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7回:英雌气短

第7回:英雌气短

东区体育馆更衣室里的临时连部在设立以后第一次这么热闹,不过20平方左右的房间站了十几个人。拥挤归拥挤,里面上演的剧本其实一开始就写好了,不管徐威怎么解释,坐在办公桌前的连长脸上始终一片铁青。凌祈从头到尾说的话不超过五句,作为女孩在事件调查中先天的优势太明显了,更多的时候她只是带着若有所思的表情冷眼旁观。

我刚才怎么会那么鲁莽呢?

凌祈有些懊悔在众目睽睽之下暴露了自己的身手,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有点保留才会有安全感吧。但当她转头看向金雁翎时,顿时又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都值得了,是的,为了保护她,一切都是值得的!

309的其他女孩们可没这么淡定,她们争先恐后地为凌祈辩护,徐威俨然已经被说成了调戏良家妇女的流氓,舍友的仗义让凌祈感到了一阵阵温暖,索性也不再纠结刚才行动是否冲动了。

很快连队和学校的处理决定就先后出#台,徐威因为违反军纪被取消教官资格,即日就回连队本部接受进一步处罚;凌祈因为打架斗殴被警告处分,取消第一学年奖学金申请资格。看得出那连长的愤怒根本不是因为徐威调戏女生引发了军民冲突,而是因为自己手下的兵竟然连个女孩都打不过……

教导主任支着他堪比啤酒瓶底厚度的眼镜片宣布了对凌祈的处罚决定,然后一边打电话叫校车一边苦口婆心地教育起来,什么女孩要矜持不要打打杀杀、教官抽空来给他们军训不容易要尊重云云,听得凌祈险些眼睛一闭就睡死过去。眼看校车已经到达,她赶紧摆出自认为比较灿烂可爱的笑容表示回去一定吸取教训,回头吩咐舍友们赶紧带自己上车逃离这个喋喋不休的唐僧。

为了做戏做全套,凌祈从上军用吉普到下校车回宿舍全程都装出一瘸一拐走路困难的样子,加上本来就挺清秀的长相着实博取了不少同情心,不过等她一回到宿舍就现出了原形,衣服也不脱就往床上一趴,惹得三个女孩嘴角一阵抽搐。

“阿祈,你的脚伤怎么样了,我这里有一瓶红花油先擦一下吧。”王思玄从柜子里掏出一个装着深红色液体的玻璃瓶递给凌祈。

床上的女孩懒懒地探出一只手接过,嘴里发出的声音因为趴在枕头上而有些模糊不清:“思玄、程珺你们两个还是赶紧回去训练吧,教导主任只给我和雁翎批了三天假,你们离开太久会被记旷课的。”

“切,你的腿都青了还计较我们会不会旷课呢!”程珺撅了撅嘴,“还有雁翎你自己能照顾自己吗,刚才你的脸色好可怕……”

靠在椅子上休息的金雁翎嘴巴微张刚想说什么,对面床上又飘来一句含糊但不容拒绝的话:“她没事,就是晒的有点晕了,你们赶紧去训练,中午记得带饭哦~我要回锅肉和麻婆豆腐!回头钱再给你们!”

王思玄听了大笑:“你这家伙刚打完架居然就想着吃!看你今天给我们宿舍长脸了,中午这顿算姐姐请你的!”然后这长发女孩屏蔽了床上不和谐的欢呼声,对金雁翎又叮嘱了几句,拉着程珺离开了宿舍。

听到二人关上房门后脚步声逐渐远去,凌祈一翻身就坐了起来,看向坐在对面的少女。金雁翎感觉到对方的眼神里除了关心还有一些异样的温柔,不自然地调整了一下坐姿:“阿祈,你怎么知道我有日照性皮炎?”

“猜的,你这个症状我以前有见过。”凌祈抿了一下嘴唇,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只能厚着脸皮信口胡诌。

“是吗?谢谢你今天帮我解围,可是你这么冲动地给我出头太冒险了。”金雁翎看着凌祈脱掉了又硬又不透风的帆布迷彩裤,白皙修长的腿上那块乌青特别显眼。

凌祈却满不在乎地拧开红花油的盖子,口气坚定地说:“我看不得有人欺负你!尤其是敢对你动手动脚的!”

