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非和平崛起 > 第五百三十四节 北风之神如卷席

第五百三十四节 北风之神如卷席

吴宸轩已经做了二十年的元首,此时的他也是华发染鬓。好在政务方面有周仲辅、李维常、经济方面有苗若曦、吴蕴璋、外交方面有邓先贤,科技方面的徐阜程,军事上更是有有张建元、朱云阶、魏礼璜等帅才,第三代领导集体的崛起,让三老都已作古,仅有段老还能在军事上定大局的中华民主帝国的政权得以平稳过度。曾经的“四少”中铁流邹容、彼岸陈天华都已经病逝,而小诸葛张南江也已经严重中风,不能开口说话,如果不是有超一流的黑科技帮助,也已经在两年前就驾鹤西游了。第二代领导集体仅仅在台上不过七八年的功夫,但是张南江他们帮助了帝国政权走过了第一个五年,也算是开国的元勋,虽然仅剩下一个公平中心的黄鑫培部长在任,但是几位中生代的领导还是在帝国的历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赫斯干的不赖啊。”吴宸轩在吴家花园里接待了几位重臣的来访,德军已经陷入了泥潭,虽然俄罗斯的冬天已经过去,但是多雨的春夏之交让半机械化的德军变得优势不明显,而且连日的苦战,补给线的不稳定,加上俄军为了保卫国土的以死相拼,让德军损失直线上升,6月份仅仅死于俄军被击伤飞机的自杀性撞击的德军飞行员就有17名,而地面上更是有数辆车辆和近百名德军丧生。“不过看起来德军的进展大概也就这样了,对了,小邓,德国的那个什么里宾特洛甫的在西郊宾馆住了多长时间了?”

“总座,他是6月3日到的,正好是二公子的生日,所以就..”外交部长邓先贤微笑着解释,似乎让德国外长在这里无所事事的待上半个月也没什么“这一段时间他去青岛和莱芜进行了访问,对我们的重工业和军事工业还是很感兴趣的。”

“嗯,德国人的油水也快烤干了,赫斯接手的烂摊子,英国这块牛皮糖没搞定,老毛子又把东普鲁士搞得鸡毛鸭血的,好不容易攒点力气想一鼓作气干掉红俄,可本钱又不够了。”李维常对德国人没有好印象,不过这一世他对红俄同样不感冒,毕竟几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都是中国自己打回来的,老毛子漂亮话说的多,可就是一副醉死不认二两酒钱的德行,谁来了也没办法。

“是啊。德国和日本都动了,小鬼子沾了点便宜,但是也不长远。德国人已经到了极限,再撑下去或许又是一次基尔港。”周仲辅虽然不直接管理外交,但是对这些时政还是非常清楚的。

“嗯。”吴宸轩放下手里的芦柑,走到窗前,打开推拉窗,纱织窗帘轻轻摆动,微风拂面,大明湖水波荡漾,早开的莲花已经吐露嫩红。“有风了,是北风。”

“北风?”众人兴奋的眼光让在一旁做记录的小戴一阵迷惑,莫非是什么自己不知道的秘密计划,看来自己的级别还是太低,无法知道这些核心机密。

几天后的伊尔库茨克,一位通讯参谋面对译出来的电文也愣住了“北风起”,这是什么鬼?天气预报也得说是什么风力级别什么气候特征吧。

但是放在伊尔库茨克的北方派遣军司令部司令官林怀青上*将面前,林怀青的两道卧蚕眉一耸,眼睛里精光闪烁,熟悉他的参谋长丁盛知道这位已经是刀出鞘弓上弦一如猛虎下山蛟龙出水,这是要见血的了。

“我命令。”林怀青一声黄冈味的命令,三个集团军的军事主官、参谋长,各兵种指挥官都起立,肃立听候命令。

“北风之神行动开始,行动零点确定为太初二十一年7月7日凌晨3:00,各部队按照红色方案执行。诸君,各自返回部队执行命令吧,我这里米饭不够。”说完林怀青就转身去地图室里开始他每日的长考必修课了。

“小袁,去吩咐炊事班多做点饭吃。”丁盛不像林怀青一样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身为参谋长的他还要照顾好手下这些将领的情绪。“诸位,给各自部队下个通知,就以演习名义,开始动员。老规矩,外松内紧。司令部刚刚前移,没有好酒好菜的,好米干饭把子肉管够,都去都去啊。”

