的愤怒之火熊熊,对于敢欺负他的人,他从来就不会手软。

“想要饿死我?你肖爷爷岂是那么好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