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二百九十二节 战争阴云笼辽东

第二百九十二节 战争阴云笼辽东

“张大帅,不知道您是否已经找到了杀害我**人的凶手?”日本关东州总督特使小川重直,非常不客气的没有寒暄就直接质问张作霖。

“很遗憾,我们的警察已经在全力缉捕凶徒,但是迄今为止,我们还没有掌握凶手的线索。”张大帅的新副官郭松龄很客观的告知了情况。

“显然这样的结果是无法让我国政府和军方满意的。”小川站起身来就打算离开,随后让秘书送一封最后通牒就算完工了。

“特使阁下,请留步。”郭松龄不疾不徐的说道:“我方还有一份文件想请贵使转给总督阁下。”

“好吧。”本来以为有什么改变的小川接过了文件,翻看一下立马小眼睛瞪得溜圆“您的,这个,什么意思?”

“书面意思的干活。”郭松龄一笑“正如我们在文件中所说的,我们将在十五分钟后通电全国宣布东北改旗易帜,接接受中华共和国中央政府的领导,同时国防军将进驻东北三省,担负国防重任。奉军自即日起改编为国防军东北集团军,张大帅担任集团军司令官。”

说完的郭松龄抬起手腕看看手表,“现在国防军第七集团军的第9师第17师已经进入了旅大地区,再过五分钟将与我部第二十六师进行交接阵地。贵部今后要和这两个师的国防军打交道了,如果贵部需要和他们交涉,我可以代为介绍双方认识一下。”

“张大帅,您难道忘记帝国对于您的大力扶持了吗?”出离了愤怒的小川冷笑一声“没想到张大帅居然也和直系那些软骨头一样被国防军的西北剿匪给吓怕了,难道您在担心国防军在东北也会把曾经当过胡子的您给剿灭了吗?”

“俺老张从来就没担心过国防军。”其实说这话有些问心有愧的张作霖不是没有提防过国防军,但是从27师的部下和小六子、郭松龄他们反应的情况来看,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这四个师的奉军论战斗力可能连一个师的国防军都打不过。“俺听说国防军对当过土匪但是已经洗手不干的都能宽恕,就一样是罪在不赦的。”

说道此处,老张把眼睛一瞪一个字一个字的咬着说出来“就是卖国贼绝不饶恕。没错,俺老张当过胡子,也有过当清军管带的经历,俺老张这辈子啥都敢干,唯独这卖国贼俺老张打死不敢干。”

“既然大帅执迷不悟,那在下言尽于此,告辞。”

“不送。”小川气呼呼的走出大帅府,他并没有意识到这将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里,本来他认为今后他将跟着大日本帝国的军队以主人的身份重返这座宅邸,可惜他再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十五分钟之后,全国百姓都从电台中听到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原本在日本威胁下唯唯诺诺的奉军大帅张作霖,居然宣布改旗易帜,带领东三省加入共和国。这一下子除了驻藏大臣之外,全国名义上已经实现了统一(新疆杨增新一直服从中央,不管这个中央是大辫子还是革命党)。乔夫为此举行了革命党的万人大游行,庆祝全国统一在革命党的旗帜下,似乎毫不介意国旗没有采用他一直坚持的青天白日,而是用了宋遁初和一竿子崇拜美法共和制度的革命党议员的建议的那种红黄条纹加上一个白色的大太阳的变形革命党旗。

不过在乔夫庆祝大一统的仪式才举办到一半,老张的第二份通电隔了十二个时辰才发出来,宣布由于东北三省民情与关内不同,为了维护一千七百万东北同胞的权益,决定效法北方诸省实行自治,并加入北方十一省自治联盟,同时宣布了奉军加入国防军的消息。国防部这个游离于所有政府部门之外的单位也第一时间宣布接受奉军的改旗易帜,并给出了远高于直军打散重编的待遇,整体改编为四个师的东北集团军,张大帅摇身一变成了国防军的集团军司令员,国防军中将军衔,集团军副司令吴俊升、参谋长由27师师长张作相兼任。这下子乔夫可傻眼了,打脸打得啪啪的,还是打在他自己组织的大游行上,这才叫自取其辱呢。

另一个郁闷的是张作相老兄,他见到自己的中将军衔和参谋长的任命,不禁苦笑起来,这下子和老疙瘩的误会算是打上死结了。说啥张作霖也不相信自己和国防军没有任何约定了,明摆着连个监军的角色都没派,他这个参谋长任命又是吴大总长亲自点将,不就是代表他吴总长督查奉军各部吗?说他没有和国防军提前勾搭成奸,谁信啊?连他自己都觉得有点恍惚,一圈推理下来,自己都觉得自己就该是国防军的内应才对。你说我招谁惹谁了,这下子连弟兄都没得做了,好歹不用和国防军见仗了,误会就误会吧,比起兄弟相残、雨帅殒命来,这个结局也算不错了。

