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五十六章:吱呀吱呀!

第五十六章:吱呀吱呀!

拿起《剑气雨》的秘籍来,看着上面的一句句口诀,肖宁的眉头渐渐皱起。

“气存丹田,凝聚经脉,化作无穷,剑雨一出,摧枯拉朽!”

刷!

按着口诀运转修为,在剑诀一指之下,肖宁的面前便凝聚出了一把气剑。

“虽然精进了一些,可距离大成还差的远。”肖宁看着面前悬浮的气剑,这一刻目中露出坚毅,将气剑挥散之后,又重新凝聚出了一把气剑,只是进步却是微乎其微。

“一定是我对口诀理解的还不够透彻!”

“气存丹田,凝聚经脉,化作无穷,剑雨一出,摧枯拉朽!”又将口诀默读了数遍,肖宁这才闭上双眼,开始演练。

“气存于丹田,凝聚于经脉?化作无穷剑雨,所过之处势如破竹,摧枯拉朽!”肖宁按着自己的理解,双目之内有精芒闪过,直接在身前凝聚出了又一把气剑。

再一次凝聚出来的气剑明显的凝实了许多,这也让肖宁的信心大增。

“再多练几次,肯定能大成!”肖宁的脸上露出笑容,对于剑气雨他也并不觉得有多难,只是这法术的极致只能到通明,却让肖宁很是耿耿于怀。

“剑诀出!气剑凝!”肖宁低喝一声,在又是数次的演练之后,气剑再一次被他凝聚出来。

这次凝聚出来的气剑剑身宽了一倍,凝实度也大有提升,可从威力上而言却与大成还差的远了一些,至于距离口诀上所说的摧枯拉朽…更是万分不及。

“还是不行?”肖宁看着再一次凝聚出来的气剑,却并没有达到大成之境,此刻眉头不由得皱紧起来,不是肖宁消极,而实在是自己演练这法术的次数已经不下百次,可到如今却还是连大成都未可及,这顿时让他迟疑起来。

“难道不是这样?”肖宁带着这样的疑虑再一次将放在身前的《剑气雨》的法术秘籍拿了起来,再看了一遍之后,他的眉头便皱的更紧了一些。

“如果不是这样…那这样行不行?”肖宁将秘籍放下,闭目之后,脑中飞快的改变了演练的方式,半响之后,一把被凝聚出来的气剑悬浮在了肖宁的面前,只是这气剑似乎不稳,没过多久便自行消散了。

“也不是这样?难道是那样?”肖宁脸上有苦笑露出,自己也有些拿不准,可若这次再失败,那他也只能按照原来的方法修炼了。

“一定能成!”肖宁鼓励了自己一句之后,按着心中的想法再一次演练起来。

“存于丹田,聚于经脉,剑诀出鞘!”肖宁重新按照自己理解的口诀再次凝聚气剑,这一次却连气剑都无法凝聚出来。

呼!

肖宁有些失望的叹了口气,对于自己理解的口诀都是错误的方向还是有些失落,此刻看着地上的剑气雨的秘籍呆愕了一下,又重新调整了心态投入到演练之中。

这一次肖宁不再多想,他觉得自己之所以不能凝聚出大成,也只是因为这剑气雨本身就是一本还未完全完善的法术的原因。

此刻带着这样的想法,他开始专心一致的按着书上的口诀开始一次次的演练,心中唯一想要做到的就是要将这剑气雨修炼到大成!

“对,就是这里!我一直以为是口诀未完善的原因,原来口诀没错!错的是细节!”肖宁在这不断的演练之中,逐渐的发现了凝聚气剑时的一些小小的误差,正是因为这些误差才导致肖宁凝聚出来的气剑时好时坏!

找到了原因的肖宁,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将刚才凝聚出来的气剑再一次挥散之后,他又一次的按着口诀演练起来。

“存于丹田,凝于经脉,剑诀引,锋芒出!剑雨成!”肖宁将一些细节想明白之后,此刻更加完善了成就大成的剑气雨的口诀,此刻在手上剑诀完成到最后之时,猛的向前一指!

