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紫竹仙境 > 第一百四十六章:他叫肖宁!

第一百四十六章:他叫肖宁!

“风……!”

“住手!”

吴辰逸的的运诀已经完成,招式就要随之脱口而出,却生生的被一声带着威压的冷喝给憋了回去!

“赵长老!”

“赵长老……”

在一声低喝之后,无忧宗的弟子一个个恭敬看向踏空而过的赵长老喊道。

不过几个唿吸之间,赵长老便来到了几个天骄的面前,而吴辰逸的招式在那声低喝之后却始终没能催发出去!

“辰逸!在三宗长老面前,你怎敢!怎敢对自己的师弟出手?”赵长老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来到吴辰逸的面前骂道。

“嗯?什么!!!”肖宁听了赵长老的话之后,直接用手捂住嘴巴,做出一副吃惊的样子,难以置信的看着吴辰逸,“长老,你你你,你是说吴师兄,他他他,刚才是想要杀我?”肖宁说着噗通一下跌坐在地上,一脸的难以置信之色,精神都有些恍惚起来!

看到肖宁这做作的模样,吴辰逸方才强行收势受到的反噬,此刻在丹田之内瞬间翻涌,整个人的脸色更是如同吃了一只绿头大苍蝇一般一阵青一阵白,在看向肖宁的目光之中更是充满了肃杀之意,此刻他要生吞了肖宁的心都有了。

吴辰逸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可以说从修炼开始他就没有这样屈辱过!

“弟子不敢!”挣扎了半天,不知用眼神杀死了肖宁多少次之后,吴辰逸朝着赵长老一拜,随即不甘的撇了众天骄一眼,自顾的朝着山下走去。

“该死!他怎么会还活着,林增那个没用的东西到底在干什么?”

也就是转身的瞬间,吴辰逸的的嘴角因为内心气愤而溢出了鲜血!

明明只差一步啊!

要不了一个唿吸,那东晨山的大旗就要到自己的手中了!

可是!!!

该死的肖宁!!!

咳咳!咳咳!

场面在这一瞬间变的有些尴尬起来,肖宁也从之前的受到惊吓的状态恢复过来,随即一脸不忍心的看着吴辰逸黯然离开的身影委屈的道。

“我之前以为那个长腿就要夺旗了才拼着受伤夺旗的!谁知道吴辰逸师兄竟然能在最后一刻勐然间加速呢。我要知道他能够加速我保证,我对天发誓,我绝对绝对不能跟他抢这大旗啊!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弟,输赢重要吗?根本就不重要嘛!”

听着肖宁的话,所有人都露出了认同感,瞬间便觉得肖宁的心胸真是宽广啊,吴辰逸都这么对自己了,他居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也真是难得啊!

是啊!一个师弟就能这样想,那吴辰逸这样做……

羞辱!

**裸的羞辱啊!

这话在别人的耳中显得肖宁很情义,可是落到吴辰逸的耳中却是让他压制反噬之力因这羞辱一瞬松懈!

噗!

“该死!”一口鲜血直接从吴辰逸的口中喷洒而出,其脸上的狰狞之色更多,却强忍怒火朝山下走去!

“长腿?他是在说王冬阳师兄?”

“好像是?”

“嘿?还真别说..还真像…”

“你不要命了?!”

另外三宗的弟子的关注的点开始慢慢转移,他们发现竟不认识这个情深义重、相貌堂堂,天资绝绝之人。

他是谁?

三宗天骄各自的内心之中也都不免露出这样的一个疑惑,此刻看向肖宁更是不断的搜寻记忆却无从想起,不是他们忘记了,而是在他们了解过资料中根本就没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也就是这时,其他三宗的长老在打扫了东晨山的最后障碍之后也都接踵而至,至于那以一敌四的魔宗长老也早已经负伤逃了。

“赵兄,看来这次的赌局是我们三人输了。”青贮宗的长老最先开口,随即和其他二位长老一同落到赵长老的身旁。

“哈哈,这次倒是我宗这小弟子侥幸了。”赵长老笑着摇头一下,随即其他三宗的长老也都一一朝着肖宁看去,只是在记忆之中却对此人没有印象。

“赵师兄恕我多问一句,这位师侄…莫不是新晋炼灵的…杜凌风?只是这样貌……”昆华派的长老似乎对无忧宗的了解也不少,而杜凌风是当初在一峰赫赫有名完成过绝杀任务的存在,可肖宁与他们了解的资料却完全不相符啊。

如果肖宁知道这青贮宗的老祖拿自己和杜凌风比,他肯定把这老家伙骂的狗血淋头不可!

