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十五章:叫谁小杂碎?

第十五章:叫谁小杂碎?

肖宁用手揉着还睁不开的眼睛,没好气嚷嚷一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嘭嘭嘭,嘭嘭嘭嘭嘭!门外的砸门声变得急促起来,直接震的肖宁心烦意乱起来。

“奶奶的!觉都不让我好好睡。”肖宁骂咧咧的说了一句,正挣扎着要起身去开门,可人还没能起来就听到两声门板掉落的声响,门板的掉落后掀起的风,还将肖宁吓了一跳。

惊坐起来的肖宁艰难的将眼睛裂开一道缝隙,只见阁楼的门已经被拆了,只剩下门口三个穿着绿色长衫的青年。

“小杂碎,睡的挺香啊。”三个破门而入的绿色长衫青年当间的一个冷笑着开口。

“小杂碎?”肖宁半张着嘴,眼睛朦朦胧胧的看向说话的那人,只见那是一个长脸嘴尖的青年,至于他是谁,肖宁哪里认识。

“狗杂碎你叫谁?”肖宁被吵醒心情已经很郁闷,此刻这长脸的青年竟还敢这么跟自己说话,在他想来即便是天王老子也不能…如果是天王老子肖宁应该会忍耐一下,可看这长脸青年那副样子,肖宁哪里咽的下这口气。

肖宁半睡半醒的说着,长脸青年三人却被肖宁的话逗乐。

“哈哈哈,狗杂碎我当然是叫你了。”长脸青年指着肖宁哈哈大笑,认为肖宁是自取其辱。

“哈哈哈哈,既然你自己都承认了你是狗杂碎,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肖宁嗤笑一声道。

长脸青年听了肖宁的话,再回想之前他话里的意思,顿时气急。

“小杂碎,你竟然敢骂我?”长脸青年瞪着眼睛看肖宁,身上的气势顺势而起,不大会儿的功夫就显露出了练气四层之力。

肖宁的双眼微缩了一下,在知道长脸青年是练气四层之后,不由的看了一眼三人。

“此人练气四层修为,不知道那两人是何修为。”肖宁暗自打算,而那两个一左一右在长脸青年身旁的绿衫青年则是在长脸青年爆发气势之后也同样气势上涨起来,到了最后显露在肖宁面前的三人,竟都是练气四层的修为。

“三个练气四层修为!”肖宁认真的看了三人一眼,心中有不少顾虑,一是自己没有用法术比斗过,二是他不知道自己堪比练气五层修为到底能不能胜的了这三人。

长脸青年见肖宁在自己露出修为之后许久不说话,在想到李道魁说过的肖宁只有练气一二层的修为,此刻得意的笑起来。

“哈哈哈,小杂碎怕了吧。知道死字怎么写吗?要不要爷爷教教你?”长脸青年言语之上优越至极,完全当肖宁怕了自己,至于一旁的两人则是嘴角微翘冷眼看着。

半响之后,肖宁用力的揉了揉眼睛随即站了起来,虽然自己修为只有堪比练气五层的实力,可毕竟只有练气五层才能修炼‘气吞山河’,所以在他想来,即便自己不能把眼前的三人给打败,但至少跑路是没有问题的。

“你们三个…要教我死字怎么写?”肖宁斜着脑袋看向三个人,而体内的修为此刻已然运转起来,身上的气势也在飙升。

“听见没有,他还敢问话,真是死到临头了嘴巴硬。”长脸青年扭头对着两个绿色长衫的青年说道。

两个绿衫青年也都讥讽的笑了出来,可没过多久,随着肖宁的气势上升,他们就再也笑不出来。

肖宁的气势原本上升到练气二层之后就已经停止,可随着运转魔功,他的气势开始了持续的飙升,直接一跃到了练气三层!

“李师兄说的不错,这小子竟真的只有练气三层的修为。”长脸男子庆幸自己多叫了两个帮手,不然自己一个练气四层对一个练气三层即便能打赢也不免要费一番周折。

长脸青年的话刚说完不久,原本停在练气三层的肖宁猛地发力将修为再次提升,一下就到了练气四层巅峰,气势也瞬间压过了长脸青年一截。

长脸青年咽了一口,目瞪口呆的看向肖宁,而他身上的气势更是将其吓了一跳,此刻的他更加庆幸自己多了个心眼多拉两个人一起来,想到三个人对付一个练气四层巅峰也不会多难,长脸青年顿松了一口气。

“小杂碎,你的修为还真是出乎了我的意料啊。不过就你这点修为在我们三人面前还是太弱了。”肖宁虽有练气四层巅峰的实力可在长脸青年看来他们三个人对他一个人,胜负仍旧明显。想明白这一切之后长脸青年将手背在身后,还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看向肖宁时已经恢复了之前的俯瞰姿态。

“是这样吗?”肖宁嘴角微微的上扬,默默的运转体内的修为,当他的修为再一次飙升,达到练气五层巅峰之时,原本还能保持淡定的三个人顿时慌了手脚。

“练,练气五层巅峰!”长脸青年在肖宁露出练气五层的巅峰修为之后,脚下差点不稳,赶紧抓住两个绿衫青年,这才险险站稳。

长脸青年面色难看,一同前来的二人的脸色又哪里能好看到哪里去,一个个看向肖宁时都露出了忌惮。

“你到底哪里得罪了李师兄?他竟让你来教训一个练气五层巅峰修为的人!”

