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171回:受审

凡是有些见识的人,在听过余政平和汪凝的对话以后都会预见到,青炎会迟早要有一次巨变。原本的老大就算退居二线依然有巨大的影响力,让陈奇和林沧熙这两个野心勃勃的二把手不至于肆意妄为,客观上维护了青炎会内部乃至整个x市黑道的稳定。

可是余政平的身体状况已经判定他命不久矣,一旦这根定海神针崩塌,那两名本就不和偏又都野心滔天的人,绝对会为了争权夺利把青炎会搞得鸡飞狗跳。到时候整个局势会有怎样的动荡,就是谁都说不清的事情了。这是灾难,也是契机,谁能把握住,谁就有可能获得最终的胜利。

困在漩涡中心的汪洋和凌家肯定也会受到波及,各方心怀鬼胎的势力都在争相拉拢他们。分别代表商界和政界的巨大作用,让汪洋和凌家毫无悬念会成为斗争的筹码,甚至是……牺牲品。

半个月后,省会f市中级人民法院。

关泽凯的审判就像是个盛大的节日,沧源、汪洋两大集团都派出了以各自少东家为首的代表,凌家的夫人与千金也没有缺席。于是各路记者闻风而动,除了要第一时间得到久安工业区爆炸事件的消息外,以上几大势力的表现也是他们需要挖掘的新闻线索。方惜缘和林文枫很有经验地把应付记者的任务丢给了各自的发言人,用一堆打太极的官话来敷衍着,凌家母女则没这么好的待遇,她们只顾着安心赶路,对像苍蝇一般不停出现的话筒一律视而不见。

也不知道狗仔队们究竟发掘了多少凌祈的消息,在发现询问凌隆的信息不会的都回应以后,有些记者居然迅速转变了话锋,开始询问起年轻女警的私生活,甚至有人指名道姓地提出了她与两大集团少爷的暧昧关系。恰好此时两位“男主角”都在场,气氛顿时尴尬得可以。

凌祈强忍着拗断记者的手腕,再把那些话筒塞进他们嘴里的冲动,铁青着脸和母亲继续沿着审判大厅的台阶往上攀登。等到她们顶着包围圈踏上顶端的平台时,凌祈正好发现对面走上来关影一家,双眼顿时眯了起来,目光冰冷而凛冽。

关泽凯招供的内容基本上通过走关系都能知道个大概,他的家属也清楚这些供词对凌隆有多么不利。因此当关影发现凌祈不友善的目光时,她只能心虚地低下头,不敢去面对那个曾经亲密甚至爱慕过的人。

看到关影扶着状态不大好的吕冰走进大门,凌祈深吸一口气平息了心中涌起的怒意,可是周围的记者依然喋喋不休,让她的神经又绷紧起来。

“听说凌夫人由于被此次案件波及,副行长的职位不保,请问有这么回事吗?”

“敢问凌书记这次出现的问题,会影响到凌小姐你在公安的前途吗?”

“两位集团的少爷都在这里,如果非要做出选择,您会挑哪一个来提供帮助呢?”

古舒娴现在一心记挂着这次庭审会对丈夫的命运产生怎样的影响,心乱如麻之下对这种情况根本没精力应付。凌祈顾忌着不能在公众媒体面前做出凌家心虚的表现,一时间也束手无策。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拨开人群挡在了她们和记者中间,凌祈心中莫名一喜,难道是方惜缘来帮忙了吗?

“现在庭审马上就要开始了,请各位记者同志尊重一下我们准时参与旁听的权利!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找沧源的发言人,他会给大家满意的答复!所以请大家留步,谢谢合作!”

洪亮的声音响起,却不是凌祈熟悉的声线,她抬起头看去,正好对上林文枫转过头微笑的样子。记者们还想说什么,沧源少东家带来的保镖已经迅速站成了一堵人墙,把那些烦人的家伙都堵在了外面。

怎么……不是方惜缘的?凌祈有些失望地看向汪洋所在的方向,方惜缘也正朝这边张望。他的眼神有些遗憾和歉意,凌祈幽幽地看了一眼,自我开导道:或许他在公众场合不想暴露我们依然有联系,以免被沧源怀疑吧。

很快她心里又对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不就是没过来解围么,自己这么急着帮他找理由做什么?

林文枫出手解决了难题,古舒娴对他连声道谢,凌祈的反应则不冷不热。女孩刚才与方惜缘的对视没有逃过林文枫的眼睛,他心中不悦,表面上却依然做足了功课,让古舒娴好感大增。

九点整,刑二庭,庄严的审判准时开始。开庭前林文枫的表现让记者们对他和凌祈的关系多了些猜想,关注审判内容的同时也不停地把摄像机对准坐在一起的沧源和凌家。汪洋的小方阵则坐在旁听席的另一侧,中间隔着关泽凯的家属。

很明显,林文枫的目的是在公众场合营造凌家与沧源联手的局面,潜台词就是汪洋已经成为了他们共同的对手,结合这次关泽凯可能的供述把汪洋的名声进一步搞臭。冰雪聪明的凌祈自然能想到这一点,但是现在她对事态发展无能为力,况且庭审的内容是今天最重要的关注点。

法警把面容憔悴的被告带向场地中央的犯人栏,关影和吕冰看到以后双双激动地捂住了嘴巴,却忍不住眼角担惊受怕的泪水。关泽凯向妻女歉意地点点头,突然表情僵住了。

他看见了旁听席另一边坐着的沧源少主林文枫,仿佛看见了那个翻手为云覆手雨的沧源老总。这个曾经的船长赶忙低下头去,内心剧烈地颤抖起来。

案件的公诉方是x市检察院,起诉书主要说明了关泽凯在刑事拘留期间的供述和安监总局、省调查组的调查内容。根据刑法相关规定,公诉方以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危害公共安全罪,对关泽凯提起公诉。

前世今生经历了两次法学的本科教育,加上刚刚通过了司法考试,凌祈在法律上的知识还是相当扎实的,她对公诉方主张的罪名也表示认同。既然检察院来势汹汹,辩护方又要如何应对呢?女孩的目光转到了辩护人身上,却惊讶地睁大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