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53回:逢场作戏

第53回:逢场作戏

酒桌上互相拍马吹捧凌祈见的多了,这次家庭聚会也不能免俗。两个老男人相互贴金得差不多以后,逐渐把话题转移到家庭成员上来,凌祈专心地听着林文枫的经历,心里做了个大概的评估:27岁,留学9年,加拿大多伦多大学金融学和生命科学双学位毕业,已取得该国国籍,看不出这小子还是个学霸型海归?

凌祈偷眼向身边这个青年看去,林文枫的侧脸棱角分明、线条硬朗,就算以男人的眼光去评价也是无懈可击的英俊,不过他的脸上比一般的读书人多了些潇洒和沧桑,好像已经在社会摸爬滚打多年似的。隐藏在衬衫里的身材无法看清,但就刚进门那瞬间的打量,这人的身高不比方惜缘矮多少,配上林沧熙的万贯家财,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高富帅了……

可惜,无论你再出类拔萃,我也不会感兴趣的,更何况你还是我对头的儿子,以后不兵戎相见就不错了。凌祈想到这里,微微眯了下眼睛,嘴角轻蔑的笑容还没散去,冷不防林文枫突然转过脸来,把女孩的笑抓了个正着。凌祈尴尬地僵了一下,赶紧把目光回到自己的碗筷上,专心处理起一块海参,殊不知刚才的神态在林文枫眼里却成了小女儿的娇羞,嘴角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表面其乐融融的餐桌上,林沧熙偶尔会旁敲侧击打探一些久安官场的消息,也不知道又在算计什么。凌隆不愧是老江湖,回答既得体又滴水不漏,有些信息当然不能让体制外的人知道,特别是一个外市的商人。相比之下古舒娴则没那么老练,特别是在牵扯到林文枫的话题上非常热情,好像对这小子的印象相当不错。

转眼宴会进入了只喝酒不吃菜的环节了,林沧熙看了看对面的两个年轻人,跟林文枫说:“阿枫,大人喝酒估计你们也没什么兴趣,不然你带小凌去外面转转,别把人家闷坏了。”

林文枫刚要回答,喜上眉梢的古舒娴却抢先一步说:“阿祈,那你和小林去透透气吧,有事妈再给你打电话。”

凌祈眼角一抽,古舒娴心里的小算盘她还是能猜得出来的,只是猜得越准心里就越纠结,老妈你有那么急着推销自己女儿吗?何况……我根本不可能接受男人,更别提这个可能成为对头的小子!

正犹豫要不要答应,林文枫已经拉开椅子站了起来,穿好西装外套对凌祈做了个邀请的手势:“凌祈小姐,介意和我一起去逛逛吗?”

“好……”凌祈评估了一下形势,如果不答应反而显得自己矫情了,看到凌隆鼓励的目光后,她下定了决心,借这个机会再探探林文枫的底细。

高跟鞋在大厅的华安玉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响声,和那双高档男式皮鞋的脚步配合成一种奇妙的韵律。凌祈挽着小巧的手提包,尽量装成一副淑女的姿态,心想再这么来几次,自己都可以考虑去报考帝都影视学院的表演系了。

林文枫不时用余光打量着身边的少女,心里暗暗做了个评价:这脸蛋气质和陈欣怡各有千秋,论身材可就有过之而无不及,没想到凌隆还有这么一个祸水级的女儿啊!

“凌祈小姐想去哪儿?这个酒店的娱乐场所很多,不过我刚从国外回来,对你们的娱乐习惯还不大了解。”林文枫磁性的声音听在耳里特别舒服,就是有些淡淡的自我优越感挥之不去。

“叫我凌祈就可以了,我平时也很少去娱乐场所,不然……找个能看夜景的地方吧。”凌祈对这种高富帅没来由的自信有些反感,随便提了个建议。

“那我就直接叫凌祈了!想看夜景吗,那我们去高一点的地方,跟我来吧。”林文枫笑了笑,走到大厅和前台的服务员交代了几句,不一会一个服务员就热情地迎上来示意两人跟他走,凌祈皱了皱眉,狐疑地跟了上去。

电梯一路爬升到36楼,服务员一直把他们领到一扇奢华的双开木门前,用一张卡片刷开门锁,才恭敬地告退。林文枫微笑着和服务员点头致谢,轻轻推开房门,里面一片灯火辉煌,竟然是个巨大的总统套房。

这小子竟然跟我开房??!凌祈眼睛瞪得滚圆,傻在门口不敢进去,心里吐槽这思想开放的海归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吧!林文枫从客厅边的吧台里取出一支红酒后抬起头来,发现少女居然还愣在门口,疑惑了一下才恍然大悟:“这个套房的阳台无论位置和大小都特别适合观夜景,凌祈你可千万别误会哦。”

“哦?对不起,是我想多了。”凌祈低着头走进房间,装出一副抱歉的样子,暗自庆幸事情不是自己想的那么丧心病狂……

“跟我来吧,阳台在这里。”林文枫端起一个放着红酒和高脚杯的托盘在前面引路,凌祈不紧不慢地跟着,来到一个至少有30平方大小的阳台。衬着淡淡的月光,阳台栏杆上精致的铁艺花纹勾勒出华丽的投影,远处就是一片万家灯火,几道细细的光带把城市分割成小块,是川流不息的主干道。