不过比起他们来,几乎吐血的是关东总督。好端端的你说你手贱啊,下什么最后通牒,这个老疙瘩看着五大三粗的挺壮实一个家伙怎么就这么不经吓呢,有没有要把你真怎么样,你说你急火火的去投什么老大啊,难道我们日本人罩不住你个张雨亭吗?这下子倒好,把原本占有优势的南满形势搞成了鸡飞蛋打,满茶几的杯具。没办法自己惹得事情自己平,让关东各部都动员起来,准备武装干涉东北的改旗易帜,不过这次可不能搞什么独走了,万一再把国防军给招惹到,自己家这五个步兵大队一个步兵炮大队的关东驻军就算全身是铁能打几根钉,到时候对方一个

早上起来的关东州日军发现对面的奉军阵地上已经在热火朝天的干起来?军官们赶忙架起炮队镜观察,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的奉军已经被一群身穿黑白灰花斑厚茄克的军人替代,他们正在驾驶着推土机、挖掘机忙活着。原来的窝棚已经被推成大坑,从地面上探出来的炮管看,已经成为临时的炮兵阵地。这可不是自己一方的那种百多公斤的大正步兵炮可以比拟的,从炮管长度上看大概是加农炮,口径不小于90毫米,自己这不到两公里的正面上就有六门加农炮在对着,更别说那一个个明显是在用钢筋水泥加固的机枪堡了,蝮蛇型铁丝网在阵地前横七竖八的拦了三四层。看看铁丝网前后的空地上被踩踏的不成样子的雪地,大概也没少布置地雷,看的日军中队长不禁嘴里发苦,要是上级突然秀逗了让他带人去进攻这样的阵地,那自己还不如给自己一个痛快的,至少能落个全尸,当年的学长和同僚们在尔灵山前残肢断体铺满山坡的印象让他对这种恶毒的防御阵地深深的恐惧,看看周围的小队长和队副的忧虑神色,看来这么想的大概不止自己一个。

“小鬼子真的没动作?”一脸忐忑的张大帅和前天接见小川的时候判若两人,看来张大帅也是硬挺着没塌架子。

“没有,不过也可以说有。”郭松龄看着彷徨的大帅恶趣味又冒出来,一句话急的老大差点抽他,郭松龄赶紧说下去“关东州日军已经后撤到普兰店外的界址,还在丘陵上布置起防御阵地来,看来是被国防军吓住了。”

“哎,好,好啊。”虽然是长出一口气的节奏,不过张作霖的脸色非常的复杂,小六子从他爹的脸色上至少看出来放松、欣慰、懊恼、羞愧四种情绪,他还从来没想过自己那无所不能的老爹居然也有这种英雄气短的时候。

“小六子啊,你和郭松龄收拾一下,明天就坐火车去济南找你们吴伯父报到吧。”

“啊?爹”“是,大帅”小六子和郭松龄的不同回答让张大帅有一种生子当如孙仲谋的感叹,郭松龄的悟性没的说,相比之下小六子就是个纨绔的标杆,或许东北三省的基业结束在自己手里未尝不是对这个独生子的眷顾,不然他若是败在国内势力手里或许还能保个平安,若是把东三省败给日本人那就让老张家列祖列宗都跟着享受卖国贼的骂名了。

“松龄,我不多说了,小六子就交给你了,到了侍从室你多提点他,要是犯了小错你要秉公而断,该咋办别手软,吃点苦头是为了他好。”

张大帅没有说犯了大错怎么办,不过郭鬼子也是个伶俐人,当然明白保住少主的性命才是第一位的。不过话说回来,不是调戏总长老婆之类的问题,大概吴总长不至于要小六子的命。张大帅嘱咐了小六子一定要听他把兄弟郭松龄的话,小六子担心老郭拿这个当尚方宝剑约束他泡妞怎么办,不过老爹一句不听话扇死你个兔崽子的保证,让他灰溜溜的跟着老郭出去准备行装了。

“大帅,您真的要缴枪了?”虽然当了热河总督但是汤二虎的虎脾气没啥改进,这也是张作霖从来都很相信他的原因。

“二虎哥,咱们的奉军不成了。”张作霖说这话的时候,才显出一丝疲态,原先那个瞪眼杀人的东北王像是一个上了年岁的老将军,火气已经不在,剩下的是老兵的沧桑。“小鬼子咱们打不过,就算不到一个师团也能单挑咱们整个奉军,可国防军一上来,两个师就把他们吓得退避三舍,你觉得要不是吴老大给兄弟们留面子,就咱们这五万多爷们能扛住他们一个礼拜吗?算了,二虎哥,人得认命,咱们都不是那坐龙椅的天子命,能当个吃香喝辣的员外就算这辈子修来的福分了。”

“啊,哎。”汤二虎摸摸自己花白的寸头,看着已经老了十多岁的老兄弟,他也放下了架子“兄弟,你是咱们这些个弟兄们里头起来当年吴藩台能带着几千人就敢和老毛子开兵见仗,还打赢了。也算的上开国的帝王,俺老汤服他。”

“那个,咱们共和国的开国皇上是乔..”张作霖弱弱的提醒一句。

“屁,他那个穷酸,拿手术刀都是个二把刀,还当皇上,早晚的拔腚让位子。”汤二虎对乔大炮他们更是看不上。

“嗯…”张作霖也陷入深思,二虎的话倒让他有了一点新的领悟,或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