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113回:考核

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方惜缘这混蛋肯定和他老妈说过我的事!

凌祈无奈地靠着宿舍的靠背椅发呆,自从听说汪洋的女强人要召见自己,这几天就没安生过。

先是人家手下和自己对接的喽啰用尊敬的口气一口一个“凌小姐”叫得人浑身不自在,然后就是老刀同志商量说晚上亲自来接,还专门按着凌祈上课的时间调整了几次行程。这怎么让人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啊!

人家怎么也是统领大集团的商界巨擘,又是潜在的盟友,凌祈无论如何也不敢怠慢这次见面。反复思考此次会面想要询问的信息后,一些细节却把她难住了,那就是面见汪凝时应有的打扮。平时习惯的热裤t恤这种夏装是绝对不成的,如果让对方留下此人太过幼稚的第一印象,如何能指望人家用相对尊重的态度和自己交流甚至结盟呢?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现在早就不是以前一套正式的西装加领带就能走遍天下的男子汉状态了。可是,在女性正装的打扮经验上凌祈简直匮乏到不行……宿舍里其他三女都是青春萌系之类的简易风格,不但在见识上没什么帮助,偷窥了一下她们的衣柜也没发现什么可以拿得出手的货色,明显是指望不上了。以前好歹有个对时尚颇有心得的金雁翎做参谋,现在凌祈只能全靠自己。

重生以来凌祈在衣着上一直都在吃前身留下的老本,最多再加上家假日里父母专门给她添置的新衣,从来没有自己逛过女装店。可这次少女失算了,她翻箱倒柜也没发现什么能派上用场的ol式正装之类,甚至连稍微韩风的小西装都没有。气得凌祈暗自吐槽:这个身体原本的灵魂对休闲淑女装到底有多热衷啊!

罢了,反正不是什么入职面试,别把自己搞的太紧张!凌祈这么安慰自己,经过一个多小时在网上对“女性衣着学”的临阵磨枪后,她决心另辟蹊径:既然找不到合适的正装,那就退而求其次换一套大方得体的淑女服吧。

凭着对金雁翎各种装扮的回忆和拼凑,凌祈翻出了一条浅鹅黄的韩版雪纺长裙,配上淡青的无袖上衣和半高的牙白粗跟罗马鞋倒也挺搭调。剩下的配件除了始终挂在颈子上的铂金碎钻项链和统一色调的小包外,就是掩人耳目用的墨镜和女式小帽。

虽然和老刀交代过车子不要开进学校,但校门口这种人多口杂的地方也难免不碰上大舌头的熟人。上学期那次“小三”风波的影响力还未完全散去,凌祈可不想被谁目击再上了啥豪车,然后演绎出新版本的谣言。

反正唯一会粘着她的关影被篮球队拖走了,让凌祈再无后顾之忧。有了墨镜和帽子的掩护,加上平时极少出现的打扮风格,女孩一路都没被人认出来。

老刀见凌祈的次数并不多,每次碰面恰好都是少女一副淑女装扮的时候,让他误以为平时凌祈也是这个风格,因此见面后只稍微惊艳了一下,并没有大惊小怪。驾驶员见贵客已到,忙不迭发动了奥迪a8,奔向汪凝的住处。

呃,早就听说惜少家是有钱的主,但是这样奢华的住处还是让官宦出身的凌祈有些咋舌。她的父亲无论前世今生都是为官清廉谨慎,家里的主要收入其实大部分来源于古舒娴在银行拿到的高薪,因此住宿条件也就中产阶级的水平。现在骤然踏进“大企业家”的豪宅,会好奇地左顾右盼也是可以理解的。

云鼎湖沿岸的房价在x市甚至整个华夏江南地区都是触目惊心的级别,更何况这片闹中取静的别墅区。“富豪精英区”的称呼不算如雷贯耳也是掷地有声,在车里大概瞄了一下庄园的规模,凌祈心里暗想:这豪宅没有“亿”为单位的投入肯定拿不下来,相较之下自己这身打扮好像更加不入流了……

但给她最大触动不是那些奢华的别墅庄园,而是这套豪宅的主人。凌祈原本还臆想着传说中的女强人应该是气势逼人的中年贵妇,怎么也想不到汪凝的造型竟是如此的随意亲和,只是那么简单地坐在沙发里,一身休闲的连衣裙配上大波浪的发型,勾勒出一个目测年龄不出四十的少妇轮廓。

“这位就是凌祈吧,果然是个漂亮的女孩儿,请坐吧,不用客气。”汪凝放下手里的柠檬红,微笑着向少女点头示意。几秒间她对眼前的女孩已经有了个初步的印象,长相身材都属上品,一身打扮也算得体,至于有没有儿子说的那么特别,就还待进一步考察了。

