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162回:动机

美色,是上帝留给女人最致命的武器,也是男人最难过的关卡。

古往今来不知多少英雄豪杰最终把一世英名断送在某个倾城红颜手里,妹喜、妲己、褒姒、飞燕、圆圆……无一不被冠上“祸水”的称号,这个头衔在打上魅君亡国的烙印时,也为她们勾勒了颠倒众生的轮廓。

熟读史书、颇有内涵的张济业,今日就见到了一个在他眼中已是祸水级别的女人,虽然对方年纪尚轻。

gs银行x市分行的老大油盐不进,唯独贪恋美色,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上一次和常芳霖的奸情被原配撞破,那次天翻地覆的闹腾在坊间成为了生命力相当顽强的饭后谈资。不过张济业工作能力极强,又有林沧熙背地里砸钱息事宁人,这“生活作风不检点”的问题也没有成为上头削掉他乌纱帽的理由。

有道是一朝被咬十年胆小,凶悍的张夫人虽然被巨款堵上了嘴,附带张济业指天咒地的承诺,不再计较此事,但行长大人已经不敢向从前那样明目张胆地玩女人,很多娱乐已经转到了地下。林沧熙投其所好,继续提供美女的同时加强了保密工作,倒也让张氏夫妻相安无事。

直到今天看到这对母女,万花丛中过的张济业终于又感到了一次“怦然心动”。

凌书记的夫人看得出年轻时也是个美女,奈何韶华易逝,四十出头的古舒娴除了多几分成熟魅力外,颜值已经开始下滑,远没有汪凝那样的保养水平。而凌家千金则不同凡响,凌祈的容貌气质令张济业十分惊艳,碍于身份他不敢明目张胆地盯视,时不时偷瞄一眼是少不了的。

在母亲的勒令下凌祈所有孩子气的休闲装都被否决,只能郁闷地穿着一套象牙白的修身无袖连衣短裙,青春性感的身段显露无疑。只比臀线低十公分左右的裙摆下线条动人心魄的一双长腿,配上同色调的细跟凉鞋令人一见难忘。浅v领无法遮挡的洗白颈子上,那条父亲赠予的铂金钻链反而成为了这身素色打扮中的点睛之笔。

高挑的身材和精致的容颜倒还是其次,举手投足间一种清峭冷傲才是最吸引张济业的地方。自诩阅女无数的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真正由骨子里透出来的冷美人,相比之下常芳霖之流顿时被归入庸脂俗粉的档次,曾经觊觎许久的陈欣怡似乎也给比了下去。

做了这么多年的女子,凌祈逐渐也有了些女性的直觉,加上她原本就具备的敏锐感应,很快便发现了张济业带颜色的眼神。女孩心念一转,大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索性露骨地回了一个厌恶的眼神,如果让对方反感而拒绝古舒娴的调动请求,反而遂了她的愿。

没想到张济业不但不生气,反而对这位貌似个性高傲泼辣的妞更有了兴趣,心想这女子年纪还小,性子顽劣也属正常,若是驯服之岂不是真得了个祸水级别的美人?

遗憾的是这如意算盘早就被林家父子看穿,林沧熙只会在不得罪张济业的情况下断了他的念想,万一张大行长不知好歹,恐怕林文枫也不是吃素的。

于是酒桌上的气氛热烈之余却是暗流涌动,古舒娴并没有注意到这些细节,她只一个劲儿地巴结张济业这个可能的未来领导,似乎铁了心想要在事业上有所建树,为遭逢大难的凌家扳回一城。凌祈试探着发表了几次言论后便放弃了,她知道大局已定,自己再继续争辩只会引起其他人的怀疑。

有道是秀色可餐,觥筹交错中,就着少女美貌而痛饮的张济业很快进入了半醉状态,满口答应了古舒娴的调动请求,并承诺在时机成熟后安排一个部门领导职务让她扬眉吐气。至于凌隆的事情大家则很有默契地闭口不谈,现在省纪委的调查还没有结束,正是敏感时期,谁也不会在外人面前留下口实。

以开车为由,凌祈婉拒了张济业和林沧熙的劝酒,林文枫倒十分体贴地帮她挡了许多,惹得古舒娴好感继续爆棚,看得凌祈心中暗暗叫苦。直到事情尘埃落定,恭送张济业和林沧熙离去后,凌祈才扶着喝得脚步虚浮、神志不清的古舒娴走出包厢。

“阿祈,古行长看起来喝得有点多,你一个人送太勉强了,我帮你吧?”看着女孩倔强地扛着母亲往前走,紧随在侧的林文枫小心地建议道。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凌祈头也不回,咬着牙继续往前挨着。本来已她身体的锻炼水平,扛着百来斤的母亲也不是什么难事,就算人家烂醉如泥凌祈也有办法把她丢上车。但今天的淑女装扮太过束缚,紧窄的裙摆和细高跟的凉鞋无一不限制着女孩的行动。好不容易挨到走廊的尽头,母亲索性已经昏睡过去,二楼包厢附赠的螺旋状楼梯让凌祈看着有些发愁……

突然凌祈感到肩上一轻,母亲已经被林文枫拉到手中横抱起来,她杏眼一瞪,又惊又怒:“你干什么,把我妈放下!”

