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1回:他是我兄弟

第11回:他是我兄弟

一个喷着酒气踉踉跄跄的女孩在校道上引来不少人侧目,凌祈根本辩不出什么道路,只是凭着自己的喜好偏离了校道,往操场边的小路胡乱挨去,跟在后面的简羽捷不敢怠慢,加快了脚步。

小路走到深处已经没有了路灯,只能靠朦胧的月光依稀看清地形,凌祈心中烦闷,索性蹬了小坡跟凉鞋提在手上,赤足在还残存着热气的水泥路上前进。晚上的小路人迹罕至,突然一阵顺着风飘来的对话打破了宁静:

“陈哥赏识你已经不是短时间的事情了,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交情,赏兄弟个面子去见他一次如何?”

“拉倒吧阿德,姓陈的在想什么我还不知道?我对他们不感兴趣,而且我也完全不管公司的事情,要真对它有想法就不应该来找我!”

“这……老大你误会了,你要知道陈哥是什么身份,像你这个年龄能让他这样重视那可真没第二个,我相信你有这个潜力!”

“潜力个屁,我平时吃喝不愁顺便还能抱几个女人,何必跟着你们人头博芋头?!”

“老大你可千万别意气用事,青炎会的势力你也是知道的,这单生意要是谈成了对贵公司那可是受益无穷啊!”

“呸,才一年不见你就卑躬屈膝到这程度了?当我以前就没认识过你,赶紧滚蛋!别让你那软骨头在这继续丢人现眼!”

青炎会?!!凌祈眼睛瞪的滚圆,紧张地扫视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酒已经醒了大半。

对于她来说,现在身边什么东西都不重要了。“青炎会”三个字就像一个魔法,把她的身体魂魄都勾了去,这是一个重生的噩梦,一个可怕的诅咒。

手上的凉鞋无意识地被抛弃在路面上,两只白生生的脚从水泥地踏进沙石地,再踩进幽暗看不清地形的茅草从里。女孩根本感觉不到疼痛,她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灌木后的那两个昏暗的人影,脚步有点踉跄。

落后十几米的简羽捷见状吓了一跳,快步跟上前抄起那双凉鞋,冲上去就拉住凌祈的胳膊,他可不想看到这少女在茅草从里伤了哪里。凌祈恼怒地想甩开手臂上的束缚,那爪子却带着些倔强,一来二去茅草从被扫得刷刷有声,凌祈的右手已经扣上简羽捷的手腕就要来个关节技——

“什么人!”

简羽捷吃痛刚想拉开脉门上的小手,灌木丛里传出一声厉喝。二人双双抬头看去,一个留着鸡窝头的社会青年快步窜了出来,盯着他们的眼睛里隐隐透出一股阴狠,右手闪过一道寒光,那分明是一把匕首。

“阿德,不要冲动!”另一个人只慢了不到一秒,一手搭住社会青年的肩膀,定睛向对面的男女看去。

“方惜缘!”凌祈借着月光看清后来那人的脸,失声叫道。

“……是你?”方惜缘看到淑女装的凌祈先是眼前一亮,目光扫过简羽捷手上的女式凉鞋和二人拉扯的双手,一张俊脸瞬间变成了南极的冰川。

“这儿可是学校,你要还当我是老大就马上离开,其他的我来处理。”方惜缘的声音像不带一点感情的寒流,被称作阿德的男人犹豫了一下,缓缓收起匕首,头也不回地走进小路延伸去的黑暗中,只抛下一句话:

“老大,你好自为之。”

看着阿德的背影消失在夜幕里,方惜缘不紧不慢地走近凌祈,一股无形的压力慢慢强烈起来。凌祈甩开了简羽捷的手,不甘示弱地瞪着这个比自己高了20公分的男人,正要开口说话,突然一个身影挡在了她面前。

“方惜缘,你想做什么?”平时温暖的笑容不见了,面色严肃的简羽捷用身体护住凌祈,以防眼前这大块头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

“你好像也是34排的,叫简羽捷是吧?”方惜缘略略回忆了一下军训的细节,声音更冷了几分,“不想惹事就让开,别学人英雄救美把自己赔进去。”

眼看两个人的火药味越来越浓,凌祈不耐烦地掰过简羽捷的肩膀:“走远点,这没你的事儿,我有话要问他。”

简羽捷疑惑地回头,发现凌祈一双带着出离愤怒的眸子死死盯着方惜缘的眼睛,只好知趣地走出十几米,继续紧紧盯着两人随时做好保护女孩的准备。

“你和青炎会是什么关系?”凌祈开门见山地质问。

“你喝酒了?”方惜缘嗅到了啤酒的气息,目光扫过女孩因为酒精作用而嫣红的脸颊。

“回答我的话!”