刷!的一响动之后,一把三尺长的气剑瞬间被凝聚出来,更是散发出阵阵威势,隐隐的有剑气扩散开来,叫人一看就觉得不凡。

“哈哈哈!大成!大成啊!”肖宁在气剑凝聚出来之后,直接仰天大笑,紧接着一个念头顿生。

“让我试试这气剑的威力!”

这样想着,肖宁几乎不自觉的就将气剑挥舞而出,直接对准了阁楼的支撑梁柱就是一剑。

气剑在肖宁的这一指之下,直接飞出,朝着阁楼的柱子而去,但几乎在肖宁将气剑挥出的瞬间他就后悔了,因为他看见此时的阁楼因之前自己修炼法术的肆意,原本就已经满布疮痍,此刻在这一剑之后,恐怕…不妙!

“不!”肖宁在气剑挥出瞬间,便想起了这件事来,此刻内心颤抖,直接大呼一声,可是哪来还能来得及?

嗖了一声,气剑直接刺中阁楼的梁柱,随后只是微微的一顿,便就穿透而过!

看着气剑穿透了梁柱之后还飞出很远才消散,肖宁算是大概齐知道了气剑的威力,可此刻他哪里还有那个心思去管这些,此刻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若是这阁楼真的要塌他也好速速逃离了才好!

在肖宁紧张的焦虑之中,那气剑在穿透了梁柱之后消散,随之而来的就是几声木头与木头之间摩擦而出的咯咯声,但也就是响了两声就没事了。

“哦,我的亲娘,这也太险了!”肖宁用手在胸口上拍了几下,随后才心有余悸的坐了下来。

“以后修炼法术,绝对不能在自己的住处!”肖宁这样想着,又看了看阁楼四处,在确认确实没有问题之后,这才将地上的剑气雨的秘籍给拿了起来。

“大成!”肖宁的脸上在这突来的一幕之后再一次显露出笑容,在打开了剑气雨的秘籍拿之后,又取出一支笔来在剑气雨的秘籍之上加上了自己的感悟。

“我这也算是自己完善了一本秘籍了?”肖宁有些得意的将改善好的秘籍再一次看了一次,看着其上歪歪斜斜写着的几个感悟的字,此刻心中得意非常。

“按这样发展下去,我以后肯定能成为一个法术大师!”将改善好的法术秘籍放好,肖宁忽然之间开始憧憬自己以后能够创造出法术来的画面。

“能创造出法术…那得是什么境界?”肖宁这样想着,看了一眼地上被自己改善之后的剑气雨秘籍,忽然的一个念头涌现。

“既然我能修缮这法术…那我何不将这不能通明的法术也一并创造出来!”想到这里肖宁的双目再一次迸发出强烈的光芒,在他认为,自己都能够将这剑气雨完善,那么创造出通明之路,应当也是可以的!

“好!就这么办!”

将法术秘籍其内的内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之后,又将自己的修缮的内容也一并参考了进去,此刻肖宁的心中一个想法逐渐出现,一个新的法术正在他的脑中成形!

“或许…这本法术秘籍只是一本残次品,甚至于就连其上说的凝聚剑雨也只是创造者的一个想法!”肖宁在几番研究之后,终于看出了其中的不对之处。

首先肖宁不管怎么凝聚,这剑气雨都只是一把,而一把剑又如何能称之为剑雨?所以在他的几番摸索之下,他得出了这么一个结论,那就是这本法术秘籍原本就只是完成了一个大概的方向而已,而其根本就只是一个想法!

“真是坑啊!若不是我肖宁天资绝绝,兑换了此法术的人岂不是一个个都被坑死了?”肖宁此刻就能够想象到,那些兑换了剑气雨之后几乎在修炼到小成之后就无法大成的无忧宗弟子,必然一个个的披头散发痛苦不已。

“好!那就让我肖宁来将这破烂的法术脱胎换骨吧!”说完这句话后,肖宁猛地将剑气雨的秘籍一合,手中瞬间开始依照自己的想法开始演练,这是要创造完善出一本完整的法术来!

