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三百八十五节 南开女儿不弱男

第三百八十五节 南开女儿不弱男

“这位小姐,您所说的道理其实并不成立。”王子衿一开口,几个小姑娘的眼睛就被她吸引过来了,当了十多年总长夫人的王蕴宁身上那种主母气质已经浑然天成,虽然此刻只是一袭简约的素色英式呢料长裙和一顶原白色的新西兰羊绒太阳帽,只有脖颈间的一条苏绣丝绸纱巾算得上华丽,手上除了一颗婚戒之外再无装饰。不过几个小姑娘对这位从楼梯上缓缓而行的女士都不禁生出一份不由自主的尊敬,腹有诗书气自华,这位女士的身上那种气质让她们肃然起敬,本来围着邹秘书叽叽喳喳的小女生们都安静下来。

“夫人,您怎么?”邹秘书见到夫人下楼来,赶紧上前问候,顺便拦住那些小丫头们接近夫人的路径,谁知道这帮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丫头会不会冲撞了夫人。

“邹秘书,没关系,你去安排两个桌子,今天我请这些小姐坐坐。”王蕴宁吩咐一声,自然有侍从室的秘书们给安排了。七八个小姑娘都像是收了口葫芦,听话的依次坐下,把玩手里的茶杯,谁也不敢开口说话。

王蕴宁坐在里面上首,微笑着看着这些青春年少的小姑娘好像看到了十多年前的自己,还有明月妹妹和一众小闺蜜们。一个梳着清汤挂面娃娃头的小丫头鼓了鼓自己平坦的飞机场才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个,夫人,您刚才说我们说的道理并不成立,是为什么?您能给我们指点一下吗?”

“大家都渴了吧,先喝点茶。”王蕴宁并不回答,不过是殷勤的劝茶,几个小丫头觉得这位夫人看上去温文尔雅,却有种说不出的威势,让平日里在学堂里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总觉得缩手缩脚的。几个小丫头喝了茶水,几双亮晶晶的大眼睛都在等着这位夫人的答案。

“你们是学生吧?是哪个学校的啊?”看着这些小姑娘,回想起自己当年的求学经历,王蕴宁越发的和蔼可亲,像是一个邻家大姐姐一样和几个小姑娘喝茶聊天,至于那一大一小两个猴子还是由着他们在上面抢食去吧。

“我们是南开中学女生部的学生。”一个快嘴的胖丫头说道,被那个清汤挂面给瞪了一眼,赶紧吐吐小舌头,埋头喝茶,看来这位清汤挂面头的小丫头才是大姐头,威势还不小。

“我们是南开的学生,那大姐姐您呢?您上什么学?”那个小丫头似乎有些报复的想法,反问起王蕴宁来。惹得王蕴宁一阵娇笑。

“大姐姐以前也上学的,现在年龄大了,有了小宝宝,不上学了。”

“哦,那您现在就是全职太太咯?唉,可惜了,定是那些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观念害的。”小丫头似乎觉得全职太太就是那些只知道围着丈夫孩子灶台转的无聊主妇,话里话外的优越感节节攀升。

“嗯,不算全职太太吧,我还在慈济会做点事情,有时还有点其他的学术工作。”王蕴宁觉得这个小丫头牙尖嘴利的很好玩,一副娇俏的小模样偏偏学老气横秋的口气,故意逗着她玩。

小姑娘还是一脸的无所谓,她知道所谓的慈济会不过是些有钱有闲的贵妇人们为了巴结那个军阀夫人搞的慈善活动,至于学术工作大概是织毛衣辫花边之类的女红吧。

“自由、平等、博爱。这些都是先总统乔夫先生教导你们的吧。”王蕴宁接下去问道。

“不错。”“是啊。”几个小丫头都点头道。天津卫的学堂多数是共和初年由北洋和革命党分别筹建的,加上很多下野官吏军头寓居天津,所以对于新华党的主张,没有多少学堂会去宣扬,革命党的那些思想在这里才是正朔。

“乔夫先生的主张是没有错误的,我们也是朝着这个目标在努力奋斗,争取消除社会的各种不公和压迫,但是并不等于我们的社会现阶段就能完全实现这些目标。也就是说乔夫先生只是给我们提出了一个愿景,而非道德标准。实际上他本人也认为这种自由、平等、博爱的社会并非一朝一夕甚至一代两代人能实现的,所以他在遗言中提出了“大同尚未到来,同志仍须努力。”的勉力之词。你刚才只是抓住了邹秘书话语中一句带有地位划分意思的词汇就说他是强分贵贱不认同平等观念是不是也有些吹毛求疵了呢?”王蕴宁的话语温和,但是几个小姑娘的伶牙俐齿却变得唯唯诺诺,不敢反驳。

