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六十一章:拉开的大比序幕!

第六十一章:拉开的大比序幕!

“规则变了?什么地方变了?”

听了小童的话,肖宁先是迟疑了一下,随即问道。

“嗯…变了…好多…不对不对也不多,一点点?”小童话说的支支吾吾,叫肖宁听了直接嘴角抽搐几下,脑门上的黑线更多起来。

“算了算了,我还是自己看吧。”说着肖宁便直接来到了窗口,开始登记身份令牌。

登记身份令牌的程序大多一样,肖宁在登记了之后,也同样领取了玉简,此刻内息汇入之后,玉简内的讯息瞬间便直达大脑。

“原来是这样。”肖宁看了大比的规则之后,因为没有对比倒是没有觉得这规则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肖哥哥,这大比太危险了,你自个儿可得当心呐。”小童看肖宁已经将玉简的规则看完,此刻一脸凝重的对着他说,那副样子就好像自己比肖宁还要强上不少似得。

“得了吧。你还是多关心关心你自己吧。你肖哥哥我是谁?你就不必替我担心了。”肖宁说着笑了起来,也的确,以他现在的修为确实不需要什么忌惮任何人

肖宁话说完,直接往回走,而那原本闭合的队伍,此刻也都退避开来。

“肖哥哥,你可不能这么说,大比高手如云,你还是谨慎些的好,万一受伤了,还得我来照顾你呐。那样我就不能做任务了。”小童看肖宁往回走,几步便跟了上去,还一边碎碎念的说着,直听的肖宁都觉得好笑。

走出绿色通道,来到了荣耀殿之外,肖宁和小童沿着山路离开。

一路行走,小童还不时的提醒着肖宁叫他万事小心,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原来小童这么婆婆妈妈的。

“咦?那边是在干什么?”肖宁正走着,不经意间却看到,远处的半山腰之上,一处相对平缓的地方,此刻正有十数人在搭建着什么。

“我知道我知道。”小童听了肖宁的问题,此刻直接跳到他的面前,一只小手指着远处正有条不紊搭建起来的平台。

“那边就是这次大比的场地了。嘿嘿嘿,我厉害吧。我小不点什么都知道。”小童话一说完直接抖起腿来,那副样子叫肖宁看到,只能给他一个大白眼。

“原来是比赛的场地。不过,怎么现在才开始搭建?”大比的事情已经推出了这么长的时间,比赛场地却现在才开始搭建,这让肖宁觉得有些不合理了。

“这个嘛…可能是掌门忘记了吧。”小童也不知道原因,却又不想丢了他百事通的面子,此刻只好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

翻白眼似得看了小童一眼,肖宁再怎么想也知道这绝对不可能是掌门忘记了,就算真的是掌门日理万机忘记了,还有那么多长老不是吗?总不可能都忘记的了吧?

想不明白原因的肖宁不愿在这里多逗留,直接带着小童离开了。

“明天就是宗门大比,我今天回去还是要好好修炼一番。”在知道了各峰的第一天骄,又知道了第一天骄之后还有天骄之后,即便肖宁如今手段已经很多,却也仍旧不敢掉以轻心。

从早上出来,到肖宁回到住处,又在小童的陪伴下,一起吃了午饭,再到打发小童离开,当肖宁将阁楼的门关闭时,已经是午后。

“我现在法术已经修炼到了极致…法宝也有雷爆符,修为更是练气九层巅峰!如此看来我的准备已经足够充分了。可为何还是感觉…与那第一天骄有些差距呢?”肖宁盘膝在地板上,脑中的思绪闪过,隐隐的有一个念头滋生出来,让他觉得自己距离第一天骄竟然还有差距!

“不可能吧。”肖宁用力的摇晃了一下脑袋,似乎对于自己这忽然之间浮现的念头很是不愿意相信,“按理来说,我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提升的了,虽然小童的收获的丹药不少,可是…要想用来突破还是不够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肖宁将自己所有的法宝都抖落出来,在一番查找确认之后,当他看到自己的魂珠,这才如梦初醒,一拍脑袋,直接笑了出来。

“看我这脑袋,差点忘了我还有灵界魂珠!”

