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一百零七节 血债还须血来偿

第一百零七节 血债还须血来偿

“哦,确定是兴亚会的小鬼子?”为了锻炼刚刚成立的武翼新军训导队情报调查小队的刑讯能力,吴宸轩没有浪费度娘配置的精神类药物,反正从分开的大脚趾、明显的罗圈腿、兜裆布摩擦大腿内侧的轻微茧子就能判断这家伙的身份,至于证据,你觉得吴宸轩这家伙会在乎这些玩意吗?

“反复审讯了二十四小时,口供录了四遍,都对的上茬了。就这还浪费了我们医务室的一碗参汤给他吊命呢。”调查小队的队长贺敏寒这家伙是山西老西出身,除了对队员们的福利还算上心,其他的物资动用几乎就是从他身上割肉,整个一个钱串子拴在肋条上的家伙。

“嗯,他供出主使人是谁了吗?”

“他的上级兴亚会山东地区担当村田正男,他还招供近期兴亚会的北支高级嘱托近藤曾经来过济南,大概给村田布置了很多任务,其中就有调查军械厂的产量和防卫问题。可以肯定近藤就算不是幕后操手也是知情人之一,这么大的行动不可能是村田这个级别能决定的,而且调动的人员物资也超出了村田的职权。”

“这些我不关心”吴宸轩一摆手“你们调查清楚了吗,决口的过程是怎么回事?”

“是,我们走访了很多当地的河工,他们说这个月本来不是大汛,但是有时候赶上上游雨水足,水位也会上涨,不过很缓慢而且一般不超过汛期的高位,一般不用上堤值守。”贺敏寒打开笔记本继续汇报着“小鬼子一定是事先经过调查,了解到水位和地势的关系,抓着水位上涨的机会,选择了泺口段的特定地点,用炸药炸开堤坝,人为制造的决口。从贺营长那里借来的几个矿工出身的炮兵军官已经来勘察过,虽然决口的地方已经被破坏了,但是还能看的出炸药破坏的痕迹,而且应该是小鬼子的下濑炸药。”

“那个什么叫村田的家伙,你们动手了吗?”吴宸轩很不爽这些家伙居然光顾了调查,连主使人都没控制住。

“我们抓住的森本供述,村田已经在当天就到京城去找近藤汇报了。”贺敏寒能看的出吴宸轩的不满,不过他也没办法,毕竟调查小队总共小猫三两只,想要拔除日本人的情报组织力有未逮。不过借此机会向老大要人要钱,扩张组织倒是个机会。“我们的人手不够,只能先监视他们在济南的落脚点。”

“知道了,下月给你们专门开个户头,银子足够用的。你们近期按照课上讲述的内容,自己组织讨论,制定一份内部分工和发展外围组织的计划,尽快呈上来。记住,行动部门不用你们规划,暂时先配属给你们两个小队的训导队,其他的临机请示杜姑娘。”吴宸轩对某政府的两家统计局可是久闻大名,不希望在自己的麾下也出现个大清朝的盖世太保组织或者民国版的锦衣卫,所以从一开始就要卡住情报机关的权力,不能让他们拥有自己的武装力量。

为了平衡情报机构的权利,吴宸轩从一开始就煞费苦心的建设了两套情报组织。一套自然是从训导队里脱胎的情报调查小队,贺敏寒这家伙也是从救驾前就参加保险团的老人了,虽然一副书生身板,但是靠着脑子灵活,有点墨水,在老魏手下混的很是得势。后来有点涨包了,虽然能守住底线,没有向队里的钱伸手,但是在腊山基地的征地过程中很是倒了把手,通过提前买地的方式从保险团的手里挣了个差价,也在济南府置办了一处四合院。虽然没有犯当时的军法条目,但是老魏对他的作为很是看不惯,干脆要下了他的文书职务,将他派到杨士海那里训练新兵。吴宸轩倒觉得此人很有头脑,把这家伙叫来详谈之后,发现他是从老魏总是勘察腊山地形的细枝末节中自己分析出新兵训练营将会建在腊山的,所以才不惜借了高利贷来提前收了几户地主和自耕农的荒坡地,等到保险团收购土地建新兵营的时候,赚了一笔差价。从这事情就看得出这家伙胆大心细,既有眼光又有胆量,是个天生的投机商人料子,可惜他不愿意脱下军装去商会办差,正好吴宸轩也打算筹建情报机构,干脆就任命他筹建情报调查小队,没想到上任伊始就碰上这么场扫荡半个济南府的决口事件,手下的十几个弟兄几乎是连轴转了五天功夫,才让他基本上摸清楚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本以为能趁机扩大组织,凭借情报组织天生的优势跻身吴系人马的上层,没想到吴宸轩老大对他的小心思洞若观火,直接掐死了他组建微型锦衣卫的雄心。好在这家伙也算是识时务的,知道吴宸轩老大还对他有所倚重,所以很干脆的接下任务,去做计划了。

