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六十八节 京城今年怪事多

第六十八节 京城今年怪事多

老佛爷经过了怀来县城里五天的调养,已经恢复了七八分精气神。今天一早喜鹊喳喳叫,老佛爷心情就是那解放区的天,李大总管的脸上也是菊花绽放。跪在炕前的袁世凯、毓贤、和科尔沁蒙古风尘仆仆赶来的热布丹嘉仁郡王还有在仨人后面的我们的大清国头号忠臣走狗吴宸轩吴大人,其实我的身份,正三品的实授布政使还够不上这个位置,但是县城里就我们四人的兵,不来跪请圣安也不行啊,除非某人打算造反。恭请太后万安后,李大总管在老佛爷的示意下,赐我们平身。

“宸轩啊,几位大人的勤王义师可曾安顿好了?”

“启禀太后,袁大人、毓大人的兵分驻怀来县城东西两厢,热布丹嘉仁大人的蒙古铁骑已经在北门外安下了营寨,下官的保险团在南门驻防,勤王义师马步合计八千挂零。刚刚下官和几位大人已将各自的亲兵卫队带到府衙前,如何行止还请太后示下。”

“如此甚好,项城啊。”

“微臣在。”

“你手里兵多将广,又是经过阵仗的老将,哀家想这八千义师就先由你带着吧,好好护卫圣驾,早早的脱离险境,几位卿家的救驾大功,皇上自有厚赐。”

“臣等不敢,圣驾蒙尘,臣等死罪。臣等必肝脑涂地以报圣上恩典。”袁世凯倒也没有推脱,其实刚刚分派防区的时候,我们四个人就碰了个头,四人中袁世凯的兵最多,官最大,而且我们几位都和他有点交情,所以早就达成一致意见,推举袁世凯总领全局,要是刚刚慈禧不先叫我,我都打算三缄其口,一切让项城兄应对。慈禧让我先应对,恐怕也是存了离间的心思,她也害怕袁世凯要是起了别的心思会肘腋生变,借着我这个愣头青制衡一下。果然想到这儿,太后老佛爷又开口了。

“项城啊,这几路人马的亲兵自然是要贴身卫护圣驾,这侍卫之事你可想好如何分派。”

袁世凯眼瞅着老佛爷虽然对他询问,但是眼睛可瞄着他身后的吴宸轩吴老弟,感情是让我推荐吴老弟啊,袁世凯最近风头正劲,实惠也搂了不老少,刚刚又得了总管全局的差事,打心眼里不愿意再管着费力不讨好的侍卫之事。他和毓贤前后脚执掌山东,净给这位前任擦屁股了,两人一直不睦,蒙古郡王也只是点头交情,所以心思玲珑的项城兄自然知道如何顺水推舟了。“启禀太后,微臣以为连日来吴大人护驾周详,劳苦功高,兼之吴大人用兵高妙,麾下兵精将勇。臣等愿意保举吴宸轩吴大人暂领侍卫总管之事,还请太后恩准。”

“宸轩,你意下如何。”

“下官惶恐,蒙太后厚爱,袁大人推举,下官不才,愿意鞠躬尽瘁,护卫圣驾。但下官年轻识浅,想请太后遣一资深内侍作为监军,提点下官行止,还望太后恩准。”

前面的哥仨一听,得了,这位也是千年的狐狸成了精,甭拿他当傻小子耍了。慈禧也是一愣,心里话说这当了官就是不一样了,前两天还是个傻不愣登的捐班土财主,这会儿连消带打的门清啊。李莲英大总管心念电转,这位爷大概从今儿起也是朝堂上有字号的人物了,不如趁热卷煎饼,拜个把子换个兰谱,敲砖钉角今后也好多条路子,至于这监军吗,大概非自己莫属了。果不其然,慈禧略微沉了一下,说到“如此甚好,这样吧,宸轩统管四家亲兵,暂掌领内侍卫副大臣。小李子哪,你就先暂领内侍监军,先这么着吧。小李子,晌午了,传膳吧。几位卿家也饿了,一起尝尝宸轩带来的那个面吧。”慈禧好歹逮着机会,让大伙一起分享她吃到吐的方便面了,不过袁世凯他们大概不会有这方面的问题,其实老袁的新军中现在也不缺这玩意,至少我去见他的时候,他的队伍里就有扛着面箱子的民夫。

“谁还有方便面,拿出来共享一下,别等哥哥我动手啊。”肖黑子啃了两天的干粮终于闻到方便面的调料味,他拎着马鞭到处里搜索,终于在老刺猬那个班的帐篷外找到了目标。

“我当是谁呢,肖队长啊,您老还巡营呢。来得早不如来得巧,这刚刚下好的面,您也来两碗。”老刺猬端着锅就要往床底下藏,一看肖黑子的那张黑脸已经进来了,干脆就死皮赖脸的打混混。肖黑子拿着个老刺猬也没啥办法,干脆闷声发大财,盛了一碗面条才发现是手擀面放的方便面的调料,能喝碗热的已经是奢望了。西里呼噜的干了一碗,刚刚要发威,就听见营地外面人声喧哗,看来是吴禄贞的四支队回来了,肖黑子呼的站起身来,把碗撂下,瞪了老刺猬一眼“回头再收拾你个老家伙。”就转身出去了。老刺猬无所谓的一笑,啪的拍了一下口袋,“小的们,老子好东西多着呢。明个咱们再去闹点野味尝尝吧。”

吴禄贞带着队伍回到营地,不过四支队可不是只有自己回来啦,队伍的长度明显的加长了不少。至于这其中的变化,不妨看看一位亲历者--时任四支队二排排长的李占魁将军的回忆录中的一段:

