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九十七节 轻重工业齐步走

第九十七节 轻重工业齐步走

一般说来,大家都认为吴宸轩起家的三转一响虽然是轻工业,但是他真正发家是靠的重工业,机械和化工才是他的专长。吴宸轩对重工业的重视程度确实比较高,现在光他名下的重工业企业就有一座标准机床厂、两座标准机械厂、一座实际控制的国营枪炮修造厂和一座有三个分厂的标准化工,另外还有崮山三角水泥厂。他还控股了中兴矿和莱芜铁矿,联合商会的几位常务理事在莱芜投资了山东商会钢铁厂,用后世莱钢五十年代的高炉为母本,结合了现在铁矿和中兴矿的煤质进行了优化设计,虽然机械化程度还不算高,但是年产量超过汉冶萍不过是个时间问题。胶济铁路建成后,当上布政使的吴宸轩和德国人经过多轮磋商达成共识,集合山东民资兴建了从济南西郊经过泰安府和中兴矿到兖州府的济兖支线,经过平阴、梁山、巨野通往曹州府的济曹支线,经过莱芜、蒙阴、沂水到郯城的济沂支线和德国人修的胶济线相连接,形成了济南为中心辐射东南的四条交通干线。

济南北郊的黄河铁桥也在设计中,不消说方案肯定是度娘的杰作,等明年铁桥建成,济南通往北方的铁路也可以筹建了,甚至津浦路大动脉都有可能提前十数年出现。通过小清河和大运河连接鲁北的水上交通,通过铁路线串联起了鲁南的泰、曹、兖、沂四府,通往胶澳码头的胶济线也成为各府出海的主要通道。路通则商活,商活则工农两旺,整个1801年下半年的gdp几乎堪比96年的深发展,一路上扬,虽然农村遇到了夏涝秋旱,但是除了胶东的胶、登、莱三府山东商会的势力较弱,没有得到多少实际帮助之外,其他的山东七府都得到了标准机械二厂借贷给各府的抽水机和畜力翻斗水车,还有标准日化出品的ddt,让几成定局的蝗灾连影子都没见着就消失了。农村丰收在望,城市里却闹起了人力饥荒,原本逃难的泥腿子几乎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但是今年完了皇粮国税和主家的租子,还够一家老小填饱肚子的,自然就没有几个背井离乡的逃难了。今年山东商会的投资社给了资金上的支持,再也不用九出十三归的受老西们的盘剥,官府也被商会约束的极为严格,每个层级的打点都订了规矩,不用官吏们想方设法的去巧立名目,商会把各个职分上都明码标价,比如一个县衙的刑名师爷一年是一百三十两的收入,甭管你干不干活,只要你没有犯了商会的规矩,按季度就有商会的账房给你的账号上存进去银子,也不用担心职位不保,谁敢拱将你的职分,就找商会去摆平,反正商会的理事长是吴大藩台,山东巡抚空缺,现在吴大人就是山东的天,加上要钱也要命的商会保险团(新成立的预备役),哪个敢在山东地界上不服不忿,很快就会被挤兑的无处容身。有耍横斗狠的主,不是被指认为白莲余孽、义和拳匪给官府抄家灭门,就是被白莲义和的地下党当成朝廷走狗给屠戮一空。

现在基本上有点头脑和胆识的商家都扩大买卖或者干脆另起炉灶,一时间山东的工商业烟尘喧嚣,一派繁荣景象。相比鲁北鲁南的七府以矿冶和机械工业为主体的重工业体系,胶东地区的缫丝业、花边、草帽辫、发网等轻工业得到了较快发展。缫丝业以烟台为该地区生产贸易中心,不过生产沿用旧法,以家庭副业劳动为主。光绪初年就在当地出现了手工缫丝工厂,比起江浙商会的几家缫丝厂子晚不了几年。到了光绪二十七年末,烟台已有手工缫丝工厂16家、机器缫丝工厂4家,工人5500名,全年生产生丝约16250担。与此同时,青州地区的缫丝业也得到了较快发展,形成了临朐、青州两个生产中心。临朐先后有德太、天增义、恒裕、永源4家手工缫丝工厂。其中,德太拥有资本5万元,缫车40台,年产丝2000斤。天增义拥有资本10万元,缫车60台,年产丝3000斤。恒裕拥有资本8万元,缫车60台,年产丝2500斤。永源拥有资本3万元,缫车50台,年产丝2400斤。青州最早的缫丝工厂是光绪二十六年设立的裕祥福,拥有资本20万元,今年又成立义泰昌、利亨泰、聚丰泰3家工厂。山东商会的强势让这些在官僚贪腐、劣绅盘剥中苦苦支撑的开明士绅算是找到了组织,这些缫丝厂无一例外的加入了山东商会,而且在得到投资社的大笔贷款后用标准机械的新机器替代了原有的二手货,产量进一步飙升,山东商会和江浙商会的统一交易平台让这些生丝不仅能在国内销售,还可以出口到欧美,根本不用担心销路问题。

