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62回:螳螂捕蝉

第62回:螳螂捕蝉

年幼的时候,寒假是个特别惹人喜欢的时节,借着春节的东风,吃个肚满肠肥还能顺道掠夺些压岁钱,每个孩子的脸上都会带着满足的笑容。但若自己不再年轻时,这些童年欢快的日子反而变得索然无味了,是节日变得无聊,还是心变得麻木呢?

元宵一过,寒假已经接近了尾声。大年前后家里一直宾客不绝,厌倦了那些表面人情世故的凌祈整日把自己闷在房间里专心啃着从俞南图书馆带回来的书本。重走过去的人生,自己有什么理由再像年少轻狂时那样虚度光阴?没有实打实的本事,凭什么在那个可怕对手的魔爪下守护自己的家庭?

轻微的推门声响起,古舒娴端着一杯微温的柠檬蜜走进来。看到孩子用功读书本是件让父母欣慰的事,可是这一读就是好几天,她不由得担心女儿别把自己闷傻了。

“阿祈,读书认真是好事,但你也不能总憋在家里啊!客人也不见,东西也不买,不觉得闷吗?”说话间古舒娴已经把瓷杯放在了凌祈的右前方,顺手就去翻她面前那本书的封面,“侦查学?这是你们上课的内容?这不是警校才会读的科目吗?”

“不,这是我下学期要选修的,感兴趣就先借了本回来预习。”凌祈不动声色的把书恢复原状,顺手盖上了写着好多常人看来是惊悚内容的笔记本。

“这样啊,我的女儿这么好学,妈妈很高兴!”古舒娴微笑着在凌祈的肩膀上拍了拍,“可是过节也别老是呆在家里看书,跟朋友出去玩吧!”

凌祈正要回答,突然桌上的手机响了,她快速扫了一眼滑盖上显示的人名,抢在古舒娴之前把手机抓了起来。

“我在家里。……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我今天没空啊。……啊?……那你等会。……再见。”

“怎么,谁找你啊?听声音还是个男的?”听筒里溜出一个轻微的男性声音,让古舒娴警惕起来。

“哦,一个同学,说集体活动叫我一起去。”凌祈收拾好书本,站起来走向衣柜。

“让他上来坐坐啊!”古舒娴还是有点怀疑。

“不要,我不喜欢家里随便来外人。我出去一下,晚上晚点回来。”

“不会是新找的男朋友吧?别瞒着妈妈!”

“这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片刻之后,一个穿着米色毛衣连身短裙,底衬黑色连裤袜的少女推开了一楼的电控门,倚着凯迪拉克的青年见状马上踩熄了烟头。

“你还有这种穿衣服的风格啊,难道为了见我还特地打扮了一下?”方惜缘眼前一亮,从上往下扫描了一遍女孩被修身毛衣裙和纤细腰带勾勒出的有致身姿,目光滑过一对线条流畅的长腿,停在了那双淡黄色的皮质雪地靴上。

“拉倒吧!找不到喜欢的衣服,只有这种穿了比较不会冷的。”室外的低温让凌祈打了个轻微的冷战,她随口应着,迅速矮身躲进了凯迪拉克的副驾。

这个身体的原主好像对保暖秋裤特别反感,一条库存也没有,牛仔裤要是少了这最佳搭档,大冬天非要冻出个老寒腿来。凌祈在连裤袜外头再加上裤子的反#人类穿法被古舒娴否决以后,只好用毛衣裙代替,按着记忆中金雁翎的冬日打扮给自己来了一身……别说,神奇的连裤袜相比秋裤既灵活又暖和还特别有安全感,凌祈总算是理解了为什么女孩能在寒冬里穿着裙装招摇过市了。

方惜缘紧跟着爬上驾驶座发动了汽车,凯迪拉克的车身因为引擎空转轻微地震动着,扑面而来的暖气让凌祈舒服地解下围巾往座椅上一靠就懒得动了。看着大半个月不见的少女突然换了打扮风格,心中略有波动的惜少鬼使神差地问:“这么冷的天你就穿个薄薄的裤袜不会冷吗?”

“不会啊,这袜子哪里薄了?可暖和呢,比秋裤什么的好多了。”沉浸在温暖舒适中的凌祈条件反射地用左手两指拈起大腿上裤袜的一角给对方看,像是在证明她所言非虚。

原本被黑色裤袜包裹的美腿就容易让人怦然心动,这会儿再加上凌祈无意的挑逗动作,俨然成为了致命的诱惑……方惜缘感到喉咙一紧,默默地咽了下口水,一时间忘了把车挂上前进挡。

发现凯迪拉克发动以后半天没个动静,凌祈有点不耐烦地转过头,正好对上惜少稍显蠢萌的表情。她眼角一抽,略带嫌弃说:“发什么呆?赶紧开走吧,我妈八成正窝在楼上的阳台朝这张望呢,别害得我回去没法解释!”

“啊?哦!我知道了!”心中有鬼的方惜缘干笑了一下,迅速驾车开出了小区。

晚上8点,灯火辉煌的x市就像雪莲般在严寒中傲然盛开,熙攘的人群丝毫不畏冬日的凛风,各式各样的冬装反而把冬夜打扮得更加妖娆了。一对青年男女在云鼎湖边缓缓前行着,比旁人要更高挑的个头让他们颇为引人注目。

“今天什么风让惜少这么有兴致请我吃饭啊?看不出你还挺能吃辣,在f省有这水平的很少见嘛。”凌祈踱着步子任风吹起她的发梢,有围巾保护露在v领毛衣裙外的脖子,加上手里温热的奶绿,倒是没觉得冷。刚才恶作剧地找了间湘菜馆,没想到方惜缘的吃辣水平远远超出了她的预计,一份剁椒鱼头倒有大半是进了这家伙的胃里。

“又不是一定要有事才能找你。”方惜缘跟在侧后方饶有兴致地看着少女的背影,突然觉得生活中那些所谓温馨时刻也不过如此,“其实我不是f省人,我爷爷的老家那古时候盛产重甲步兵,所以男的基本上都是大块头。说起来,我和楚霸王项羽还是老乡呢!”