“为了你和古行长的安全,我只能出此下策,原谅我的无礼啊!”林文枫说着已经迈开大步往楼梯走去,虽然手中抱着个成年女性,他却举重若轻,脚步稳如泰山。凌祈双眉紧锁,赶紧跟了上去。

很快三人来到凌祈的座驾旁边,女孩赶紧跑在前头拉开车门,林文枫稳稳地半跪下来,抬起古舒娴的上半身把她放进后座,又细心地扣好安全带,然后才直起身对凌祈展露了一个轻松的笑容。

“谢了。”凌祈不冷不热地说,立场对立不假,但人家刚才实打实地帮了大忙,若是不道谢倒显得不懂礼数。

林文枫看了看表说:“现在已经9点多了,难道你还要开车回z市?”

“不了,先带我妈回宿舍去,明天再送她回去。”林文枫的眼神柔情中带着邪魅,看得凌祈有些心乱,她别过头拉开驾驶室的车门,准备开车离开。

“那路上注意安全。”林文枫并不阻止女孩离去的动作,只是漫不经心地说,“上次在观灵山袭击我们的人已经查出来了。”

凌祈应声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迅速转过身问:“你从哪里查的?结果是什么?”

“警方那边问不出太多的东西,而且那几个被抓的人很快就被人保出去了。”林文枫故意从较远的地方讲起,吊足了女孩的胃口,“保他们的人经查证是‘屏风’酒吧的老板林致恒,这个人你知道不?”

此人凌祈怎会不知!她第一次接触方惜缘在明华路的势力时,接待陈奇的主场就是这间屏风酒吧!女孩立刻回想起在潮味皇聚餐时老刀暧昧的回答,还有汪凝事后奇怪的沉默,所有的事情都让汪洋在这次事件中的地位越来越明显……

“你凭什么说是林致恒保他们出去的?”不到最后关头,凌祈依然对汪洋集团,或者说对方惜缘的家族抱有一点点幻想。

林文枫的下巴微微上扬,似乎胸有成竹:“要给嫌疑人做取保候审,保证人需要留下个人信息,这个身为警察的你应该知道吧?留下个人信息的虽然不是林致恒本人,但却是他在屏风的亲信之一,难道你觉得林致恒的手下有能力搞这么大的局?”

凌祈默然,她的心随着沉默而逐渐下沉,似乎所有的证据都在指向那个让她不愿相信又不得不信的结果。

“阿祈,打起精神来!凌书记的事情还没有定论,我和我爸,我们整个沧源都会努力为他寻找机会洗脱冤情!其实我很清楚古行长的目的,不到万不得已,她堂堂市分行的副行长为什么要来求张济业那个好色的老头子?”林文枫往前迈了一步,双手搭上女孩的肩膀,似乎想给她鼓励,

凌祈心中一颤,立刻后退一步脱离了林文枫的双手,顾左而言他:“好色的老头子?你们家不是和张行长关系不错么?这么说未免太过不敬了吧!”

女孩的反应好像早在林文枫的意料之内,他毫不在意地说:“张行长和我爸关系是不错,但是就他看你那种眼神,要不是古行长有求于他,我早就翻脸了!你妈妈现在一心想要重振凌家的声威,生怕将来有人欺负你,所以才会低声下气来喝这次酒。所以凌祈你一定要擦亮眼睛,别被人蒙骗了!”

林文枫的话层层推进,一点点地攻击着凌祈的心防,让她心中对汪洋的怀疑不由自主加深起来。突然女孩想到了一个关键点,立刻通过深呼吸平息了心态,尽量平静地问道:“如果汪洋那边真在针对我家,他们又是为了什么?”

“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林文枫垂下视线仿佛在思考什么,缓慢回答说,“也许他们想瓦解我们沧源和你凌家的合作,要抢夺久安的地盘。或者有更大的阴谋,这就要问你家背后还有什么吸引他们的东西了。”

凌祈心中微动,赵三林的样貌浮现脑海,如果往这个方向推理,是不是真的就能解决一直困扰她的,汪洋的“动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