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好处就上

第一百四十七章 见好处就上

武林高手仍旧是人,也有心理承受极限。

白日里的厮杀,所有人明显对于死亡的残酷性感触强烈,一旦伤亡太多,总有一方会承受不住而不由自主的暂时后撤一段距离,以作缓冲。

但夜晚不同,受夜色干扰,与敌交战之时,每个人看周围地上的残肢断臂、血色溪流都有种模糊感。一旦杀得性起,大多数人对于同伴们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似乎视若无睹,也就能够一直持续厮杀下去。

渐渐地,主战场的魔教教众与少林僧众们阵型开始散乱。混战没多久,武林中人高来高去的习惯,就让战线无限延伸,几乎整个少林寺都化作了战场。

血与火充塞着各处庭院屋舍……

负手立在一株百年古木顶上,东方不败静静俯视着整个寺院,将一切形势尽收眼底,特别是寺院中间部分紧紧围绕着藏经阁和方丈禅居的激战。

藏经阁的守卫僧众明显比方丈室多了几倍,看似藏经阁的重要性比方丈室强出不止一筹,更可能藏着易筋经。但东方不败皱眉沉思片刻,却飞身越过重重屋顶,直扑方丈室而去。

同一时间,隐约感应到某处半空的那团磅礴阴风似的生命气场开始行动,岳不群握着宝剑的手紧了紧。

又见到前方原本阵型密集的魔教教众,在五岳弟子们连续不断的阻击下渐渐稀疏起来,岳不群便开口道:“左兄,看来大部分魔教贼子都去冲击少林重地了。咱们可得及时前往援助啊!”

左冷禅沉吟着。他当然明白。岳不群不说‘速速’援助,而说‘及时’援助,就是暗示时机差不多了……

去早了是白白给少林卖命,去晚了一切尘埃落定,又没便宜可占。唯有去的刚刚好,才有机会从方正和东方不败之间横插一手,撸到好处!

只不过,左冷禅也有顾虑。嵩山派离少林寺太近,除非两派公然撕破脸皮,否则就算他抢到了易筋经之类的重宝,也不好当真霸占不还。

罢了,插一手让方正老和尚欠我个人情也好,左冷禅心下做出决定,便运气高呼道:“魔教贼子力尽了,五岳众弟子随我杀啊!”

左冷禅一马当先,阔剑纵横披靡,硬生生杀进黑衣教众们的阵型。五六个嵩山太保紧随其后,犹如虎入羊群。左冲右突,无人可挡,乃至将魔教阵型杀个对穿。

眼看众嵩山弟子、泰山诸人陆续跟上,而岳不群仍旧未曾发令冲杀,成不忧不由一急,扭头看向岳不群,却见岳不群同样直直的瞪着他。

成不忧一时间摸不着头脑,弱弱问道:“教主,咱们不跟上?”

岳不群没好气道:“那你还不快冲……等下我要与东方不败过过招,现在可不能浪费太多力气!”

成不忧脸色一滞,心里暗暗嘀咕:这也太懒了……杀些魔教喽啰能费多少力气,人家左冷禅都不在乎……

当然,接到命令,成不忧手上动作不慢,铿锵拔剑出鞘,猛地向前一挥,大呼一声,“跟我冲……”刚迈出两步,只觉旁边红影一闪,一个娇美的身影越过自己冲到了前面,正是梅娘。

成不忧顿觉泄气,不应该夫唱妇随,一懒懒一窝么,怎么这个反而这般勤快?

瞬息间大批全真教人手随着成不忧冲杀出去,直如一个箭头,从另一方向将魔教阵型再次凿穿一个窟窿。衡山、恒山诸人有样学样,跟着依此施为。

岳不群和左冷禅早就看出来了,来围攻五岳的魔教教众虽然算得上精锐,可没有高手压阵,根本无甚威胁。

就像东方不败懒得带头冲锋一样,依岳不群如今的武功,也早已对虐菜兴趣缺缺。

左冷禅是因白日败于东方不败手下,丢了颜面,现在身先士卒,可以大大鼓舞士气,而在五岳诸人面前挽回些许盟主的威信!

岳不群却不必如此,便一路不紧不慢的随在五岳大部队中间冲到方丈所居的院落之外,眼看少林僧众与魔教教众战成一团,现在五岳加入,局势更为混乱。

他对梅娘、成不忧传音,让他们小心之后,自己呼的跃身而起,接连踩在魔教教众和少林和尚们的头顶,直接飞身冲入院墙。

一进来,岳不群就看到方正、冲虚两人合力抵挡东方不败,而左冷禅、方生及几个少林堂院首座则被童百熊、齐丛、贾布、上官云等一众魔教长老、堂主、坛主拖住。

仔细留神左冷禅的招式,却发现他出工不出力,三分心思在打斗,七分心思在关注着东方不败与方正、冲虚的交手。

岳不群眼珠一转,大呼道:“左兄,我来助你……”说着飞身落到左冷禅不远处,不片刻就与那些魔教坛主们打得热火朝天,剑光霍霍,呼和有声。

方正白日被东方不败的钢针伤了左肩筋骨,即使以易筋经之妙,也得四五日之后才能痊愈,而今左臂仍旧运用不灵,只发挥得出五六分力气,一身精湛掌法可就降了三成威力。

冲虚白日负伤的右臂倒是无甚大碍,并不影响施展剑法,只可惜他武功稍低,剑法路数又被东方不败了然于心,也就很难威胁到东方不败。

因此,东方不败以一敌二,反倒大占上风,其神出鬼没的身法剑法直杀得方正、冲虚应接不暇,汗流浃背。

又过一会儿,借着方正暂时以重重掌影护住二人身形,冲虚咬牙施展出太极剑法。

但见其长剑震颤划弧,左一圈,右一圈,绵绵不绝,圆转如意,柔韧剑气形成的光圈一个接一个的浮现,及时的充斥在方正的掌影之后,抵住东方不败狂风暴雨般的剑招。

“太极剑法……哼。老牛鼻子终于舍得使出来了!”说话声中。东方不败毅然结束了狂猛的攻势。身形飘忽不定的绕着二人团团游走,犹如一震黑红阴风,时不时寒芒一闪,却是他突兀的刺出一剑,攻向方正之掌影和冲虚之光圈的配合薄弱处。

