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37回:温暖与苦涩

第37回:温暖与苦涩

雨点在夜幕里划出若隐若现的轻丝,滴落在路灯滚烫的灯罩上,蒸腾起一片迷幻的雾气。俞南的雨夜格外的宁静,偶尔看到几个撑着伞匆匆而过的身影,大部分还是刚自习回来的好学孩子。一个少女小心翼翼地在雨幕里前行,一柄淡青色的雨伞斜撑在肩上,随着她的步频有规律地晃动着。女孩的步子迈得细碎,好像不习惯脚上那双带水台的凉鞋,慢吞吞地经过西平区下坡道以后,她松了一口气,空着的右手紧了紧身上的运动外套,生怕湿冷的夜风不小心从领口灌进去似的。

突然间她停下了脚步,发现坡道对面的行道树下隐藏着一个黑衣服的身影。那人手上一把漆黑的大伞几乎遮住了大半个身躯,加上昏暗的路灯投下的大片阴影,若是普通人的观察力,怕是就直接错过了。

“你不是说在老地方等我么,那应该在校门口才对吧?”凌祈走到黑影旁边,她的凉鞋周围荡出几圈涟漪,慢慢同化在积水边缘雨滴激起的波纹里。

方惜缘把大伞往后扬起,露出他穿着黑色休闲服、背着个斜跨包的全身像:“下雨路滑,到校门口还有几百米,不想你走那么远。”

“惜少这穿着不像你的风格啊,你那凯迪拉克呢?”凌祈难得看到方惜缘穿得如此“年轻”,笑着挖苦了一下。其实真要在这个点把车开到宿舍楼前人来人往的地方,她反而不敢坐上去了,因为那实在太过显眼。

好像猜到了女孩的心思,方惜缘微笑了一下:“太扎眼了,而且今天不用出学校,走路就行。”

“不是下雨路滑么,走路不怕摔了?”

“我陪着就不怕你滑倒了。”

“我又不是小孩,哪会那么笨!我们现在去哪?”

“跟我来吧。”方惜缘往校门的方向走去,步伐却比平时缓慢了许多,让凌祈迈着小碎步也能轻松地跟上,两个人各撑着伞保持一米左右的距离。

凌祈有意识地降低了前方伞沿的高度,让经过的行人无法看到她的脸。自然的,她不想让学校里太多的人知道自己和惜少走在一起,精力过剩的大学生可是制造谣言的宗师。

“你不习惯这鞋子吧,难道不是你的鞋?”方惜缘从女孩下坡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个细节,凌祈细碎的脚步和平时偏男性化的走姿有着天壤之别,却无意中为她增加了不少淑女的气质。

“是我的,但不是很喜欢,穿的少了。”凌祈敷衍着,低头专心盯着地面,生怕不小心踩到个啥失去重心就会出丑,这种天气给她鞋子的选择实在不多。

方惜缘饶有兴致地看着凌祈三分的淑女仪态,脑海里又浮现出早课上那个妖媚野性的样子,不禁微微弯起了嘴角——想不到她也有这样的一面。

俞南的校址距离海边只有区区三公里不到,一到毫无遮挡的校门附近就能感觉到大海放肆的气息。凌祈禁不住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抱紧了胸口抵御湿冷的海风。女儿家天生畏寒,这个半路出家的女孩却没有这样的自觉,只是把白天的热裤换成了半长牛仔,小t恤外多了件纯棉运动外套而已。夏雨淅沥的夜里气温已经降到了20度左右,这些薄薄的衣衫显然是不够的。

“冷了吗?你穿的太少了。”方惜缘趁着凌祈分神,左手撑着大伞挡在女孩头顶,右手已经夺过她的雨伞收进自己的挎包,天知道这小子单手收折叠伞怎么会如此熟练。

“你干嘛?”凌祈发现雨伞被夺,语气有些不爽。不料她眉间淡淡的怒意还没散去,就感到一只手臂搂住了自己的肩头,整个人贴上了一个温暖的胸膛。女孩微微挣扎了一下,那只手臂却传来不容抗拒的力量。

“你,你放手,这样好奇怪!”凌祈那种身心不一的状态又出现了,就像上次跌进蔺繁的怀抱一样,她有些紧张地憋红了脸。

“有什么好奇怪的,这样应该不冷了吧?”方惜缘的脸上带着三分无赖七分关心,手上又紧了紧,“两把伞太麻烦了,你那伞边的水都滴到我袖子上了!下回记得多穿点,感冒就不好玩了。”

听到方惜缘的话,凌祈心里那种不安的情绪慢慢平复下来,她睨了方惜缘一下,索性双手抱在胸前乐得清闲。其实,这人的身上确实挺温暖的……两人就这么在冷风细雨里缓缓走着,偶尔有学生骑着自行车经过,方惜缘还会非常谨慎地挡在凌祈身前,生怕有些不听话的积水飞溅过来。

