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81回:多角恋

第81回:多角恋

小半杯洋酒被汪凝一饮而尽,用冰块和苏打水稀释过的轩尼诗的确特别容易入口。当琥珀色的液体再次注进透明的高脚杯时,她抬起一双美目意味深长地看着林沧熙说:“林董,这生意汪洋不是不能接,但是我很好奇,以往我们的合作都是在谈判桌上达成的,这一次你把场合换成了这宴会桌,让我很不适应呀!”

林沧熙闻言微微一笑道:“谈判桌是必定会走的程序,但这次涉及了市政府对久安工业区进度的要求,如果能得到汪总第一时间的首肯,后面的事情不就快了许多吗?”

“这么说来也有道理,不过好歹你也要让我知道运的是什么,虽然我汪洋有专业应付危险货品的运输途径,但防患于未然总是好的。”汪凝沉着地应对着,沧源在跨国贸易上走的一些黑路她也有所耳闻,为了提防对方拉自己下水,还是小心为上。就算走私克星——海关的头头也在场,谁知道他们是不是到了穿一条裤子的程度呢?

“这个自然,阿枫,把材料给汪总过目一下。”林沧熙点头称是,回头招呼林文枫从茶座边的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文件递到了汪凝手上,上面详细写明了化工厂的生产项目、原料需求、进口来源、货品数量、运输时间及贸易方式等等细节。

汪凝花了近5分钟才把不过数页的材料详细审度了一遍,抬起头问:“主要生产二甲苯?这倒是不错的生意,近年二甲苯的需求量逐渐增大,市场前景相当不错呢!”

“汪总真是见多识广,不愧是跑国际贸易的专家!”汪凝的言语间似乎有了意向,林沧熙立刻开始趁热打铁,“如果这第一批运输顺利完成,接下去我们大可以建立长期的运输合作关系,整个f省能吃下这块蛋糕的估计也就只有你汪洋集团,汪总可不要错失良机啊!”

“材料我先收下了,原则上我不反对这次合作,明天林董你让手下人带上详细资料来汪洋谈判吧,相信这会是一次愉快的联手。如果谈判顺利,以后还靠于关长在程序上行个方便了!”汪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把手头的资料折好递给身边的儿子,方惜缘立刻接过收进了母亲挂在衣帽架上的女士皮包里。

“那是当然的,这个项目虽然安置在z市,但一部分税收也会回到x市这里来,政府这边当然不会为难你们。”于向前一面打着包票,一面倒上一杯新酒,目光却转向方惜缘这边来,“小方这几年不见成熟了许多,和我家欢欢考在同一所大学也是个缘分,不知你们在学校关系如何?”

方惜缘眉头一皱,于向前的话题转换得很奇怪,他捏不准对方的目的,只能先打太极:“我和欢欢一直都是朋友,于关长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们小辈了?”

于向前干笑一声,摇摇头答道:“哎,你们也知道,欢欢这孩子命苦,由我这个不称职的爹一个人带大的。现在她独自上了大学,我工作又忙没空管教,总怕她这任性的脾气在外吃亏。现在还好有你在身边罩着,我也能放心些。”

方惜缘愣了愣,于向前现在的态度相比当年那场误会时的凶神恶煞有太大的反差,让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正努力组织着语言,直性子的于晓欢反而先开了口:“爸你别说得方惜缘和我关系有多亲近,人家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呢!”

“哦?这回是哪家千金如此好运啊?”于向前有些惊讶地问。方惜缘被这话噎了一下,心中有气的他趁于向前不注意,瞪了于晓欢一眼。

于晓欢眯了眯眼睛,冷笑着说:“据说就是那久安县长凌隆家的大小姐,最近不知道他们闹了什么矛盾,惜少身边好像又换了人哟?”

“欢欢你别胡说八道,这是人家的私事!”于向前训斥了一句,然后向方惜缘和汪凝赔笑道,“汪总、小方,你们俩不要和我这女儿一般见识,她就是任性不懂事,口不择言而已。”

“没事,年轻人闹点小矛盾是正常的,要不是你家欢欢说,我还真不知道我儿子这么快就找了女朋友呢!”汪凝似笑非笑地圆了场,望向方惜缘的目光却突然凌厉起来,看的他心中一颤。

一方面放不下取向有异的凌祈,一方面担心于晓欢又闹出什么事端,满心纠结的惜少直到聚会结束都无心再关注几个家长间讨论的话题。细心的汪凝发觉了儿子的异样,便提前结束了这次宴会。

“阿缘,我还是第一次见你因为感情的事情如此心事重重,有问题跟我说说看,也许我能帮你解决。”回到了自家的豪宅里,汪凝依然点上了一杯热腾腾的柠檬红,惬意地坐在沙发上观察着这个心不在焉的儿子。