练气五层和练气四层虽说只有一层的差距,可这差距在同是练气修为的人眼中不说天差地别,可也差距不小。

“我哪里知道我什么时候得罪过李师兄!该死的!”长脸青年此刻脸色铁青,正想着要不要逃走,肖宁这边已经将‘气吞山河’使用出来!

内息之力不断转化成肖宁身上的气势,当达到外散之时,更是能让三人感觉到阵阵从肖宁身上散发出的气势之风。这是肖宁第一次用气吞山河比斗,自己还不知道威力如何,可单从效果上来讲还不错。

“他,他不仅是练气五层还将气吞山河镰刀了小成!”长脸青年感受着肖宁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气势之风,这不是气吞山河小成又能是什么。

三个人面色铁青的看着肖宁,六条腿齐齐发软起来,正想着要不要跪下来求饶之时,肖宁却在此时将身上的气势运转达到了气吞山河小成的极致,当这一刻到来之时,肖宁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双掌向前齐齐一推,一股强大的气势之力便顺着他的双掌猛地轰了出去。

长脸青年三人眼睁睁的看着一股如同风暴一般的气势之力向自己轰来,已经到了嘴边的求饶还未能说出,便被肖宁气吞山河的气势齐齐轰在了身上。

三人惊恐的看着已经到了眼前的气势风暴,来不及去做什么反应,就感觉胸口被一个彪形大汉狠狠的撞击了一下,嘴角立即溢出一丝鲜血,随后轰的飞了出去。

随着噗通三声落地响,长脸青年三人齐齐被轰到了阁楼之外青石砖的地板上,一个个摔的歪七扭八,口中还不时的呻吟着,而嘴角溢出的那一丝鲜血更是显露出肖宁这一招的威力。

“哈哈哈,好厉害啊!”看着摔在阁楼之外的三个人,肖宁惊奇的看着自己的双手,一双眼睛直冒金光。

自己一招就将三个壮汉给干趴下了,肖宁顿时优越感十足,将双手背在身后,一脸的傲然的走了出去,而此时倒在青石路上的三人还未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就感觉脑袋上有一片黑影笼罩了过来。

“刚才是谁说的,我是小杂碎来着。”肖宁站在三人的中间,一条腿得意的抖动着,眉毛还不时的挑动。

听见肖宁的话,三人先是一愣,随后两旁的绿衫青年便齐齐向中间的长脸青年一指。

“是他。”

长脸青年的手还停在半空,他也想指向谁,可还没有指出就已经被两个青衫青年给拱了出来。

“哦,是你呀。”肖宁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点了点头,随即走向长脸青年。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

“告诉我,我好让你死个痛快。”肖宁这话一出原本要说出姓名的长脸青年赶紧将嘴捂住,生生的吞了回去。

“说吧,是谁让你们来的。”

“是第一峰内门弟子,李师兄!”肖宁的话一出,两个青衫男子几乎异口同声,齐齐回答。

两个青衫青年回答完之后,肖宁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目光转向长脸青年,脸上还露出温和的笑容,可就是这温和的笑容却生生给长脸青年一种后背凉飕飕的感觉。

“叫我小杂碎,还要杀我,又不回答问题,啧啧啧,你这样不行啊。”肖宁话说着,一只脚抬了起来,而脚板瞄准的角度恰好就是长脸青年的两腿之间!

这一幕落入长脸青年的眼中,顿时吓的他一个激灵,双腿更是瞬间夹紧。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叫常无德,我老家在青北县,我家八口人,家中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如果大爷不介意的话,我可以让我妹妹嫁给你。”

“谁问你这些了?”肖宁怒气横生,想来他是那种缺媳妇人吗?

“以我如今的修为还需要你给我说媳妇?”

“是是是,小的知错了。我还有,我说,我全说,叫我来教训您的人是李道魁那个王八蛋,还有我储物袋里有不少好东西,大哥你要什么都拿去,求您放我一条生路吧。我还想着给家里延续香火呢。”长脸青年哭丧着脸哀求着,生怕肖宁一脚落下他从此便太监了。

“拿出来我看看。”肖宁没有将脚放下,话一出长脸青年还有些不知何意,当看到肖宁晃动的脚板之后,方才惊醒,赶忙将腰间的储物袋取了出来丢到肖宁的手中。

将储物袋打开,肖宁朝里边看了看,发现确实有不少东西,但好东西似乎不多。

收好长脸青年的储物,肖宁单脚一跳,随即就跳到了一旁的绿衫青年身前,那高抬的脚板同样对准了他的胯下。

肖宁眉毛一挑,脚板一晃,绿衫青年吓得一哆嗦,立即就将腰间的储物袋丢给了肖宁。

“前辈,我这里还有一个储物袋,您也一并拿去吧。”这次不用肖宁动作,另一个绿衫青年便已经自觉的将储物袋拿了出来,丢到肖宁手中。

拿着三个储物袋,肖宁满意的点点头,可悬空的脚板却没有放下来,这让三个缴械投降的无忧宗弟子顿时咽了咽。

“他该不会是要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