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二百九十四节 超级婚礼惊世俗

第二百九十四节 超级婚礼惊世俗

既然日本人认怂了,吴大官人的婚事也得提上议事日程了。这下子济南府吵成一片,不光是文武官员,学究教授,连商界的大佬们也插上一腿,都快成了非常国会了。

其实济南民间的婚姻嫁娶,多是沿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传统习俗。婚礼程序因家境贫富不同而简繁不一。清末民初,一般婚姻习俗要经过:议婚、定亲、迎娶、上拜、回门、拜亲、祭祖等程序,称之为“大娶”;当然贫穷人家的婚姻程序则极为简化,有的定亲后只是拜天地、祭祖了事,俗称“小娶”。

虽然众说纷纭,不过怎奈何吴总长夫妻俩一个脾气,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岿然不动。两个人一个搞科研写论文疯魔,一个憋坏水害敌手成瘾,这大婚的事情成了手下一众大佬和兄弟们的事情,连广东湛江王家的人都跟着忙活,真不知道这两位心思大到什么地步了。

眼看着济南府都成了百家讲坛,孔府的人、革命党的、商会的、政府的、国防部的、英美使团的、山东大学堂的….反正能露脸的都出来发个言,要是哪天这济南府的报纸上没有整版的关于吴总长大婚的礼仪讨论,那一定是工人拿错了版。连江上青获得美国普利策新闻奖最佳外语读物(杜撰的)奖项的新闻都委屈的挤到第三版去了,比起汪峰还悲催,至少人家这可是实打实的破天荒头一糟啊。

这场婚礼要办的高大上的意见渐渐已经成了主流,最后还是久未曾出江湖的孟洛川孟老爷子拿事,把熊秉三、蔡鹤卿、魏克任、徐菊人、吴子玉这些人的方案来了个兼容并包,也不管适不适合的全都放在一起,先让几位洋牧师和和孔府的学究相互质疑,去掉几十项明显不对路的礼仪,剩下的就算是中西方都能接受的,然后老孟同志发挥余热,抓住商会的苗老四、乐镜宇他们哥俩一个晚上就定出一个所谓“洋洋大观、中西合璧”的a计划。

第二天一早,红着眼睛的苗老四和乐镜宇两人架着老孟就杀到了吴公馆的大门,愣是把吃早餐的吴宸轩和王子衿给堵在餐桌上,老孟把方案望两位面前一拍,“这是所有人都通过的方案了,您二位就给个痛快话,成不成吧。”

据苗老四后来回忆到,这时候的他都傻了,没想到还有人敢这么跟吴老大说话,比起伊藤博文把马关条约扔给李中堂都霸气。吴老大似乎也有些被震撼了,不过他慢条斯理的吃完自己盘子里的煎蛋才把方案接过去看了看,大大小小的一百多条,喝了口牛奶才慢吞吞的来了句“好是好,就是时间太长了吧。”说完顺手递给了王子衿。

这位女博士也神经大条犹如长江二桥的钢缆,毫无羞涩之意的接过去看看,来了句“哦,晚上九点半之前结束就行,我还有几个参数要和我导师核对呢。”

“成吧。”吴宸轩继续他和油条的鏖战,拿了油条的油手接过了王子衿递过来的方案“就按你的意思改了。孟老,缩短成二十项以内吧,时间不超过当晚的九点半,那天晚上我也有个自治政府立法工作报告要起草。这事情就请孟老您费心了。”

等乐镜宇接过已经油乎乎的报告,已经被这二位的大大咧咧给震惊的他只剩下点头的份了,不过孟老似乎对吴宸轩认可自己的方案非常激动,苗老四都能清楚的感觉到孟老的胳膊在他怀里激动的不停发抖,看孟老的眼眶都有些红了,嗯,一定是喜极而泣。一定不是给这一对活宝气的,向漫天神佛保证,一定不是给气的。

第一步是议婚,需要媒人提亲,一般是男家请媒人至女家“提亲”。男女通婚讲求“门当户对,八字相合”,双方均很重视对方的品貌和仪表。经媒人说合(俗称“说媒”),双方父母有意即互换庚帖,亦称“换小柬”,庚帖上书写男女双方的生辰八字(用干支所纪的年月日和时辰),两家均请算命先生“合八字”,如是“福命”,婚事就基本定下。也有的在互换小柬前先相亲,即女方家长先相看男方,男方家长再相看女方,双方家长中意后,再换小柬。旧时,男女双方多有属相忌讳,如“白马怕青牛,鸡猴不到头,蛇鼠如刀锉,虎羊一旦休,龙猪难为配,最怕犯兔狗”等说法。不过“龙蛇混杂”的这两位就算了,没有那个媒人敢说这两位的坏话,即使是保媒的是段芝泉的正室夫人吴氏。

接下来就是男女两家的婚事议定后,即行换大柬、下定礼,举行较隆重的定亲礼仪。换柬所用的印有金色龙凤和双喜字的大红书帖称龙凤柬。男家在书帖上书写着“敬求金诺”和“天作之合、福禄鸳鸯、天配良缘、百年好合”等四句吉语;女家在回柬上书写“谨遵玉音”和四句吉言为允婚。男方随同龙凤柬一起送去定礼,亦称“下聘礼”。定礼有首饰、衣物和喜点等,有4色礼或8色礼,通常备有礼单,均要雇人用抬盒抬着,由媒人带领送往女家,少数富有官商人家,有的送12台至48台各色定礼。女家的回礼有靴、帽、衣料和文房四宝等。换柬后,两家婚姻即正式订立,双方皆不能悔约。