祈儿的取向问题绝对不能让妈知道,说不准她就因为这个原因直接把祈儿拉进黑名单!想到这里,方惜缘打定主意,避重就轻地说了一些校园里的事情,甚至于晓欢找人对付凌祈的事情也如实相告。

“看来,你欠的情债还不少嘛。”汪凝似笑非笑地凝视着儿子尴尬的表情说道,“你和于晓欢在高中的事情我都知道,没有跟你说而已。还好凌祈没出什么事情,这于晓欢的确是个不讲道理的小女孩,你跟她分手是明智的。”

方惜缘没哟答话,只微低着头看着汪凝手中还冒着热气的茶杯,他知道母亲的话一定还有下文。

“如此看来,半年前老刀说你和陈奇在屏风的那次会面,你身边那个看不清的女孩应该就是凌祈吧?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当时要带她去吗?”

方惜缘的思绪回到了那次鸿门宴,他和凌祈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以情侣的姿态出现:“她……有些特别,不但身手了得,还对青炎会的事情了解甚多。我怀疑她是警察,借接近我来查探青炎会,所以我将计就计,让陈奇替我查了凌祈的底细。”

“然而她确实只是久安县长凌隆的女儿,身份是普通学生对吧?”汪凝好像早料到了这一点。

方惜缘叹了口气:“是的,凌隆当过侦察兵,父辈是南下的将领,凌祈的身手可以通过家传来解释。这样一来因为我的多疑,反而把她推到了青炎会的枪口下。”

“我很好奇,这个小女孩为什么会对青炎会那么感兴趣?”汪凝的柠檬红已经喝的差不多,她轻轻放下杯碟,坐正了身体。

“为了报仇吧,她有一个当警察的朋友死在了陈奇手上。”方惜缘说到这里,突然心里一动,汪凝的反应也正好印证了他的想法:

“一个刚上大学的女孩为了给朋友报仇而敢于对抗势力庞大的青炎会?”汪凝笑着往沙发上一靠,“这个理由你居然相信了,果然是当局者迷呀!阿缘,你是不是对那丫头动了真心?”

“算是吧,但是现在情况变得有些复杂,我和她的关系出了问题。”方惜缘默默打开一瓶可乐,只喝了两口又放下了。

“根据那于晓欢说的,你现在又找了个女朋友对吧,我不知道你这么做的出发点是什么,既然心里喜欢的是凌祈,怎么会接受别人呢?”汪凝脸上依然带着处变不惊的微笑,让方惜缘猜不透母亲的心思。

“这是有特殊原因的,暂时不方便告诉你。”方惜缘没有透露那个吓人的原因,当然自己这个对错难辨的计划也一并隐瞒了下来。

“你已经长大了,既然觉得不方便说,那就不用说,我相信你的判断。但是对凌祈的问题我还是那句话,当你觉得看不清时,就把她带给我看看。”

带凌祈见家长?这一步虽然是和凌祈在一起的必经阶段,但和现在的局面差距也未免太远了……方惜缘苦笑了一下,换了个话题:“妈,你真的要和沧源合作搞这次二甲苯原料的运输吗?我总觉得这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们也反复提到了凌隆事情,难道沧源在久安因为县长的问题碰了钉子?”

汪凝两手交叉,右手在左手背上轻轻摩挲了几下,肯定地说:“这个你放心,我会让老刀负责,带上绝对专业的人才去进行货品运输的监督和检查。至于这个事情和久安的凌县长有什么瓜葛,线索太少我没办法判断。林沧熙不是会做无用功的人,要么他想拉凌隆下水,要么他的一些要求没有被凌隆通过,但无论如何,喜欢做两手准备的他一定会在久安再扶植一个代理人。”

方惜缘眼前一亮,立刻想到了那个风韵犹存的女人:“说到另一个代理人,很有可能是久安的常务副县长黄云心,这个女的和林沧熙一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交易,元宵的时候我有撞上他们两个人幽会。”

“这样事情就更复杂了。凌隆的为人我不了解,是不是好官还暂时不能肯定。不过久安的事情和我们关系不大,如果你因为凌祈的原因非要插一脚我也不反对,但要记住凡事量力而行,不要低估了青炎会做事情的狠劲。”

“我知道了,现在我们还是应该把注意力多集中在这次和沧源的合作上,这钱赚的总觉得提心吊胆,我看来有必要去暗中搜集一些详细资料来分析。

“阿缘,不是我不信任你,搜集情报的事情交给我手下的人去做就行了。你的身份还是个学生,不管你去读书也好去谈恋爱也罢,这次跟沧源的合作你就不要插手了。还是专心去处理你那个多角恋的事情吧!太快动心不见得一定就是好事,别走你爸的老路。”

“爸爸的老路?”方惜缘深深叹了口气,脑海里又浮现出凌祈和金雁翎的身影,自己一手炮制的多角恋,当然要自己去解决。

他不知道的是,这两个女孩因为他迟早会走上决裂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