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武侠修真 > 剑出华山 > 第五一五章 愚蠢的女人

第五一五章 愚蠢的女人

竹林婆娑,清风悠然。

“铮铮……”

琴声忽从竹林深处传出,甚是优雅,过得片刻,有几下柔和的箫声夹入琴韵之中。七弦琴的琴音和平清澈,夹着幽远的洞箫,更是动人,琴韵箫声似在一问一答,缠*绵*悱*恻。

但闻琴音渐渐高亢,箫声却慢慢低沉下去,但箫声低而不断,有如游丝随风飘荡,却连绵不绝,更增回肠荡气之意。至乎瑶琴突然发出锵锵之音,似有杀伐之意,但箫声仍是温雅婉转。

过了一会,琴声也转柔和,两音忽高忽低,蓦地里琴韵箫声陡变,便如有七八具瑶琴、七八支洞箫同时在奏乐一般。

琴箫之声虽然极尽繁复变幻,每个声音却又抑扬顿挫,悦耳动心,足令任何听众血脉贲张,忍不住便要站起身来徘徊。

又一会儿,琴箫之声又是一变,箫声变了主调,那七弦琴只是玎玎珰珰的伴奏,但箫声却愈来愈高,更增幽怨气氛。

“啾啾……”

林间群鸟悲鸣远去,似乎实在忍受不了琴箫合奏的酸楚之感,不得不暂离家园。

“铮……”

突然间一声急响,琴音立止,箫声也即住了。

石之轩盘坐案后,如玉双掌轻轻抚过紧绷的琴弦,温柔无比,“玉妍,我们越来越有默契了……心有灵犀啊!”

祝玉妍放下碧玉洞箫,袅袅起身,一边从红泥小火炉上拿起蒸汽缭绕的水壶,一边黛眉微蹙道:“默契是有,心有灵犀怕是远远谈不上!”

“那是我们之间的了解还不够深入……”

石之轩饶有深意道,手指向上一引,干竹筒口茶叶翻飞,分作两股及时注入祝玉妍和自己的杯子。

祝玉妍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手中寒气乍出还收,水壶倾斜,向杯中一一注入滚沸后又稍稍降温的甘冽山泉水。

清新茶香袅袅升起,扑鼻而入,令人心旷神怡。

祝玉妍沉吟道:“为何我的萧艺明明已技近乎道,意念识想随着萧声通灵透达,任意翔翔,无远弗届,却威肉身所拘,缚手缚脚,时感苦困……总少了你琴声中的那种清灵虚渺,大天自在。”

石之轩举杯轻嗅,淡淡道:“只因你初窥无上魔道,尚且无法恒久沉浸在天人合一的妙境,必需天时地利、用志不分,长时间进入心灵的深处,才偶一得之,遂感缚手缚脚,无法通明透彻。”

祝玉妍若有所思,片刻后犹疑道:“如今形势大好,你为何忽然抽身远离长安?我们联手掌控大周,振兴圣门,泽被大地,岂不更好?”

“玉妍你其实是想知道我是否准备另起炉灶吧?”石之轩微微一笑,轻啜一口清茶,“我之所以暂避扬州城,是准备闭关精修一段时日。

待我出关,想来你必然已经除去杨坚,执掌大权了……”

想想他也挺佩服自己,明知祝玉妍及阴癸派很可能在杨坚手上偷鸡不成蚀把米,但说出来的话却是颠三倒四,真假难辨。

“真是闭关精修?”祝玉妍娇哼一声,“别到时候又多出几个儿女……”

“怎么会?”石之轩眼也不眨,大言不惭,“今后我若是想要添个一儿半女,完全可以跟玉妍你商量嘛……想来传承了我们优秀血统的儿女,定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我们之后继续执掌圣门!”

祝玉妍俏脸微红,却未反驳,“既然你明日便要离开,那我就破例为你跳一曲天魔*妙*舞……”

“荣幸之至!”石之轩眸子一亮,转身伏案,双掌轻按琴弦,准备开始为她伴奏,“天魔起舞时,至美和至恶融为一体……可谓迥然有别于正派舞蹈的另一番滋味!”

…………

夜幕降临。

长孙晟如约踏入闻采婷的宫殿,不悦道:“为何你越来越肆无忌惮?”

“难道你就不想我么?”闻采婷巧笑嫣然,“放心吧,我已吩咐边不负师弟带着宇文赟出宫寻野花去了!

而且宇文邕遗留在宫中的隐秘力量,如今亦尽在我派之手,别说让你随意进出皇宫,就算你要睡一晚宇文赟的龙床,宇文赟也绝对发现不了半点儿蛛丝马迹!”

