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先下手为强

第一百四十六章 先下手为强

夜幕降临,东方不败等魔教高层占据了少林寺前院及数间禅房,其他一千四五百教众则在寺门附近的山道上安营扎寨。

至于五岳诸人,自有少林僧众腾出后方院落,让他们安然入住,诸般饮食热水也一应俱全。

当然,为防万一,各方都加派了大量人手警戒。

岳不群身为全真教主,自然分到了一间诺大禅房。

灯火如晕,岳不群坐在桌旁,正在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紫虚’宝剑,动作专注而轻柔,似乎是在抚*慰*深爱的情*人。梅娘坐在对面,自顾自生着闷气。

眼看夜色已深,梅娘过来给他脱掉外袍,正要给他脱鞋洗脚。岳不群轻轻握住她的素手,止住她的动作,道:“今晚不用睡了……等下还有事情!”

梅娘眉间疑惑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冷哼一声,别过脸不再搭理他。

岳不群拍了拍她的香肩,温柔道:“消消气……你还对我没信心么?……东方不败的武功是强,可我也绝不输他,明天一战,我胜他的把握固然不大,他胜我的几率也高不了!”

梅娘哪里会信这些安慰之语,仍旧不理他。

高手相争,生死一线,今日方正、冲虚、左冷禅要不是为人所救,都已经丧命东方不败剑下。可岳不群倒好,最后一番装模作样的毒舌,将方正、冲虚、左冷禅得罪了个遍。明日万一他不是东方不败的对手,方正、冲虚、左冷禅三人可未必会出手相救!

看着她气鼓鼓的粉嫩香腮,岳不群啵的亲了一口。“乖啊。你先睡吧!不用管我……”

梅娘不由问道:“你还要干嘛?”

岳不群嘿嘿一笑。“当然是去跟左大盟主说好话,要他明日在关键时刻拉我一把啊!”说着眼神闪烁,嘴角微微浮出一丝冷笑。

出了禅房,岳不群顺着走廊转过墙角,成不忧、余沧海已然在此相候。

一见岳不群,成不忧便道:“教主所料不差……方正、冲虚受左冷禅之邀,已经悄然汇聚在嵩山派所居的院落!”

“很好……”岳不群脸色冰冷,跟本教主玩儿这招。左冷禅黔驴技穷了!又问:“信鹰放出去了么?”

成不忧知道,这是问消息是否通知了齐丛,立时答道:“信鹰安然到达,一切尽在教主计划之中!”

“嗯,就差左冷禅他们三人的配合了……咱们去看看吧!”声音中意味悠长,让不明就里的余沧海心下一颤。

岳不群当先而行,直往嵩山派的院落而去,成不忧、余沧海紧紧跟上。

房前屋后,丁勉、陆柏、费彬、钟镇等嵩山太保小心戒备。禅房内,方正、冲虚端着茶盏。默默无言。

左冷禅语重心长,正在苦劝他们联合五岳发动夜袭。一举击败魔教贼子,只要他们三人联手围攻东方不败,必可将其斩杀当场,一雪前耻……

忽然,咚咚咚敲门声响。

陆柏在外禀报道:“掌门师兄,岳不群求见……”

左冷禅脸色一滞,眼神阴蛰,冲虚面无表情。

方正却是一喜,他可深知,左冷禅固然是五岳盟主,也只真正命令得了嵩山派、泰山派,而岳不群身为副盟主,除了自家的全真教,衡山莫大也与他共进退,剩余的恒山女尼在左、岳二人间摇摆不定,见机行事。

只有左、岳二人意见一致,才能真正控制五岳。因而当左冷禅撇开岳不群,单方面劝他联手攻击魔教之时,任其说破嘴皮,方正也绝不敢首肯。

否则招致岳不群不满,在后面使绊子,就算联手之事不会功败垂成,也难免变数太大。

事关少林存亡,方正绝不敢寄望于岳不群的人品,要是岳不群始终以大局为重,白日里就该趁机车轮战,杀死东方不败,而不是反过来拆了冲虚和左冷禅的台,赤*裸*裸的打压武当和嵩山派的声望!

所以,一听岳不群到来,方正顾不得左冷禅极为不悦,劝道:“一人计短,众人计长,联手之事,还是让岳教主进来,我等一同参详才好!”

左冷禅只得开门吩咐道,“去请岳教主进来……”

陆柏领命而去,不一会儿,岳不群就到,径直入了禅房,关上房门。成不忧、余沧海则顺势与陆柏等人一起守在门口。

前院大雄宝殿,东方不败背朝大佛,怡然打坐休息,童百熊率近卫在旁护法。

齐丛忽然进来,对东方不败低声道:“教主……探子来报,方正、冲虚、左冷禅、岳不群四人夤夜会面,秘密磋商,怕是图谋不轨!”

“呵呵……”东方不败轻轻一笑,睁眼问道:“他们是想夜袭!……童大哥,你看咱们该如何应对?”

童百熊沉吟着道:“少林武僧终究有限,而今日五岳来人又并不算多,左冷禅和岳不群明显在老巢留了一手。

如此一来,就算少林和五岳联合,人数也比我们多不了多少!夜色深重,若我们严防死守,他们根本占不到什么便宜!”

东方不败点了点头,又看向齐丛道:“你也这么认为?”

