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99回:大男孩

第99回:大男孩

“看啥呢?”凌祈发现简羽捷目不转睛地看着窗外,也顺着他的视线转过头,随即看到了几米外街道上站着的方惜缘,还有他微蹙着眉欲言又止的样子。

“别看了,要不是他事情也不会搞成这样。”凌祈面无表情地把目光转回店里,好像刚才看到的只是个陌生人一样。

简羽捷闻言放弃观察方惜缘的念头,回头说:“你觉得这些谣言一定是当时的目击者说的吗?”

“算了,由他们说去,反正我也不会掉一块肉。”凌祈耸耸肩,喝了一口饮料,“现在让我难受的是从前的朋友好像都戴着有色眼镜在看我,看来这‘小三’的名头还真要命!我实在不应该喝酒的,这坏毛病……”

“我看你酒量不怎么样,酒胆倒是挺大,刚入学就敢跟我吹瓶,那时候我们还不是很熟吧?”简羽捷似笑非笑地看着凌祈杯子里翻腾的冰块和青梅试探地说,“现在你对自己的酒量该有数了吧,喝酒误事还真不是盖的。”

“得了啊,你别再讽刺我了!”凌祈心中烦闷,索性把苏打往前一推,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起来。

简羽捷轻叹了口气:“我这不是在讽刺你,是在提醒你。那天晚上算你运气好,拿着刀没砍伤了谁,最后还被现在站外面那家伙给救了,要是哪个流氓趁人之危,你找谁哭去?做女孩子的都没点女性自觉,你骨子倒一直像个男的。”

“哦?你看出来了?”凌祈眉毛跳动了一下,睁开了大眼睛,“做女人本来就麻烦,要注意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你先注意自己的手机吧,看来有人找你。”简羽捷往桌上的白色u608努了努嘴,凌祈看到上面显示出一条来自方惜缘的未读短信——

我等你。

简单的三个字,凌祈再往街上看去时,却不见了惜少的影子,她轻哼了一声“有毛病”,便把手机关成黑屏不再理会。

“你和方惜缘的关系是到什么程度了?”简羽捷冷不丁问了句。

凌祈没好气地回答:“以前算是普通朋友吧,现在估计朋友都做不成了。”

“好吧,这是你的私事我也不好多问,不过我还是提醒你一下,刘可心和陈欣怡不是什么简单的学生,一个非常有经济头脑和野心,另一个看起来嫉妒心挺强,你可要当心。”简羽捷正色道。

凌祈轻啧一声,歪着头说:“刘可心经常叫你干活,能看出个大概还说得过去,这陈欣怡你见过么,咋就那么了解了?”

“大学生嘛,年龄摆在那里,总还是有些不成熟的地方。”简羽捷笑了笑说,“陈欣怡据传对比较优秀的人都有些不友好,这不是嫉妒心强是什么?陶李蹊以前就在她那吃过亏,刘可心还把这个当笑话呢,毕竟是自己原来的部长,能压陶李蹊一头她还是很高兴的。”

“这么说陶李蹊和刘可心并不和,只是我平时没注意而已,难怪他们总喜欢分头行事。”凌祈闻言想起迎新晚会时陶李蹊对陈欣怡“不好接触”的评价,总算恍然大悟。

“这些都不重要,总之你现在只能尽量保持低调,等这波谣言过去了再说吧。”简羽捷顿了顿,好像想起了什么,“另外前几天刘可心收到了金雁翎的退部申请,不过刘可心要求她等这学期结束再走,看来外联部最近还会有些任务。”

凌祈眉头一皱:“雁翎要退部?她不是最喜欢外联部吗?这事情陶李蹊是不是还不知道?我看他最近组织活动的时候没什么不正常的。”

“退部这种事情一般都是跟部长讲,要么刘可心不想告诉陶李蹊,要么雁翎不想让别人知道,总之看我和雁翎在同一个班的份上,刘可心还是有告诉我的。”

“雁翎也没有在平时表现出来过,只觉得她最近好像读书特别认真,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凌祈有种不好的预感。

“你不知道我当然也不会知道咯。”简羽捷突然站起身来说,“我看我还是先走一步吧,让别人等太久终究是不礼貌的。”

“什么?”凌祈反应过来时,简羽捷已经向她摆了摆手独自走出门去,而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方惜缘已经走了进来,径直坐在了凌祈对面。

女孩面色一沉,起身欲走,方惜缘赶紧说:“祈儿,不管你多不想见我都先等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