长孙晟暗暗心惊于阴癸派扩张之迅疾,犹其是在侵蚀后**宫这类事上,阴癸派向来无往而不利。

闻采婷星眸迷离地瞧着长孙晟的英俊脸庞,恍惚间但见其面目模糊起来,变成了石之轩那清冷而邪异的面庞,忍不住心头一痛,蓦地醒了过来。

即使她隐约明白,这是她从身体到精神都被石之轩彻底征**服所留的后遗症,但她用尽方法,仍难以迫使自己完全忘掉他。

思及今日玉妍师姐幽会石之轩回来时的笑靥如花,就让她一阵黯然,一阵空虚,只想迫不及待地约见长孙晟来填补这个缺口。

长孙晟或许有所察觉,但却并不拒绝这种艳**福,更何况还可藉此通过她借用一些阴癸派的力量来达成目标……

不知何时,夜空下乌云翻滚,残月眨眼间躲得无影无踪。

…………

直到半个时辰后,残月莹辉重又洒入寝宫里。

长孙晟目光闪烁,不知思绪飘到何处去了。

闻采婷冷哼一声,大感不满,“跟我在一起,你竟还想着别的女人?”

长孙晟忽然一阵烦躁,冷淡道:“彼此!彼此!你不也想着别的男人?”

“男人一个个都这样……”闻采婷更觉妒火中烧,眼神却阴冷下来,时不时闪烁一下,似乎在琢磨着某些念头。

须臾之后,长孙晟一脸阴沉地出了皇宫,独自漫步在街头巷尾的阴影处,一思及自己刚刚故意刺激闻采婷妒火的所作所为及之后可能的连锁反应,复杂情绪惊涛骇浪般剧烈翻涌而起,淹没他的心田。

随着心念的种种挣扎,种种交战,万般酸涩苦楚纷至沓来,令他一阵阵窒息,忍不住扶墙战栗。

终于,他渐渐定下心来,强行压下了那撕心裂肺的苦楚,眼前闪过宇文涵和闻采婷的娇美面容,嘴角泛起一丝嘲讽,沙哑低沉地叹道:“愚蠢的女人,愚蠢的感情……”

…………

次日朝会之后。

眼眶青黑且深陷的宇文赟一脸疲惫地躺在闻采婷怀里,享受着她那双温软玉手的按捏解乏。

闻采婷貌似无意道:“陛下,听闻突厥使者在赎回佗钵尸首之余,又重提联姻之议,不知陛下如何打算?”

宇文赟有气无力道:“突厥向我大周示好之意甚诚,还愿意先送来高绍义等伪齐余孽。因此朝中文武百官大都同意出嫁一位宗女于突厥沙钵略可汗,认为这和亲或可保两国数十年相安无事。”

闻采婷美目流转,“那陛下有人选了么?”

“还没有……如今宫中没有适龄公主,只能从诸多待嫁宗女里挑选。但若是选远支宗女,未免身份低微,让突厥怀疑我大周的和亲诚意,而近支宗女又个个出身富贵,哪个愿意嫁娶到塞外苦寒之地?”

说到最后,宇文赟脸上带着明显的鄙夷之色。

尽管宇文氏很久以前也是大草原的一员,但跟所有进入中原修成正果的草原部族一样,宇文氏也是一转眼就忘了过去,开始鄙视仍生存在草原的部族。

闻采婷斟酌道:“臣妾听闻,赵王宇文招之女宇文涵深受其母影响,自幼精通诗书、多才多艺,若让她嫁去突厥,定不会堕了我大周皇室的颜面。

更何况,宇文涵既精通诗书,必深明大义,不吝于为国献身……”

宇文赟皱眉想了想,终于回忆起了宇文涵这个漂亮活泼的堂妹,略一思忖,不由鼓掌赞道:“此议大善……朕明日就下旨册封涵妹威千金公主,令她择日下嫁突厥沙钵略可汗。”

闻采婷又提醒道:“此前突厥在吴王手里一败涂地,大失颜面,若是派人前来长安迎亲,定会挑选诸多高手随行,一展威风,试图挽回一些颜面。

同样,若是陛下派人送亲,也该小心挑选文武俱佳之士随行,否则若是送亲队伍在突厥受辱,岂非让我大周颜面无光?”

“爱后思虑周全,言之有理!”宇文赟迟疑道:“若是派吴王前往,定可再挫突厥威风,但吴王送亲,岂非大材小用,也会让突厥觉得大周无人?”

