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23回:潜在的威胁

第123回:潜在的威胁

同庆楼的宴会,这三年来常芳霖也没少吃过,从一个战战兢兢的小职员混到今天的地位,个中的酸甜苦辣实在不足为外人道。按林沧熙的话说,邓金圣的到来可以说是让同庆楼蓬荜生辉,所有的工作人员都想上足了发条,里外奔走着生怕怠慢了这位贵客。

原本应是几个沧源核心人物的聚会,陈奇却恰好缺席,邓金圣得知他出外办事也不便多问,毕竟黑道人物有些生意不适合放到明面上讨论,于是作陪的就只有林沧熙和常芳霖二人,外加衔接服务的李嫔。

酒足饭饱时,邓金圣把林沧熙派来的红粉军团精英全部排除在外,只留下常芳霖,让这女人心中暗喜又有机会傍上个大人物。不料邓金圣先打发了她去楼上的总统套房待命,随即便问:“老林啊,我记得你们沧源最近培养了一个形象很不错的女歌星做代言人,不知道能不能叫来让我见识见识?”

林沧熙眉头一皱,陈欣怡的资质和吸引力他是很清楚的,在接待一些达官显贵时也没少应付过这样的疑问。但是邓金圣的地位非比寻常,堪称沧源最强硬的后台,假如他真要强点了陈欣怡陪侍,恐怕这留了多年的后手就要泡汤。他眼珠一转,笑着说:“邓部长还挺关心我们嘛!她确实是我有意培养的,因为这女孩和犬子的关系不错,形象也可以,在媒体那给沧源加点戏份确是很合适。但是她现在忙着巡回演出,要过来可能需要些时间。既然首长想见,我马上叫她回来!”

林沧熙很老道地以退为进,其实已经用委婉的方式告诉了邓金圣这个女孩的重要性。身为总参的高级军官,邓金圣自然马上就反应过来,干脆顺着梯子下楼,不再谈及此事。

看到他进了上楼的电梯,林沧熙迅速掏出手机联系上常芳霖,警告她绝不能在首长面前泄露任何有关陈欣怡受到照顾的信息,常芳霖也不是傻子,虽然心中有些疑惑和不爽,也不敢与老板对着干。

在x市逗留了两天后,邓金圣一行启程前往省会f市进行下一阶段考察。常芳霖不愧为掠影第一媚女,她的服务让总参的少将非常满意,竟然把这风尘女子假扮成情报部的随行人员一并带到了下个城市。其实经过几天的接触,林沧熙已经发现邓金圣对江河日下的余政平有些失去了信心,而陈奇不恰时候的外出也错过了争取这位首长信任的机会,青炎会在这条线上几乎只剩下林沧熙一人唱独角戏了。

以目前余政平的身体水平,青炎会易主是迟早的事,想要在即将到来的夺权大战中占得上风,站队就变得无比重要。林沧熙借着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又加上常芳霖的推波助澜,终于博得了邓金圣的青睐,为他将来的野心提供了最大的保障。

不过,他忽略了一个潜在的威胁,一个三年前离开了华夏的人。

美国的马里兰州,汪洋集团总部大楼里。

方惜缘一身笔挺的西装,夹着公文包走出会议室,在刚刚结束的董事会例会上,他向这些集团的元老们展示自己新阶段的发展规划,取得了大部分人的认可。经过美国的商业高等教育和几年的实际操作,这个刚刚25岁的年轻人已经不再是三年前那个毛头小子,虽然起步是靠着外公和其嫡系留下的基础,但这几年他凭借着自己非同一般的见识和魄力,逐渐赢得了董事会的尊重。

近一个月的连续高强度工作,终于在今天告一段落,规划书得到通过后,下一步就是将它变为现实,不过在这之前,方惜缘需要让紧绷的神经休息一下。与集团其他高层不同的是,他并不喜欢坐在由专职司机操作的专车后座,开了几年的凯迪拉克留在了祖国,现在方惜缘的座驾换成了一辆道奇,强壮硬朗的风格倒也适合他的口味。

一边注意着路上拥挤的车流,方惜缘一边接通了越洋电话,那边母亲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甜美慈爱。听完儿子的汇报后,汪凝毫不吝啬自己的赞赏,她知道方惜缘不是那种听了称赞就会飘飘然的人,相反他更喜欢通过不懈的努力来维持自己得到的正面评价,因此恰到好处的赞美是惜少最好的前进动力。

