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八十六章 五岳剑法(二)

第八十六章 五岳剑法(二)

接下来,岳不群一一揣摩石壁上那些所谓破解朝阳一气剑、狂风快剑、铁针剑式、养吾剑法、玉女剑法及希夷剑法等华山上乘剑法的招数,只觉得随着剑招愈发精微奥妙,其破解招数亦愈发精奇。偶有些出其不意之招,乍看似是古怪非常,甚至大异正派武学常理,但反复琢磨之后,却又发现其暗含某种别具一格的上乘武学义理。岳不群隐隐明悟,此乃张乘云、张乘风二人毕生武功和智慧的最高结晶,亦是魔教正统武学之精髓。

其实,日月神教的武功与明教一脉相承,而明教历史悠久,最初的武功源自波斯明教,其中以镇教神功《乾坤大挪移》为首,皆迥异于中土武学。后来明教先后活跃于西域和中土,或是在二者之间流窜,频繁吸纳西域和中土的武林人士及其武学理念,武功路数自是合三家之长,乃至最后牢牢扎根于中土,延续数百年,武功路数便渐渐受中土武学影响最深。明教历来热衷造反,行事作风大异于寻常武林门派,所以屡屡遭到中土正道武林的打击和排斥,被称作魔教,因而多有中土武林的野心家和旁门左道的邪派人士,甚至关外胡人、西南苗人等外族武林人士欣然加入,同时亦带入大量风格各异的异种武学理念。长此已久,魔教武功融会众长,竟隐隐自成一派,主流偏向霸道而诡异,极具杀伤力,虽然大致上还属于中土武学路数,但在许多重要关节已与中土主流的正派武学截然不同,因而被正道武林斥为魔教邪功。

不过,岳不群是经过信息大爆炸熏陶之人,自然不会因为政治上的对立,就盲目排斥对方的“学术”和“技术”。这般不输与正道上乘武功的魔教正宗武学,就算他碍于正道领袖之一的身份,不好光明正大的使用出来,但正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将其参悟透彻之后,不仅可以用来与自身武学相互印证,提升自我,还有助于在今后与魔教高手对决之时,迅速勘破对方的武功路数!

深深沉浸入奥妙无穷的武学之中,岳不群便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篝火燃尽,火光黯淡将息之时,才忽然回神。

行至洞口探身一看,天空夜色将尽,离天亮已不足一个时辰了。

岳不群连忙返身粗粗堵上山洞,略作掩饰,正要离去,却又似忽然想到什么,借着宽大衣袖的遮掩,以真气催发大力鹰爪功化为指力,在堵住山洞的其中两个石块上各划了一道不明显的短线印迹……

悄然潜回东峰真灵园,岳不群在书房稍作休息,待得朝阳将出,便起身前往朝阳台。

一路上许多勤勉的门人也已起身习武,都以为岳不群是像往常一般上朝阳台练剑,行礼问候之后,便不曾过多在意。

只是,谁也不知,岳不群今日练剑之法与往日大为不同。

以前练剑,岳不群大多会将已经练得精熟的剑法先温习一遍,之后再一遍遍苦练正在学习的剑法。而今天,岳不群所练的华山剑法,不仅招数与以前的多有不同,而且练剑中时断时续,频频停下来皱眉凝思,似是在参悟剑招中的某些要点……

这夜,岳不群再次来到思过崖山洞,就着火把的光亮,不动声色的扫视了一眼堵住山洞的石块,眼中不由闪过一丝异色。

乍看起来,石块的大致位置还对,但昨夜他以指力划下的两道印迹,竟然一道不翼而飞,一道换了个方向!

毫无疑问,有人在他离开之后进去过!至于是谁……岳不群脑海里下意识闪过一个清瘦卓然的身影。

心思电转,岳不群表面上却是若无其事的发掌,嘭的击垮石块,迈进山洞,直奔昨晚观看的石壁而去……

如此一连六日,岳不群夜间观看揣摩,晨间参悟修炼,已将石壁上的诸多华山剑法及其破解之法一一融会贯通。毕竟,之前他一身华山剑法就已大成,招招式式信手拈来,随心而发,与人动手也能自然而然如“行云流水,任意所至”!而石壁上的华山剑法,就算比他以前所学的深奥复杂了不少,但到底是一脉相承,两者之剑意、剑理大致相同,参悟起来难度并不算大,所需时间也就很短了。

之后,岳不群便毫不犹豫的接着参悟石壁上其他四派的剑法。至于门派之别,偷学之忌,岳不群从未放在心上。而且,既然他已经是五岳盟主之一,虽然前面加了个“副”字,却也不妨他精通五岳剑法。只是考虑到,在剑法风格上,华山剑法与衡山剑法都是走的轻灵路数,且注重进攻,岳不群率先参悟的是衡山剑法,以期触类旁通,能够尽快掌握衡山剑法……

