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八十七章 潼关之约

第八十七章 潼关之约

正在岳不群紧锣密鼓的召集人手,准备出发之时,却收到一封从锦衣卫的秘密通信渠道转来的书信。

在隐秘处打开一看,岳不群不禁眉头一挑,只见上面没头没脑的写着:

阁下若能归还任某之物,愿以教中重宝相筹!

旁人可能不知此言之意,但岳不群清楚,与自己打过交道的人之中,姓任的只有一个,那就是任我行,而“任某之物”自然就是岳不群从其手中夺得的半篇吸星大*法。

“嘿嘿……任我行路数来挺广啊,竟能让锦衣卫替他送信!”岳不群皱起眉头,自言自语:“看来,我暗中接受锦衣卫千户身份之事很可能已经泄露了……”

其实岳不群也知道,锦衣卫这种本就半黑不白的组织,又缺乏监管力度,运行两百年至今,内部早已腐烂不堪。而且锦衣卫将官大多世袭,庸碌无为,却又热衷于争权夺利,越来越忽视山野江湖,以至于朝廷对江湖武林的压制早已不复开国之初的强势。或许,任我行只需暗里送上数千金银,便有大把的锦衣将校愿意将岳不群的秘密打包卖出……

“教中重宝?呵……赤*裸*裸的诱*惑啊!”

想了想,岳不群就着这张信纸,在下面写上:可以三丰真人手书之太极拳经于潼关相换!

随即将书信返还锦衣卫密探,岳不群相信,自会有人将之送到任我行手中。

自从乾坤大挪移失传,魔教的镇派之宝,无外乎夺自华山的葵花宝典,当然,今后可能还会加上吸星大*法,而魔教历代以来夺得的正道诸派上乘武功秘籍也算半个,其中便有少林达摩剑法、大力金刚拳、嵩山的子午十二剑等等,尤以武当的三丰祖师记述太极拳剑的手稿最为珍贵!

但是,太极拳剑何其精深玄妙,就算秘籍当前,若无超绝悟性或深厚的道家阴阳玄理修为,便是连其皮毛也不可得。魔教虽得了三丰真人的佩剑真武剑及其手书的秘籍,但五六十年来,竟无一人能够从中悟得一星半点儿太极精髓,其参悟之难可见一斑!

吸星大*法绝不逊于当世绝顶秘籍,岳不群若要用之交换其它秘籍,自然不会要能看不能练的葵花宝典,就算任我行哭着喊着送上门也不行,想想宝典开头第一句就寒颤,也不大瞧得上除易筋经之外的少林绝技,毕竟没有少林内功相配合,少林七十二绝技威力有限,而太极拳剑则不同,乃是正宗道家绝学,岳不群自忖有了混元功、神照经、紫霞神功这等道门玄功打底,就算不能尽得太极拳剑之妙,也很可能悟得其中五六成,乃至七八成。然而无论多少,总能大大提升他的武功!

当世武林中人只知三丰真人幼时出自少林,猜测武当武功在创始之时加入了些许少林武功的精髓。但实际上,三丰真人在少林做沙弥时并未习得少林七十二绝技,仅是逃出少林前获得了觉远大师口述的部分九阳神功经文,算不得通晓少林武功精髓。而他流落江湖,几经生死,屡获机缘,终于武功大成,罕逢敌手,却也绝非依仗少林武功。在武当山出家之后,三丰真人虽然未曾放弃佛法,但却是尊崇儒释道三教合一,乃属全真道窠臼。更兼武当山早就是道教名山之一,其间道教文化源远流长,却又以陈抟老祖和全真龙门派所传之教义为最,三丰真人既在武当山入道,自然参修的是这二派的道理传承,久而久之便将一身武功蜕化为正宗道家功夫,乃至创出太极拳剑,其中提纲挈领之太极阴阳玄理便是来自陈抟和全真的玄学精髓。

华山武功与武当武功皆属道门,但创派源头各异,看似没什么关联。其实不然,华山武功源自全真郝大通,深蕴全真道学义理,却又扎根于华山这个陈抟传道精修的道场,自然深受陈抟道学影响极深。所以,从武功内蕴的义理上来说,华山武功与武当武功都出自全真道三教合一义理和陈抟老祖的先天、太极、无极之理,绝对是渊源极深,甚至可以说是“一脉相传”。

所以,相比之少林易筋经、神照经、吸星大*法、独孤九剑等绝学,岳不群反而对武当太极拳经最感兴趣。

一天时间眨眼而过,华山上下皆已准备就绪。第二日一早,岳不群安抚梅娘留驻华山看家,便领着封不平、宁中则、成不忧、于不明、叶天龙、叶天虎几位高手,集齐一百精锐刀手,直直出了华山,火速赶往开封。