至亲的鼓励自然重要,不过有时候年轻人更希望听到的是恋人的肯定,尽管这只是个单相思。

这个时候……华夏那边应该是晚饭时间刚结束不久吧,不知道祈儿毕业以后在家里过的还习惯吗?方惜缘和母亲的通话也没有像这样谨慎地去计算时间段,但是他也知道,这个电话打过去接通的可能性并不高。

三年间方惜缘不断尝试着让凌祈接受自己,可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那段因为刚愎自用搞出来的多角恋是一个原因,但更重要的其实还是因为凌祈没有兴趣接受男人的感情。尽管那鼻子上碰的灰是一次又一次,方惜缘还是锲而不舍,连他自己也说不上,究竟对那个特别的女孩投入了多少真心,才会让堂堂汪洋少主这么低声下气。

红灯亮起,道奇缓缓停下来,方惜缘深吸一口气,拨通了那个早就烂熟于心的号码。其实凌祈会接电话的几率和他不接凌祈电话的几率差不多,但这个青年还是想抓住那微小的可能,和喜欢的人分享自己事业的进步。遗憾的是响铃已经超过了10声,也许这漫长的等待又要白费了……

就在交通灯红转绿时,方惜缘突然发现车载屏幕上的通话时间开始计时,同时一个有些陌生的女性声音从蓝牙耳机里传来:“喂,哪位?”

心理准备不够充分的方惜缘愣了一下,这不是他朝思暮想的那个女孩发出来的声音,难道凌祈换号码了?

“喂,说话?不说话我挂了。”对方发现这头一直没人吭声,有些不耐烦。

“呃,对不起,请问这是凌祈的号码吗?”方惜缘的脑海里闪过好几种可能,但最直接的求证方式就是问。

“是啊,阿祈在洗澡,我是她妈妈,你是哪位,找她有事吗?”

“哦,我是凌祈的朋友,她没空就算了,晚点我再打,谢谢阿姨!”说罢方惜缘就结束了通话,他还真没做好跟凌祈妈妈对话的准备,干脆就走为上吧。

这边厢,看着那个没有显示归属地、号码格式古怪的来电记录,古舒娴满腹狐疑。就在此时身后一个甜糯的声音响起:“妈,有人打我电话?”

“呐,妈不是故意要听的,这电话响了很久,号码也看不出是哪里的。”古舒娴把手机递给穿着睡裙,正在擦头发的女孩。

“没什么,一个朋友而已,晚点我再回复他。”凌祈接过手机只瞟了一眼,就知道来电人是谁了,三年间这个电话可没少打过,她只随手把手机往床上一扔,顺口敷衍了一下。

“这是个男孩吧?他是从哪里打的电话,怎么号码这么奇怪?”古舒娴本来八卦精神就挺强,碰到女儿的事情就更不会放过了。

“国外打来的,大学同学,毕业去留学读研。”凌祈一看母亲的表情就知道她不问出个一二三来肯定不会罢休,于是很干脆地做了回答。

“哦?挺有出息的嘛!是不是上次约你出去吃饭的那个?”凡是给女儿打电话的异性,古舒娴都特别有兴趣。

在此凌祈不得不佩服母亲的超强记忆力,那次元宵和方惜缘吃湘菜都不知道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她竟然还记得!其实凌祈只要稍微推理就会发现,从头到尾有到家楼下等候的青年,根本屈指可数。

“这人我很多年没联系过了,关系也就一般般,你不用瞎猜。”为了避免古舒娴进一步扯皮,凌祈想赶紧先断了她的念想。

这一回古舒娴却一反常态,没有把问题纠缠下去,因为还有更重要的事想要告诉女儿:“这个事再说啊,刚才有个帅哥给我打电话,想请你出去吃夜宵。我看你最近也不怎么出去走动,就帮你应承下来了。”

“又是谁啊?别没事帮我乱答应人!”凌祈有点无奈地把半干的头发卷进毛巾里,走向床头想找出电吹风,真不知道这个老妈心里怎么想的,这么急着推销女儿吗?多少年的毛病了!

“林总的儿子,你们也很久没见面了吧?”

“什么林总的儿子?”凌祈专心翻着抽屉,突然回过味来,有些诧异地说,“你是说林文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