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一百四十一章:古老的功法!

第一百四十一章:古老的功法!

肖宁的内心惊恐万分,脸上的表情也顿时变得扭曲起来,但是现在他还不能慌,因为一旦慌了就真的露陷了。

魔宗老祖对肖宁如此,一旁的二人也是惊疑不定,只是看着着急却不敢多说什么。

噗通!

在怪力的拉扯之下,肖宁很快便掉入血池之中,顿时就是一个激灵!

这是!

原本以为冰冷无比的血池,此刻在肖宁落到其内之后反而没有丝毫的冷意,而是从其内迸发出阵阵温暖之意流转全身。

但随即一股恶心的感觉就瞬间出现,因为心理慌张,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掉落血池之后,肖宁直接吞下了数口鲜血,此刻挣扎着站起来之后差点没吐出来。

血池中的魔宗老祖看着肖宁这番模样心中原本还对肖宁的身份存疑的想法已彻底有了定论,此刻内心暗自叹息一声。

“老夫虽然不知道你是如何获得的第一传承,不过既然…嗯?”魔宗老祖正给肖宁传音,忽然感觉到肖宁身上的气息大变!

轰轰轰!

在进入血池之后,肖宁的体内的灵湖就开始异动,随后不断的翻涌起来,而那原本已经睁开了一丝的恶魔之轮的眼皮也开始缓缓打开!

红芒在肖宁的双目之内一闪,他的目光变了!连同气息也都变了!

一股嗜杀的感觉顿时从肖宁的身上爆发出来。

血…血…血……

一个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肖宁的脑海之中,他的意识在鲜血的浇筑之下慢慢的模糊,身体开始慢慢失去控制,到了最后直接自行盘膝下来!

随即一种玄妙感觉顿时从肖宁的身上迸发出来,他竟开始自行运转功法!而随着他的功法的运转血池之内的珍兽之血也在其功法的不断的运转之中开始逐渐减少!

这是!

看到肖宁在血池之内用功法修炼,原本还泰然自若的魔宗老祖双目之中直接露出了惊讶之意。

“魔宗血炼法!”在这功法出现子在魔宗老祖脑海的一刻,其的内心猛的狂震!

魔宗血炼法!

肖宁如今使用的功法则就是魔宗创始之初的最古老的功法,这种功法流传至今早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而是退变成了现在的蕴养身躯,延续生命的法技,但要说以此修炼却是不能!

可是!肖宁现在用的功法却是!!!

“这果真是魔宗血炼法!”魔宗老祖看着肖宁的气息不断的强大呼吸都变的急促起来,如果他有这功法的话,当年重伤而无法动弹如今依靠这血池蕴养才能保住性命的局面将彻底的改变!

不止是魔宗老祖惊呼,就是在血池之外的二人同样惊掉了下巴!

他们从不知道魔宗还有这样一种古老的功法,竟能依靠鲜血来修炼。

在三人惊异之中,肖宁的气息变化的越来越快,到了最后,竟完全变了一番模样,那气息强大了何止一个层次!

肖宁的体内的灵湖开始变化,那变化就好比一条清澈无比,没有丝毫的杂质的溪流忽然之间被血红的燃料渲染了一般,瞬间被注入了一股洪流!

刷刷刷!

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池之内的血越来越少逐渐见底,而肖宁的灵湖也从起初的清澈在那洪流的不断的渲染之下即将血色。

轰!

肖宁的身体在血池彻底消耗殆尽的瞬间爆发出一声强烈的嗡鸣之音,随即血池彻底干枯!他灵湖放眼看去尽皆血色!似乎任何与血色相悖之物都无法与之相容!

但是!唯独有一丝银白的游丝竟是不受影响的在血色的灵湖之内畅意的遨游!

那是……

血池干枯的一瞬,肖宁的双目猛的开阖,其内直接迸发出一道红芒!

魔宗老祖看着肖宁的模样顿时大惊!

一代…祖…祖师!

魔宗老祖的心中大骇,一双浑浊的眼睛充满了难以置信,他竟从肖宁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个不可能的存在!

怎么可能!

魔宗老祖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直接便让在血池之外二人看到,还以为自家老祖没有了血池的供养就要不行了,急忙跑了过去。

“老祖!”

“老祖!”

二人跳入血池之内将身体如同枯藤一般的魔宗老祖扶住,目中焦急心中关切的问道。

“老祖,您没事吧。”

老祖……

二人来到自己的身边,魔宗老祖却浑然不在意,他痴痴的看着肖宁脸上难以置信之意明显。

“魔宗崛起有望了!”只见魔宗老祖口中喃喃一句,随即做出了一个令二人难以置信的举动!

“第七十三代弟子叩见一代祖师!”魔宗老祖跪下了!

而且不仅跪下了,竟还在地上嘭嘭嘭的磕了三个响头!

轰轰轰!

一道道惊雷在搀扶着自家老祖的二人的脑海之中炸裂!

什么!

一代祖师!

难道…此人竟是我魔宗开宗立派之人?

二人的脑海之中如同有天雷滚滚,而睁开双眼的肖宁此刻的脸上写满了肃杀之意,俨然和之前判若两人。

但随之……

呃啊!

肖宁的意识之前在血的冲击之下一瞬间模糊,此刻鲜血消散顿时又强行夺回了对身体的掌控!

呃!

“怎么回事?”肖宁的双目之内的红芒消退,逐渐的清明起来,随即便看到眼前匍匐在地正朝着自己磕头的魔宗老祖,再看这血池哪里还有什么血,而是早就已经消耗一空!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幕太震撼了,这魔宗的老祖竟不怎的被自己折服了?!

“想不到我肖宁的演技竟如此的精湛,啧啧啧,我方才惊慌之下的冷静,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从容,啧啧啧,若不是我如此…谁人能让这都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老祖在本大侠的面前跪地磕头呢!”肖宁的心中一股傲娇娃之意顿时崛起,已然有些飘飘欲仙起来。

连魔宗的老祖都被我折服了!

我的天!

发达了!发达了!

肖宁还在想入非非,可他又哪里知道这魔宗的老祖叩拜的不是他,而是他灵湖之内的...恶魔之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