“在我们赶到京城的第二天早上我们的缺员由杨支队长带来的补充兵补充上了,四支队本来就减员了七八个人,很快我们排就补充了一个新兵。好像是叫何大壮,人长得还算结实,不过和大队长身边的壮壮比起来差得远,所以我们喊他二壮。这小子倒是个自来熟,一路上给我们讲他从天上飞过来的经历,说刚上天那会儿不少人排着队尿尿,憋不住的尿了裤子也不在少数。飞了半响大多数就习惯了,不再挤到窗口望外看。反正兴奋的这小子不行,其实我们四支队的老人大都经过了飞兵南四湖的战斗,对于飞艇都不陌生,老蔫他们比较坏,逗这个傻小子耍宝呢。

当天的晚上,吴支队带着我们悄悄摸到德胜门的城楼子附近,潜伏的时候就看着这德胜门的箭楼数窗格子。二更天过了,月亮都被云彩遮了大半,有几个带着白袖箍穿号坎的兵悄悄的从城头顺了绳子下来。侦查兵一会儿就上了城头搭下来软梯,我们依次上城,一炷香的功夫进都进了瓮城,开了内城门就在当街分头行动。我们三小队和四小队带上假发套和面巾就直奔恭王府,据带路的一个店小二说,有个法国将军不住兵营,反而住起了王府,大概是想从鬼子六的王府里发掘宝藏之类的,看来也是马可波罗的受害者。大概三更天我们就赶到了恭王府的东墙根,我们小队长和那个店小二去接头,恭王府的一个看园子的老头给我们开了角门,进了王府,小队长和他们在前面带路,两个小队的几个头等射手分别控制了院门和楼上的制高点,我和小队副紧跟着小队长,四小队的队长领人去前院的法国兵营地。就要摸到内院的时候,远处隐约听到了枪声,不过并不密集,东一枪西一枪的,法国兵也没有人出来看看,大概是占领后晚上一直有联军士兵出来打野食,所以见怪不怪了。刘小二拿着一把剔骨刀三两下就拨开了门栓,踢到了门后的一个葡萄酒瓶,光朗朗的酒瓶滚动声在寂静的院子里回响,一声洋鬼子的咒骂声,反正我们也听不懂,我和老蔫还有二壮绕道后窗户守着,他们就从前面冲进去了,没听到枪响,但是一个上身穿着白衬衣的洋毛子从窗户里一个狗啃屎就扑倒院子里,我也没多想一脚踹到他的大屁股上,拿枪顶住他的黄毛脑袋,这家伙也识相,举起手来一个劲的重复洋话,反正我也听不懂。老蔫背上枪就骑在他身上,俩胳膊反拧过来,用拇指铐一拷上就老实了,这家伙就穿了个大裤衩子,光着脚。小队长从窗户里探出头来把靴子扔给他,二壮好歹给他套上。看着小队长拿枪挑着的军服,这家伙可能就是我们要抓的法国将军,不过老蔫说,他看到屋子里还有个女的,看模样应该是个大清国的女人。反正我们也不是联军的宪兵。我和二壮看着他,老蔫进屋去搜,一会儿就提出来一个大包袱,小队长他们还在拾到字画瓷器啥的,那女的绑了个四马攒蹄,堵了嘴扔在床上,这会儿没工夫理她。前院乒乒乓乓的放了几枪,一会儿四小队的人就押着十来个洋毛子兵在当院里集合,老大教的招都用上了,反绑了大拇指,脖子上了套拿电线穿着一个个的绑在老头找来的几挂大车后边。把东西拾到到车上,那个法国光腚将军也放倒车里,我和老蔫还有小队副三个人一人一只脚踩在他身上,老蔫还抽出刺刀来在他的下身比划,吓得这个将军差点昏死过去,趴在车底板上一动不敢动。我们满载而归,小队长手里有路线图,按他的指示,大伙就奔陕西巷胡同去了,在哪里汇合了教导队的几个弟兄,他们也捆了两个洋毛子,看肩膀上的大金牌牌,大概齐也是个将军之类的,一路上又有几路穿着百姓服装的弟兄们陆陆续续在路边等着我们,或者往车上放东西,或者把俘虏或什么人加入到队伍里,时不时还有几辆大车加入,反正我们到西直门前一路上就没闲着。路上还隐约看到二小队的几个兵点着了一个像是军营的大门洞子,里面乒乓的放枪,两个铁地瓜扔进去轰隆两下就安静了。这时候的京城已经乱成一锅粥了,东南西北的响着枪,还有人叫马嘶的。”天刚蒙蒙亮就赶到了西直门,门楼子里没见着人,不过早有内应给开了个半门,四小队带人和车先撤,我们小队上了城楼子,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二小队的兵赶着一辆西洋马车和七八辆大车往这赶,后边五百米左右还有带着牛仔帽的西洋骑兵在追。离着西直门还有三百米,我身边教导队的阵地上一阵枪响,马上掉下来三个骑兵,其他人拨马头就开溜,我也开了两枪,不过啥也没打中。等一、二小队进了城门,我们也赶紧下去,临了还在门楼道上和大门上挂了几个诡雷。走出去约摸一里多地,才听到西直门里几声巨响,看来都中奖了。路上我悄悄的问过老蔫今晚上的收获,他嘿嘿一笑,比划了个八和十的手势,我还以为是每人提成能有八十两呢,没趣的睡觉去了,谁知道这老小子的意思是每人够买八十亩水浇田,所以我和二壮领存折子的时候,数了几个零后一高兴就把这个老小子给锤了一顿结实的,谁让他不早说差点害我们高兴的抽抽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