之所以带上宁中则,却是因去年余沧海夜袭华山其间,没了岳不群的照应,宁中则统领大局时的表现虽说并无大错,但也只能算是平平无奇,没能出现岳不群等人期望的什么出奇制胜之类的惊喜,到底是江湖历练不足,行事不够老辣。有感于此,岳不群觉定此次会战魔教带她同去,让她经受锻炼,尽快成长起来,不求她独当一面,但也希望她在岳不群不在华山之时,能够有力的代他主持好华山的上下事物……

黑木崖,日月神教成德堂。

任我行高居教主宝座,威势气度决然无双,手中握着半卷吸星大*法,目光却愣愣然盯着半空,神思不属。

好半响,轻微的脚步声将他惊醒,低头看去,却见一位亲信下属正在拾阶而上,手中捧着一只灵动乖巧的信鸽。

“教主,这是刚刚收到的回信!”

任我行将吸星大*法残卷收入怀中,伸手从信鸽腿上取下装着信笺的小竹筒,挥挥手让属下退去。

展开信笺一看,任我行不禁眼角一缩,冷哼道:“岳不群不嫌胃口太大……竟敢要太极拳经?”

登上教主大位之后,日月神功历代的收藏品自然都纳入任我行的掌控,他也已经参详过葵花宝典、太极拳剑、大力金刚拳等等秘籍。只是,让他失望的是,只有少林的大力金刚拳、达摩剑法等或古朴雄浑、或威猛无俦的功夫能让他有所借鉴,而葵花宝典固然奥妙无穷,第一关便让他望而却步,太极拳剑更是让他看得一头雾水,不知其中玄之又玄的太极精义如何用得到武功招式中去,那以柔克刚的运劲使力之法与他一身阳刚霸道的内力也不怎么相合,就算勉强运使出来,只恐十成威力去了五六成,临敌不济矣!

即使如此,任我行也绝不想将太极拳剑送给岳不群,万一岳不群能够习练成功,岂不就是资敌?但是,想到自身功力从数年前开始就进步缓慢,任我行不由再次纠结起来。

任我行这一脉的祖师本是出身道家,修炼的内功也是偏向温润阳和,厚积薄发一类,但在加入日月神教之后,有感于功法进境太慢,不能适应教中竞争残酷的生存法则,便狠心参照了许多教中的阳刚威猛法门,将其修改为一门阳刚霸道的内功。说起来,此内功也算集道家、魔教两家之长,前期功力进境极快,威力不俗,但同时也失去了厚积薄发的特性,后期容易卡在瓶颈处,突破迟缓。

原本以任我行武功之高,独步魔教,进步缓慢也算正常,但这两年统一魔教的过程中,他却渐渐发现,在不断的战斗中,麾下的东方迷、向问天、曲洋等人武功进境神速,渐渐追上来了,特别是智勇双全的东方迷,剑术精进飞快,不需多久怕是要与他持平了。

这是任我行绝不能容忍的,没了武功上的压倒性优势,他还怎么统领一众桀骜不驯的教众?

难道命令属下暂停修炼武功?怎么可能!

况且,既然魔教一统,他任大教主势必要承袭历代的宿怨,继续与五岳剑派交锋,甚至击灭五岳剑派。但是,如今的五岳盟主左冷禅在江湖上声名赫赫,几不输与他,其武功定然也不会差。副盟主岳不群同样惊才艳艳,在去年偷袭抢夺他的吸星大*法之时,岳不群的武功已然仅仅稍逊他半筹,如今就算还未能赶上他,也当差距极微了……

思忖好一会儿,任我行不禁烦躁的闭上眼睛,下一刻又猛地睁开,眸中映出摄人的坚定神采。

修炼吸星大*法,已是刻不容缓!

任我行俯视下方,随口呼道:“来人……”

“教主!”两个阶下值守的教众俯首听命。

“向右使前往泰山办事,可有消息?”

一教众立时答道:“据沿路的探子回报,向右使此行顺利,大约今日夜间便能回返黑木崖!”

任我行缓缓颌首,沉吟道:“等向右使回来,让他立即前来见我!”

“是!”

吩咐完毕,任我行起身转进后堂,直奔收藏宝物的藏珍阁而去。

次日凌晨,任我行带着一个**包,悄然下了黑木崖,骑马直奔潼关方向而去。但他却未见到,一道俊朗的身影高立山巅,静静的望着他的背影,眼中似有寒光一放即收……

与此同时,正在前往开封的华山队伍中,岳不群伸手接住一只信鸽,取信一观,便即面露微笑,扭头对封不平轻声吩咐:“今夜扎营后,由你全权负责,明早照常赶路,我有事回潼关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