这样的官面文章最是让人容易变成一场热热闹闹的排场,这不从大观园南门出去的送聘礼的,直接就是车队,一辆辆的三吨卡车,上面满满的箱笼提盒,整整六十三辆,其实里面也有整猪整羊的礼物,反正都是大观园的众位商家凑得份子,谁家不把最好的东西往上死命的装啊,北门进南门出,这一天大观园直接就关门歇业,全伺候聘礼了。围着济南城的四纵四横的主干道走了个遍,才送到了大明湖北岸的苗家别院。这里正是苗杏村借给吴宸轩接待广东王家的临时王府。

这定婚后,就该选定吉日。俗称“看日子”,准备迎娶。迎娶前,男方家长给女方家长和亲友发出喜柬。接到喜柬的亲友都要带贺礼前来贺喜。迎娶前一天,女方家长雇人用抬盒抬嫁妆送到男方家中,视家庭贫富,有4抬、8抬、16抬,富有的官商人家多的有32抬、64抬的,一般人家多送衣服被褥、家用器具,富有的官商人家则是送锦衾罗帐、金银首饰、雕屏彩瓶等贵重物品。迎娶日,男方大门贴喜字和对联,挂彩绸,大门顶上要放一对扎着筷子和用红纸包着的砖。这次吴宸轩的官邸也循规蹈矩,不过这象牙筷子和红纸包的十公斤的金砖实在让人赞叹有钱真是塔木德任性啊。

吴府院内扎彩棚,大宴亲友。院内设花堂,花堂供桌上设天地诸神位,福禄寿三星瓷像和花瓶香烛,桌前设红毡拜垫。临时的王家宅院中也悬灯结彩,招待亲友。男方要请一位迎亲女客,女方要请一位送亲女客,迎亲和送亲女客均要选择盛年仪容好的,而且父母公婆儿女俱全的“全奂人”充当。不用说就是苗海南和王晟这两位了。

上午10时,新郎穿马褂,十字披红绸,骑马或乘轿和迎亲女客引导鼓乐队和花轿到女家迎娶,吴宸轩直接就用了自家产的敞篷检阅车充当坐骑了,除了他自己洒金的马褂十字红花之外,连开车的卫兵和两位贴身护卫都是披着红斗篷,最搞笑的是后面骑马跟着的仪仗队连背着的秦弩步枪上都绑了红绸子大红花,和雪亮的马刀相映成趣。

王家在花轿到达前要关闭大门,等花轿来到。新郎在乐队鼓乐的伴奏下,下轿叩门递名帖,名帖是用大红纸正楷书写“御轮甥吴宇汉谨拜”后,方开门引新郎入堂屋。吴宸轩要向女方祖宗神位行一跪三叩礼,再向岳父母行一跪三叩礼,岳父母旁立作揖以答。礼宾再引新郎到新娘门口,新郎向屋门拱揖。请新娘后,再至客房,岳家设茶点酒菜款待新郎。当上大件菜时,新郎告辞。此时吹鼓手乐声大作,新娘由送亲女客相扶登坐花轿,哦,这里是一辆打扮成花车的敞篷指挥车,一路唢呐乐声鞭炮礼花不停。

随后就进入了西式婚礼的流程,花车一前一后到了洪楼教堂门口,吴宸轩先下车搀扶了王子衿去搭好的花棚里换装,不一会儿一身华丽的上*将军礼服,胸前佩戴着国防军勋一位大勋章、飞行队金翼飞行员证章、共和国国光勋章、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联合王国皇家骑士银质十字勋章、西班牙王国皇家骑士勋章、丹麦金盾十字勋章林林总总的一大堆,一迈步就叮咣烂响。两人手挽手在教堂门前站定,苗家、段家、徐家、蔡家的六对小娃娃粉雕玉琢的可爱非常,托着王子衿长达十七米的婚纱后摆。

空中突然旱雷滚滚,宾客们一起抬头观瞧,一队一队的雨燕教练机从东面飞来,似乎排列的错落有致,有眼尖的大叫“是个喜字。”原来飞行队的冯如、小毛子这二位觉得光派飞机去现场撒个花瓣雨不够气派,把飞行队的高手调集了一个中队,练习了一个月才能把这些飞机控制的横平竖直的排列起来,在武定府的海面上练习了十几次,才把这个喜字排的有模有样。

趁着大家都在那里欣赏着空中的超级“喜”字,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飞过来的四架大雁轰炸机,到了洪楼上空,弹仓瞬间打开,不过呼啸中投下来的可不是炸弹,而是漫天花雨。为了这次花瓣雨,飞行队的家伙们拿出半个月的津贴提前三天就把平阴的三十亩玫瑰园给包圆了,这成吨的花瓣好似漫天雪花瞬间覆盖了婚礼现场的大街小巷,玫瑰的香气扑天盖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