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一百零四章:本源冰种!

第一百零四章:本源冰种!

轰轰轰!

冰凌再一次被肖宁轰击的粉碎,只是这一次冰凌被轰碎的距离却明显的缩短了很多。

“这冰凌的硬度竟然提升了这么多。”肖宁看着自己的一击万剑只将数米的冰凌轰碎,此刻脸上露出了凝重之色,要知道他虽然能使用绝技数百次,可是丹药的消耗也同样可怕,如今储物袋里的丹药已经所剩无几了。

在这一次的轰击之后,肖宁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了不少的丹药吞服下去,这已经是他第十次内息耗尽了。

看着只被自己轰碎了数米,却又在自己内息耗尽之下无法继续攻击的之后,再一次生出的冰凌,肖宁微微的摇头一下,随即转身。

“你!你可以走了!”肖宁惊奇的看着就站在自己身后不远的李慕儿,脸上的喜悦溢于言表。

“嗯。”李慕儿轻轻的点头,在看到肖宁因自己的伤势好转而开心时,内心莫名的感到开心。

“这冰凌再生的真快。”李慕儿没有去细想,只是看着肖宁身后刚才被轰碎了数米的冰凌,如今却已经再生了一半出来,顿时感觉到如今冰凌的棘手。

“这不算什么的,等一会儿我内息恢复了就没问题了。”肖宁笑着说着,脸上并没有表露出冰凌有多棘手的意思,他可不想让李慕儿担心出去会成问题。

“我们在这里待了快一天了吧。”李慕儿忽然说道。

“呃…应该差不多吧。”肖宁想了想,从掉落这里到轰击冰凌,十个时辰的时间是差不多有的。

“嗯。”李慕儿似乎有心事的样子,脸上闪过一瞬间的失落,但很快又露出笑容:“我来帮你吧。”

“不用不用!我自己能行。”肖宁看李慕儿身体刚刚恢复哪里舍得让她帮忙,只等着一会儿自己内息恢复了,眼前的冰凌虽然坚硬程度上比之前要强上许多,可也并不是无法撼动。

听了肖宁的话,李慕儿的脸上露出一些笑容,随即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了冰凌前面,手中的指诀直接运转起来。

梅花苦寒来!

轰轰轰!

朵朵剑梅在李慕儿的运诀定势的瞬间爆发出来,轰击在冰凌之上,只是瞬间便将再生出来的冰凌轰击的粉碎。

“你的身体…”

“我没事。”李慕儿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谁都不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只是她现在很开心,因为她不再是拖着肖宁的后腿。

肖宁想要阻止李慕儿的话没能说完,只感觉打断自己的李慕儿在他面前的形象有了更清晰的了解。

一个有些倔强,有些自傲,有些不喜人靠近,喜欢用行动来说明事情的人。

肖宁的脸上也有笑意,在这一刻他发觉自己真的开始喜欢眼前的女子,这种喜欢…已经不是当初单纯的外貌上的喜欢,这种喜欢在他的内心里,在他的脑海中……

百息的时间很快过去,肖宁的内息再一次恢复一半,在又吞服下一大把丹药之后,肖宁来到了李慕儿的身边,与她一同轰击冰凌!

万剑惊天!

轰轰轰!

梅花苦寒来!

轰轰轰!

万剑…苦寒来….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阵阵轰鸣之声在甬道之内不断的炸响,冰凌的粉碎速度直接从刚才的顿滞不前,逐渐变成了摧枯拉朽!

肖宁的脸上有些淡淡的笑意,那是与李慕儿并肩作战的开心和肆意。

李慕儿的目光之中有光芒闪烁,不知道为何站在肖宁的身边她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很心安,以至于不会去思考其他的事情。

两个人的轰击,法术之威在甬道之中不断的震荡。

轰轰!

二人的法术再一次出击,只是这一次法术的轰击竟无法将面前的冰凌撼动丝毫!

嗯?