当运诀被肖宁修改后,肖宁凝聚出来的气剑或是不稳,或是一出现就消散,又或是连凝聚都做不到,可是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而是一次次的尝试,并将自己失败的经验再一次总结,随后慢慢的他的法术越发完善起来,如今他凝聚出来的大成剑气已经具备了绝对的威势,那种感觉隐隐的已经到了大成的极致,甚至于突破到通明!

“不对!这么下去即便能到通明,也只是一把气剑的通明!哪里来的剑气雨!”肖宁猛然间发现,自己原先的修炼的方向全都错了!

这样修缮之后的法术,即便是真的被自己创造出了通明之威,可如此…又能如何?

“如果这气剑达到通明之后也只能是一把气剑,恐怕在威力上,从灵活度上可能还不及剑气刃三分之一!”肖宁想到这里,忽然发觉自己一切的努力都功亏一篑,因为这样创造出来的剑气雨根本就不能称之为剑气雨,那么他这样努力的去创造又有什么意义呢,可能这样的创造到了最后还不及去学一式普通的法术要好的多。

“一定是什么地方错了,这法术当初被创造之时…一定有什么地方错了!”肖宁忽然发现自己这一天的努力全部都是白费,心中有些焦急,可也只能硬着头皮回过头去将整本法术秘籍都看了一遍!但是以肖宁入修真的资历来讲,就他如今的境界而言,他根本就没有办法将这法术秘籍的错漏看出,只能靠着一次次的演练,一次次的尝试,要将那错漏一点点解析开来!

时间就这样一点点的过去,转眼竟就是三天!

肖宁在阁楼一层,此刻披头散发,一双眼睛更是满布了血丝,而他的双手还在不由自主的演练着通往通明的可能!

“存于丹田,凝聚经脉…存于丹田,凝聚经脉…到底是哪里不对?太难了!”肖宁想要放弃了,这创造出一式法术的时间竟生生的花去了他修炼法术秘籍的小半时间,若是换做是任何法术,此刻他怕是都能练成七八本了吧,可这剑气雨实在是太难了!

“不行!我肖宁天资绝绝,绝对不能就这么输给一本法术秘籍!”肖宁赤红着双眼,此刻猛的将最后一口内息运出,要再一次凝聚出气剑!

“既然创造者有这样的想法,那么口诀即便不能完全形成剑气雨,也绝对是向着剑气成雨的方向靠近的,绝对不可能只能凝聚出一把气剑来!”

“气存丹田,凝聚于经脉,汇聚于剑诀,剑雨一出,摧枯拉朽!哪里错了?哪里?!”

“等等!剑诀!”肖宁的目中露出了精芒,一个念头猛然间在他的脑海之中滋生!

“单手剑诀能够凝聚出一把气剑,我若双剑诀齐发…!”

这样想着,肖宁将原本的单手的剑诀直接修改,此刻左右开弓,竟是双剑诀齐发!

“气存丹田,凝聚经脉,汇聚剑诀!利剑出鞘!”

刷!刷!

在肖宁完成剑诀的一刻,两把气剑瞬间被他凝聚了出来,此刻悬浮在肖宁的面前,让肖宁看到,顿时心潮澎湃起来!

“哈哈哈!我肖宁果真是天资绝绝,这样都能被我想出来!只是…这两把剑也不能算是剑雨…吧?”这样想着,肖宁又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我要是能有三头六臂就好了…那样,我岂不是能凝聚出六把气剑来,这样一来,也勉强能算的上是剑雨了吧?”想到这里,肖宁猛的摇头了一下,在发觉自己不可能再多出两只手之后,他低头的一瞬却将目光放到自己的双脚之上!