自从进入特警队,自己已经习惯了那样的戎马生涯,现在重生为女子依然不得安生,难得有机会享受这样短暂的安宁,又何必再计较什么呢?凌祈看着方惜缘的侧脸,嘴角扬起轻松的笑容,她确实有些累了。

十几分钟后,两人来到学校比较偏僻的一栋高楼,虽说周围没有其他建筑,这楼下空地的装饰布置却一点也不含糊,凌祈敏锐地发现那辆凯迪拉克正停在楼边的停车场里。方惜缘掏出感应钥匙刷开电子防盗门,带着凌祈上了电梯。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国际学院贵宾楼?”看着电梯里红色的数字在逐渐增长,倚着电梯不锈钢墙壁的女孩问道。

方惜缘的眉梢微微扬起:“怎么,难道你来过?”

凌祈瞄了一眼方惜缘手上带着十字架挂饰的钥匙,淡淡地说:“不,我听说过,学校里除了收费特高的俞南宾馆,就只有这里才有这样的住宿条件。不过这里不是给国际学院的华侨学生用的吗,你怎么会混进来的?”

“哦,这里其实有钱就可以进来的。另外我也算半个华侨吧,我的外婆是美国人。”电梯门开了,方惜缘先走出去开他的宿舍门。

“嗤,假洋鬼子!”凌祈小声讥讽了一下,跟了出去。

凭良心讲,这宿舍的条件对于大学生来说确实奢侈了点。凌祈左右环视了一圈,随口问道:“你这一年住宿费要多少?”

“大概是你们的五倍吧。”方惜缘心不在焉地回答,在吧台上专心鼓捣着什么,装满水的自动电热水壶已经放上底座开始加热,“你先坐着看电视吧,我给你准备点热饮。”

有钱了不起啊!凌祈腹诽着,往沙发里舒服地一靠,眼睛盯着方惜缘的动作,却没有去拿电视遥控器的意思。也许……短暂的轻松该告一段落了。

等到方惜缘端着两杯冒着热气的东西走来,凌祈的表情已经恢复了严肃:“你早上电话里讲的是什么意思?我们去潮味皇吃饭应该是老刀和你说的吧,但是前面去沧源你怎么知道的?”

“别着急,先喝点暖暖。”方惜缘带着处变不惊的笑容,递给凌祈一杯热饮。女孩端起来一闻,暗自抿了下嘴唇:热巧克力?这家伙怎么搞个这么娘的饮料给我?算了,还不是这女儿身闹的,他应该不会在里面放什么不该有的东西吧,自己可是全程监视了他的动作呢,想放也没机会。

想到这里,凌祈放心地浅抿了一口,温度正好的巧克力把一股暖意快速扩展到全身,女孩感觉整个人都舒坦了。

方惜缘满意地点点头,轻尝了一口咖啡,缓缓说道:“伯乐人才网的王彬我也认识,人家对陶李蹊更感兴趣一些,顺便和我说了你而已。我还真佩服你的勇气,就这么大咧咧跑到青炎会的老巢去。”

凌祈一时语塞,尔后又有些无奈地说,“我哪里会知道沧源和青炎会有关系啊,更想不到陈奇竟然是沧源的副总,难怪这集团企业会有如此雄厚的实力,原来黑白道都有靠山。”说到这里她突然睁大了眼睛,想起父母来看自己时在酒店外和父亲的对话……

这么说爸爸岂不是也会卷入青炎会的漩涡里?可是我根本不可能直接去提醒他,莫说他不信,就算信了也会暴露自己的秘密,这如何是好?凌祈挣扎着想了许久,却沮丧地意识到,就算自己知道内幕,也无力改变大势,个人的能力在青炎会面前实在太渺小了。

方惜缘看到凌祈忽明忽暗的表情有些莫名其妙,但他还是继续往下说:“陈奇在官方注册的董事会名单里用的是假名,所以别想通过媒体挖掘他的动向。不过相比陈奇,还有一个人更需要我们注意。”

凌祈听到重点,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情绪,一双美目炯炯有神地盯着方惜缘,反而让这男人有些不自然地避开了她的目光:“沧源现在名义上的董事长叫林沧熙,是个擅长走白道路线的家伙,虽然在青炎会里势力不如陈奇,但是智记阴谋的水平只会在陈奇之上。虽然我没有可靠的消息,但是根据形势推测,他很有可能先去找你的父亲。”

“我爸?八成是为了久安的工业区!”林沧熙找凌隆的目的其实很容易猜到,但凌祈还是忍不住大声说了出来。

“我倒希望他只是为了那个什么工业区吧……祈儿,相信我,别尝试去挖掘太多的真相,否则赔上的不只是你这一条性命而已。”方惜缘又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加入任何牛奶砂糖的黑色液体入口非常苦涩,就像他们无法预计的未来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