金雁翎闻言心中一暖,顺着床架边的楼梯爬上凌祈的床位,声音变得异常温柔:“对不起,是我连累你受伤了……”说着她把凌祈受伤的左腿放在自己的大腿上,清澈的眼里满是歉意和怜惜。凌祈全身一僵,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回过神时发现红花油已经转移到金雁翎的手里,一只精致的小手正往自己的伤处擦着药水。

看着昔日恋人的侧脸,凌祈心中的感情再也无法压抑,她一把将金雁翎拥入怀中,几滴晶莹涌出了眼角:“放心,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金雁翎听到这句呢喃后微微颤抖了一下,顺从地把侧脸靠在凌祈的肩头。她发觉这个认识不过几天的高挑女孩反而给了自己连男孩都给不了的安全感。

可凌祈心中的两条曼巴蛇却绞得更紧了,有种撕裂般的疼痛。

中午收获的不仅是王思玄带回的美味午餐,还有各式各样的同学问候和八卦消息,凌祈因为早上的劲爆表现堪称“一战成名”,整个法学院甚至其他院系都开始流传这个几招放倒教官的奇女子事迹,有的甚至添油加醋讲成了活生生的“女武神传说”……

王思玄和程珺眉飞色舞的叙述听得凌祈面色发苦,原本因为自己特殊的灵魂,凌祈应该低调做人,可是看到金雁翎受了委屈她就把这些全都抛诸脑后了。现在凌祈是不想出名也出名了,万一这次反常的行为传到父母那里,谁知道又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有道是说人人到说鬼鬼叫,凌祈正纠结着,床上的三星u608就唱起了欢快的歌声,屏显上触目惊心的“太后”二字令她不寒而栗。快速想好应急预案以后凌祈接通了手机,谢天谢地母亲古舒娴还不知道她在学校犯下的出格行径,只是互道珍重想念后提醒凌祈下午记得接收一个包裹,据说是古舒娴精心打包然后托凌隆的司机送过来的,包含各种上次凌祈未打包带走的重要物事。

午饭过后身心俱疲的凌祈和金雁翎很快进入了梦乡,等到凌祈醒过来时已经下午4点多了。她生怕吵醒金雁翎,蹑手蹑脚地爬到阳台洗漱,没想到u608的歌声又一次响起,让凌祈恨不得直接把它丢出窗外……原来老豆的司机已经把货送到了宿舍园区门口,凌祈无奈地瞟了下被惊醒后已经在揉眼睛的金雁翎,胡乱在睡裙外加了一件运动外套便奔下楼去。

青年司机显然被少女慵懒又略显性感的衣着吓了一跳,从头到尾都不敢正眼看这位领导的千金,只是交接了货物顺带传达一下太后口谕就落荒而逃,凌祈看着这从前称呼为“张大哥”的司机慌乱的背影感到摸不着头脑。

拆包的时候金雁翎已经从床上坐起,迷糊地看着凌祈从包裹里掏出一件件零食用品。“带这么多零食给我做什么,我又不喜欢吃……”凌祈皱着眉头把各类真空包装的鸭脖豆干威化饼之流堆在桌上。

“暖人心姜茶?谁会去泡这玩意儿,我又不喜欢喝茶……”

“暖水袋?大夏天神经病才会去用这个!”

“红糖?宿舍又没锅这红烧猪蹄也做不了吧!”

女孩不停地小声嘀咕着,额头上的汗珠越来越大。金雁翎看着她丢出来的东西,感到一丝好笑:“阿祈,你来那个是不是会很痛啊,你妈妈准备得好周到哦!”

“那个?哪个?”凌祈头也没回地支起刚挖出来的笔记本电脑,脸上总算浮现了一点喜色。

“就是每个月都会来的好朋友啊,你再装!”金雁翎嗔笑了一句。

凌祈回过头疑惑地看了金雁翎一眼,突然一个名词在她脑海里炸响,少女的脸一瞬间由红变白,由白变青——

我重生前后算来已经快三个星期了,这货真价实的女性身体如果保持锻炼的话生理周期应该挺稳定,也就是说……也就是说……!!

凌祈带着古怪的表情像一阵风一样刮出宿舍,然后又很快刮了回来,默默地把睡裙换成了外出的服装,又再次刮了出去,宿舍里的金雁翎已经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了。

荒谬!扯淡!太假了!凌祈飞快地冲进西区食堂边的大超市,满脑子都是这些气急败坏的字眼,以至于超市里布满各种结束军训的新生都没注意。她好似做贼般溜到女性用品专柜,瞪着货架上琳琅满目的姨妈巾嘴角又是一阵颤抖……

七度空间?不是八度空间么?护舒宝什么时候出这个了,不是卖肥皂的么?哦不对那是舒肤佳。还日用夜用加长版,你怎么不来个剧场版?

渐渐的凌祈觉得脑袋已经一团浆糊,她胡乱抄起几包好像在广告里听过的牌子,就脚底抹油想要尽快远离这个丧心病狂的地方。

手里捏着几个比刚出锅的山芋还烫手的东西,凌祈根本不敢抬头生怕被人认出来,盲目地走过一个转角,突然觉得有点不对!等她反应过来,已经结结实实撞在一座墙上,仰面坐倒的同时手里的小包包撒了一地。当她抬起头来才发现,自己撞的不是墙,而是一个特别高大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