“没有三头六臂…我还有两条腿啊!”肖宁看着自己的双腿,忽然双眼之中迸发出强烈的光芒,随后没有犹豫,直接从地上蹦了起来,将鞋子脱掉之后,又活动了一下双脚,便迅速的开始构思双脚化剑诀的可能!

先是将一只脚上的三个脚指头掰下去,只留下中间的两个脚趾突出,就好像手中的剑诀一般,随后便开始按着口诀运转内息,在最后又是一次小小的修改之后将内息凝聚的力引导到脚趾的剑诀之上!

“剑诀出鞘!”肖宁在完成运诀之后,此刻猛的将脚朝前一踢!

刷!的一声过后,肖宁的面前竟真的凝聚出了一把气剑来!

只是这气剑在出现之后没多久便因为剑诀运行不到位而消散了。

“哈哈哈!居然真的能凝聚出来!”肖宁并没有因为气剑出现就消散而感觉到失落,反而仰天大笑起来,此刻的他没有想到是自己忽然之间的脑洞大开竟真的能将气剑凝聚的出来!

“好!就这么办了!”肖宁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此刻猛的将放在身前的丹药抓起一把来,直接放入口中,在内息恢复之后,便开始继续修炼。

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肖宁终于在这一刻,再一次将剑诀凝聚了出来,而这一次气剑被凝聚出来之后,竟是大成!

“成了!成了!”肖宁看着眼前稳定的悬浮着的气剑,此刻内心激动,直接绕着阁楼一层跑了一圈,当回到原处之时,他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尝试一番四足并用,一次将四把气剑凝聚出来的冲动了!

“气存丹田,凝聚经脉,剑雨一出,摧枯拉朽!”肖宁在运诀完成之后,直接迟疑了一下,因为他要同时四足朝前动作,这样的动作他必须要整个人跳起来悬空才有可能完成的了!

一番调整之后,肖宁便跳了起来,在悬空之后,猛地四足齐动,猛的朝前一指!

刷刷刷刷!随着肖宁的动作,当他落地之时,四把气剑瞬间被他凝聚了出来!

“剑雨大成!”肖宁的目中露出奇异之芒,就在四把气剑被凝聚出来的一刻,肖宁的心神之内猛的一震!一丝心魔之力瞬间涌出顺着肖宁的经脉进入到了丹田之内,也就是这一丝心魔之力进入丹田的一刻,在肖宁的丹田之内那个已经有了模糊轮廓的恶魔的雏形,此刻于那模糊之中竟生生的多出了一双未睁开的眼睛!

这一切,肖宁都感觉不到,只是在心魔之力进入丹田之后,便感觉自己的脑海之中猛然之间有什么碰触了自己的心灵之门,似乎是某道门于这一瞬间被打开了一丝缝隙!

“这…!”肖宁惊骇的感受着脑海之中轰隆隆的出现的那扇门,虽然只是出现,可是于此刻的他的认知之中,涌现而出的东西却超过了他所认知的太多太多!

“魔…魔…魔!”在肖宁的脑海之中响彻的这个声音,此刻不断的回响着,一个魔字震撼着他的心神,让他此刻心潮澎湃,脑海之中如有万马奔腾!

在肖宁的心神之内回荡出‘魔’字的瞬间,他丹田之内的恶魔轮廓,此刻双眼微微的睁开了一丝,但很快就闭合起来。

丹田内发生的一切肖宁都无从知晓,只是感觉到了心神之内的震动,其他的…他什么都不知道。

在肖宁内心骇然之时,他的丹田此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恶魔的轮廓在那脑海灵门出现的一刻便化身成为了一个旋窝,此刻正疯狂的吸收着丹田之内的内息,而随着吸收,那原本模糊的恶魔的轮廓也越来越凝实!

在丹田内的恶魔开始吸收内息的一刻,肖宁的心脏狂跳,因为在此时他也感觉到了自己的丹田之内的内息在不断的被消耗,而更可怕的是被消耗的原因…他却完全不得而知!

