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四百八十二节 自卫反击出达旺

第四百八十二节 自卫反击出达旺

共和三年2月,英印政府乘新中国成立之初忙于内务无暇顾及中印边界问题与国内两派战争之机,派廓尔喀步兵100余名越过西山江、达旺河,侵占门隅首府达旺,强迫一直在那里行使管辖权力的中国西藏地方政府搬迁;英印政府在侵占达旺前后,还侵占了“麦线”以南门隅的马果等地。10月,印军一部又在英军一个山地炮兵连的配合下,侵占了上珞瑜的巴恰西仁,在梅楚卡等地强行建立兵营。到太初元年印军基本上侵占了门隅、珞瑜、下察隅各地。在此基础上,英印政府于太初三年将侵占的“麦线”以南、传统习惯线以北9万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建立起“东北边境特区”,并修正官方地图,并将“麦克马洪线”一直按明的“未经标定边界”第一次改标为“已定界”,使侵占的中国领土固定化、合法化。

在中印边境中段,印军除了侵占桑、葱沙两地外,在第二次中日战争期间又侵占了香扎、拉不底、乌热三地;后来又侵占了波林三多;在中华民主帝国政府提出严正交涉的情况下又侵占了什布奇山江及附近的一块草地,在太初四年侵占了巨哇、曲惹两地。这样,印方在中印边境中段共侵占中国约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

中印边境西段,共和十年前后,印军趁中**队刚进入阿里地区之机,侵占了受泥山江以东的卖争拿马和碟木卓克附近约449平方公里的土地;共和十一年以后,印军又侵占了巴里加斯。中印边境目前有争议地区总面积为12.5万平方公里,其中东段约9万平方公里,中段约2000平方公里,西段约3.3万平方公里相比起来,中印边界中段问题较少,中印双方几年前就交换了实控区地图,边境问题已经得到初步解决。

尽管印度在边境上对中国领土步步蚕食、侵占,中国的外交部门边向印方提出过多次交涉、抗议,但由于中国始终是通过和平谈判解决有争议的边界的方针,加上双方在太初五年在华盛*顿签订的中段边界协议草案,也让两国政府和老百姓都没有把这一边境问题太过重视。所以,从共和三年到太初十二年间,中印边境地区基本上是平静的。至少和东北、西北的领土收复相比,中国在西藏边境上总体上还是比较克制的,这也让阿三们自以为傍上了英国的大粗腿,更加肆无忌惮,凭着他们那说浪漫也好说犯二也对的个性,似乎真把歼灭数十万红俄精锐打垮上百万日军的中华帝国当成了软柿子。

原本事情还可以让时间来慢慢解决,不过帝国政府在中国边境地区开展的禁毒和反走私工作却成为边境冲突的导*火索。原来印度的几个土邦传统上和西藏地区一直保持着边境贸易,这种传统的商路也不算问题,不过印度人似乎从来只有贿赂官员的传统却不习惯照章纳税,于是在帝国政府西藏税务厅的缉私小队和内卫部队禁毒特遣队几次稽查罚没印度那加兰邦的走私马队和歼灭了贩运鸦*片的武装贩毒团之后,印度那加兰土邦主禁不住向英国人叫苦,而一直从那加兰邦吃供奉的英国主子也在伦敦方面活动,才有了张伯伦把中印边境冲突当成转移国内对德绥靖政策注意力的一招妙棋。

于是太初十一年3月22日印度副王维维尔正式给中国总理周仲辅写信,提出了大片领土要求。维维尔不仅要求将已被其非法占领的东段边境“麦克马洪线”以南9万平方公里和中段边境2000平方公里的中国领土划入印度,还要把西段边境一直在我国政府有效管辖下的阿克赛钦等地区33000多平方公里的领土也划归印度。在共和十年我军进军阿里、太初五年中国在阿克赛钦地区修筑新藏公路时,英印政府并没有提出异议。但这时印方却说该区属于他们,并硬说中国“侵占了印度领土”。维维尔却无理要求的中国领土总面积约有12.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福建省的面积。

英印当局在其无理要求遭到中国*政府的拒绝后,继续推行“前进政策”,使用武力片面改变业已形成的边界状况,并不断制造流血事件。继续越界侵占:在东段,印度派兵越过“麦线”,于共和十一年4月25日侵占了该线以北的朗久;4月28日侵占了塔马墩;8月13日侵占了兼则马尼(沙则),并在这些地区建立了哨所。接着,8月25日印军挑起朗久事件,向我驻朗久附近的边境巡逻队开枪射击,在印军遭我还击2人毙命后,于27日仓皇撤逃(先开枪却没有造成我军伤亡,可见这些印度兵的奇葩程度)。