“怎么回事?”二人几乎异口同声的疑问出声。

看着眼前在二人轰击之后,完全没有损伤的冰凌,二人的眉头同时皱了起来,在相视一眼之后,默契的一点头,随即各自后退一步。

肖宁取出了灵蓝剑,李慕儿运诀之间要用出自己的最强一击!

运诀的速度在肖宁的手中飞快,隐隐的出现了一丝残影,随即在完成之时猛地在灵蓝剑上一点!

嗡!

剑身发出一声类似兴奋的嗡鸣,随即其上红芒一闪!

一剑…惊鸿!

肖宁一剑朝着前方斩去,灵蓝剑上的宝石也随着这一斩急速的逆转,发出阵阵嗡鸣!

于此同时李慕儿最强一击也在此刻爆发出来!

梅花苦寒来,花香四溢散!

哗哗哗!

朵朵梅花在这极致的冰寒之中绽放开来,似乎与之前在大比之上使用之时多出了一些不同。

苦寒花开!

李慕儿的呼吸急促了一下,她竟在这时,与这冰寒之中明悟了梅花苦寒的更高意境!

“我之前一直无法完整的掌握梅花的意境,原是是因如此!”李慕儿的脸上露出笑容,随即带着心中对于梅花意境的明悟,直接运诀之间,朝前一指!

咻咻咻!咻咻咻!

朵朵梅花在此时绽放出光彩,其上的冷傲之意在这一刻显露,俨然就是李慕儿明悟的梅花意境!

嗯?

身旁似乎比方才还要骤冷一些的温度令肖宁猛地一惊,当看去时,才知道是李慕儿绝技意境的升华!

“慕儿,你的意境……”肖宁的话没有说完李慕儿也知道他的意思。

“嗯。我之前一直被困扰的梅花之意…因这极寒而明悟了!”李慕儿笑着说道。

二人几乎同时笑出,随即又同时出手!

唰!

血红的剑芒,似带火芒一般猛的斩出!

咻!咻咻咻!

朵朵绽放的梅花,在意境上压抑着四周的空气,让梅花剑的速度威力爆发出了一个新的层次!

轰!轰轰轰……

肖宁的剑芒落到冰凌之上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而同时李慕儿的梅花剑只是慢了他一些也同样降临,顿时轰鸣之声不断,就是甬道都因此而震动!

裂…裂…裂!

法术的轰击过后,原本坚硬无比的冰凌于此时出现了碎裂!

叮啷啷!

一声冰碎的声音过后,冰凌在二人的面前碎裂出了一个三尺多宽的洞,却未能将所有的冰凌都轰碎!

肖宁和李慕儿看着眼前被轰击出来的口子,先是一愣,随即目光落到冰凌之后的空洞之时,相视一眼再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一跃而过!

嘎嘎嘎!

几乎在肖宁和李慕儿越过的瞬间,他们身后的冰凌裂口正以极快的速度再生回去!

呼!

二人落地的瞬间同时回头,当看到身后裂口在他们越过之后已经修复完成,顿时掐了一把汗。

若不是速度快,二人中有一人速度慢一些,那后果不堪设想!

看到彼此都从之前的甬道出来,肖宁和李慕儿再次相视一笑,俨然松了一口气!

正庆幸的笑着,二人却忽然感觉四周的空气骤冷!

之前进来时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时间一长就立刻感觉到这里有比之甬道之中强烈十倍都不止的冷意!

二人几乎在感觉到冰寒的瞬间,抬头看去,在他们前方的半空,正是冰寒出现的源头!

那是…什么?

“冰种!”李慕儿在肖宁疑惑之时,口中说出的话令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

“冰种?有什么用途吗?”肖宁看着悬在半空之中,散发出阵阵噬人的寒冷就如同一颗有棱角的宝石一般的东西,有些不知所然。

“冰种是修真界的至宝,普遍流传的有三种,分别是:凡寒,至寒,极寒!但是…还有一种传说中的冰种!本源冰种!”李慕儿说着,看着那半空之中悬浮的冰种散发出的极致的冰寒,那种超乎寻常的冰寒,令她的呼吸都不由自主的急促了一下!