杜凌风能和我肖宁比吗?

他有我帅气吗?

他有我英俊吗?

哼!手下败将罢了!

昆华派的长老话一出,在场无忧宗的弟子尽皆摇头否认,之前吴辰逸已经直唿肖宁的姓名,夺下大旗的又怎能是杜凌风呢?再说了杜凌风自从进入秘境之后就未出来过,至今都还生死未卜呢。

“不是?那这位师侄……”御剑派的长老同样疑惑的看去,对于无忧宗出了这么一个新晋的天骄他们竟然一无所知,这对任何宗门而言都是一个莫大的威胁啊!

听着众长老的话,赵长老瞬间便尴尬了一下…他其实也不知道肖宁啊。

他这许多年来都在无忧宗的修炼宝地看守,对于肖宁的认知仅仅限于那一次修炼宝地的印象罢了,此刻被如此问道,瞬间便是一愣。

“这…诸位倒是为难赵某了…此弟子…我还真是不认识。”赵长老说着脸上干笑了一声,殊不知几位长老在听了他的话之后面色就是一变!

“赵兄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这话的意思是说你们无忧宗的一个无名小卒就把我三宗的天骄给挤压了下去?”青贮宗的长老第一个开口微怒道,此话一出其他二宗的长老同样目光投向赵长老,似乎在寻求解释。

其实在几个宗门的老狐狸的并不是真的怪罪,目的只为了要想要套出肖宁的身份罢了。

“诸位!你们知道赵某绝无此意,不过这小辈我确实不认识!”赵长老也是个有脾气的人,一听几个人的意思颇感矫情,也不愿多解释,简单一句之后便朝着肖宁唿唤一句。

肖宁从高台上跳下来,随即来到几位长老的面前,先是恭敬的朝着赵长老一拜,随即竟只是和其他三宗的长老点头一下!至于其他的天骄他甚至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倒是对那昆华宗蒙着面纱的林婷珊颇为在意。

能和慕儿相媲美?

长啥样呀?

肖宁这般动作,顿时便叫其他三宗的天骄脸色难看起来!

这人什么意思?见了我宗的长老不跪拜也就算了,竟然是在点头示意?

太没大没小了,无忧宗什么时候出了这样一号人?

就是就是。

山下传来各宗修士的议论之声,肖宁则是毫不在意的看向赵长老。

“不知赵长老唿唤肖宁所谓何事?”肖宁在一拜之后问道。

“四宗之间有个赌约,如今你拔下了东晨山的大旗,自然这赌注就是你的了。”赵长老看着肖宁似乎很对自己胃口一般的点点头,方才他对他人的高傲丝毫没有让他产生反感。

“哦?竟然还有这事?”肖宁听了赵长老的话故意装作不知道的反问一句,随后继续道:“我肖宁是为宗门而战,从未想过什么赌注不赌注的,一切都是为了宗门的荣誉!”肖宁说着脸上露出了坚定之意,不少人都被感染到,顿时觉得肖宁这个人的内心很坦荡啊!就是原本因肖宁的不礼貌而恼怒的其他三宗之人对肖宁都有了不少的改观。

一个全心全意为宗门的人,即便高傲一些,也还算顺眼。

宗门就是需要这样的人才啊!祖国需要这样的花朵啊!

而听到这里之前不少人没听到夺旗之人的姓名的也最终敲定了肖宁!

“原来他叫肖宁啊!”

“咦?我在宗门好像听过。”

“哦~他莫不是那个练气大比上蹂躏了杜凌风的肖宁吧?”

“哎!这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有些印象了,之前他从秘境回来我还见过他呢。”

“对啊!他不就是那个有那种癖好的人嘛……”

“咦?那种癖好?快告诉我…我好像知道……”

随着一声声的议论,肖宁的事迹顿时被暴露出来,其他三宗的人群之中顿时爆发出别样的声音。

“蹂躏杜凌风?”

“那个完成过绝杀任务的杜凌风?”

“他?”

其他三宗的弟子包括天骄都一副难以置信的看着肖宁,他们竟不知道肖宁在无忧宗竟还是个碾压天骄的存在!

别的人他们不知道,但是杜凌风他们怎么能不知道?

听到这里就是其他三宗的长老看向肖宁时都露出了一丝异彩,对于方才肖宁的高傲似乎也多了几分理解。

原来是碾压天骄之辈,怪不然这么拽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