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161回:祸不单行

第161回:祸不单行

古舒娴的意思已经路人皆知,凌祈心中着急,又没什么应对这种言论的经验,回答难免结巴起来:“我……我对他不了解,但没什么感觉也没兴趣,他……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没有关系,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古舒娴的表情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慈祥,她轻抚了一下女儿的头发,慢慢说道,“阿祈你现在也长大了,有些道理是时候告诉你了。不管你爸爸这次有没有事,我们一个官宦家庭,最好的亲家其实就是优秀的企业家,你要知道,在华夏这个社会现状下,官商结合的配对是最好的。”

凌祈的眉梢轻抖了一下,面上闪过一层冰霜,她几乎可以马上背出古舒娴接下去想说的话。因为早在前世与金雁翎相恋时,母亲也有过类似的言论,列举一大堆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反对她的恋情。只不过那时候作为儿子,官商结合还多了个“给后代仕途助推”的好处,被她当特警给挥霍掉了,而现在变成女儿身又暂时用不上而已。

看到女儿的表情变化,古舒娴以为她对自己乱点鸳鸯有些意见,继续抛出说服的理由:“你看,林总家里不说富可敌国,家财万贯总是有的,将来你和小林的生活肯定不会有任何后顾之忧。你甚至都可以不用工作,安心做个全职太太带好孩子,就能享受到其他人一辈子也得不到的东西。况且有了林家的财力支持,你爸爸更容易脱险,以后的前途可能还更有希望。”

凌祈的右手轻巧地藏到了大腿后面,然后捏成一个愤恨的拳头,这些她无论前世今生都极为排斥的言论甚至让女孩对母亲产生了一些“恶心”的感觉。但考虑到古舒娴刚被纪委折磨了一个月,话说的再过分也暂且忍耐一下吧!于是她抬手拨开了母亲抚摸她长发的手,面无表情地问:

“你对林沧熙了解多少?你对林文枫又了解多少?你就不怕他们另有所图吗?这次的事故还有太多蹊跷的地方,这个时候就匆匆选定立场会不会太草率了?”

古舒娴愣了愣,她本以为以凌祈的年龄应该会发表一些反对包办婚姻之类的批判,连应对的观点都想好了……现在女儿却反常地从整个事件出发,让大局观不够理想的古舒娴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母女俩陷入了沉默。

良久,中年妇人叹了口气,幽幽地说:“阿祈,你不要骗妈妈,你真的没有男朋友吗?”

“没有,真没有啊。”凌祈眉头一皱,这问题是哪儿跟哪儿,刚才不是早就回答了么?

“我知道汪洋集团的少爷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现在不同了,他们很可能就是陷害你爸爸的元凶,我怎么也不会同意的!”古舒娴的语气逐渐变得强硬,同时紧紧盯着女儿的脸观察她的反应。

她怎么突然提到方惜缘的事情?!凌祈一惊,又迅速冷静下来,在脑海里推测起各种可能。

女儿的沉默让古舒娴以为她被自己说中的心中要害,乘机继续说道:“这个男的各方面条件比小林确实不分上下,但是我们家和他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这样害我们?而且就算没有这次的事情,我也不允许你和涉黑的人在一起!”

“我回来之前,那两个人是不是跟你说了什么?”凌祈根本没兴趣去解释母亲误以为的“恋爱关系”,她只是想确认林家父子到底还有什么阴谋。

古舒娴正色道:“你也不用瞎猜,林总父子没说什么。你在学校的时候我们也有听说过一些事情,他是不是还亲过你?这小子都出国三年了,你怎么还是放不下他呢?”

亲过我??

就算再怎么冷静,凌祈也法了,她脑筋一转,当年那次酒醉的邪吻事件闹得挺大,八成以讹传讹被父母听了去!紧接着方惜缘出了国,自己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两位家长才不再追究这事了吧……不然对女儿百般宠爱的凌隆哪能容忍一个混小子夺走女儿的“初吻”又远走高飞?

这点臭旧账竟然现在又被挖出来,凌祈不禁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好吗,现在的问题关键也不是在这里……”

“反正那个姓方的绝对不可以!以前的人走了就走了,现在回来也没有复合的必要,何况他还可能是我们家的仇人!”