她想要!

肖宁看着李慕儿呼吸都开始急促,算是明白了冰种的价值,但是在他看来再怎么有价值,对他来说好像没有什么用,因为他自己走的路线不是高冷型。

李慕儿看着眼前的冰种沉默了许久,她真的很想要,可是这一路以来都是自己拖累的肖宁,就是之前的寒冰甬道也都是肖宁拼尽全力才能来到这里,现在…她又怎么好拿那么贵重东西!

但是…她真的很想要!

肖宁撇嘴看了那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冰种好一会儿,内心之中却连一丢丢的渴望都没有,连身体都没有占有的**,说明这冰种对于自己而言确实没有什么价值!

“不知道拿出去卖,能卖多少灵石?”肖宁大概的想象了一下,随后扭头的一刻才惊觉李慕儿胸部的起伏,那是强烈的渴望啊!

他什么时候见过李慕儿这样过?这是极度渴望眼前冰种的表现啊。

“你这么喜欢,给你吧。我好像对它没反应!”肖宁风轻云淡,轻描淡写的说着,脸上的表情露出无奈,自己没反应啊!要来肯定没有用啊!虽然可能卖点灵石,可是比起自己未来的媳妇来,这都不算什么。

“不…我…好把!这冰种本应该是你的…那聚算是你卖给我的!多少灵石我以后慢慢还你!”李慕儿本来想拒绝,可是她实在太需要眼前的冰种了,以至于让她连拒绝的勇气都没有!

有了冰种李慕儿绝技才真的是如虎添翼!

“还我就不……”肖宁在听到这句话之后本想着拒绝,他怎么好要自己未来媳妇的灵石呢?但是转念一想,感觉也好啊!这样回到宗门以后他就有理由去找李慕儿玩耍了!

“咳~既然慕儿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的让给你吧。”肖宁笑眯眯的看着李慕儿,感觉李慕儿说出的话就好像她一辈子都欠着自己一样。

李慕儿被肖宁那样看着,只感觉脸上一烫,随即撇开脸不敢去看,似乎自己刚才说出的话有些纰漏自己没有发觉!

肖宁静静的看了李慕儿一会儿,越看越觉得她好看,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孩都要好看。

“我要去把冰种引下来。”李慕儿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冰种,忽然说道。

“还要引下来?我直接替你摘下来不就好了?”肖宁说着就要行动,却被李慕儿制止。

“冰种不是其他的宝物,如果没有阵法引动,强行拿下来很有可能伤了自己。”李慕儿看肖宁对冰种完全没有认知,提醒道。

“哦。”

李慕儿话说完,直接来到冰种的正下方,随即盘膝下来,双诀不断的在手中运转,随即又在运诀之中不断的在其四周的冰面上画着符文,当最后完成之时,她的双目猛地睁开,双手朝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冰种虚托着,就好像在朝拜一般。

当李慕儿做完这一系列的动作之后,之前她在冰面上画出的阵法,此刻光芒一闪,随即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冰种便晃动了一下,可仅仅是晃动了一下便再没有动静!

李慕儿的秀眉一蹙,她现在的心中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她用的已经是引动极寒的阵法可都没有办法将冰种引动下来;喜的是极寒的阵法都没有办法引动…那么这冰种极有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本源冰种!

想到这里,李慕儿的呼吸再次急促起来,她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能有一天遇见本源冰种!

肖宁看着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冰种在李慕儿的阵法之下只是晃动了一下就再没有了动静,顿时觉得奇怪。

“不是说阵法能引动的吗?怎么不动?”

正当肖宁疑惑之时,李慕儿于此刻银牙一咬,在明白自己面前的可能是本源冰种之后,她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而是直接咬破舌尖吐出一口本命鲜血在引动阵法之上,随后肖宁便看到那引动的阵法猛地光芒大盛!

动了!

悬浮在半空之中的冰种在李慕儿不惜代价之下,终于动了,只是下降的速度,真的不敢恭维!