在西段共和十一年7月20日印军3人在空喀山口非法越境侦察,遭我边防巡逻队扣押后,60多名印军于21日越境围攻我巡逻队,我方被迫还击,在我击毙印军9人,俘7名后,印军余部狼狈逃窜。这就是空喀山口事件。(国防军还是无一伤亡)

此时的英印政府借朗久、空喀山口两次事件,掀起反*中浪潮,还在欧美提出所谓的“西藏僧侣被迫害问题”,对中国的诬蔑。共和十二年后印军先后在西段边境的中国领土上建立了43个入侵据点,侵占中国领土4000平方公里。这些据点,有的距我军哨所仅几米远,有的甚至建在我军哨所的后侧,切断了我哨所的后路。西段形成了印军入侵据点和我军边防哨所犬牙交错的对峙状态。在东段共和十二年6月印军又越过“麦线”,侵入西藏山南地区错那县的克节朗河谷,在扯冬地方建立了入侵据点,企图改变“麦线”方向,以线北约11公里的拉则山(印方称“塔克拉山”)嵴作为边界。6月17日至19日,印军30余人向择绕桥头我军位哨疯狂挑衅,以刺刀、步枪、机枪逼我执勤战士后撤。对峙至20日,印军终于首先开枪,打死我边防内卫部队军官1人,打伤战士1人,我军被迫还击。双方交火至29日,处于人数上劣势的内卫部队一个排奉命绕桥头哨位主动后撤。印军得意忘形,得寸进尺。6月8日,印军越过克节朗河,于10日进攻我军各哨所。到20日前,共打死打伤我军边防干部战士7人。在西段边境,印军不断包围我巡逻小组,伏击我运输人员,射击我哨所。甚至印军飞机频繁侵犯中国领空,在共和十三年间,入侵进行军事侦察活动就达120余架次。

在印度阿三自以为有英国主子护佑的情况下,中国只有打落牙肚子里吞的命,越发的张狂起来。在共和十二年印军部署的兵力有1个军部、1个师部、4个旅部、21个步兵营,总计约22000人。英印军属于英国殖民地军队中的常备部队,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在北非、南欧、西欧诸战场作过战,自称“打遍欧、亚的劲旅”。与我作战的印度第四师号称“王牌部队”,是“印军编制、装备、训练的试点部队”。第一廓尔喀步兵旅长期驻防印度尼泊尔边境,并受过山地战训练。这些部队在印度陆军中具有代表性。其作战部署是:东段,第7旅4个营部署在克节朗地区;炮兵第四旅两个步兵营配置在棒山口、达旺地区;第四师战术司令部及1个营位于吉米塘、下地地区;第五旅8个营分布在“苏班西里边区”、“西安边区”和“鲁希特”;第四军军部和第四师师部位于提斯普尔。西段,印军第一廓尔喀旅以5个营分散配置在边境全线,其中1300余人分布在入侵战境的43个据点;旅部及1个营位于列城。印度的企图是:在东段,依据正侵占所谓“麦线”以南和以北的克节朗地区,继续向西藏内地扩大侵占范围;在西段,依托其入侵的43个据点,继续向我境内蚕食,逐步侵占新疆阿克赛钦地区。

不过这一次他们等来的是青藏公路贯通后已经在玉树熟悉高原作战长达一年之久的国防军第十集团军第66快速反应师和第50山地师。吴子玉接到命令的当天就带着一个五人参谋班子直接飞往玉树市的第50山地师驻地。

“小林,你说说就凭两个师,你认为咱们的战役目标改如何确定。”吴子玉摘下老花镜,揉了揉眼睛,毕竟年岁不饶人,已经是五十多岁的吴子玉也不能和年轻的时候比了。如果说张建元是段祺瑞段总参的衣钵传人,那这个被叫做小林的湖北参谋林怀青就是吴子玉的亲传弟子。

林怀青没有急着回答,他那两道如同卧蚕的浓眉紧紧的耸在一起,铅笔在拍纸簿上画着线条,突然他手中的铅笔笔尖啪的一声清响,断为两截。他像是下定了决心,拿起另一支铅笔在地图上画出两条长长的箭头。看着地图上不断延伸的箭头,其他几位参谋倒吸一口凉气,这厮竟然策划的并非自卫反击,而且是一个典型的钳形攻势,一个深入印度东北的巨大攻势。吴子玉却没有任何表示,只是示意林怀青说的详细一些。不过他的心里却不像是面子上一样的平静,吴子玉此刻的脑子里回响的却是五年前,自己选择这个才从枣林军校毕业的少校作为自己的秘书的时候,吴宸轩见到林怀青之后给吴子玉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此子非凡物,全凭去琢磨。魏文长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