“这点丹药虽然不能让我突破,可用来提升魂珠应该是够了吧。”肖宁这样想着,随后将落在地上的魂珠抓起,放在手心之后,便开始朝里面汇入内息,要以此蕴养。

蕴养魂珠虽说只需要汇入内息就可以,但其实需要的内息极多,肖宁从开始蕴养到现在,整整两个时辰过去,因蕴养魂珠而消耗的丹药就用去了他所有资源的小半。

虽说蕴养魂珠损耗极大,可成果也是有的,此刻魂珠内的灵雾已经越来越多,已经将半个珠子都填满。

“这魂珠还真不是省油的灯!”肖宁看着自己消耗掉的小半丹药,心中滴血,可再看到魂珠内的灵雾越来越浓郁后,又只好忍着心痛咬着牙坚持继续。

“付出的越多收获就会越多!”肖宁的双眼内露出精芒,此刻又抓起一把丹药吞了下去。

蕴养魂珠的时间就这么一点一点的过去,到了半夜之时,肖宁隐隐的感觉到魂珠内吸收自己汇入内息的速度开始缓慢起来。

也就是这感觉出现的一刻,肖宁猛的睁开了双眼,只看到眼前的魂珠内的灵雾已经浓郁到了完全没有空隙的程度,看那样子即便自己想要再汇入内息去蕴养,也是做不到了。

看着眼前这颗表面还是蓝色,内里已经全都被白色灵雾占据的魂珠,肖宁的嘴角翘起一丝笑容,虽然他对魂珠还知之甚少,但他有种感觉,只要他能打开魂珠的秘密,他将受益无穷!

带着对未来的美好憧憬,肖宁在这样寂静的夜色之中,于修炼的疲惫下,眼皮下的眼睛慢慢的变朦胧起来,身体也逐渐的被睡意所占据。

……

初阳从天际升起,在半山腰的地方,肖宁住处的阁楼此刻如被金色笼罩,而昨夜被睡意笼罩的肖宁,此刻却还在熟睡,他做了一个梦,一直到现在还未醒来……

轰!的一声响,阁楼的门被人推开,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阁楼的门外,带着不知倦意的笑容,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怀着期待的看着地板上正在熟睡的肖宁。

朝东开的门被小童推开之后,他那小小的身影被拉的长长,直接将肖宁笼罩在内。

哒哒哒的声音想起,小童迈着快步迅速的靠近肖宁。

“肖哥哥!你又在睡懒觉呐?”小童稚嫩的声音在肖宁梦境中的耳边响起,直接干预了他的梦境,随后…他便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阿啊…早,上好啊。”肖宁睁开眼睛看见小童的一刻直接说道。

“肖哥哥!今天可是要宗门大比了呢。”小童看肖宁一副毫无精神的模样,想着自己早早带着兴奋来找他,要和他一起去比赛,却不曾想肖宁这副样子,却是将大比的事情不放在心上。

“阿啊。哦,去大比啊。去吧。”肖宁这样说着又昏睡了过去,直接把小童急的跳了起来。

“肖哥哥!你这样可怎么行呀!说好的豪言壮志,说好的大比前十,说好的一鸣惊人的!”小童大声的说着,对肖宁如今这副毫无热情的样子,很是不满。

“啊?哎呀,不就是个大比嘛,你肖哥哥我,随便一招就第一了,有什么好在意的。真是的。”肖宁被小童的激动弄的有些错乱,此刻勉强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在感觉到自己丹田里的内息又再一次被消耗了个干净之后,似乎已经习惯了这样的肖宁,这次也已经不再像从前那般慌张,而是漫不经心的从储物袋中拿出了一大把丹药,直接在小童的面前吞服下去。

肖宁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叫小童看了,直接愣在了那里,满心的不解的看着肖宁。

“肖哥哥,你,你都是这么拿丹药吃着玩的?”小童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实在是他从未见过有谁,能像肖宁这般拿丹药当饭吃一般的人,此刻直接被惊吓到,看着肖宁的样子,愣住了。

“啊?……嗯。”肖宁先是疑惑的挑眉了一下,似有什么触动,随后毫不解释的点了点头。

得到肖宁的回复,小童足足愣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肖哥哥,你真是太败家了。小不点我要是吃这么多丹药修为都能大进一步了呢。”小童这句话说完,脸上除了惊讶之外,更有对自己天资聪慧的得意从脸上流露出来。

“哦。”肖宁似乎被梦境所困,一晚上都没有休息好,如今不管小童说什么都是敷衍的回答,一点精神都没有。

“肖哥哥,你…”小童看肖宁的样子,直接就有种烂泥扶不上墙的感觉,此刻有些微微怒了,只是那圆圆的脸蛋,生气起来却一点都不叫人感觉到害怕就是了。

“好了好了,先吃饭吧。”肖宁看小童这副样子,脸上有了一丝笑意,此刻将小童提来的饭菜拿了出来,便吃了起来。

“这还差不多,吃完了饭,肖哥哥你就跟我去大比擂台那边吧。玉简上面可是说了,午时之前就得到呐。”小童看肖宁终于有了要移动的意思,原本微怒的一张圆脸一撇,一副很嫌弃肖宁的样子。