宝剑随意挥洒着逼开面前的三个坛主,岳不群仔细扫了一眼冲虚以太极剑法所施展的重重光圈,却是与他自己所施展的颇有不同。

当然,这点岳不群并不意外。毕竟太极剑法乃是以道门太极阴阳之理为根基的绝世剑法,可谓张三丰一身武学修为的精髓所在,精微奥妙之极。

后人参修太极剑法,基本上都是各有所得,不尽相同,然后以自身所悟的太极之理施展剑法路数,发挥太极剑法的部分威力。而未能达到张三丰那般‘神而明之’之境,绝无可能彻悟太极剑法,将威力发挥得淋漓尽致。

即使以张无忌之天资,若无九阳神功及乾坤大挪移打底。深谙运劲使力之精微变化,也绝无可能当场悟通太极剑法的要旨。还以之对战八臂神剑方东白这等高手。

当然,这并不代表张无忌当时就将太极剑法彻悟通透,发挥了全部威力。

若是张三丰以太极剑法与方东白交手,数十招内即可轻松取胜,而张无忌以太极剑法与方东白交手二百余招,最后仍旧是靠着九阳神功的浑厚功力占了点儿便宜,可见他最多发挥出了太极剑法的七八分威力。

如今冲虚施展的太极剑法,岳不群只觉得他未能完全做到“神在意先,绵绵不绝”,于剑招之上,仍旧心有拘囿,隐隐间透着‘两仪剑法’之剑分阴阳的影子,难免剑意、剑法不纯,神髓不全。

岳不群似曾听闻,武当弟子们先学由太极剑法推演简化而来的两仪剑法,将之练到有阴有阳、亦刚亦柔的妙境之后,再阴阳混而为一,即可领悟太极剑法个中三味。以此为基础修炼太极剑法,自当顺水行舟,一气呵成。

但是,万事有利有弊,此种取巧之法也自然也有后遗症。

那就是对于两仪剑法招数的印象太深刻,施展太极剑法之时,免不了受到两仪剑法招数的拘囿,无法顺利契合太极剑法“忘招存神,纯以意行”的要旨,以致太极剑法迟迟难以圆润大成。

冲虚自身便是如此情况,不过依他的武学造诣,只需再有数年时光,即可彻底消弭两仪剑法的掣肘,达至以意御剑,变化无穷的程度。

只可惜,未能圆润的太极剑法终究虚有其表,本来对于太极剑法见猎心喜的东方不败很快就发现冲虚所能施展的极限,不由失笑讥讽:“老牛鼻子技止此耳……真真让人失望!”

话刚出口,还不待冲虚和方正反应过来,东方不败的身影骤然加快,剑招亦再次化作狂风暴雨,倾泻而至,竟一改之前直击破绽之法,转而狂攻猛打。

如此一来,方正以千手如来掌化出的重重掌影源源不绝,尚可支撑。冲虚的层层剑光圈可就难以为继,不仅化生的速度比不上被东方不败打散的速度,而且御使层层剑光圈挪移变向更是颇为滞涩,不能及时应对东方不败迅捷诡异的突击。

终于,嗤……嗤嗤……

血花飞溅,方正运用不灵的左臂再次被剑刃划伤,而冲虚肩头、侧腰更是连中两剑,血流潺潺。

就在方正、冲虚冷汗盈盈,强催内力,加紧防守之时,东方不败的身影却忽然消失不见。

下一瞬,方正反应过来,大呼一声“不好……”,就急忙向着一边的方丈室门口纵去,冲虚微微一顿,继而紧随其后。

同一时刻,岳不群和左冷禅齐齐逼开面前纠缠自己的三五个坛主,一跃而起,飞身向方丈室落去。

身在空中,岳、左二人就听见方丈室内传出噼里啪啦的诺大劲风交击呼啸之声。

终究岳不群轻功更高,先左冷禅数步到达方丈室门口,正要冲入却又脸色一变,忽的旋身侧避闪开……

此时左冷禅恰恰冲至门口,却不防一截银芒闪烁的剑尖斜刺里疾速划向他咽喉。左冷禅连忙身子一仰,同时下意识的右手阔剑横扫,击向木质壁窗。

那剑尖险之又险的掠过他的下巴,留下一丝血线,而他右手的阔剑也摧枯拉朽的斩破壁窗,露出后面东方不败的身影,以及出掌、提剑狂攻东方不败的方正和冲虚。

岳不群毫不犹豫的身剑合一,直扑东方不败而去……

左冷禅直起身子,这才看清东方不败左手似乎握着一个黄梨木匣子,不由暗骂岳不**诈,遇危险就躲,见好处就上!

摸了摸下巴的丁点儿血迹,左冷禅心有余悸,又看了看东方不败手中的黄梨木匣子,一咬牙挥剑扑了上去。(未完待续。。)

ps: 今天一大早停电,晚上七点多才来电,今天可能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