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四百四十六章 妙音忽来

第四百四十六章 妙音忽来

里许之外,一道神秘身影卓然而立,大大方方的全程见证了此次魔相道元老与阴癸派元老意愿冲突却又相互忌惮,不了了之的对峙。

古怪的是,凭着刘桃枝、娄昭君等人全力运功时的精微感知,竟丝毫不觉有人窥视,只因此人浑身透着自然而然的意境,整个人都似与身旁一株百年古树融为一体。

除非娄昭君等人专门凝目看来,否则只会下意识的以为此处只有一片树林而将突出树林边缘的他当做空气。

此人看似介于中老年之间,峨冠博带,留着五缕长须,面容古雅朴实,身穿宽厚锦袍,显得他本比常人高挺的身躯更是伟岸如山,神仪气度颇有出尘飘逸的隐士味儿。

正是闻名天下,有望登临中原第一人的道门奇人“宁道奇”。

然而此时此刻,“宁道奇”瞥了眼即将消逝在视线之内的刘桃枝背影,眸中精芒一闪,暗忖:好家伙,刘桃枝能够凭着魔相道的武功勉强触及大宗师的境地,资质和悟性果然不是盖的。

若是从前那个看不见前路,犹如死水一片的刘桃枝,一旦北齐亡国,数十年来的牵绊骤然破灭,他立时便会心若死灰,黯然坐化,绝无第二可能。

但如今刘桃枝藉由北齐国势的兴衰变幻有所触悟,纵然仍非大彻大悟,却也于无形中促使心灵深处重新焕发生机,并有意半被动半主动的斩断与北齐的牵碍,将来北齐亡国时,他只要渡过心境剧变的关隘,便可更上层楼。

“宁道奇”脸上闪过若有所思之色,刘桃枝就像自己上辈子一样,在身心修炼到某种程度之后,纵使看不清前路,凭着纯心灵的感觉,仍可模模糊糊、亦步亦趋的前行,只是进益很慢罢了。

最终或是尚未达到世界的极限便寿尽坐化,或是懵懵懂懂的达到这世界的极限后前不得寸进,若不能真正明悟“仙缘”,最终仍不免黄土一捧。

如此看来,刘桃枝这颗果子,不论成熟速度还是甘甜滋味均略微超出自己的预料,不日即可采摘!

“宁道奇”轻抚颌下长须,视线转回娄昭君三女身上,取下腰间青翠欲滴的洞箫,嘴角勾勒一抹儿诡笑,旋又恢复如常,将萧口缓缓凑到唇边。

心灵刹那间浸入蓝天白云、逍遥不羁的悠远意境……

娄昭君三女未能按计划除去刘桃枝、留下高纬,唯有换个方法,决定由她们其中一人悄然跟随在高纬身旁,保持对高纬的有效控制的同时亦监视刘桃枝。

娄昭君淡淡道:“吾等三人中,本尊需要总领派内诸事,陆师妹在北齐朝野的权势巨大,需要着意经营,均无暇分身,唯有胡师妹有时间去晋阳走上一遭。

况且此事终究是小怜惹出来的,胡师妹此去恰可多多提点小怜,让她知晓在高纬面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

就在她最后一个字音刚刚落下的一瞬,一阵清越的萧音传入耳中,似远似近,飘忽不定。

只是几个音符,却令人泛起缠***绵**不休,引人入胜的玄异意象,比之宫廷里以萧艺称绝的大乐师犹自胜出不知多少倍,堪称技近乎道。

三女脑海里不可抑制的浮现白云悠悠、清风习习的空灵盛景,纯乎自然,真实无伪,三女鼻间甚至能够闻到清风里的馨香芬芳,心神陶陶欲醉,飘飘摇摇,犹如一行仙鹤轻灵优雅的腾飞九天,自由翱翔,逍遥青冥……

…………

夜半时分,邺城皇宫。

“什么?师尊被掳走了?”

祝玉妍花容失色,震骇莫名。旋又凝眉,一脸怀疑的盯着胡绮韵和陆令萱,暗暗戒备起来,就差直接问出来是否二女联手害了娄昭君却回来谎言相欺?

胡绮韵和陆令萱面面相觑一瞬,齐齐苦笑。随后由平日里洁身自好、信誉颇佳的陆令萱肃然叙说一遍,堪称事无巨细,绝无遗漏。

祝玉妍先是将信将疑,但越听神色越是凝重。

“……萧声绵绵,明明是夏日炎炎,我等五感六识均觉犹如置身春日初晴,清新怡人,鸟语花香,一派生机。

继而化身为一只无忧无虑的白鹤,自由自在的横渡碧空,或可在有朝一日撞到缥缈仙缘。

即使灵台最后一丝清明神智觉得不对,偏生就像深陷一个真实无比、美妙无伦、引人心醉的梦魇里,怎么也不愿醒来……”

听到这里,祝玉妍一脸不可置信之色,但心里已明白两位师叔并未撒谎,只因一向恬淡沉静如陆令萱,现下回忆陈述之时俏脸犹不自觉的流露出沉醉之色,绝非作伪。

显然当时陆令萱被萧声感动非常,毕生难忘!