“谢谢汪总!”凌祈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官二代,虽然有些紧张但丝毫不会胆怯,她微微颔首回礼,走到沙发边,右手顺着臀#腿线条捋了捋裙摆,便大方地坐下来。为了在汪凝那留个好印象,她不停地提醒自己要双腿并拢摆出淑女的坐姿,尽管这样好像有点累……

等到家仆为客人也奉上香茶,汪凝才开口说:“听我儿子说,凌小姐是久安凌县长的千金,今日一见果然是大家闺秀嘛。”

“汪总过奖了,我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叫我小凌就可以的。”凌祈坐下后和汪凝处在同一高度的平面,才能更好地观察。汪凝单看外表的确让人赞叹,无论是先天姿色还是后天保养都值得称道,更可贵的是她那种优雅淡然的气质,和前世曾见过的一些女企业家相比,多了几分亲切和灵动。

“也对,叫小凌亲近些。”汪凝的脸上笑意盎然,示意凌祈可以先品尝一下香茶,接着说道,“不知小凌你对我们汪洋是什么印象呢?”

怎么问这么泛的问题?凌祈一时摸不准汪凝葫芦里卖什么药,只能见招拆招:“汪洋集团是目前x市里国际贸易运输做得最好的企业,也是有名的纳税大户,作为全市最成功的跨国集团,汪总肯定功不可没。”

果然有些见识,不是普通的女大学生呢!汪凝微微点头,接着问:“那比诸沧源集团又如何呢?他们可是和你父亲的辖区有直接合作关系的企业呢!”

“沧源集团?”凌祈的眼睛一眯,暗想她这么快就进入正题,不愧是能撑起整个汪洋的女强人,说话比那些政府官员直接多了,“其实两家企业并不一样,更多的是专精和兼蓄的差别。汪洋在运输产业上无人能及,沧源则更偏向贸易和地产业。”

“其实阿缘跟我提过久安工业区的化工厂问题,那批原料我们的确是按时送到了港口,但是海关那边卡得紧,入关的问题就耽搁了。”

“海关如果要查货,拖上几天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爸爸当然不会责怪贵集团了,你们的办事效率是肯定没问题的。”

汪凝满意地点点头,眼神示意之下屏退了家仆,只留下老刀陪同,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凌祈说:“不知小凌你对青炎会为何如此感兴趣呢?”

相比前面的开门见山,这个问题已经是单刀直入,凌祈脸色微变,摸不准方惜缘究竟透露了多少自己的信息,便先打了个太极:“汪总见笑了,我只是从惜少那里听到了一些传言而已,毕竟直接牵扯到久安的重点项目,总要探听一下沧源的信息嘛。”

“不过身为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小凌你这么做不会觉得太危险吗?什么黑帮之类的东西虽然摆不上台面,也不是可以随便接触的东西呀。”汪凝的言语中带上了一丝真假难辨的轻视,一个女大学生为什么想招惹这些地下势力呢,是不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聪明的少女也感觉到了对方语气的变化,表面上是刚刚20的少女,被老江湖看不起也是正常的。她眼睛微微一转,微笑道:“汪总教训的是,我毕竟社会资历尚浅,比不上惜少,更别提你们这些长辈高人了。”

能屈能伸、不卑不亢,这女孩有点意思,性格上挺招人喜欢!汪凝心里想着,轻抿一口热茶放松气氛,接着说:“你这种谦虚倒是阿缘没有的,看来他应该向你学习才是。其实你的一些事情我也知道,这里我先挑明一下立场:阿缘交代我要好好帮助你们,那么凌家就会我汪洋的朋友。”

凌祈轻轻点头表示感谢:“承蒙汪总看得起,我在此先替爸爸谢过汪洋了!其实很多事情我们家不方便参与,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自保而已。”

“自保?”汪凝偏头看了眼少女,看似一脸的惊奇,“怎么,难道沧源想从你这里下手了?这有违他们的风格嘛。”

凌祈也起杯喝了一口,说道:“其实我没什么下手的价值,沧源也不至于用这么拙劣的手段来撕破脸吧。但是久安的项目由他们主导,总是让人无法放心。”

汪凝心中一种欣赏的心思逐渐在生根发芽,暗想这女孩的确有同龄人不具备的睿智和眼界,不知道性格方面又如何呢?

“如果沧源,不,青炎会,真的对你的家庭下手,那你要如何应对呢?”

这个问题击中了凌祈心中最担心的地方,其实她所做的一切都与“守护”有关,这是一个绝对不能逃避的情况。女孩垂首沉吟了一会,再抬起头时汪凝已经从她的眸子里看到了坚定决绝的光芒:

“我会尽全力保护我的家庭,如果真的无能为力,我也一定要让罪魁祸首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