各集团军的主官们都知道这次是玩真的了,不然三个集团军四十万虎贲集中在贝加尔这片不毛之地难道是来打猎的吗?北极熊和德国佬正在撕逼大战,不从背后捅上几刀怎么对得起当年被老毛子的哥萨克折腾死的东北同胞们呢。特别是第六集团军的司令官是一位湖南湘潭汉子,从武翼新军时代就已经是一位班长,三十年的从军生涯,一步一个脚印的升上来的实干将领,第六集团军成立的时候,当时第七集团军的老司令官杜子成就曾经说过,如果仅仅是想要一支作风严谨的标杆部队,他的副参谋长聂光北少将就是个合适的人选,但是如果要打造一支打不垮压不住的铮铮铁军,就得让当时担任5师师长的老彭来干。于是彭光辉在他四十岁生日的那天受命组建第六集团军,这位湖南汉子在东北的冰天雪地里天天和部队在一起摸滚打爬,练得就是在寒带能生存能打仗能取胜的硬本事。一支c级集团军被他摔打的能单挑整个五十万人的红俄东方面军,硬是用不到十万人的部队打的对方退避三百里设置防御地带。

“参谋长,这次我们第六集团军打主攻,请参谋长再给我们调一个重炮集群和一个陆航团来吧。我们的火力密度还有些欠缺…”彭光辉是员虎将不假,但是人可不虎,这炮兵,特别是重炮集群就是对付俄国人堡垒的重锤,管用。

“你老彭咋就笃定你们是主攻呢,这红信封不开,谁他摸的知道谁是主攻啊。我们在这大草原上都练了快十年了,天天跟毛子打交道,论熟悉老毛子的战术,你们老六军还差点。要我说,我们十二集团军,别的都成,就是空中力量差了点,要不丁参座给咱添点那个什么“探路者”呗,我不要多啊,就来三个中队就够了。”

丁盛差点没气乐了,好嘛,自己刚刚得到总装部给送来的做实战检验的一个36架“探路者”攻击直升机就让这位给惦记上了,徐海川这老小子的鼻子还真不是一般的灵敏。几位将军都在那里给自己的部队争任务争装备,一阵嚼着黄豆的咔吧声响起,众人不约而同的低头吃肉吃饭,再也没有人敢吵吵了。丁盛笑笑,还是林总的威风大,这几位都不敢扎刺了。

“报告,报告,别里科夫同志,我们遭到了中帝国*主义者的无耻偷袭,敌人已经攻击我们的弹药堆积地和部队集结地了,炮火和空袭非常猛烈,我们损失了…”信号在一片静电干扰中中断。但是东方面军的司令部里已经忙乱套了,谁也顾不上这条情报。

一个小时前,莫斯科传来了中国向红俄宣战的正式消息,但是随后就是一片电磁干扰,没有人知道为什么有线电话不通的同时,美国援助的大功率电台也好像抽风一样没有了动静,好不容易一条民用线路转过来一个电话也都是慌乱的语无伦次,有用的信息不多,但是中国人开始全面进攻红俄的消息得到了证实。

叶戈罗夫元帅看着地图上陆陆续续被参谋标注的箭头,深深的忧虑让他感到遍体生寒。和德国人的狂飙突进不同,中国国防军的攻势如同波罗的海的波涛,一浪高过一浪,总是依仗空中优势和远程炮兵先摧残红俄军的后勤补给和有生力量,打掉红俄军的交通枢纽,迟滞红俄军的调动,然后用装甲集群和陆军航空兵配合,在大平原上迅速推进,攻克一些防御薄弱的地段,然后把一些难以攻克的点放在身后,交给机械化部队和外籍部队去包围,慢慢的抽丝剥茧,而对方的后勤补给总是能在俄国落后的基础设施上发挥比俄国人自己更高的效率,而居民总是被驱离交通干线,有白俄军队去接管,后方的渗透小组很难混在其中发挥作用。一旦使用武器或者进行联络就会非常容易暴露,白俄军队的装备和训练并不比中国国防军差多少,至少在治安战方面是如此,红俄军的游击队往往在穿越封锁线的时候就会损失大半,一旦进入白俄控制的居民集中居住区,往往就会被发现,然后就是围剿。在野外也能生存,但是没有弹药没有粮食甚至不能联络,这样的游击队能发挥多少作用呢?

经过了一个周的混乱,中国国防军的进攻部队编制基本被调查出来了,是abc三个级别的集团军各一个,第七集团军、第十二集团军、第六集团军,空军方面是完整的第一航空队在配合作战,五个空中优势联队,四个轰炸机联队和四个运输机联队,四千多架战机,自己方面的战斗机虽然数量上也有两千多架,但是和中国皇家空军进行了几次短暂的空中会战,除了让对方打出了十几名战绩超过百架的超级王牌之外,收获的战绩连对方一个零头都不到。现在开战一周时间,自己的空军只剩下不到四百架战斗机,轰炸机连一个大队都不到,防空基本靠天气,联系基本靠骑兵的现状让叶戈罗夫也十分无奈。当然他并不知道,如果不是红俄一直和中国对抗,而他一直在东方面军的位子上无人替换,他早就成了大清洗的牺牲品,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国防军才是他的救命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