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47回:海关

一辆黑色的宝马740在跨海大桥上飞驰,虽然时速达到120,不时还要做出一些超车的动作,但车内的一切稳如泰山,后座上的林沧熙聚精会神地看着手中一份文件,丝毫没有受到影响。豪车优秀的制动、悬挂和加速系统固有一份功劳,司机高超的驾驶技术更是功不可没。

直到进入郊区的省道,平整的柏油路段已经走到尽头,取而代之的水泥路面由于长时间被超载的大货车碾压,支离破碎的地方比比皆是。宝马740的悬挂系统纵使再优秀也无法完全抵消那些坑坑洼洼造成的颠簸,林沧熙收起了观看困难的文件,平静地望向正前方。

“大刘,监管通关处的王处长说早上几点会到?”

“昨天联系说在10点,现在才9点20,再15分钟我们就会到了,来得及。”

“很好,上面已经点头,王处长不会不来,今天就让他先见识一下。”

“是啊,于关长早就同意了,谁还敢不给林哥你面子?”

“这些当官的虽然不敢违抗领导的命令,但是最讨厌别人用上级去压他们,所以应该是我给他们面子,他们才会帮我做事。”

“原来如此,林哥教训的是,我还是有些幼稚了。”

“你也不用自谦,虽然年龄相当,但相比我那个总是惹是生非的逆子你可要成熟的多了。”

“林公子只是年少气盛而已,他那身手自保根本绰绰有余,我们羡慕不来的。”

“匹夫之勇而已!他要学的还多着呢,在国外呆久了沾染了些洋人的习性,搞不清楚国内的风气,迟早要碰钉子。”

“林公子这次跟在您身边耳濡目染几年,到时候一飞冲天,必定是林哥最得力的左膀右臂!”

“你也不用夸他,这小子几斤几两我心中有数。”

对话间15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宝马740在堆场大门前巨大的广场上减慢了速度,林沧熙摇下车窗仔细地环顾了一下四周,广场中央“金洋堆场”四个大字非常醒目。他满意地点点头,示意大刘继续前进,豪车在整个堆场走马观花绕了一圈,最后停在了办公大楼门前。几个工作人员早从大门口的监控里看到林沧熙的座驾,一字排开呈欢迎队列,领头的是个脸上堆着谄媚笑容的胖子。林沧熙根本懒得正眼瞧他,只是象征性地点个头致意,便直接走进电梯上了4楼的接待室。

几人落座后,一个穿着职业装的漂亮姑娘灵秀地施展起一手好茶艺,不多久林沧熙面前已经摆上了一杯腾着清香热气的碧螺春,他三指拈起胎薄如纸的白瓷杯轻轻呷了一口,抬头问道:“今天王处长来要参观的地段都准备好了吗?”

“林哥放心,一切都准备好了!”胖子忙不迭回答,“路线是经过仔细研究的最优方案,以我们现在的资质,处长肯定会满意。”

“很好,到时候我亲自陪同,其他让你们安排的我就不用多说了吧?”

“林哥您尽管去忙,剩下的小的一定会打理清楚!”

正说着,外面有人通报,王处长的车已经进了大门,正跟着引导车向办公楼开来。林沧熙不再和胖子多扯,站起身来走向电梯。

一辆蓝白相间的现代途胜跟着引导车停在了办公楼下,引擎盖上“海关”二字尤其显眼。

——————————————————————————————————

一个暗无天日的房间里,由于空气流通极差而弥漫着一股骚臭。角落里躺着一个伤痕累累的人,若不是胸口微弱的起伏,几乎就让人认为这是一具尸体了。不知道是耗尽了体力还是根本不想动,那人伏在地上就像一滩没有生气的烂泥,就算房间铁门打开时发出了刺耳的摩擦声,也没有让他蠕动哪怕一分。

两个人从铁门开处闪身而入,其中一个上前半跪下来,仔细检查了一下说:“他还活着,不过很虚弱,再这么下去估计挨不过今天了。”

“哦?那也差不多了,把医生叫过来吧,给他准备个房间,一小时后我再来,到时候希望能听到有用的东西。”另一个身影的语调轻松而残酷,丢下一句话就转身离去了。

那奄奄一息的青年再度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一张铁架床上,右手隐隐有些膈应,稍稍侧头一看才发现正扎着输液的针管。整个房间从天花板到床单被罩,甚至是吊瓶架子都是一片苍白,那种压抑的气氛让他的精神一下就紧张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门把拧动的声音响起,一个护士模样的女子走了进来,青年转动有些疲惫的目光,正好对上女子的眼睛。那护士一惊,走到床边仔细确认了一会,又检查了一下输液的器具,匆匆离开了房间。

等到门再次打开时,进来的人已经换成了一个英武的男人,厚底军用皮鞋踩出的脚步声异常沉重,无形中给人的心里增加了巨大的压迫感。

“总算醒了?看来还是你比较命硬。”

“他们……他们怎么样了?”躺着的人勉强张开了嘴,声音沙哑得就像被撕裂的亚麻布。

“那两个没挺过来,现在躺在太平间里。我挺佩服你们的勇气,也不问清楚我林文枫是什么人就敢来跟踪?和我交手那不叫勇敢,而是鲁莽。”

“你……你竟然真的杀了他们!”

