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34回:阴谋阳谋

第34回:阴谋阳谋

华夏的官场历来都是变化多端、波谲云诡,沉浮于中能够取得一定成就的人,背后一定有一张错综复杂的关系网。深谙其道的凌隆很清楚酒桌上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道理?韬光养晦、明哲保身的大道理不必赘述,一时的怠慢也许回头在人家飞黄腾达后就会成为算计你的理由,因此平时凌隆一直坚持一个原则:不看轻任何一个自己接触过的人。

眼前这个不过见了两次面的企业家凌隆更不敢轻视,虽然华夏社会的主流是官本位,但此人在一定程度上却掌握了凌隆将来能否更进一步的钥匙。那年供15亿税收的项目在工业立县的久安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毫不夸张地说,这次招商引资如果彻底成功,很有可能会让久安的县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对凌县长歌功颂德。

但是开工建设和竣工经营是两码事,长达四年的建设周期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如果不谨慎地把这只大猪养肥,出了任何差错都有可能把他这届政府直接从名垂青史变成遗臭万年,那是谁都无法承担的毁灭性后果。因此,看似初来乍到就捡到横财,实际上却让凌隆时刻都如履薄冰。征地拆迁、安全生产、环境保护三座大山让他压力山大,同时也让他斗志十足。

不管是泛泛还是莫逆,官场商海的交情很大一部分都是以实力为基础,从酒杯里顺水推舟喝出来的。林沧熙这次来的突然,凌隆也只是暂时把他当做打通关节联络感情的行为,有没有后招那就随机应变吧,能够掌控沧源这样庞然大物的人,心思岂是那么好猜度的?

短短的两个小时就在推杯换盏中过去了,几瓶轩尼诗见底,桌上的众人也多少带了几分醉意。林沧熙不再像刚来时那么静坐如钟,言语间多了几分轻松。其余人暗暗揣摩着这商界巨头的想法,表面上仍做足了气氛和谐的样子。常务副县长黄云心脸上已是满面红霞,投向林沧熙的目光更是波光流转,成熟女人的魅惑像山泉般潺潺不绝。林沧熙偶尔回复一个灼灼的注视,继续和在座的人物相互拍马着。

“林董一会还要赶回x市,我这也不敢久留,不如今天先到这里,改天有机会再聚如何?”凌隆轻晃着杯中美酒,兴起之下他们早已舍弃了加入冰块稀释的方法,每一杯都是真#枪实弹。

林沧熙面露红光,豪爽地回了个干脆的碰杯:“哪里,是我在你们这叨扰了太久。明天林某还有事,改天找个机会,我在沧源做东请各位来小聚一次如何?”

“那当然好,只不过我希望有一天林董抽个时间能再来久安好好地走一走看一看,我凌隆拍胸脯保证,你沧源选择这里一定不会看走眼!”

两人会心一笑,酒席到此收摊,林沧熙与久安各个官员一一握手道别,轮到最后的黄云心时,他隐蔽地在握手时用指尖轻挠了一下女人的手心,黄云心咯咯娇笑了一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凌隆和林沧熙并肩走在最前面,其余人等识趣地和他们拉开了一小段距离,就在这两人半独处的时候,林沧熙小声地问了一句:“凌县长的千金是不是刚去了俞南大学读书?”

“哦?林董对小女倒是挺了解嘛。”凌隆眉毛一挑,不动声色。

“说来也巧,贵千金今天早上正好来了沧源一趟,听说是因为什么学生活动来拉赞助。可惜我早上不在公司,不然应该好好招待一下她。”

“小女还是个孩子,林董不用管她。不过说起来这丫头也好久没给家里打电话了,我都不知道她还会拉赞助?”

“凌县长这我就要批评一句了,你对女儿的关心不够呀。这个年龄的孩子正是想要实现自我价值的时候,多参加点学生活动当然有好处了,父亲的支持和表扬是非常重要的。”

“林董可千万别照顾她什么,小孩子就应该自己去探索去锻炼。不过这丫头还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居然跑去你这种规模的公司拉赞助!”