吴宸轩其实不必等候贺敏寒的情报也能知道此事的原委,因为另一套情报组织远比初建的调查小队强大的多,这就是当初济南商会的时候派驻各地的驻庄。当时商会初建伊始,度娘就根据后世欧美商业巨头的商业间谍的组织形式和培训资料给准备派驻各地的驻庄人员进行了情报搜集和分析整理的课程,后来从这些驻庄经理和伙计中又逐步涌现了一批对情报很敏感的人才,这些人都被一一召回商会,成立了济南商会的商业信息统计科。在救驾和京师的几次行动中,他们提供的准确情报信息才是保险团致胜的关键所在,因为平时他们都隐身于各种店铺生意之中,而且基本上都是通过对公开信息的征集、统计和分析来提供情报的,在这个保密意识还相当淡薄的时代里,很多情报信息都能通过茶馆酒肆的公开言论和商业上的正常往来得到,只要经过专业的训练加上对信息处理上的一些指点,可以说你能想到的情报有95%能通过这些信息和数据得出来。信息统计科里也有干盯梢的伙计,此外从山东各地的牢房里也精选了一批爬高上梯的飞贼,作为干脏活的外围马仔,盯人盯票兼着小偷小摸的活计干得相当熟稔。决口事件之后,日本人在济南的几个机构都被商业统计科给盯上了,连北京的驻庄也派了伙计十二个时辰的盯着兴亚会在琉璃厂后面的落脚点,近藤自以为做的神不知鬼不觉,殊不知他的行动早就被驻庄的伙计给摸清了,连他的外宅里雇佣的老妈子都是拿着双份薪饷的情报员。

“老大,咱们要动手了吗?”贺老八当了炮营的管带还是一样的火爆,听了贺敏寒在会议上汇报的情况就直接给气爆了。“济南府的老少爷们不能就这么冤死了,这些挫货私害子,干脆让弟兄们抓了来挨个种在大堤上,好给遭灾的冤鬼们一个交代。”

“老八,别在这里聒噪了。先听听老大的吩咐再说。”已经淡出武翼新军的魏克仁也来参会了,毕竟老魏家安在济南府,现在也算是济南府的常住户口了,对这帮倭寇丧心病狂的行径也是一肚子火,不过他毕竟年龄大了些许,能压住火气等着老大的吩咐,老魏也知道这位平日里嘻嘻哈哈的吴老大其实心眼小着呢,用他的话就是“有杀错,没放过。”,估计这回小鬼子算是撞枪口上了。

“这回不动新军,你们都别惦记着了。”吴宸轩一开口就让几个武翼新军的管带们炸了锅,一个个就像斗鸡一样连脖颈子的毛都扎刹起来了。

“干什么,干什么,反了你们了,都坐下,坐下。”老魏虽然也不明白,不过还是尽力维持秩序,把几个火冒三丈的家伙给骂回去了。“老大,你就别卖关子了,弟兄们可都窝着一肚子火着呢。”

“有火,好啊,有火气才是好兵嘛。”吴宸轩故意激激这帮小子的火气“现在鬼子还在天津卫的杨柳青驻扎着一个联队,你们谁有本事,带着本部人马给我平了他,这下子不光报了仇还扬了名,让列强都见识见识咱们武翼新军的好汉爷,怎么样谁敢接着这个令啊。”

“老大,你就寒碜我们吧,我们手底下都才一个营,五百多号新兵蛋*子,对上小鼻子的一个联队还不定谁给谁送菜呢?”吴子玉听老大这么说直接一咧嘴,在底下嘟囔着。他在天津卫没有白当差,对列强的军力还是了解的,自知就算是武翼新军全部拉上去,也未必能干挺小鼻子的一个联队,更何况到时候大清国可就再也没有武翼新军的容身之所了。

“还挺有自知之明嘛。一个个红眉毛绿眼睛的,我还以为你们多能耐呢,敢在万军丛中杀个七进七出,都互相看看,看看,你们一个个的谁他妈长得像赵子龙啊?”吴宸轩对着群情激奋的管带们也没给好脸“所以嘛,此事只能智取不能力敌。都给我滚回去,什么时候你们能用自个手底下的兵干翻一个联队的小鬼子了,再给我这说这硬气话。”

“那,那,那这仇就不报了?”贺老八还不死心,想看看能不能让他找机会出口恶气。

“当然不,”吴宸轩故意顿了一下,见几个管带都有点泄气的模样,心里好笑的他也不再逗引这些伙计们了“不能不报了。放心吧杜姑娘已经带着训导队上京城了,那几个黑心肠的挫货一个都跑不了。不光这些私害子得偿命,剩下的花头我还得让小鬼子给我补齐了。”说到这里已经是咬牙切齿的吴宸轩继续说道。

“今天当着大家伙的面,给冤死的济南府的老少爷们立个誓,血债还得血来偿。”

“血债还得血来偿!”武翼新军的众人都咬着腮帮子,狠狠的吼出誓言。不过只有吴宸轩自己知道将会降临到小鬼子头上的是何等可怕的命运,但是你敢做初一就要敢让人做十五。

小鬼子们觉悟吧,好好享受这来自地狱的复仇之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