“怎么,两条人命而已,监控也看得清清楚楚,这是应对抢劫的正当防卫,所以别白费心机了。”林文枫的脸上带着得意的邪笑,继续残酷地抛出他的话,“你没查清我不代表我查不清你!真名白宇,外号‘耳钉’,方惜缘的得力‘草鞋’,俞南大学法学院07级1班新生;父亲白德胜,x市海关办公室主任科员;母亲徐梅,x市海关统计学会临时工……我说的没错吧?”

耳钉的眼神逐渐变得惊恐,蠕动了几下嘴唇却没发出一个音节。

“你以为惜少很看重你吗?如果把你当一回事,就不会让你来招惹我这种人,为了让监控看起来比较真实,我留了几手,否则要干掉你们三个不用20秒,特别是你根本不会活到现在!”

“你到底想说什么?”耳钉几乎鼓起了全身的勇气问道。

“x市海关关长于向前都要让我三分,让你父母彻底失业不过是一句话的事情。我可以干掉跟你一起来的两个渣滓,当然不介意在你父母身上再来一遍。”

耳钉的背后瞬间渗出冷汗,连牙关也不受控地颤抖起来。

“你是个聪明人,该怎么做应该心里有数。方惜缘不能发挥你的才华,更不能保护你的家人,别再愚蠢地想和我对抗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样的机会只有一次。”林文枫的眼睛眯了起来,那眼神就像黑夜中的吸血鬼。

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耳钉彻底瘫软在病床上,眼睛依然紧紧地盯着那个可怕的恶魔。

——————————————————————————————————

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南国酷热的盛夏肆虐了四个多月后终于接近了尾声。一进入11月中旬,秋雨带来的一阵阵凉意愈发明显起来,短衣短裤逐渐被薄薄的长袖取代,雨停后人们感觉到的不再是清爽,而是日趋萧瑟的气息。

看着路边开始泛黄的行道树叶子,凌祈双手插在篮球裤的口袋里,心中暗暗感叹时光如白驹过隙。这几个月经历了太多太多,比当年自己大学四年都更复杂,估计就是因为成为女孩的原因吧!少女宽大的篮球服下衬着紧身的运动打底,修长的手臂和小腿都包裹在富有弹性的布料里,温暖但不限制行动。上次雨夜去方惜缘宿舍的路上被冷得够呛,现在气温进一步降低后她可再也不敢穿的那么清凉了。

走在前面的两个女孩一身色调相近的纯棉修身运动服,两个翘臀上还都写着一行英文字母,远远看去背影就像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关影调皮地抢过凌祈装着篮球的尼龙袋背在背上,垂在臀部的球因为走路的扭胯动作而晃动得很性感,凌祈看在眼里不禁带上了欣赏的微笑。金雁翎则偶尔说几个冷笑话,还不时回过头来调笑一下凌祈,害的本来就凉飕飕的气温又下降了几度。

时间已经接近期末,除了几门专业课逼着新生们在临考前疯狂抱佛脚外,选修的体育课也逐渐进入了期末考核阶段。虽然有蔺繁的照顾,篮球教练对凌祈偶尔的缺课都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但是最近学工部会抽查选修课的到课率,逼着她必须加强出勤。用教练的原话来说:“没抽到,基本就没事;抽到了,我也罩不住你。因此,你如果对运气有信心可以赌一把……”

金雁翎和关影也在形体训练老师那得到了同样的信息,本来就对这课很有兴趣的她们出勤就更加勤快了。

一些按部就班的热身、基本训练结束后,各组开始例行分组对抗,比赛成绩计入期末课堂技术分考评。在这个环节校队的成员和凌祈这样的女生就受到了特别优待,他们只需要坐在场边看其他人挥汗如雨就行。凌祈发现陶李蹊和蔺繁在远远耳语了几句,那大块头就朝自己走来。哎哟,居然来的不是蔺繁,有点不按套路出牌啊!

陶李蹊走到凌祈身边坐下,犹豫了一会才吞吞吐吐地说:“凌祈学妹,请问金雁翎有男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