“乔先生怎么认为的,你怎么会知道呢?”那个清汤挂面的圆脸女孩再次提出问题,还真是个不服输的小丫头。

“因为乔夫先生交代遗嘱的时候,夫人也在场。明白了吧,小丫头。”邹秘书在旁边插了一句,让几个小丫头的嘴都成了o型,不禁用小手去堵住自己的嘴免得发出声响来。

“您是?”清汤挂面圆脸小丫头的脑子里立即蹦出了三个名字,当时在场的女士一共只有三位乔夫人宋吟霜、廖夫人何玉凝和国防部总长吴宸轩的夫人王蕴宁,这里面宋夫人、何夫人都是革命党的元老,对于乔夫先生的主张奉如圭秉,能站在第三者角度评价乔先生主张的只有那位独裁军阀的王夫人了。“是那个军阀的夫人?”

“我是王蕴宁,可我的丈夫是共和国的副总统兼国防部总长,至于军阀什么的,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吧。”王蕴宁的脾气也不好惹,她的脸色一肃,几个小丫头都是一惊,连清汤挂面的圆脸丫头都不禁后背一寒。

“军阀以控制武装力量,行悖逆国民意愿之事。这跟职位高低,兵将多寡并无关系,所以王夫人你说的只能证明吴总长的阶级而不能证明他不是军阀。”门外一声清亮的女声响起,一位短发鹅蛋脸的少女从门外进来,警卫们虽然没有拦截她,但是手里的枪支已经打开了保险,如果她有什么危险举动,就立刻击毙。

“小颖姐姐,来,我们一起坐。”那个清汤挂面头的小丫头找到了主心骨似的跳起来拉着这位少女坐在身边。其他的小丫头也都很崇拜的看着这位少女。

“还没请教,您怎么称呼?”坐在首席的王蕴宁并不愠怒,一脸平和的看着这位少女。

“小女子孟兆颖,现在是南开大学政法学院的学生。见过王夫人。”这位少女的语气虽然客气,但是清冷之意显而易见。

“孟小姐。刚刚您所说的,我也赞同。”王蕴宁继续说道“不过,孟小姐,国民的意愿到底是什么?谁可以代表?这些都是政体的问题。且不说我夫君是否倒行逆施,看看这共和十二年来我们的国家是因为他变得内忧外患,民不聊生了还是因为他而外争国权,内强国防了。作为军人,他维护国家统一,抵御外敌入侵,从二十年前就和八国联军浴血奋战,直到他当上国防部总长,我们的国家在对外战争方面未尝一败。作为副总统,他尊重总统和议会,努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建设工业,兴国富民,组建商会,规范商贸,对外维护华商合法权利,对内扶植民族资本发展,兴办新式教育,颁行劳资条例,扶危济困,绥靖地方。你可以对全国的民众广泛的调查一下,除了因为自己的利益被触动的那少数人外,有多少老百姓因为我夫君积极推行的政策而受益,又有多少老百姓愿意让我夫君在台上继续执掌国家权力。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这些你都调查一下,如果发现和我说的不符,你再来反对你口中的军阀吧”

“王夫人,您说的有道理,我会进行调查的。”短发姑娘认真的分析了一下,不得不承认王蕴宁说的这些,那个吴大军阀确实做到了,对外几次战争都打赢了,特别是这次一战中收复青岛,出兵欧陆,扬威海外,前朝的那些租界一个个都解除了,天津卫的各国租界今年年底就要撤出,现在警察和市政都已经归政府管理了,街头上再也看不到那些拎着棒子的红头阿三了。至于改善民生,怎么说呢,确实办了不少工厂和商业企业,农村的土匪也几乎被剿灭干净了,封建宗族势力在现代工商业的冲击下也分崩离析。增加教育投入,推行六年义务教育,蔡元培蔡总长在教育方面也做出了不少举措,他们南开就获益匪浅。职工合作医疗和慈善医疗事业的开展,让不少穷人不再有病不敢看了。慈济会更是在各地收容孤寡,救济贫困,善事做的有始有终。

“但是吴总长不尊重中央政府,以地方议会自治的名义长期分裂国家,对革命党议员进行公开抓捕迫害总是事实吧。《革命报》上还说,吴总长穷兵黩武,对云贵川的民选政府进行攻击,强行取缔合法议会…”那个圆脸小姑娘见自己心目中无所不能的大姐姐都败下阵来,很不服气的开口质问王蕴宁,小胸脯挺得老高,一副我为真理不畏权贵的英雄形象。

“呵呵,还真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南开女儿不弱男”啊。”楼上一阵脚步声响起,吴宸轩抱着嘴里塞着炸糕的吴大公子下楼来,看看楼下这两桌子大小才女惊讶的看着他的眼光,自嘲的一笑“这位小妹妹,没关系,你就放心大胆的继续说说。吾日三省吾身嘛,我也很想知道自己还做了那些祸国殃民的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