闻采婷眼波流转,媚*功全力展开,诱导着宇文赟的心神,“朝中除了吴王,尚有普六茹坚、尉迟迥、宇文盛、宇文神庆、宇文神举、长孙晟等顶尖高手,陛下何不择其一二委以重任?”

宇文赟尽管已目眩神迷,但皇帝的本能让他拒绝将文武重臣和宗室大将派去敌国这种肉包子打狗的愚蠢举动,因而几乎没有犹豫就道:“那就让宇文神庆和长孙晟走一趟吧!”

闻采婷美目闪过一丝快意:长孙晟啊长孙晟……我不光要拆散你跟宇文涵,还要你亲自将她送到别的男人怀里,我很期待你到时候心碎欲绝的神情,那定会让你更显英俊迷人!

…………

赵王府后花园。

红艳艳的枫林里,长孙晟紧紧拥抱着宇文涵,令她陶醉之余,忍不住心生疑惑:为何他今日如此抱得如此用力,好像他一松手我就会飞走一样?

好半响,两人终于分开,开始在枫林下并肩漫步。

宇文涵漂亮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真奇怪,为何仅仅一夜不见,我总觉得你身上多了一丝抑郁和沧桑的气质,就像你一夜之间突然长了十岁一样?”

“世上能让男人加快成长的,唯有女人!”

长孙晟若无其事地笑着道,一边享受着与爱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欢悦时光,一边强行压抑着心内背叛爱人的无尽苦痛与煎熬,竭尽全力才使之未曾流露在表情上和眼睛里。

这种爱与痛,欢与悲,乐与苦,仿佛黑暗与光明交织于一身的独特体悟,让他感到他的精神力量每时每刻都有着细微的成长,愈显坚凝细腻,亦愈发倾向于阴暗,然而魔功境界的显著提升却非虚假。

“苦行,苦行……肉身之苦哪及得上精神之苦?这只是刚刚开始罢了!若是这点精神折磨都承受不了,我还谈何翻云覆雨,完成圣门伟业?”

长孙晟每每以这类话提醒自己,让自己濒临崩溃的精神意志再次凝聚,而身旁宇文涵的纯洁爱意亦是一种绝佳的止痛良药,不住抚慰着他千疮百孔的心灵,阻止他彻底走火入魔。

然而越是如此,他对自己背叛她的心痛就越深,又将他的心灵冲得破碎开来……

其间微妙平衡,诡秘难言!

…………

终南山麓,山水秀丽,风景优美,素有“仙都”之称。

一白须白眉,眼神澄静的道袍老者与杨坚并肩而行,一举一动充满着“其动若水,其静若镜”的出尘意味,时不时以拂尘指点周遭景色,温言介绍。

“……相传春秋时函谷关令尹喜在此结草为楼,以观天象,因名草楼观。老子在此著《道德经》五千言,并在楼南高岗筑台授经,又名说经台,就是那处古石台……”

“先贤风采,确令杨某仰慕非常!”杨坚顺着老道的话奉承一句,目光扫过下方山谷田野上的重重屋宇,心里默算着楼观道派的人数和实力。

乍一看,楼观派人数多不到哪里去,似乎大猫小猫三两只,但仅凭以身旁这严达老道为首的田谷十老,便是一个出类拔萃的高手团。

他们单独一人或许远不如宁道奇,但他们十人加在一起,即使四大圣僧也得绕路走,更遑论宁道奇一人?

而且,田谷十老还有一个远胜于宁道奇的地方,那就是他们楼观派历史悠久,数代以来更是名副其实的北方道门之首,拥有完整的门派传承,也需要将这传承延续下去,那就不得不顾虑当权者对道门的态度。

反之,宁道奇号称“散人”,正是其光棍一条,分属道门,却又游离在道门之外,固然难以被当权者拿捏,但在道门声威和势力上的毫无建树,也使他无法对广大佛门形成压力。

当世儒释道三教相互掣肘,然而儒教分散为大大小小的士族门阀,利益混杂,难以统辖,因此能够用来制衡佛门的,就唯有道门正宗了。

心念电转,杨坚诚挚道:“先帝本敕令于此修建通道观,不曾想忽逢大难,龙驭宾天,今杨某欲继先帝未竟之志,发民夫五千修建通道观,不知严道长意下如何?”

即使以严达宗师顶峰的修养,听得“欲继先帝未竟之志”之语,也忍不禁瞳孔一缩,暗暗为杨坚的野心和魄力而心惊。

所谓“欲继先帝未竟之志”,往小里说是继续修建通道观,往大里说则是继续统一天下的伟大事业。

此处一语双关,无外乎逼楼观派提早站队,出人出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