没有管小童如何不屑自己,肖宁慢慢悠悠的将饭吃完了之后,才在小童的催促之下,被强行拖走了。

小童抓着肖宁的一只手,就那么拖着他走,而肖宁在小童的身后却是一脸的不情愿的走着。

“肖哥哥!你怎么这个样子呀!一点儿大哥的风范都没有。”小童拖着肖宁,一路上嘟嘟囔囔的,而肖宁却只是脸上笑笑,还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叫小童很是生气,故更加用力的拖着他的手向前走。

在小童的全力以赴之下,又走了一段山路之后,路上的行人终于多了起来,而那昨天还在加急建造的擂台,此刻也列入了二人的眼帘,顿时叫小童兴奋起来,就是睡意朦胧的肖宁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不久的时间,小童终于如同跋山涉水了一番般的将肖宁拖到了擂台的边缘,在人群之后小童不再管肖宁,而是自顾的掂起脚来朝擂台里边看。

因为身高的问题,小童看不到里面的情况,即便跳起来也没能看到多少擂台内的情况,正懊恼之时,人群当中却在此时响起了阵阵议论之声。

“是李长老和陈长老。”

“这次的初比淘汰赛应该就是李、陈二位长老主持了吧。”

随着人群之中爆发出的强烈的议论之声,那李、陈两位长老,此刻从天空之中如履平地一般的迈步之间朝擂台中央踏来,不一会儿就已经到了中央的擂台上。

到了擂台之上,李长老先是微微一笑,随即一双手抬起向下轻轻一压,顿时台下的议论之声便戛然而止。

“今天,是我宗每五十年举办一次的外宗大比。我相信!我宗外门弟子之中必然有很多热血男儿已准备多年,要于今日夺得一个好的名次!”李长老说了几句开场白后,台下顿时掌声雷动,不少外宗弟子的脸上都露出了期待的精芒,恨不能现在就上台去大战一番。

“李长老说的不错,我宗五十年才举办一次的宗门大比,今日开启跃跃欲试的我宗优秀弟子必然不少。相信不少人已经热血沸腾,想立即打上一场…但,在大比开始之前,我还是要说一说比赛的规则!”

“每一个拿到比赛号牌的人应该都知道规则,相信很多人也知道,这玉简内的规则是被修改过的。可为什么修改,恐怕却是没有多少人知道。”陈长老这样说着,目光扫向台下,霎时间台下的外门弟子便又响起的阵阵议论之声。

“好了好了。大家听我说,听我说。”看台下躁动起来,李长老又一次将双手下压,当台下安静了之后,才继续说道。

“我宗大比之所以五十年一举行,相信很多人都已经了解过,那是因为宗门之内有一处秘境,此秘境五十年方能一开,且是当年开宗老祖为宗门挪移而来,也是专门为练气境界突破所用!在大比之中前十的弟子便有机会进入此秘境!而在秘境之中成功突破的人,也将获得本次大赛应得的自身造化!”听着李长老的话,台下又一次躁动起来,对于秘境的传说,很多外宗的弟子都从典籍上了解过,此刻议论之声顿时强烈起来。

“李长老说的,相信很多宗门的弟子都了解过,现在!我来说一下大比的规则,至于造化…强者自得!”

“本次大比的规则…初赛分三擂台,分别要在第一、二、三峰之中各选出前五十名来,采用的是一对一的淘汰制;比赛中的规则…也就是玉简中被调整过的地方,除了认输之后不能继续出手,比赛之中出现伤亡,使用暗器、毒器、阴损招数…也都一概不算犯规!”陈长老将规则说完,台下再一次的鼓噪起来,议论哗然之声不断的同时,一些想法也被人传出。

“认输之前如何都不算犯规?那岂不是伤了性命也都无碍?”

“这,这也…太宽泛了吧。”

“这岂不是与在宗门之外生死厮杀无异了?”

“对啊,按这样的规则,故意杀人夺物的可能也不是不会出现,宗门上层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句句的议论之声传到了肖宁与小童的耳中,此刻的二人在外围的地方,却于心中莫名的出现了一个共通的念头!

“杀人夺物…也不算犯规?!”肖宁的目光几乎在这个念头出现的一刻快速的闪烁了几下,瞬间整个沉睡的精神便像是打了鸡血了一般,直接目露奇芒!而在距离肖宁不远的小童在肖宁的这句话喃喃而出之后,顿时热血沸腾激动起来,甚至于身体都微微的颤抖!内心回荡的却是肖宁喃喃的那句话。

“杀人夺物…也都不算犯规!感觉好怕怕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