凌祈觉得跟母亲讲话简直是对牛弹琴,索性别过脸去气鼓鼓不再说话。

古舒娴感觉强硬的言论说的差不多了,话锋一转开始打柔情牌,“阿祈,我知道感情的事情勉强不来,我也不是要求你一定要和小林在一起。但是我看得出小林对你是一往情深,以前在久安那里做水利工程的时候,你爸爸对他的能力也很肯定。现在我们家落难,除了林家还有谁这样主动站出来的?连你那些姨姨舅舅都没有!难得有人雪中送炭,又是这么优秀的男孩子,你就当为我、为这个家着想,和他接触一下看看好吗?”

深呼吸一口气,却忍不住无奈地摇摇头,凌祈站起身看着母亲一字一句地说:“我真不知道林沧熙给你灌了什么**汤!今天我好不容易才盼到妈妈回来,你却这样对我,太让我失望了!”

女儿的语气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古舒娴后面的话一下都被噎在了喉咙里,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拂袖而去,钻进楼上的房间关紧了房门……

屋里被调到强力模式的空调卖力地吹着冷风,让整个房间迅速量凉快起来。凌祈坐在床边烦躁地把手机拿起又放下,心中的焦虑和怒火一点也没有冷却的迹象。

是的,她比当年自己23岁时要成熟稳重得多,也没有一般女孩那样容易情绪化的特点,但是这副女儿身依然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心智,让凌祈与母亲争论时逐渐火气上扬,最终不欢而散。

古舒娴对女儿疼爱有加,但那种把孩子当做附属品,喜欢往上强加自己意志的劣习却始终没有改变。也许她有自己的道理,但这样草率地把女儿推向一个不甚了解的男子,甚至又摆出一副家长的威逼架势,就有些过分了。

世界上最让人反感的,便是以爱你之名,行害你之事。

凌祈瞥了一眼手中捏了许久的爱疯四,在这个四面楚歌的关头,她第一个想到的是向方惜缘求助,可是凌墨扬和赵三林的警告犹在耳边,甚至古舒娴刚才的言语也不无道理。汪洋如今敌友难辨,作为魁首的汪凝从头到尾也没有与她联系过,她实在没把握再向对方暴露自己的弱点。万一汪洋真是敌人,在这上头继续做文章的话,凌家恐怕连最后一点机会也会失去的。

变成了女人,除了安全系数降低,难道还要被当做维系家庭地位的筹码?这是身为男子时从来没有的无助和耻辱……

又一月匆匆而过,时节已是盛夏,燥热的气温让人的情绪更加烦闷了。

在久安工业区爆炸事件中,梁冬的重要性与关泽凯不相上下,甚至被警方列入了通缉名单。在x市这个不大不小的地方,没有特别势力的帮助,交通管控之下梁冬根本插翅难飞。然而无论警方怎样搜捕,加上方惜缘暗中发动的搜寻人手,也没找到任何蛛丝马迹,这个人就如人间蒸发一般。

身在市公安局的凌祈在半个月前被调回了刑警支队做内勤,一方面是凌隆落马的影响,一方面她也乐得回到最想去的地方,顺道能了解搜捕梁冬的进展。没想到最后的结果给了她当头一棒,

旧城区的小混混某日在一处荒废许久的破屋斗殴时,一个被打得慌不择路的家伙偶然钻进了封闭的地窖,在里头发现了一具高度腐烂的尸体。闻讯而至的警察根据dna比对,确定了死者就是失踪多时的梁冬。法医认定其系服用氰#化物中毒身亡,考虑到他以前在汪洋负责的化工原料运输业务,要搞到这玩意儿并不难,现场勘查也基本排除了他杀可能。

随着梁冬的畏罪自杀,关泽凯的供词以及提供的证据失去了进一步的佐证,想要挖掘他背后的操控势力也就变成了奢望。

眼见此事被炒得沸沸扬扬,方惜缘多次联系凌祈都被失望的女孩拒之门外,郁闷的他只能转头向汪凝汇报了结果。这位女强人连连摇头,在与智囊团讨论了关泽凯对汪洋可能的不利证词后,提前开始了危机公关。

梁冬的死无对证让凌隆失去了最有利的翻盘机会,关泽凯已经被列上了审判日程,恐怕昔日的县委书记距离被告席也不远了。

福无重至、祸不单行,古舒娴果然如林沧熙预料的,被gs银行调整了工作岗位,在单位的地位一落千丈。母亲不时打来的诉苦电话让凌祈脑袋都大了,因为里面每次都包含着让她与林文枫交往的期待……

这周五,古舒娴再次通知凌祈,林沧熙已经邀请了gs银行x市分行行长张济业,在明日与他们共进晚餐,其中目的已经不言而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