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偷袭战术

第一百九十一章 偷袭战术

林崎甚助自小苦练刀术,十八岁时就以粗创的拔刀术突袭杀死了一流剑客坂上主膳,报了杀父之仇。

此后他既未开设道场敛财,也未娶妻生子,仅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苦苦修行刀术。

而今他年近五十,早已将自创的林崎流拔刀术完善大成,并修炼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遍观整个东瀛武林,能够从林崎甚助拔刀一击之下保住性命的剑客着实屈指可数。

可今天下午,一个中土年轻剑客,竟能凭着玄妙之极的身法勉强躲过他的拔刀一击……

这让林崎甚助大大震惊,紧接着心头杀意更胜,对其穷追不舍,势在必得。

但此刻,林崎甚助再次见到这个年轻剑客,其神怡气定的状态让他不由自主的心生警惕。

难道之前败在他的刀下,还让对方突破瓶颈,剑术更进一步不成?

心念电转,林崎甚助面上却颇为严肃诚恳,用蹩脚的汉语说道:“年轻人……你很不错!

如果你愿意拜入我的门下,我就将毕生修行的剑术传授于你,让你继承我的衣钵!”

林平之面色平静,双目紧紧盯着林崎甚助的肢体,手中青光流转的宝剑微微调整角度,似乎在寻找率先出手的最佳方位,丝毫未将林崎甚助的话放在心上。

其实他之前已经想隐隐明悟,所谓拔刀术,核心便是“一击必杀”,利用瞬间高速的拔刀攻击对敌人造成出其不意的打击,简而言之即是偷袭战术!

一个自创。甚至修炼了一辈子偷袭战术的人。绝不会是个“正人君子”!

偷袭思想已经深入骨髓。那么其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可能是在为偷袭创造机会……

见到林平之如此反应,林崎甚助狭长的眼角微微一缩,心头稍稍凝重,只觉对方给他的感觉,开始有些捉摸不透起来。

林崎甚助当下手搭刀柄,缓缓迈步逼近林平之。“看来年轻人瞧不上在下的剑术……却不知,年轻人来自中土武林的哪家名门大派?”

林平之看着林崎甚助靠近,手中三尺青锋不住微微调整,似乎随时都会暴起发难,但又仍旧一言不发。

只因他很清楚,一旦他分心说话,那他张嘴的瞬间,就是对方拔刀一击之时。

直到双方相距一丈之近时,林崎甚助仍未寻到拔刀突袭之机,只得停下脚步。

这个距离。凭双方的身法速度,可谓瞬息即至。危险之极。

与林平之紧紧盯着林崎甚助的手臂不同,林崎甚助并不盯着林平之的身形动作,反而目光微微低垂,视线投在二人之间的雪地上。

但不知不觉中,林崎甚助的呼吸变缓,神情放松……

林平之只觉对方的气机迅速平静下来,犹如毒蛇盘起了身子。

忽的林平之心中一动,就是这种感觉,他要拔刀了!

右臂一震,青芒挥洒,林平之毫不犹豫的率先出剑!

三尺青锋瞬息一分千百,化出漫天青光,虚虚实实,如梦如幻,铺天盖地的罩向林崎甚助周身……

竟是衡山派百变千幻云雾十三剑的绝招!

而且身形闪烁,虚影重重,犹如鬼魅,蹿向林崎甚助的身侧,分明已将‘螺旋九影’身法催发到当前的极限。

同一时刻,林崎甚助也动了,手臂瞬间消失,刀鞘口一丝微弱的银光一闪而逝,丝毫破空声也无……

下一瞬,森寒太刀已出现在漫天剑光之内,从林平之腰腹间掠过……

刀刃并无受力之感,但林崎甚助毫不惊奇,毕竟拔刀术第一次都只划伤林平之的脸颊,第二次若是能够一击建功,才是反常……

长*刀顺势挥舞,疯狂劈斩,狠辣迅猛,即使林平之的‘螺旋九影’身法精妙异常,幻出重重身影,但林崎甚助的冰冷刃茫一直紧随在林平之腰身三寸之内。

时时刻刻威胁着林平之的胸腹要害……

十余招片刻即过,林平之一手幻剑虚招连绵不绝,丝毫不落下风,当即信心倍增,出手愈发挥洒自如,剑招变幻,犹如鬼魅。

林崎甚助出手犹如霹雳电闪,但心头却沉重下来,到目前为止,二人的兵刃还未有过一次交击!