登莱地区除了缫丝业之外最著名的近代企业要算是是光绪二十二年由广东侨商张弼士创办的张裕酿酒公司。张裕聘用奥地利技师住厂监制,生产所用机器除少部分由国内仿制外,大都购自国外。到了光绪二十七年,张裕公司已能生产窖藏红、白葡萄酒20余种,累计生产红葡萄酒20万升、白葡萄酒15万升,所产之酒品质优良,可与欧美等国所产相媲美。其实吴宸轩还知道等到了明年的巴拿马世博会上张裕白兰地将会摘取中国产品的第一枚国际金奖,从此张裕金奖白兰地蜚声海内外,不过到明年的世博会上,就凭标准的几项创新性产品,只怕会出现一个中国产品扫荡金牌榜的趋势,张裕白兰地还能否排的上号就不好说了。张弼士也算是民族资本家的先驱,可惜看不上我们商会这种组织形式,上次孟老大去信给他,邀请老先生来山东一聚,这位老先生干脆的回了个君子不党的字条,就像是耻于为伍的避而不见。算了,人各有志,何必强求,此事孟老大也没有和吴宸轩细谈,谁也没想到这位老兄后来会给他们带来一个大大的意外。

草帽辫、花边、发网等新兴行业在胶东地区迅速发展起来,这些可都是面向国际市场的订单小手工业。草帽辫就是制造草帽的原料,由麦秆编制而成。山东的草帽辫业兴起于咸丰年间,开始仅限于烟台一地,后来逐渐遍及沿海及内地许多地区。随着山东商业大开发的步伐,很多欧美客商也带着订单到山东寻求机会。草帽辫这种对技术和设备要求几乎为零的劳动密集型产品自然很适合山东这种开放的农业社会,山东商会为此专门开设了一个草编分会,集中收集发放订单,到了光绪二十九年前后,家中妇女和农闲时的农民在家编织草帽辫已成为山东中部和北部大部分地区农人增加收入的重要来源之一。从光绪二十七年,出口值约为150万两,光绪二十八年约为350多万两,到了光绪二十九年约为730多万两,大部分销往英、法、美、日等国。草帽辫生产普遍采用的是家庭劳动形式,从原料种植到手工编织,皆由农民在家中完成。在吴宸轩的政令和各地山东商会的鼓动之下,各地地方官员亦纷纷开设工艺局,推广草帽辫生产技术。截至光绪三十年底,山东官办草帽辫局和兼营草帽辫的工艺局已有31处。

中国花边业发轫于烟台。光绪二十一年,美国长老会的一女传教士在烟台教中国妇女编织花边。第二年,英国内地会传教士马茂兰夫妇在烟台发起“奇山会”,成立“奇山学校”,传授花边制作。山东花边业主要集中于烟台、栖霞、宁海、青州、海阳、招远等地。在商会统计中,光绪二十七年的栖霞约有花边业女工200余人。到1810年左右,烟台附近地方已有数以千计的妇女从事花边生产。随着生产规模的扩大,光绪二十九年,烟台的花边手工工场发展到数十家。这一时期的花边工场采取先把原料分送给各村妇女,让她们在家工作,然后按期收取成货的办法,具有一定包买商的性质,和草帽辫的买卖有着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分布范围要狭窄的多,仅仅局限在登莱地区而已。

和花边业相似,山东发网业也是于光绪二十年左右在烟台附近兴起,并向牟平、文登、威海、福山等地发展。当时欧洲妇女有用发网包套头发的风俗,中国发网原料丰富,劳动力低廉,有发展发网业的有利条件。德国占胶澳后,德国商人在胶济铁路沿线村镇传授编织办法,利用农村妇女儿童就地制作,运往德国。到了山东商会干脆召集了几十个给德国商人坐地服务的经济人成立个发网分会,然后集中开始从烟台、青州、沂州等地直接收购发网。到了光绪三十年秋天,山东发网出口额已达80万两,几乎囊括了欧洲的九成以上的发网货源。除此之外,在山东的榨油业、酿酒业也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在榨油业方面,有了苗家粮油的带头,到了光绪二十七年,济南近郊各个地方开始采用机器榨油。桓台、禹城和济南府近郊就已经开设机器油坊40家,经常使用的电动或者蒸汽机油碾212盘。据后来的《中国实业志》记载,光绪二十年至光绪三十年,全省共设油坊311家。在酿酒业方面,光绪年间山东有酒坊60家,到了宣统时期新设了121家。山东十府二州,几乎县县有酒坊,年产白酒达三百多万公斤,这也成了和蒙古各部以及老毛子交易的重要物资之一。

翻看着表格的吴宸轩,表情甚是得意,光绪二十八年的山东省鸡的屁比起上一年翻了一翻,工业增加值更是达到175%的惊人水平,这要是在后世,自己进入局的前程就算是板上钉钉的了,不过现在真要是慈禧老娘们要是想吃红烧牛肉面,把他召进京城当个六部主官或者光禄寺卿之类的京官,那可是就要了他的亲命了。吴宸轩思量着前些日子给庆王爷送的自制云土和给干哥哥李大总管送的三十万块鹰洋能不能项,让自个这个布政使署理山东的职位再拖上个一年半载的,等自己的十万虎贲练成,就不用再鸟朝廷了。

要不说山东人邪性呢,吴宸轩正在琢磨着呢,度娘把一封京城急电送进了签押房,打开一看,好嘛?甭惦记省委书记的宝座了,自个的布政使算是结束署理扶正了,但是朝廷也没忘了山东这块宝地,一纸谕令山东巡抚就有人了,还是个不好糊弄的主儿,这下子有的热闹瞧了。

欲知何人让吴宸轩这位山东王如此怵头,咱们且听下回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