其间,嵩山左冷禅传来消息,说是魔教任我行率部与黑木崖长老们僵持不下,双方顾忌伤亡,唯恐两败俱伤让他人得了渔翁之利,一直不曾真正决战。但任我行脾性暴虐,心思狡诈,定然不甘安然坐等,暗中兴许早已有所谋划,怕是胜局不远了……

岳不群闻此,不禁暗暗感叹左冷禅对魔教局势洞若观火,但也只是吩咐封不平等人督促刀手们加强操练,开始战前的准备工作,随后便继续全心投入到五岳剑法的修炼之中。

倏忽间,阳春三月已至。

朝阳台崖边,岳不群驻剑而立,享受着醉人的暖风,目光透过时浓时淡的云雾,饶有兴致的俯视着郁郁葱葱的秦川大地,油然而生“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之感。

好半响,岳不群回过神来,看着手中长剑,喃喃自语,“只可惜不知其他四派的内功心法,就算剑法练得再精,也仅能发挥出其真正威力的十之七八而已……”

连续三个月间日以继夜的修炼,岳不群终于在近几日将五岳剑法尽数练成,连带着将魔教十大长老的破解招数也参悟的差不多。

但是,就像华山的希夷剑法需要华山秘传的以气御剑之法催动才能发挥出最大威力一样,其他四派最精妙的上乘武功,往往也需要独门内功的配合,才能将其精微之处一一展现,发挥出非同一般的威力。否则,这些武功仅仅是招式颇为精妙罢了,终会被魔教十大长老这等才智过人之士一一破去,根本不足以作为镇派之基。

这种情况,不惟五岳剑派独有,其他如少林、武当、青城、峨嵋、崆峒等派的武功,或多或少都会有此关窍。而且,若论内功心法和外功招式之间的影响之深,上述门派的武功比之辟邪剑谱却是大大的不如了。毕竟,有了自宫练气的心法,辟邪剑法就是堪比绝世武功的剑法,而一旦没了自宫练气的心法,辟邪剑法却只能勉强算是江湖二三流的剑法!此间的巨大反差,足以让江湖上无数自诩聪慧之士,抓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关键,只以为林震南资质太差,愚笨不堪,怎么也练不会祖传的辟邪剑法!

以此来看,魔教十大长老所谓的破解五岳剑法,还当真只是破解了死招式,各派高手不论是领悟了“行云流水,任意所至”境界,还是将自家镇派内功练到精深精微之处,所使之剑法都不会被魔教十大长老这般破死招的方式给轻易击破,最多初遇之时有所慌乱,落入被动,但也绝不会就此落败,反而很可能会在熟悉这种古怪招数后立时悍然反杀。

最起码,岳不群就有自信,若是张乘云、张乘风二人以石壁上破解希夷剑法的那些招数来对付他,就算不施展以气御剑之法,他也能在百招之内以练至变化自如境界的希夷剑法击杀对方,若是运转紫霞神功,催动以气御剑之法,施展希夷剑法,恐怕无需十招,他就能斩下对方的头颅。

也因此,岳不群对于未能一窥其他四派武功最核心之精髓大感遗憾。想想华山紫霞神功、以气御剑秘法的精微奥妙,再想想北岳恒山的绵里藏针诀、南岳衡山的镇岳诀、中岳嵩山的嵩阳心法、东岳泰山的玉皇经,岳不群就不禁垂涎欲滴。

当然,他不是没想过窃取其他四派的心法秘籍,但风险实在太大,还不一定能够成功,而一旦泄露,不仅岳不群自己身败名裂,还会连累华山成为众矢之的,着实得不偿失。所以,五岳剑法之中,除了他自家的华山剑法,其他四派的剑法,皆欠缺最核心的心法要诀,即使如今岳不群已经将大致招式练得纯熟,但却不能尽展其精微奥妙之处,也就说不上变化自如的大成境界了……

眼看三月将尽,岳不群终于收到嵩山来信,得知任我行带着东方迷、向问天等高手奇袭黑木崖,众长老猝不及防之下,被各个击破,已然失势,任我行果然夺得教主之位,正在黑木崖筹备继位大典,并整合麾下教众。左冷禅催促岳不群带领华山众人尽快赶到河南开封,与其余各派汇合,再一同杀向河北黑木崖。

其实,若论五岳与黑木崖的距离,要属北岳恒山最近,南岳衡山最远,若五派分路进击黑木崖,恒山应是最先到达,但仅凭恒山三定,十有**是去给任我行送菜。所以,各派约好在开封汇合,一同前往黑木崖。

书房中,岳不群对着地图默默计算,华山至开封只需两日,而最远的衡山派到达开封最少也在六日之后!

四天时间,是不是能做点什么?当作实战训练也好!

想到去年腊月余沧海夜袭华山之事,其中似有某个“邻居”的影子,岳不群不由抬头看向东北方,目光似是跃过潼关,盯住了那只不识时务的跳骚。

大义名分也是现成的,是时候抹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