太慢了!

用在阵法上的本命之血根本就等不到冰种落下来就会用尽!

肖宁看着李慕儿的面色越来越苍白,可引动阵法的光芒却越来越小,心中焦急的恨不能一把将那冰种给拿下来!

有什么办法?

肖宁思考着,脑海之中有灵光一现!

魂珠!

他一直认为魂珠是修炼的至宝,既然是至宝,那么在辅助方面应该也同样有神效!

“慕儿!用我给你疗伤的珠子!”肖宁看着李慕儿面色苍白的样子,心痛不已,此刻大吼一声提醒道。

李慕儿在肖宁的话后,直接一愣,随即想起之前一直被自己拿在手中的珠子,此刻在肖宁的提醒之下拿了出来。

在李慕儿拿出魂珠的瞬间,似乎是因为感觉到了本源冰种的存在,在此时猛地震动起来,随即蓝光一闪便直接飞起,悬浮在李慕儿上方,开始不断的旋转散发出柔和之力!

有了魂珠的助力,李慕儿接引冰种的速度直接提升了数倍不止,很快的在她的激动之中,冰种落了下来,当快落到她头顶上方之时,李慕儿直接张开嘴,猛地对着下落的冰种一吸!

冷!

极致的冰寒在李慕儿的口中爆发出来,让她的面色变得极其苍白,身体更是瑟瑟发抖,让肖宁看了心疼不已!

坚持住!

一个声音在李慕儿的脑海之中响彻着,她知道这被她吞服下去的可能就是本源冰种,这样的造化如果没有能力去承受,那么极有可能就会变成灾难!

我一定要!

李慕儿的执念在这一刻强烈的爆发,试图要用她娇小的身躯去承受这落入她口中的极致冰寒!

一种仿佛血液都被冻结的了感觉在李慕儿的心内爆发着,让她无法思考,似乎就连她的思想都快要被冻结了一般。

慕儿!

肖宁很想向前去帮她一把,可是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超出了生命的承受的极限,李慕儿的生命之火变得奄奄一息!

太冷了!

这样的冰寒已经不是置身冰窟所能形容,而是一种身体是岩浆却落入了极寒之中的感觉!

那种慢慢被冰寒吞噬了热量的感觉,让李慕儿前所为有的感觉到了死亡的临近!

坚持!

没有任何言语,只是咬牙坚持,依靠着自身的力量去承受这极致的冰寒!

看着李慕儿痛苦的样子,肖宁的心忽然好痛!他甚至于愿意替李慕儿承受那样的疼痛,也不愿她承受这样的痛苦,可如今自己只能在这里看着!

心如刀绞!

肖宁的痛,是心痛,让他双眼发红!

让他疯狂!

肖宁没有办法!

他只能盘膝下来,用全部的力量去催发魂珠之力!

李慕儿的身体在颤抖,肖宁的身体同样震颤!

魂珠之力在肖宁催发下爆发出阵阵柔和之力融入李慕儿的身体,让她原本冰冷的血液得到了一丝释放!

轰轰轰!

冰种进入李慕儿的丹田之内,一阵阵闷响在其内震荡,那是极致的冰寒要连她的丹田内息都被冰冻的迹象!

恐怖的冰寒之力,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我不能…不能!

竭力的嘶吼!全力的爆发,内息本命之血还有魂珠之力,此刻在李慕儿的丹田之内形成了一股至强的力量要将那极致的冰寒包裹,熔炼成为李慕儿的一部分!

轰轰轰!

极致的冰寒与至强的力量二者之间的争斗如同水火交融!一发不可收拾!

阵阵碰撞在李慕儿体内爆发,将她的身体轰击的遍体鳞伤!

轰!

一声如同怒涛拍击海岸的响声之后,李慕儿的嘴角溢出鲜血身体更是剧烈的颤抖起来!

而此刻在她丹田之内的冰种在这一声轰鸣之后,彻底的安静了下来,就如同被李慕儿的执念所折服一般!

彻底的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