况且,祝玉妍精修【天魔大**法】,其中天魔音本身亦是当世最上乘的音攻法门,凭她在天魔音上的非凡造诣,已然明白类似的音攻法门,凭借真气和精神侵入敌人耳廓穴位及神经使其幻觉丛生终究落了下乘,其实并不能奈何得了真正的意志坚定之辈。

她隐隐感觉到,音攻法门的最高层次,该是比精神干扰犹胜一筹,玄之又玄的心灵传感!

但她同样感觉到,无论如何专研精修天魔音,都不可能将自己的音攻造诣提升到心灵传感的层次,即使她突破到【天魔大**法】至高的第十八层。

只因是否触及那层次完全取决于人的心灵境界,舍此之外无以强求,更无关功力强弱。就像某些不会武功的音乐大师,所奏乐曲竟可引人生出共鸣,感动的无以自拔。

胡绮韵和陆令萱本身在天魔音上的造诣算不得十分高深,若非亲身体验,单是凭空想象如何能够编出这近乎匪夷所思的奇异感受?

祝玉妍深感不妙,只因在声音一道上臻至心灵传感层次,更可一举将三位宗师高手陷入瓮里的高人绝对是深不可测,甚或在世上独一无二!

想要从这等高人手里将娄昭君毫发无损的救出来,堪称天方夜谭,甚至就连追寻其踪迹都难如登天。

果然,陆令萱缓了缓,继续道:“我二人清醒之后,发觉原本近在咫尺的宗主消失无踪,惊骇欲绝之余,连忙全力搜索,最终在登上山头后,方才遥遥窥见漳河水面的一艘小舟上卓立着一个峨冠博带的背影,宗主似乎就昏睡在舟中。

然而无论我二人如何运功催发目力,仍旧无法将那人身形看得清晰,只能看见一个模模糊糊,犹如道门羽士的背影。

之后我二人沿着漳水急追不舍,一连大半日始终无法拉近距离,直至入夜丢失小舟踪迹,方才无奈回返。”

祝玉妍玉容阴沉,沉吟道:“意境清远,犹如春日初晴、闲云野鹤?……当今道门高人里,有那些人精通萧艺且修为通神?”

胡绮韵皱眉道:“道门高士大多琴棋书画无一不通,其中当属‘散人’宁道奇名声最大,无论萧艺还是功力均无可挑剔。

但我并不认为宁道奇有此能耐,竟可将我三人一网打尽,还手下留情。”

陆令萱附和道:“不错。论武功,若是一对一,我等即便不是宁道奇的对手,亦可勉强逃离,若是我等三人对宁道奇一人,自保之余未必不能击退他。

凭此而论,宁道奇以出神入化的萧艺最多可以将我三人其中之一彻底迷**惑,似此同时性迷**惑我等三人,凭宁道奇的修为恐怕力有未逮!

莫非此中还有我等未曾察觉的蹊跷,或是宁道奇近些年武功突飞猛进,已非昔日可比?”

祝玉妍深吸口气,冷冷道:“明日一早,我等就发动大军沿岸搜查,当时岸边总有些百姓或渔民看见了舟中之人的真面目,可令其指认宁道奇的画像。

听闻宁道奇从不杀人,若果真是确定是宁道奇所为,那师尊理该性命无忧,我等无论如何都要迫使宁道奇放人!”

…………

不知过了多久,娄昭君幽幽醒来,却并未像以往那般本能的凝神戒备,仍旧闭眼平躺的她只觉浑身懒洋洋的,却又说不出的舒畅惬意,安宁祥和。

似乎她只是踏踏实实的睡了一觉,“哄”她入睡的唯美萧声尽管早已不再,但她仍觉耳边余音袅袅,脑际亦有宛如春日初晴的勃勃生机萦绕不去。

自武功大成起,她绝大多数夜晚都是在香榻上盘坐调息度过,即使躺下入睡,也是浅尝辄止,甚至她早已记不起上一次睡得如此香甜是什么时候,只能大致肯定那是四十多年前师尊仍然健在的日子里,彼时年轻的她在师尊的羽翼下偶尔还可以偷懒一天半日……

“哎……”

惹人怜意的幽幽叹息响起,但在这寂静至难以形容的陌生环境里,不仅无人回应,就连回响也无。

娄昭君终于睁开眼来,入目处是一片漆黑,该是深夜时分,但在她这等高手功聚双目之下,自是与白昼无异。

尽管她并不能肯定自己昏睡了多久,但也隐隐猜到绝对不止一天半日!

然而稍一环视,她催运魔功后在黑暗里泛起奇异光芒的秋水双瞳霎时涌现无穷震骇,静若止水的俏丽容颜亦满布不可置信之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