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科幻小说 > 重生之丧尸围城 > 第672章 嘴里喷shi

第672章 嘴里喷shi

“我已经是身不由几,被他们带到这里来了。”刘长伟苦笑了一声:“你刚才挑衅的是他们的头,我劝你赶紧扯吧。这些人杀人不眨眼。你……你自求多福!”

侯老三再望向沈沉,只觉得那白面具忽然一下子变得格外的渗人,当即便是感觉一阵寒意入侵了上来。

他那张本来嚣张跋扈的脸瞬间变的格外可亲:“误会,兄弟,都是一场误会!”他急忙小心翼翼满脸堆笑着说道。

“误会?你特么的刚才嘴里蹦出屎,现在你跟我说是误会?”陈毅坚不耐地说道。

侯老三脸色立刻变得难堪了起来,可是他却是知道,张梓萌那个女孩可不是一般人,能把张梓萌都打倒的家伙,岂是自己这点人惹得起的。

当下侯老三干笑了几声:“我这不是不知道是各位么?我有眼无珠。对不住各位了。”说着,还象征性地抽了自己几个耳刮子。

潘迪却是冷冷地说道:“这种道歉你觉得有用么,侮辱我老大、同伴,枪击。这些就是你一句不知道、有眼无珠过的去的?”

侯老三登时紧张到了极限,他干着喉咙急忙说道:“那……那你们说怎么办?”

“很简单!”夏唯离当即朗声说道:“我也不欺负你,我跟你打一架,谁死了谁认倒霉!”

夏唯离尖锐的语气不仅让侯老三一愣,连袁红等人也是有些吃惊,没想到夏唯离说出这样一番话,这哪是邀战,分明是不死不休的意思。

然而夏唯离目光十分坚定,她咬紧了牙关,用一种愤怒到了极点的神情死死地盯着侯老三。

“沈沉哥,他们不该这么侮辱你,侮辱我!”夏唯离用低到极致的语气说道,这个女孩自从被沈沉从娜塔莎手中救出,又失去了父亲,实则心中真是将沈沉是做了最后的精神支柱。不仅是她,就是这队伍中的人,有哪个又不是因为沈沉才活下来。怎么可能坐视沈沉受辱,更何况是被这个根本不入流的家伙侮辱。

侯老三的眼睛顿时一亮,却假模假样地说道:“这个不好吧,别人还以为我欺负一个娘们。”刚说完话,却见刘长伟狠狠地拉了一下他。侯老三立刻低声吼到:“你还想干什么?”

“别答应!”刘长伟急促的说道:“那女人,不好惹。”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如果张梓萌昨晚对自己说的没有错,这个女人,很可能是一个饿死鬼啊。

“你特么的左一个不好惹,右一个不好惹。我要是对上一个女人还缩头,那我面子往哪搁?这么多兄弟可都看着呢!”

侯老三当即不理睬刘长伟,对着夏唯离勾了勾手。

夏唯离随即立刻上前了几步,袁红、陈毅坚等人见沈沉并没有阻拦的意思,便是向后退了几步,给夏唯离和那个家伙留下一个空间。

侯老三活动活动了一下脖子,昂着头喊道:“好,臭娘们,来!让你尝尝爷们的厉害!”这句话实则是污的厉害,沈沉这边人的脸上顿时升起了恼怒。

但侯老三话音未落,却见他率先已经向着夏唯离狠狠地开了几枪,那夹杂了料的子弹呼啸而至,带着淡淡的几抹光,直接凌厉刁钻地射向了夏唯离的上中下三路!

“你偷袭!”刘长伟惊叫了一声,紧接着一双眼睛惊恐地望向了场中的夏唯离!

子弹如光,霎时间转瞬便至!却见夏唯离蓦然冷冷一笑,紧接着,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她的身形竟然奇迹般的浮起,漂浮在半空三米处,悬空在了半空。

她头上的发丝几根支持着她的身体的悬浮,另外的长发骤然间迎着雾气飞扬起来,如同一个魔女一般。

嗖!

如魔鬼丝一般漂浮的长发蔓延着将那几颗子弹裹住,紧接着就见夏唯离长发一甩,却见那子弹竟然奇迹般的掉了一个个儿,弹头虎视眈眈地对准了侯老三这一边!

“别!别!”侯老三登时吓得魂飞魄散,脸一会发红,一会儿发白,连接着后退起来。

夏唯离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冷意:“晚了!”

直听“嗖”的一声。

子弹凌空而去,被夏唯离甩去的子弹夹杂着呼呼的风声,发挥出不可想象的威力,直奔侯老三的面门!

侯老三发出一声刺耳的尖叫,紧接着整个人立刻后撤了几步,直接缩到了众人的身后。

噗噗噗噗!

几声清脆的响声,却见几声惨叫声还来不及响起便戛然而止。

子弹如同钻入豆腐一样,钻进了侯老三身前几个人的眉心,霎时间爆裂开来,脑浆溅出,加了料的子弹,让他们的整个脑袋都变成了烟花一样爆炸开来!溅满了侯老三全身!

侯老三不可置信地望着这一切,脑袋上滴答而下的液体,让他霎时间感觉到巨大的恐惧迎面而来。这个女人……不比张梓萌简单!

然而夏唯离似乎根本没有结束,她的青丝鬼魅的舞动起来。惊得侯老三众人立刻尖叫着连连后退。

扑哧!

淡淡的线从空中划过,似将雾气也分割开来。

凄美而绚烂地抹过了侯老三的脖子,侯老三呆滞地半天,根本还没有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刚想说话,却只觉得喉咙处忽然疼得发痒,紧接着,一股细细的血线像是被挤压了一样从他的脖子处飙射了出来,就如同孩子的尿液一样洋洋洒洒。

“不……不……”

侯老三尖叫着,身体仓皇的想要后退,他的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脖子,然而那道裂缝越来越大,终于,如同喷泉喷射而出,侯老三拼了命的想要去捂住自己的脖子。

却在这时,他身边的所有人齐齐发出一声惨叫,原来他在捂自己脖子的时候,用力过大,脑袋和脖子竟然已经离开来,形成一定的错位。

“老大……你……你的脖子!你的脑袋!”

有人尖叫着指着侯老三喊道,在所有人的惊呼中,侯老三的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明,紧接着,脑袋重重地落在了地上。那无头的尸体还在踉跄着走着,最终,扑哧一声摔倒在了雾气中。

全场静默了,没有人敢说话,现场一片窒息的战栗声。

夏唯离的身影缓缓地降落了下来,这个姑娘此时的眼中已经恢复了清明。

“我觉得舒服多了。”她这么淡淡地说道,然后站在了沈沉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