“凌县长误会了,贵千金并不是来沧源本部,只是去沧源大厦一个普通的小公司。但你可千万别小瞧了她,这种勇气是应该鼓励的,人总是要有第一次尝试嘛!话说凌县长什么时候抽个时间,带上贵夫人和千金,我们几家人搞个家庭聚会认识一下如何?”

凌隆表面上喝了七分醉,脑袋里却是异常清醒,这装醉的本事都没有他在官场也白混那么多年了。原来林沧熙前面的长篇大论不过是为见凌祈做的铺垫,凌隆心中虽然有些疑问,但是于情于理也不好意思拒绝。可是区区一个女大学生他能有什么兴趣呢,凌隆突然想到了林沧熙那个一直没有露面过的儿子:“林董的公子好像还在加拿大留学吧?聚会这种事就没必要万里迢迢把人家叫回来了。”

“那臭小子的学业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在进行社会实习,很快就会结束。这几年他总算有点长进没让我再操心,反正等他一回来,我们就找个机会聚一聚。哪天他要是正好进了公务员队伍,眼前这个现成的好师父哪里能错过呢?”

“林董过奖了,林公子国外学成归来,各个公司肯定抢着要。这么好的人才你不留在自己身边,何必把他送进体制里呢?”

“他的性子还不适合经商,先送到政府里磨磨棱角,去掉点书生气再说。若是真能考到凌县长你麾下,可要多照顾提点啊!”

“一定一定,我等着林公子的好消息!”

“那么就这么着吧,聚会初定下个月底,到时再商量如何。”

“很好,就这么说定吧,林董慢走!”

林沧熙与各位官员一一道别,矮身坐进了他的宝马740。直到看着林沧熙的座驾尾灯消失在路口,凌隆才解散了参加晚宴的人员,司机小张乖巧地开动新配的凯美瑞2号车停在了他的身边。一坐进车里,凌隆眼神瞬间变得清醒了,暗自思考着:林沧熙应该只是来联络一下感情,为后续的投资铺路,可是为什么对阿祈好像特别感兴趣的样子,难道他远在加拿大的儿子还能看上我女儿?这根本说不过去啊……

一时想不出个所以然,凌隆索性放弃了休息的念头:“小张,先不回宿舍,把我送到办公室去。”小张略一点头,踩下了油门。

宝马740的尾灯在高速行驶下划出一道迷幻的残影,坐在前座的驾驶员低声问了一句:“林哥,这次来久安应该不是单纯跟那些朝廷鹰犬谈谈交情而已吧?”

“大刘,跟了我这么多年,见识和智商应该也要长进点了,你说说看。”林沧熙左手里把玩着一根雪茄,却没有点上的意思。

被称为大刘的司机沉默了几秒钟,试探地说:“陈奇那边想要拉拢方惜缘的意思已经路人皆知,只不过他从黑道走,咱们从白道走。”

林沧熙的右手在扶手座上轻轻点着,并不答话。

“凌隆的女儿那天也出现在‘屏风’酒吧,两个人的关系还异常亲密,林哥你应该是想从这里搞个曲线救国吧?”

后座传来赞赏的肯定,大刘更加兴奋地说:“对白道上的人,还是白道的那一套比较靠谱。安插的线人只要继续提供陈奇、方惜缘和凌隆女儿直接的互动消息,我们就可以根据形势从这一面做文章,总能走到陈奇的前头去。”

“基本上是这样,不过线人到处都有,陈奇在我的身边放的也不少。”林沧熙悠悠地说,大刘下意识地咽了一下口水,不再作声。

“陈奇的阴谋固然有他的可取之处,但是他习惯于从黑道的角度去思考问题,这是他最大的弱点。有的时候,让对手明知道我们下一步棋,却只能继续顺着安排好的路线走,这样的阳谋更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甚至是一石——三鸟。而且我还发现凌隆的身边有个非常适合做内应的人选,这次酒席还是有意料之外的收获呢。”

后座上闪起一阵火光,林沧熙划着一根火柴把雪茄点上,熄掉这洋火的同时把一个精致的火柴盒放进兜里。

“雪茄这东西果然是要注重品味,用打火机点太浪费了。”林沧熙深吸了一口,满脸的享受。

(第一卷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