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一百四十章:沉甸甸!

第一百四十章:沉甸甸!

肖宁没有在意廖明的想法,而是眼睛不停的盯着阁楼门看,他很想知道这个比莫清远还要厉害的老者到底是个什么角色。

还有一个想法就是…这老者的修为如此的恐怖,为什么…他不出手?

要知道外面与四宗长老对战魔宗修士,仅仅凭借着一人之力就可以阻挡,如果这老者出手的话…那么局势绝对会碾压式的偏向魔宗一边。

肖宁这样想着门自顾的打开了,还未走近阁楼,一股血腥的气息便袭面而来!

“好浓重的血腥气!”

闻着浓重的血腥气息,肖宁的眉头微微的皱了起来,随即看向阁楼之内。

这阁楼的内部并不是肖宁想象的那般,而是完全中空的,根本就没有分层,在一层中央位置是一个巨大的血池,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赤然在内!

“拜见老祖!”

“叩见老祖!”

小秋和廖明在进到阁楼之后各自行礼,肖宁自然是什么也没做,作为祖师的他名义上辈分是要比其高上一级的。

“起来吧。”沧桑老者话说着,目光却始终没有从肖宁的身上挪移开过。

“你…就是小秋说着祖师?”沧桑老者目光之中满是混浊,此刻看向肖宁却是目光如电,顿时让肖宁的心中一凛。

好一个道行深厚的老狐狸,想咋我?

肖宁的内心冷笑一声,表面上却没有因为老者的凌厉的目光感到害怕,而是露出了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唉~想我当年…陨落…沉寂魔宗数百年,不曾想那无耻正派竟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胆敢联合起来灭我魔宗,我尸骨在宗门深山之中掩埋,魂不灭,可毕竟死了太久太久想要出手也是不能!但是血海深仇怎能忘?后来,我便找了这么一副皮囊为的就是能为我魔宗复仇!”肖宁越说脸上的大义凌然的气势就越是强烈,到了最后,直接怫然转身义薄云天一般的看向门外,而那小秋和廖明却被他这话震撼到了。

果真是!

难道是真的?

听了肖宁的一番话,二人心中对于肖宁是祖师的身份一个更加确信,一个更加惊疑不定,实在是这话编的分量十足啊。

听着肖宁的话,泡在血池之中的老者双目缓缓的闭合了起来,似乎在思考什么问题,片刻之后嘴角又翘起一丝笑容。

“如何证明?”老者徐徐说道。

看着老者脸上闪过的一丝不确定,小秋的脸上是惊喜连连,这祖师可是他带回来的若是能证明其身份,这立功可不浅啊!

“老祖!只需让祖师用一遍剑招便可验明。”小秋说着脸上难抑激动!

“哦?”老者听了小秋的话,浑浊的双眼闪过一丝明亮。

“师祖,还请您再演示一遍。”小秋朝着肖宁一拜,恭敬的说道。

肖宁看着架势自顾的点了点头,随即手中的幻化出惊鸿剑,随即指诀在手中变幻运转,很快的便运诀完成,行云流水的变幻,隐隐的乍现的虚影,这一切的出现都让没有观望过肖宁剑招的二人表情一滞!

难道是!

难不成!!!

指诀猛的点在惊鸿剑上!

嗡嗡嗡!

惊鸿剑爆发出兴奋的嗡鸣之音!

一剑…惊鸿!

斩!

咻!

血红的剑芒爆发出来在肖宁的超控之下朝着门外飞去,直到轰击在墙壁之上发出嗡鸣之音。

没有见过肖宁剑招的二人愣了许久,随即反应过来后激动不已的看向肖宁!

第一传承的剑招!

老者内心大喜过望,微笑着朝肖宁点头一下,这让肖宁直接在心里乐开了花“这下可发达了!”

心里如何想,肖宁表面上自然是不能表露出来,此刻只将头深沉的一点,随即眼睛骨碌碌的一转。

“这祖师都当了,不捞点儿好处,岂不是埋没了我的一世英名嘛!”肖宁想着,直接干咳一声。

“唉~”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之后,“想当初为我派宗门能得报血仇,我重塑道基入了无忧宗,那日子……”肖宁说着不禁摇头起来,“苦不堪言啊!”

身旁的两个人听了肖宁的话后,还在惊叹剑法的二人反应过来,甚是感动的看向他,目光之中都有泪花泛泛,可以想象一个魔修潜入正派宗门之中那种担惊受怕的日子是何其煎熬啊。

“师祖这些年真是苦了你了。”小秋眼泪在眼眶之中打转,一脸的信服的看着肖宁,那模样简直就像是在看自己的亲爷爷一样啊!