这里……的确是看夜景的好地方啊。凌祈心里赞叹着,一阵秋风袭来,阵阵凉意让她本能地抱紧了双臂,阳台上可没有恒温的空调,她这身无袖连衣裙在秋日的夜晚是有些单薄了。

“冷了吗?你穿的太少了。”一个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内容却似曾相识,刹那间凌祈的心神仿佛回到了那个暧昧的雨夜,身边是那个撑着伞把自己搂进臂弯的男子……回过神来,身上已经多了一件西装外套,旁边却是刚把红酒倒好的林文枫。

“……谢谢你。”不得不承认,披上外套以后深秋的萧瑟寒意马上被驱散了,女孩礼貌地向他道谢,同时顺势倚在线条流畅的栏杆上眺向远方。秋风扬起她的发丝,露出了精致的侧脸和整个白皙细腻的颈子,虽然完美的曲线隐藏在宽大的西装里看不真切,但那双包裹着丝袜的迷人长腿却是遮不住的。

林文枫收起了有些玩味的笑容,静静欣赏起身边的少女。生性风流的他堪称阅女无数,甚至还把玩过陈欣怡这样的倾城红颜,但是凌祈身上有一种扑朔迷离的气质与他之前见过的女人完全不同。不知道为何,女孩的侧影看起来有些清峭孤傲,她真的只是个不到20岁的官家小姐吗?

在赴宴之前,林文枫已经从林沧熙那里知道了一些这个女孩的故事,当然也包括她和方惜缘间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这一瞬间,他竟然对方惜缘产生了一些嫉妒,嫉妒他怎么能赢得这样一颗特别的芳心。

华美的夜景让凌祈的心情大好,她转过头来,发觉林文枫正用暧昧的眼神盯着自己看,顿时有些不悦,随意扯了个话题:“你倒的那是什么酒,可以喝吗?”

林文枫眼睛一跳,赶紧答道:“哦,这是法国波尔多的大拉菲,差不多15年份,红酒打开后需要柔化单宁才更易入口,所以还要等个十几分钟。”

吓,15年份的正品拉菲?凌祈心里一咯噔,这可不是段子里说的82年假酒,而是真货啊。少说也要几万块的玩意儿说开就开,自己最多只会小酌两口,剩下的岂不浪费?有钱人的世界真是神奇……

“听林总说,你才18岁就去加拿大读书了?”

“是的,我爸不喜欢国内的教育方式,索性就把我送到了国外。”

“那你一个人独自生活了那么久?”

“不,一开始我妈妈也有跟去,但是她在我23岁那年急病去世了。”

“对不起……”

“没事的,生死有命。”林文枫的脸上罕见地出现了一些淡淡的忧伤,看来母亲是他心中一直不变的寄托。

凌祈快速思考了一下时间线,突然发现了一个漏洞:“你一直读书到现在才回来?本科的学业需要读那么久吗?”

林文枫显然没想到会有此一问,略微迟疑了一下才说:“我后来还攻读了金融专业的硕士,所以读到现在。”

“原来如此,你的学历好高,比我厉害多了。多伦多大学可是堪称加拿大第一大学的顶级学府呢!”凌祈这学期有关心理学的知识可没白读,她敏锐地通过林文枫语气和肢体的变化判定刚才的话是谎言:他读的本科双学位是真的,按估算差不多3到4年前就应该完成学业了,那么这几年的空白期他究竟在加拿大做什么?

“过奖了,你年龄还小呢,以后要读硕士甚至博士都还有机会。”

“我也不喜欢读太多书,那些女博士不是还被称作灭绝师太么?”凌祈笑着答道,不动声色地掩盖掉了自己刚才的情绪波动。

“不不不,像你这样的美女,哪怕读到博士也应该是周芷若,怎么会是灭绝师太呢?”林文枫也顺势赞美了凌祈一次,这假洋鬼子还真读过些华夏的文化呢。“对了,听说凌祈你擅长拉丁舞,我恰好也在加拿大那学过些皮毛,有空我请你一起跳舞如何?”

拉丁舞?凌祈眉梢一跳:我什么时候会擅长这玩意儿的?难道是这身体原本的特长?八成是老妈把自己出卖了!跟他跳舞那是万万不可,到时准会露馅的!想到这里她一下不知该如何回答了。正好手提包里传来沉闷的乐曲铃声,凌祈的手机响了。

老妈叫我们回去了?凌祈低声说了句“对不起”,便手忙脚乱地掏出手机,屏幕上的人名让她一惊,竟是方惜缘打来的!凌祈犹豫着,余光扫向林文枫,这男子正好望着城市夜景,丝毫没有注意女孩的电话。考虑再三,凌祈还是决定挂断这个不合时宜的来电。

“凌祈,酒差不多了,我很荣幸今天能和你这样的美女一起看夜景,敬你一杯!”林文枫示意凌祈拿起高脚杯,两杯相碰发出了悦耳的响声。凌祈默默地让红色的酒液流入口中,的确香醇柔滑,但她总觉得,空气中有股血腥味挥之不去,也许风暴就要来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