“那你和那简羽捷又是什么关系?”

“关你什么事!别逼我动手!”在酒劲的影响下,凌祈的火气开始上来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我再回答你的问题,况且……”方惜缘在女孩全身上下细细打量了一遍,“你今天穿得这么女人,打架不合适吧。”

凌祈眉头一皱,下意识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装束,咬咬牙挤出一句话:“这事情对我很重要,请你告诉我。”

“你这么想知道青炎会的事情?有些东西女孩子最好永远别去碰。”

女孩子最好永远别去碰?

“这么说你死活不开口了?”凌祈的声音又变得阴冷起来,略微回头看了一下远处的简羽捷,“今天有旁人,我暂且不和你动手,但是姓方的你记住,这事儿没完!”

女孩冷冷的甩下一句警告,转身就要离开,不料一只手扣上了她的左手腕。

“你干什么?放开!”凌祈又惊又怒地挣扎了一下,这魔爪却和铁箍似的。简羽捷见事不对正要冲上来,被女孩的眼神制止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和简羽捷是什么关系?”方惜缘冷冷地瞅着远处的简羽捷,手上却毫不松懈。

“关你屁事!”凌祈被激怒了,刚才没使出的关节技瞬间招呼在了方惜缘手上,惜少明显没料到还有这么一手,只觉一阵剧痛袭来,左手不觉一松,女孩已经抓住机会抽身离去。远远飘来她高傲的声音:

“他是我兄弟!”

方惜缘看着二人的背影,默默地握了握拳头。

女生宿舍园区楼下。

凌祈板着脸在路边已经坐了十分钟,她努力地想把刚才听到的模糊对话整理成线索,越想却越觉得冷汗直冒,那是一种噩梦重现的惊惧——

这个世界竟然真的也有青炎会!他们的组织一样吗?陈奇有没有在里面?方惜缘肯定和它脱不了干系,可是为什么纵横f省的黑帮竟然会和一个大一新生扯上关系?他究竟有什么家底?刚才自己怎么就这么莽撞地冲上去了,会不会打草惊蛇?这该死的酒!

想到自己酒后乱性干出的无脑行为,凌祈就暗骂自己愚蠢。可还没来得及继续抽丝剥茧,酒精导致的晕眩就涌上头来,搅得她脑袋一团乱麻。

简羽捷默默地站在凌祈身边,看着她忽明忽暗的表情一言不发,直到女孩带着一副“你怎么还在这”的表情抬头看他,才把手里的凉鞋递上去。

凌祈脸上一红,尴尬地接过穿上,好不容易用发软的腿撑着自己晃悠悠地站起来。虽然确定那个距离简羽捷听不见她和惜少的对话,但为求稳妥还是交代了一句:“谢谢你,今天的事你就当没看见可以吗?”

男孩的脸上又挂上了温暖的笑容,不急不缓地回答:“没问题,我不会说出去的。其实我也听不见你们说什么。另外,以后女孩子别喝那么凶,快回去休息吧。”

女孩子别喝那么凶?

凌祈的微笑慢慢变得苦涩起来,她礼节性地向简羽捷比了个道别的手势,径直走进了女生园区。

和兄弟喝了这么多年,现在反而被当女孩子保护起来了吗?凌祈叹了口气,心里更加落寞了。简羽捷突然觉得,这少女的背影多了一些伶仃……

俞南大学国际学院贵宾楼宿舍里。

躺在大床上的方惜缘心中烦闷,举起遥控器点开电视却怎么也看不下去……

青炎会,阴魂不散的东西!这男人的手上青筋暴起,遥控器的塑料外壳被捏出一阵揪心的呻吟。没想到连阿德也栽进去了,当年身边那几个红棍还剩下谁?险些散架的遥控器被丢到地摊上,方惜缘换上外出的衣服,拿起手机按下号码:

“耳钉,把混在明华路的那几个人叫来,晚上11点碰个头……可以,就在屏风吧。”

挂掉电话,方惜缘活动了一下脖子,要不是背后那个家族集团,他这个在黑道只算初出茅庐的小辈无论如何也不会被青炎会盯上的,现在身边的兄弟一个个着了道儿,做老大的不干点事情,怕这人心说散就散了。

没想到那个暴力女穿了淑女装还挺有范儿,不过能让她喝酒喝成那样,这个叫简羽捷的人和她关系一定不一般。方惜缘揉了一下左手,腕关节和大拇指还隐隐作痛,好凶的关节技!

他是我兄弟!

凌祈的话又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