齐丛看着童百熊迟疑了一下,才说道:“属下以为,既然他们的人数并未有占据绝对优势,咱们不妨先下手为强,趁着他们还未集结人马,咱们先一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童百熊道:“他们布置的岗哨甚多,警戒严密,恐怕难有偷袭之效!”

“不错……”东方不败颔首赞同,旋即又道:“终归要打,本教主还是喜欢主动进攻……可我们是主攻少林呢?还是主攻五岳呢?”

童百熊、齐丛一齐皱眉沉思,反复斟酌起来。

片刻,还是齐丛先理清思路。进言道:“按理来说。少林弟子团结一心。配合得力,是块儿硬骨头,等闲啃不下来……而五岳分为五派,人心不一,配合松散,明显更容易击破!

只不过,此处乃是少林的主场,白日糜战。少林弟子死伤甚多,已经与咱们仇深似海,不共戴天!一旦开打,少林僧众肯定是奋勇当先,卖力厮杀……

而五岳不然,他们表面上是来援助,实际上就是来捡便宜,必然不会为少林卖死命,多半会以自保为重!

若是咱们主攻五岳,他们见机不妙。不会与咱们硬拼。若是他们后撤,咱们因为少林的牵制。又难以追击!

这一点儿,少林刚好相反,就算咱们攻得再凶,打得再狠,僧众们也绝不会弃寺而逃……五岳的左冷禅和岳不群也巴不得少林实力大损,援助起来肯定是拖拖拉拉,出工不出力……正合了咱们的意!

所以,属下以为,咱们派些人牵制住五岳就行,然后主攻少林!”

童百熊听得连连点头,赞道:“齐兄弟此言甚是!”

东方不败不由高看了齐丛一眼,“齐长老果真足智多谋,不愧是本教栋梁!”心道:如此谋略,几不输于向问天,可惜武功算不得拔尖,否则本教主还真要对你忌惮几分,免得步了任我行后尘!

齐丛连忙谦逊道:“承蒙教主破格提拔,齐丛无以为报,只想多为教主分忧!”言辞诚恳之至,既无骄纵之气,亦有自信之意。

东方不败点头道:“如此,你们去安排妥当,一刻钟后开始突击,直攻少林藏经阁、方丈室!”

“是……”齐丛、童百熊明白东方不败的意思,易筋经等最重要的秘籍,若不在藏经阁,就一定在方丈室。当然,这两地一定会有重兵把手无疑!

左冷禅的房间,岳不群等四人还在协调少林和五岳的突击方式。左冷禅和岳不群不愿五岳做炮灰,方正也不敢完全信任二人,万一二人半路故意拖沓,或突然“畏敌不前”,少林又得与魔教血拼一场,难免损失惨重,还不如不联合夜袭的好!

恰在此时,门外一少林武僧和嵩山汤英鄂一齐求见。

汤英鄂禀报道:“魔教人手异动频频,似要夜袭……”

那少林僧人道:“方丈……方生师叔已在调派人手,加紧防卫,还请方丈速速回去主持大局!”

岳不群等人对视一眼,表面上尽皆神情凝重,如出一辙,但各人心里如何盘算,却都不为外人所知。

方正率先道:“左盟主、岳教主,事发突然,情势紧急,老衲就先行回去了……”说着合十一礼,带着冲虚匆匆而去。

剩下岳不群与左冷禅面无表情的相互对视,岳不群也道:“左兄,等下咱俩还是见机行事吧……岳某也回去安排人手,其余三派就要劳你通知了!”

“此乃左某分内之事,无需岳兄多言!”左冷禅冷冷道。

话虽如此,可岳不群一回到全真教的院落,立时就派人向莫大和定闲传话,直接要莫大带领衡山派向着全真教靠拢。至于给定闲的话,却是婉言魔教来势汹汹,大家须得联合集结,以免被魔教各个击破。

如此一来,就算定闲不会带着恒山派紧挨着全真教的人手,同样也不会紧挨着嵩山派,只会再次夹在两派中间,两不得罪。

在外人看来,就是恒山派既遵从左冷禅的调令,又遵从岳不群的调令,五岳正副两位盟主平起平坐,分庭抗礼。而在方正、冲虚等有心人眼里,就是极其强烈的政治信号。

岳不群此举,纯粹是给左冷禅添堵,恶心他一下。

“杀啊……”

冲天哄闹声中,千余魔教教众齐齐发动,陆续蜂拥进寺,继而兵分两路,一路五六百人围向五岳所在,另一路集中了魔教绝大多数高手和精锐,近千人径直杀奔少林藏经阁和方丈室而去。

少林僧众自然奋勇厮杀,节节抗击,不让魔教贼子逼近寺中重地一步。

夜色浓重,即使火把处处,却也难以看得真切,魔教众人便随手点燃寺中古树木器,照亮四周。

不多时,诸多偏殿堂房都起了火,并飞速蔓延开来,渐渐火光冲天。

家园被烧,少林僧众固然愤怒欲狂,厮杀间出手更狠,奋不顾身。魔教教众也不免自食苦果,混战中躲闪不及,被烧死烧伤者甚多。

五岳汇在一处,左冷禅和岳不群以夜战凶险,诸事谨慎为由,任由魔教之人包围来攻,一直被动防守。明明一个冲锋即可击破来犯之敌,他们却迟迟不曾下令反击。(未完待续。。)

ps: 今天有事,晚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