看到方惜缘少见的低声下气,凌祈犹豫了一下,还是乖乖坐了下来。她特意找了东区外的一间偏僻的休闲吧,就是为了远离法学院的同级生避免被熟人撞上,要是方惜缘再哪根筋不对和自己拉拉扯扯一把,搞不好又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看到凌祈坐回座位,方惜缘松了口气,小心翼翼地说:“最近的事情我很抱歉,现在我和雁翎已经分手了。”

女孩眼睛微眯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尝试过把责任揽过来,但是她好像对你有很深的成见,完全不听我的解释。最近我想了很久,我生活里迟早要面对的一些事情的确不应该让她一个普通人牵扯进来,是我太自私了。”

凌祈抬起眼睛冷冷地说:“我一开始和你说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想通?非要等到局面搞得一团糟才觉悟吗?”

方惜缘轻叹了口气,这个时候要告诉凌祈自己对她的感情有点不切实际,只能先曲线救国一下了:“因为我惹出的祸端,我会努力摆平,但是恐怕需要一点时间,我明天就要回美国一趟了。”

“回美国?”凌祈皱着眉回忆了一下,冷笑着说,“我差点忘了你是个美国回来的假洋鬼子,怎么难道在这呆不下去了?”

少女言语间的讥讽和敌意仍在,方惜缘也感到很无奈,但他必须要把想说的事情都说完:“不是,美国的家里出了点事情,我外公病重必须回去探望。”

讲到长辈要是还出言讽刺就有点不懂礼数了,凌祈忍住了继续毒舌的冲动,耐着性子说:“那你就回去啊,这是你的家事,不用跟我汇报吧?”

“我只是觉得最近青炎会那边可能会有动作,但是我不得不暂时离开一段时间,所以你一定不要冲动去招惹他们,有什么事情等我回来!”方惜缘的手在身侧隐蔽的握了握拳头。

“他们会有什么动作?我自己有分寸不用你操心。”嘴上依然不饶人,心里却已经吊起了胃口,凌祈的表情缓和了许多。

“前几天我们汪洋集团和沧源正式签订了一项长期的跨国运输合作项目,货物就是要送到久安工业区化工厂的二甲苯原材料和器材。”

“送到久安的化工材料?”凌祈的精力立刻集中起来,“这个二甲苯是什么东西,是不是有毒或者易爆原料?”

“既然是化工原料,多多少少还是会有点毒性,但并不是特别危险的东西。”方惜缘明显早料到凌祈由此一问,提前做好了功课,“它是有机化工的重要材料,而且这次运输的大部分只是原料和器材而不是成品。这东西现在利润很高,如果久安能够搞起来确实对经济增长有很大帮助。”

“……沧源真有这么好心吗?”凌祈突然有种异样的直觉,这个化工厂的项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看到少女的态度有所缓和,方惜缘心中轻松了一点,接着说道:“所以我先跟你说一声。汪洋的事情是我妈妈说了算,她既然同意和沧源合作,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你有回去的话想办法提醒你爸爸谨慎一些,林沧熙老奸巨猾又和那个黄云心有暧昧,搞不好在构思什么阴谋。”

“多谢了。”凌祈简单地回了一句,便陷入了沉思。

“还有一件事……”方惜缘踟蹰了一下,还是挑明了说,“那个林文枫不简单,你对他千万要小心。”

“林沧熙的儿子?”凌祈睨了方惜缘一眼,“这个家伙和他的爹一样狡猾,我会注意的。”

方惜缘点点头,缓缓站起身。其实他还有很多话想说,但他也清楚,凌祈今天能耐着性子听他讲这许多已经是给足了面子,有些话现在还不是时候,千言万语在嘴边兜兜转转,只变成了一句话:“祈儿,时候不早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避免再有人说闲话,我就不送了,你路上千万小心。”

说罢,方惜缘默默转身离去。局面走到今天这一步,和他的刚愎自用不无关系,这段时间方惜缘深刻认识到自己之前是多么自以为是,就算凌祈和金雁翎的关系奇特,用这样生硬的手段拆散她们,又能得到什么呢?

看着原本潇洒邪气的惜少背影却如此落寞,凌祈突然觉得,这个男子和当年读大学的自己有太多相似之处。那个能与陈奇针锋相对,让老刀小马林致恒这些黑道人物心悦诚服的惜少好像是不真实的镜像一般,他的骨子里也只是象牙塔里青涩的大男孩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