“怎么回事?”肖宁感受着不断减少的内息,心中焦急无比,却根本无可奈何,因为他连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

由于肖宁的内息急速的消耗,他凝聚出来的剑雨,此刻也在不受控制之下自行消散了。

无心关心这些,肖宁全神贯注的将精力都放在了丹田内自行消耗掉的内息身上!

“我丹田的内息不可能无缘无故的消耗!到底发生了什么?”正在肖宁疑惑于自己丹田内发生的事情之时,在他丹田之内不断的吸收他的内息的恶魔的轮廓此刻已经将肖宁所有内息都吸收消耗殆尽,但即便如此那恶魔的轮廓也只是凝实了一层不到,此刻能看到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恶魔的轮廓的面部显得更加真实清晰了,只是除了脸之外的其他的地方却都只是一片模糊。

在将肖宁的内息吸收完成之后,恶魔的轮廓原本吸收内息的旋窝猛的一滞,随后在没有了动静,恢复了起初的样子,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这…是怎么了?”肖宁感受着丹田内被消耗一空的内息,此刻嘴角抽搐了一下,有种在云里雾里的感觉。

“等等,让我缕一缕!”

呼!

肖宁深吸口气,吐出之后,心情总算平复了一些,实在是之前发生的事情都太过于突兀,他才会这样。

回想起之前的一切,自己在凝聚出了四把气剑后,就感觉到心神内猛然间出现的震动,随后…丹田内的内息就自行消耗起来!

肖宁的面色微微的苍白了一些,即便将之前发生的一切都重新联想了一遍,此刻他还是想不出来内息自行消耗的原因!

“这件事情绝对不对劲!”这样想着,肖宁直接抓起一把丹药吞下,在内息衍生出来之后,他便全身心的感受身体之内的内息的变化!

“居然!居然还在消耗!”肖宁在一番感受之后,发现他的内息竟然还在自行消耗,虽然消耗的速度变的缓慢了,可这样的消耗是无时不刻的,一旦他没有丹药的补给,他肖宁极有可能被这样的消耗给彻底的拖垮!

“该死的!怎会这样?”肖宁将眉头皱的紧紧,此刻仍旧不敢相信自己的内息竟然会自行的消耗加速的事实!

找了半天,肖宁还是没有找到丹田内息真正消耗的原因,最后只能带着忧郁放弃了继续寻找原因的念头。

“大比在即,我不能在这件事情上多费时间!”肖宁目中露出果断,在这一番找寻之后,连任何的蛛丝马迹都发现不了,他哪里还有心情去管这些,平复了一番之后,就要继续修炼剑气雨。

可正当肖宁要再一次演练剑气雨之时,耳边又传来了一声惨绝人寰的尖叫声,那声音的凄厉超出了之前太多太多,听的肖宁的心头一紧,身体都随着这一声惨叫颤了一下,一身的鸡皮疙瘩更是落了一地。

“该死的,这难道是哪个****出世了?居然这么变态!”肖宁这样想着,想要快些将法术修炼完成的念头更是坚定了许多,此刻想着的是要在法术再一次演练一遍之后,就要快些出去看看这些天造成总是在他耳边环绕的惨叫声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气存丹田,凝聚经脉,剑雨一出,摧枯拉朽!”口诀在肖宁的心中默念,剑诀在他的手中演化,一切都是那么的行云流水,那么流畅自如,自如的…让肖宁自己都感觉到了一丝不可思议!甚至于在他感觉而来,这简直就是有人在控制着他的双手一般!

“这,这是!”肖宁的心神此刻狂震,之前他还以为,这只是因为他练习了太多遍的原因,但是在运诀完成的这一刻,他的脑海之中有一种强烈的感觉,他此刻只要将这最后一步完成,那么!会不会就会出现他心中所想的一幕!

“剑雨出鞘!”肖宁的目中流露出期待,此刻手中的剑诀猛的朝前一指,只是这一指竟与之前不一样!似乎在指出的瞬间快速的抖动了几下!

刷刷刷!刷刷刷~!