“切,你不就是个儿高点么。”凌祈忽地停下脚步倚在湖滨的围栏上,回过头微微扬起了下巴,“我还是齐鲁人呢,齐鲁大汉听过没?”

方惜缘哑然失笑,与少女并肩靠着围栏说:“听是听过,但明显你和‘大汉’是占不了边的,还不如多读点书做个当代李清照,扬了齐鲁美女的名头。”

凌祈闻言面色一黯,幽幽地说:“美女就算了吧,我对那没兴趣。况且s省才是出美女的地方,像雁翎那样的就比我好多了。”说到这她抬起头望向茫茫夜空,算着还有几日就可以和金雁翎再见。

“走吧,我带你去别处逛逛。”方惜缘察觉气氛有些尴尬,赶紧准备换个阵地。两人默默走向停车场,凯迪拉克亮起头灯正要开出车位,一辆香槟色的宝马从车头前5米左右的地方掠过。方惜缘瞟了一眼车牌,突然踩住了刹车。

“怎么不走了?那车已经过了。”凌祈奇怪地问。

“你有仔细看清那部车吗?”

“……好像宝马7系吧,有什么问题吗?”

“那是林沧熙的车。”

凌祈一惊,再转头看去,宝马已经开出了数十米,只剩下一个模糊的影子。

“你对跟踪有信心吗?”她迅速扣上了安全带。

方惜缘笑了笑,凯迪拉克不紧不慢地跟了上去。

威町大酒店的霓虹像瀑布般从楼顶倾泻而下,不愧是x市顶级的消费场所。过往的人常被这不惜工本只求绚丽的奢侈所吸引,在心里默默虚构一个自己在里面声色犬马的画面。林沧熙的座驾缓缓开进了威町楼前的临时停车点,马上有穿着笔挺制服的服务生迎上来打开了车门。不远处的凯迪拉克故意打开了大灯,能照亮对面的同时让别人无法看清自己的车牌。

“林沧熙居然自己开车,这倒是很少见。”方惜缘两手平搭在方向盘上,眯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宝马,“那个他要接上车的女人你认识吗?”

“我应该见过,让我想想。”凌祈紧紧盯着那个光鲜亮丽的少妇,她穿着一身藏蓝色的职业装,外套一件浅色风衣,年龄目测在35到40之间。林沧熙亲热地挽着她的手,穿过了旋转的玻璃门走出大堂,引进宝马的副驾。

“她好像是久安的常务副县长,叫黄什么……对了,黄云心!”凌祈一拍脑袋,当年父亲在久安就任时,她曾经见过这个县委常委,在清一色的男性官员中,长相气质俱佳黄云心非常显眼。

“有意思啊,林沧熙居然还能和久安的女官搞在一起?”方惜缘直起身来,脸上挂着玩味的笑容,“这个黄云心和你爸的关系怎么样?”

凌祈睨了一眼惜少,有些不爽地默背起当年听过的传言:“她和我爸就是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而已,至于他们的交情有多少,我就不知道了。听说黄云心以前嫁了了个商人,还有个小女儿。前几年离了婚以后仕途反而平步青云起来,z市里有不少她提拔的传言,说的可不好听,当然这都是道听途说的。林沧熙也是一个丧偶的主,虽然有个不小的儿子,但他们搞在一起也不是不可能哦。”

“看不出来啊,你还真挺关心时事的,这种政界的八卦新闻都能讲的有板有眼。”方惜缘抬手在女孩头上轻拍一下以示鼓励,又在手被她抓住之前迅速缩了回来。

“你丫别老摸我的头,我又不是小孩!”凌祈的注意力都在刚发现的惊人八卦上,压根没注意方惜缘的动作有多暧昧,她皱着眉头思考了片刻说,“同样是久安的官员,林沧熙同时接触我爸和她又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单纯为了工业区的事情,和你爸这种主官搞好关系就差不多了,没必要专门接触常务副县长这样的二把手,况且他和黄云心刚才的动作根本不是普通的关系,你见过孤男寡女大晚上从酒店出来谈正事的?”方惜缘的手搭在凌祈背后的靠枕上,手指轻轻地敲击着,“除非,他想在久安发展一条新的线,甚至是扶植一个新势力。”

凌祈听到有关父亲的事情,顿时紧张起来:“新势力?他想做什么?!等一下,常务副县长算是下一任县长的有力竞争者,难道……”

“谁知道呢,你最好不要打草惊蛇,对凌县长多点信心吧。现在是螳螂捕蝉的关键时刻,可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了。”方惜缘看着宝马毫不犹豫地开进夜色中,踩下油门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同一时间,一个女孩靠着云鼎湖的栏杆,手里拿着一把手机,上面显示的照片赫然是刚才方惜缘和凌祈湖滨漫步的样子。女孩的手指一按,画面又变成了两人走向凯迪拉克,任谁都会觉得,照片里就是两个登对的情侣。

“呵呵,果然如此,不知道雁翎会怎么想呢?”女孩慢慢走向一部白色crv,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