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三百八十六节 直挂云帆济沧海

第三百八十六节 直挂云帆济沧海

“啊!”

吴宸轩一开口,几位小姑娘都惊呆了,敢情这位就是被《革命报》描绘成满脸横肉一身肥膘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的头号大军阀吴宸轩。吴大公子吴越乾见到几位漂亮姐姐,口水流的二尺长在吴宸轩的西装上画了地图,一双油脂麻花的小手也在爸爸的衣襟上抹干净了。等吴宸轩坐下的时候,随行的女卫士接过了大公子,王蕴宁瞟了一眼,满眼里都是笑意,让吴宸轩瞬间警觉,看着自己不成样子的西装,也是哭笑不得。

“哈哈哈。”两桌大小美女都忍俊不禁,紧张气氛瞬间被戏谑替代,吴宸轩干脆的把西装上衣脱掉,穿着一件法式白衬衣和英国呢绒马甲坐在王蕴宁的身边。

“咳咳,大家怎么不说话了,是不是没见过帅哥啊。我虽然是个老帅哥了,也可以勉为其难让诸位围观一下。”吴宸轩的话让几个小姑娘笑的更是上气不接下气了。王蕴宁知道自家老公时常不靠谱的言行,所以低头喝茶,一副我不认识这家伙的表情。

“吴大,哦,吴副总统。我想请问,为什么长期以来北方几省联省自治,对抗中央。请副总统阁下给我们解释一下吧。”那个鹅蛋脸的少女一副新闻媒体的模样,几个小丫头也一副我是乖宝宝,只听讲不闹事的表情。

“你还是叫我吴大军阀吧,不用替我遮掩。”吴宸轩笑了笑“同学们,你们觉得我们要不要民主?”

“当然要啊。”

“那还用问。”几个小丫头都异口同声的回答。

“好,那我就是尊重这些省份的人民的选择,是维护他们行使民主的权利。不相信吗?你可以问问山东、江苏、浙江、河南、河北、安徽这些省份的百姓,他们愿意接受南京政府直接统治还是愿意接受联省自治的政治体制?至于其他省份的加入,我只能说我们是尊重了当地人民的选择。”

“可这是分裂祖国。”那个鹅蛋脸少女气愤的指着吴宸轩。“你这样的做法是在鼓动分裂。”

“从夏商周以来,五千年的中华历史,分分合合,但是我们的民族对维护祖国统一的意愿贯穿始终,短暂的分裂之后迎来的是长久的统一,这是历史的必然选择。我们从来没有支持过分裂,相反我们国防军从来都是以维护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为己任的。青岛是我们从德国人日本人手夺回来的,东三省被日俄占据的地盘也在逐步收回,外蒙古和当年清廷割让出去的那数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土都在我们国防军的控制之下,早晚也是要收回来的。西藏已经改土归流,英印政府妄图侵占西藏疆土的阴谋已经被粉碎,今年香港和澳门将回归。我们所做的是分裂祖国还是维护国家统一领土完整,还用的着去和那些报纸辩论吗?”吴宸轩语调并不高,但是几个小丫头却觉得如同黄吕大钟。是啊,如果是分裂,那么为什么国家反而变得统一了呢?

“那西南三省政府也是民选政府。你们为什么..?”那个叫孟兆颖的少女继续问道。

“看来我们交换了角度了,是吗?”吴宸轩笑了一下“首先他们的自治政府并非民选民治,而是军阀独裁政府。其次他们的做法是勾结列强,出卖国家利益。最后他们是为了把西南三省变成他们控制下的独立王国,事实上从祖国分裂出去。”

“你这么说,有什么证据吗?”那个女孩并不相信吴宸轩的话,她继续追问。

“熊克武、唐继尧都在中央政府任参议,他们的自白也都在各大报刊上全文刊登了。哦,你们认为这是他们为了讨好我们而故意歪曲事实编造出来的是吗?”吴宸轩见那个女孩眼里浓浓的怀疑神色,明白这些小孩子脑瓜里充斥着革命党对新华党的攻击,不容易相信他“好,那我就说几个事实,咱们一起分析一下。你知道四川的军政府税收征收到多少年吗?多数地区征收到了共和25-30年,最少也征收到了共和20年,最多的川西地区已经征收到了共和50年了,整整提前征收了40年。四川这样的天府之国,风调雨顺,但是一年流民达到200万。你说的那个西南三省政府被我们剿灭的时候,双方一共战死负伤不到一千人,而在我们国防军没有进入云贵川的共和九年,一年间三省军阀之间的混战达到70多场,死伤上万。这样的政府你相信他是西南三省人民选举出来的吗?这个政府能代表三省的民意吗?我们国防军举行西南战役是在扼杀民主自治政权还是在摧毁军阀独裁政府,你能告诉我吗?”