他知道,这固然有林平之招数尽皆虚而不实的原因,但更多的是他未能从漫天剑光之中辨出并精准击中林平之手中三尺青锋的本体!

当然,他的迅猛攻势也逼得林平之频频旋身躲避,变幻招数。

远远地,岳不群将指间捏着的一枚棋子重新收入袖中,默默关注着林平之的表现,时而点头赞许,时而摇头轻叹。

心中暗暗寻思:平儿出招看似虚幻诡变,实则过于稳重……

这人的刀法固然火候十足,不可小觑,但若是衡山莫大在此,恐怕从第三招开始,就会虚中有实,险中求胜……二三十招内当可拿下此人!

又过数十招,林平之渐渐摸清了林崎甚助的刀法路数,只觉与其弟子田宫平兵卫的刀招大致无差,仅是火候更为老辣罢了!

拔刀术果然是三板斧,只要能够避开拔刀斩击的第一招,余者不足为惧!

一念至此,林平之心中最后一丝忌惮拘谨立时消散无踪,手中剑招忽的一变,虚招中开始夹杂着少量实招。

刀剑交击声时断时续……

偶然一次出其不意的犀利剑招袭向林崎甚助的刀招破绽,虽然未曾当真击中他的身体,但却有效截断他的进招,屡屡逼得他出刀中途变招,侵略如火的气势不禁慢慢衰落起来……

林平之福至心灵,霎时明悟了截剑术中,‘截招’、‘截势’、‘截意’三者相辅相成,一以贯之的几分真意!

屡屡截断对方的招式,遏制对方的攻势仅是表面,察觉乃至截断对方攻势深层暗含的微妙剑理脉络与攻击节奏,乃是其内里。

二者表里相合,一齐截断,才能真正‘截势’!

否则,真正的剑术高手,剑法一经施展,几如行云流水,招断理不断,劲断意不断……

仅仅截断他们的剑招无甚大用……须得通过连续‘截招’,截断对方的攻势,以此缓冲,渐渐截断对方内在的剑意……

依岳不群记载于截剑术之言,若是更进一步,能够轻易辨别对方招数中的‘变’与‘不变’,则无论对方招数多么变幻莫测,皆可于不知不觉间截断对方的‘不变’,使得对方进退不由自主,生死尽在我手!

二百招后,林平之的剑法中已是七分实三分虚,正奇相合,攻势凌厉,确是由衡山幻剑换为华山剑法中偶然夹着衡山剑法……

嗤、嗤……

两声利刃划破布帛乃至血肉的轻响接连闪现,林平之背后先中刀,林崎甚助左臂紧随着中剑,皆是皮外小伤……

激斗正酣,二人对此似乎毫无所觉。

嗤、嗤……

又是各增一道皮外伤,但这次却是林崎甚助先中剑,随后林平之才中刀!

林平之仍旧心无杂念,全力以赴,但林崎甚助却本能的察觉到情势不妙。

东瀛刀术迅猛狠辣,有进无退,以伤换伤乃是常态,但自己率先负伤,可就预示着败势已现!

林崎甚助狭长的眼角一抽,目露凶狠,忽的一声厉啸,刀招一变,寒芒暴涨。

招招速度更增三分,刀刀劲气呼啸,分明在太刀上全力注满内劲!

自然而然的状态中,林平之不甘示弱,同样运足内劲,宝剑青光盈盈,锋锐之气大盛,与太刀针锋相对。

叮叮叮……

刀剑交击脆响连绵不绝,犹如一片长声。

噗、噗……

这次利刃入肉的声音稍大,还有两股血雾飞洒。

林平之忍不住闷哼一声,而林崎甚助更是直接闪身飞退,继而身形一折,向着来时之路疾驰而去。

林平之稍稍一愣,这就胜了?……

继而下意识的想追,但紧绷的心神甫一放松,就觉四肢百骸涌出浓浓疲惫,让他只想不顾一切的倒地就睡。

林平之不惊反喜!

他听父亲提过,这是战至酣处,不知不觉中精气神融入剑招,消耗过度的后遗症,乃是剑术登堂入室,初窥上乘境界的表征!

当即强行克制倒头就睡的欲*望,装作若无其事的返回巨松树冠之下,盘膝坐地,开始运转九阴神功,温养精气神……

他不能肯定林崎甚助是否当真远去,所以不仅不能暴露丝毫精疲力竭的破绽,就连打坐调息,也不能深层入定!

远远关注的岳不群看得暗暗点头,这种警觉性绝非令狐冲那个随时随地醉酒倒地就睡的糊涂蛋可比……(未完待续。)

ps: 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