在这一指之后,肖宁的身前出现了...一片剑雨!

那是真真实实的剑雨,密密麻麻,不是两把,也不是四把!而是数十把!上把百!密密麻麻的一大片!

“成了!我成了!剑气雨通明!哈哈哈,我肖宁果真天资聪慧,天赋异禀!”肖宁仰天大笑,那笑声痛快至极,更有畅快,此刻全都爆发出来,化作了音浪。对于能将剑气雨发挥出通明之效,他的心中有难以置信,但更多的则是畅快!

“好!就让我来试试这剑气雨通明的威力!”肖宁的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此刻双目一凝,注意力瞬间集中,更是在这一瞬间手肘猛的朝后弯曲,又猛地伸直朝前一指!

剑气雨通明!

刷刷刷!刷刷刷!

一把把气剑随着肖宁的这一指剑诀的操控,此刻齐齐朝前飞出,速度之快瞬间便布满了阁楼一层的半壁!

“不!”

一指之前肖宁的脸上原本还带着兴奋的笑容,但随着最先一把气剑将他眼前原本被劈成了四瓣的案几轰的粉碎之后,肖宁的脸色瞬间变的难看了起来!

此刻更是尖叫出声,有心有阻止,可哪里能够做到!

咻咻咻!咻咻咻!

随着气剑飞速的与阁楼的装饰碰触,霎时间碟碗的破碎的声音跌宕起伏起来,更有甚之,一些气剑落到了阁楼的支撑柱子上,瞬间便有一声声咯吱咯吱的木头摩擦的声音响彻开来!

肖宁听着耳边传来的如同噩梦一般的木头断裂的声响,此刻心脏狂跳,更是紧张的四下看着,生怕下一瞬他便要被活埋在了这阁楼之中。

“呼!还好还好!总算是没有塌掉!”肖宁在地上等了好一会儿的时间,这阁楼虽然还在不断的传出咯吱咯吱的声响,可总算是没有倒塌掉。

“该死的****,差点害的你肖爷爷我又被活埋一次!”肖宁这样说着,一双眼睛之中竟是怒意,而一双手此刻却飞快的将地上所剩不多的丹药收入储物袋之中。

可就在肖宁将所有的丹药都收入了储物袋之后正要站起往外逃的一刻,一声清脆的声响传入了他的耳中,让他整个人如同被电击了一般的一抖之后,心中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

“我的个亲娘!不是吧!”肖宁在那脆响出现的一刻,猛地抬头一看,这一看,他立即看到原本架构在阁楼之上的几根主要的房梁此刻竟有一条断裂了!

吱吱吱…轰隆隆!

肖宁还来不及反应什么,一声声如同大树断裂时的吱吱声已然将他的整个脑海占据……

……

“你们几个知道我的厉害了吧?哼!敢在你们二哥我小不点面前装横,真是不知道…死活!”小童恶狠狠的看着几个扑到在地的外宗部弟子,此刻满脸的得意,手中拿着的几个沉甸甸的储物袋更是让他的心情一下子好到了天上。

“嗯,今天的收获真是不错呐。”

“咦?怎么回事?哇!天呐!我没看错吧!”小童看着将几个外宗部的弟子打发走了之后,刚收拾完自己的装备要回去,却猛然间听到身后传来吱呀声,刚转身,便看到肖宁的阁楼就在他的眼前,轰然倒塌了!

阁楼倒塌之后,小童倒吸了口凉气,随后便看到一大片因为房屋倒塌之后形成的灰尘朝着自己这边吹来,直接将小童震慑!

“肖哥哥这是…怎么了?又和人打架了?”小童呆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一双眼睛眨巴眨巴,根本就不知道肖宁那边发生了什么。

“该死的!大****!看你肖爷爷出来,非活剥了你!”正当小童疑惑之时,倒塌的阁楼之下传出了肖宁的阵阵怒吼之声,那声音带着癫狂,叫小童听了却莫名其妙的抖了一下。

“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