一旁的廖明起初也是不信,现在剑招一出连老祖都信了,他又如何能不信呢,此刻脸上的激动之色也是同样明显。

肖宁看着二人的模样心中暗笑:“这一下子我这地位蹭蹭的往上长呀!”

祖师啊!

创始宗派最早的几位人之一啊!

天啊,这样的殊荣……

“以我的地位,我应当去魔宗的仓库看看!”肖宁的目光之中有贪欲之火一闪,表面上却是露出哀切之意。

“徒孙儿莫要悲戚,老夫在无忧宗日子没有修炼资源,没有法宝利器,虽苦,可血海深仇却从未忘却!”肖宁这样说着脸上露出慷慨激昂之意,心中却是揣测。

我都说的这么直白了,这些人该不会还不明白吧。

咳咳。

“师祖!”

“师祖!”

两声激动的呼唤之声传出,小秋和廖明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想象到自己的师祖从坟墓里爬出来,就为了给宗门复仇,在无忧宗衣食不保,就连修炼的资源都没有,想到那度日如年的日子二人的眼泪就哗哗的往下流啊!

“师祖!你拿着这个,这是我的所有的储物资源,虽然不多,但也是徒孙儿的一片心意,请收下吧!”小秋从腰间取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储物袋,随即递到肖宁面前,诚恳的说道。

“这小辈,师祖怎可要你的东西呢。”肖宁话说着推搡着不要,可是内心当中那叫一个激动啊!

“师祖!”小秋大叫一声,一副肖宁不要自己就死在他面前的样子,“您若不收下,就是看不起秋儿了。”小秋说着面色一凛。

“是啊!都是徒孙儿对您的一番心意,您就收下吧。”说着廖明也从腰间取出了储物袋递到肖宁的面前。

“哎呀!你们,你们啊!”肖宁一跺脚做出很为难的样子,随后将储物袋收下了!

沉甸甸!

沉甸甸啊!

收下储物袋之后,肖宁无奈的摇头,随即看向门外的景色一副黯然神伤的样子,叫两个跪在地上的徒孙儿看了疑惑不已。

“想当初我魔宗是何等的波澜壮阔,何等的气宇轩昂,雄霸四方,可如今……”肖宁说着不禁摇头起来,就是那跪在地上的二人也都同样被渲染到,顿时感伤起来。

是啊!曾经的魔宗在蜀国境内绝对算的上顶级的一派,可那无忧宗联合其他三宗竟打着替天行道的名义将魔宗根除,魔宗在十五年前的大战之中损失惨重,宗门的长老和老祖一个个战死,唯独只剩了现今这一个,这还是当年他因为外出历练才逃过的一劫!

可是!这十五年来,他活着却比死了还要煎熬啊!

宗门被灭,奇耻大辱,若不是手下还有几个小辈,他只怕早去无忧宗赴死了!

“不知…我魔宗如今还剩几人,其他小辈呢?都去哪儿了?怎不出来让我见见?”肖宁内心饥渴的咽了一口,这二人见了自己都献出了储物袋,若是其他小辈都来了,那这回他可是真的大发了!

肖宁心内的想法无人知晓,只是暗自激动。

“其他的师兄弟都去抵抗外侵了,这里就只剩下我和明叔二人守卫老祖。”小秋说着面色悲戚起来,心内的难过全写在了脸上。

看着二人如此,肖宁的内心是触动不已。

“这四大正义门派果真是赶尽杀绝啊,这魔宗才刚刚有了点起色,竟连点余地都不留。”

先不说肖宁对魔宗的印象如何,但是从小秋和廖明二人的性格上(还有送的见面礼上)看,这二人都是坦荡之人,肖宁不相信魔宗就是嗜杀之人!

只是向来正邪不两立,魔宗既然称之为魔宗必然有其根由,而四大宗门自然与之对立也有其根源,难以追溯!

“好了。你二人莫要再说了,小秋的师祖你过来一下。”白发苍苍的老者,用沙哑沧桑的声音呼唤了肖宁一下。

肖宁被这么一唤,顿时就是一惊:“这好像不是要送我什么宝贝的感觉啊!该不会…这么快就发现了吧。”肖宁难以置信的看着老者,脚步也有些惊疑不定,如是被这老家伙发现了直接一掌就能灭了自己啊!

肖宁忐忑不安的靠近过去,当离血池不足三丈之时,老者的双目却在这是猛的开阖,随即肖宁便感觉到身上有一股怪力拉扯着自己朝着血池而去!

啊啊啊!

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