“……”这下子几个小姑娘你看我我看你,发现有种你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的赶脚。

“同学们,很多事情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样,要学会分析和推理,而不要人云亦云。”王蕴宁一副知心姐姐的嘴脸,对几个像是霜打的茄子的小丫头进行劝勉“听其言,观其行,客观分析,大胆推论,你们今后走向社会,是非对错绝非是试卷上的勾勾叉叉,还是要用自己的眼睛去看,学会用自己的脑袋去分析,才能不被别人的言论迷惑。”

“嗯,谢谢夫人教诲。”几位小丫头都对王蕴宁的教导表示感谢,但是吴宸轩被忽视了,他摸摸鼻子,叹了口气,还是太帅了,遭人嫉恨啊。一脸深沉的吴宸轩吴大帅扛起自己的娃继续上楼和狗不理包子作斗争。

“兆颖姐姐,你回去要给周淮鹏大哥他们好好上一课,他们整天革命道理讲的漫天飞,还不是让夫人给戳穿了。”那个圆脸小丫头跟孟兆颖抱怨着。

“好了,楚大小姐。要不我把这个机会让给你,你给他们上这一课,反正你全程都在,我还是后来插进来的呢。”那个孟兆颖刮了一下小丫头的鼻子,亲昵的说道。

“楚大小姐?”正要抬脚上楼的吴宸轩停住脚步。王蕴宁也瞬间把目光盯住这个圆脸小丫头,让几个小丫头都是一个激灵。

“小妹妹,不要怕。我想问问你的全名,方便告诉我吗?”王蕴宁问道。

“啊,我,我叫楚倩楠。夫人?”看着王蕴宁听到自己的名字瞬间,那一丝异色,还有吴大官人把儿子交给卫士,又转身走了回来,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不禁再次紧张起来。

“敢问令尊可是楚肇东楚先生?”吴宸轩问道。

“哦,正是家父。副总统,您,您认识我父亲?”

“呵呵,神交已久。”吴宸轩没必要和一个小丫头解释“下午我打算登门拜访令尊,没想到巧遇小姐你,不知道现在去拜访是否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反正老爸除了讲课就是在家研究海图船模,有空的很。”说起老爸还是很有怨念的小丫头。

“很好,等我换一下衣服,我们一起走吧。”

“好,好啊。”小丫头其实更愿意和小姐妹一起去疯,不过副总统和夫人的邀请可不是她一个小丫头敢驳的。

吩咐一个卫士去酒店取衣服,吴宸轩王蕴宁和几个小丫头继续聊天,不过现在的谈话更多的是南开的教育情况,学生来源、课程设置、毕业后的去向、还有教师的薪资是否及时到位、教学质量如何等等。

“对了,吴副总统,我们南开大学女生部打算成立一个政治问题研讨会,不知道能不能请您给我们提写个名字呢。”孟兆颖毕竟是大学生,在闲谈中突然提出一个请求,看来是打算扯虎皮拉大旗了。

“我的字太丑,实在对不起观众,就不题词了吧。”看着几个小女孩一副我很伤心的表情,吴宸轩偏偏喝了口茶才说“不过既然是学生们提出的要求嘛,我也不能拒绝。这样吧,你们这个是女生的研讨会,不知道我请咱们中国开天辟地头一位的女博士给你们这个研讨会题词,你们是否满意啊?”

王蕴宁就知道吴宸轩不会给她们题词,毕竟这里面牵扯的事情太多,不能随意表态。不过吴宸轩顺水推舟的事情做的多了,王蕴宁也早有心理准备,等几个小丫头乐的拍巴掌的时候,就落落大方的欣然同意。不过扭过头来似笑非笑的看了吴大官人一眼,吴宸轩赶紧暗地里拱拱手,算是讨个人情。

王蕴宁提起一支抓笔在一张宣纸上笔走龙蛇写下了“南开女生政治研讨会”的九个大字,然后换了中狼毫在旁白处用小楷写下“自古英雄出少年,南开女儿不弱男。”的一行题跋。女秘书递过来王蕴宁的私人印章,用印之后。王蕴宁看着吴宸轩微笑着不言语,吴宸轩就知道躲不过去,没办法让秘书处的人取来了他的一方私印“听泉隐者”加盖在下面,才算让王大主母满意。

几个小丫头接过这副宣纸,你看我瞧的稀罕了半天,孟兆颖才小心的把宣纸交给小二送去装裱。正在几个小丫头叽叽喳喳的议论这副字值多少钱的时候,坐在另一张桌子的一个胖丫头突然一回头,就像是发现了什么,大声招呼道“周大哥,周大哥,我们在这里。”

临街的店铺里,走出来几个穿着学生服的小伙子,为首一人身量不高,浓眉大眼,虽然是一介学生,但是那份沉稳刚毅的气度已经初现倪端。吴宸轩和王蕴宁也好奇的站起身来观看,那几个男学生也发现了这群小丫头,有说有笑的走过来打招呼。

楚倩楠还打趣孟兆颖道“还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啊,孟姐姐你家的周大哥还是你自己去教育吧,小妹就不掺和你们的家务事了。哈哈哈。”

等看清楚那个男生的面容,吴宸轩不由得一乐,这趟津门之行还真超值了,一点也不比上次来天津收两位吴大帅吃亏。不管楚肇东的情况怎么样,这位还在求学的周淮鹏绝不能放过。未来的一国大管家,在自己的亲自教导下会成为怎样的人杰?虽然还不知道答案,但是估计徐老后继有人是可以担保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