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41回:猎犬与野狼

第141回:猎犬与野狼

这些暴徒是有组织分工、经过训练的,不是一般的混混集团,从他们堵路的手段和打架的身手就可以看出来。不过在林文枫眼里,敌人虽然比普通的古惑仔要强得多,和他在加拿大执行任务时碰到的家伙相比还是差得远了。一开始受了点伤是因为被暗算,等到这位退役的特种兵站稳了阵脚,他们根本不够看。

这是一个在女人面前大显威风的机会,泡妞有术的林文枫当然不会放过,哪怕这个妞自己也挺能打,在这种性命相博的血斗里难保她不会吓坏对吧?就在林文枫心中豪气干云想要进一步打击对手的时候,突然一种心悸的直觉警告他,背后有危险!

林大少迅速转身,战斗匕首瞬间就脱离了皮套,反握着顺势直刺出去!可看清身后除了凌祈就没一个站着的人时,他赶紧硬生生止住攻击,由于去势太急上半身跟着摇晃了一下,差点就失去了平衡。

凌祈迅速把身形向后掠出米半的距离,逃开了匕首的攻击范围,几乎吓出一身冷汗。不管她是否躲避,要不是林文枫及时收招,这一刀肯定会见血。那一瞬间女孩真真切切感觉到了嗜杀的气息,就和刚上大学时无意中感应到的硝烟气息一般,是真正搏命拼杀过的人才能具备的特点。

这家伙……比我想象的更可怕!难道当年感应到的那股硝烟气息就是他?

看到女孩受惊的苍白脸色,林文枫愣了一下,满怀歉意地收起匕首示意只是误会。但林文枫心里清楚,若不是感觉到了森寒的杀意,训练有素的他绝不会出现这么极端的反应,难道这女孩……

方才还因为遇袭而暂时联手的两个人忽然间互相猜忌起来,好在远处几个凶徒因为忌惮林文枫可怕的身手,暂时不敢妄动。双方对峙了几分钟,远方道路上传来的动静打破了僵局——

红蓝色不断变换的灯光伴着尖锐的警笛声,傻子都知道是公安闻风而至,看架势来的警车还不少。几个勉强算健全的凶徒见势不妙,赶紧把躺在最近的同伴拖上被撞得有些变形的越野车,抄小路溜之大吉。至于林文枫周围那几个倒霉蛋,就只能祈祷警察到时叫的救护车来得及时了。

见敌人已经撤退,林文枫丢下染血的球棒走到凌祈身边,突然拉住她的手臂一把揽到身前,搭着女孩的双肩急切问道:“阿祈,你怎么样?没受伤吧?”

且不说于晓欢和曹望坐在远处的丰田86里朝这张望,单是被林文枫这种莫名“亲密”的举动对待就让凌祈够不爽了,她抬手拨开林文枫的双手,冷冷地说:“我很健康,不用担心。”

林文枫眉间微微一蹙,照他的经验,若是其他女子碰到这种骇人听闻的变故,恐怕早就第一时间扑进可以依靠的怀抱里放声大哭了。眼前的女孩不但没有一滴眼泪,她的脸上甚至不带任何惊慌的神色,这可能吗?林文枫又想起刚才那股莫名其妙的杀意,很可能那一瞬间凌祈对他起了杀心!

哼,好危险的女人,就像体态婀娜又带着剧毒的蛇一样……有意思!

对自己和青炎会实力的绝对自信,让林文枫甚至懒得去猜测凌祈突然想杀他的动机,也许把这匹悍烈的胭脂马彻底驯服,才是人生最大的快乐吧!

少女并不知道林文枫心中那些邪魅的念头,她还在为此人刚才敏锐的反应而暗自心惊。早在当年参加特警训练时,凌祈就听过一个理论:再训练有素的警察,也无法和上过战场的士兵相提并论,何况这有可能是个特种兵!哪怕她特警出身,两人也有很大的差距,就像猎犬和野狼的差距一样……

二人各怀心事,沉默便统治了这个小小的空间,直到被外来的人所打破。

林文枫是干爹的亲儿子,这位大哥平时对自己还是颇为照顾的,此时于晓欢不上前关心一下就太不懂礼数了。但是哆嗦着看完了血战全过程,吓坏的她根本没办法继续开车,只能丢下86,双腿打着摆子走过来。

曹望紧紧地跟在于晓欢身边,于公于私他都不能让这位大小姐出任何的岔子,今天这趟赛车是实在坳不过只好跟着来的,没想到就碰上比出车祸更吓人的意外。考虑到凌祈和这位变态能打的仁兄关系未明,又怕惹于晓欢生气,不想节外生枝的曹望只能一言不发地站在旁边,用眼神对凌祈表示一下慰问。

“枫哥,那些是什么人?太可怕了,你到底惹上了什么冤家对头啊?!”几个躺在地上浑身是血的暴徒太过吓人,于晓欢只敢轻瞟一眼,赶紧转回头问道。

“做生意的,偶尔碰上写对头喜欢玩黑道也是正常。”林文枫满不在乎地敷衍了几句,他虽然一时还猜不出凶徒们的来历,但也没必要让于晓欢和那个不认识的青年知道得太多。

眼看几部警车已经开到了肉眼可以看清的距离,凌祈抿着嘴思考片刻,开口向于晓欢问:“刚才是你们报的警?”

“没有啊,刚才好吓人,我都没想到要报警。”于晓欢顺口回答,突然意识到是冤家在问话,立刻就住了嘴,为自己不假思索就回答的行为生起闷气。

都二十三四岁的人了还这么幼稚!凌祈嫌弃地看了一眼于晓欢孩子气的表现,转头用眼神向曹望询问,这文艺青年同样迷茫地摇摇头,表示不是他干的。

那会是谁报的警?虽然在市公安局里只在政治部打杂,但原本编制就隶属刑警队的凌祈还是通过一些途径熟悉了几条主要的公安巡逻路线。观灵山距离最近的公安岗亭至少有十五分钟的车程,还是在交通理想的情况下,超过一部警车出现更是需要聚集时间。这次血战虽然激烈,但时间前后不超过十分钟,就算马六的司机一向山上逃就马上报警,算上接警中心调配时间也绝对来不及,难道是终点观察站那些失踪的人干的?

四辆警车带着尖锐的警笛呼啸而至,十数名公安迅速封锁了现场,把凌祈四人也暂时控制住。根据林文枫的汇报,警察们很快在几十米外的灌木丛里发现了被五花大绑又堵嘴的赛车协会成员,四个倒霉的终点观察员惊魂未定地向警察咆哮着刚才的可怕经历……

看来,也不是他们报的警。这次的遇袭和汪凝事先说好的安排有很大偏差,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在现场还隐藏着另一个报警的人?凌祈不安地环顾着四周,空气中好像有一丝阴谋的味道。

半山腰上,一个人影收起了高倍望远镜,隐进了树林的阴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