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191回:母女

黄云心的名头,在整个z市政坛都算比较响亮的。在她提拔到市农业局当局长之前,整个z市十一个县级行政区划里没有一个女性的常务副县长或副区长,哪怕同级别的县区委常委范围里,也只有统#战部长、宣传部长这样相对无关痛痒的位置出现过女同志。由此可见,任常务副县长时年方42岁的黄云心确有其过人之处。

但是到了常务副县长这个县政府二把手的位置以后,黄云心的表现并不完全尽如人意,一些分管的大项目没有达到预期的目标。相比其响亮的政坛名头,她的生活作风则让好事者更感兴趣,一个没什么背景的女人能在政界平步青云,你要说她没睡上几个厉害人物,恐怕老百姓都不相信。特别是黄云心这样离过婚又风韵犹存的妇人,就更引人遐想连篇了。

实话说,单看和黄云心的几次接触,古舒娴觉得这位久安的第一女官待人接物和见识上都有不俗造诣。但有关她私生活的传言流传实在太广,注重实效又为人正派的凌隆对这个副手并没多少好感,所以古舒娴对其印象也一般。只不过这次方惜缘突然把黄云心和林沧熙扯到一起,爆炸性的效果让人一时有点懵逼。

好不容易理清楚思路,古舒娴诧异地看了方惜缘一眼,转向汪凝说:“真有这回事?她现在都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跟个商人有什么好搞的?”

明显方惜缘这个小辈的话让古舒娴有所怀疑,他也不在意,好整以暇地抱着双臂看向自己的母亲。汪凝心领神会,微笑着回答说:“根据我的调查确有此事,林沧熙设下的关系网错综复杂,从市级到省里,甚至中央部门都有他的熟人。黄云心很可能就是看中了这一点,才决定委身于他给自己争取些政治筹码吧。”

同样的话由汪凝说出来,可信度就大幅上升了,古舒娴半信半疑地转过头看向女儿,凌祈立刻凑上前小声说:“方惜缘和汪总说的都是真的,我确实看到过林沧熙跟黄云心单独幽会,地点就在威町酒店。”

汪凝虽然听不见凌祈说的话,但观察古舒娴的表情就知道,凌夫人的心里已经信了九成,立刻趁热打铁道:“所以林沧熙布了这么大一个局把凌书记拉下马,进而把黄云心扶上去就是为了控制久安县。x市目前的发展已经到了瓶颈,受于地域大小的限制,中心外江两区已经没有空间,必定要对外扩张。而两市接壤的久安县就是最好的方向之一,凌夫人肯定也早想到这一点了。如今省委常委会已经近在眼前,恐怕林沧熙已经做好了大量工作,就等黄云心任命。不知凌夫人在省里面还有什么关系?赵三林赵书记是否能说得上话?”

连珠炮一般的话语显示出汪凝拉拢凌家的决心,一方面为了将来与沧源的继续对抗,一方面也考虑了儿子的感情问题。但是在这之前,她还需要对凌家有进一步的了解。毕竟凌隆已经危在旦夕,哪怕最后化险为夷,也不可能恢复从前的地位,汪凝想知道,凌家还有多少隐藏的实力。

古舒娴眉间微蹙,她觉得汪凝问的有点多,在现在敌我难辨的时候,决不能轻易对任何一方投入过多的信任,这方面她和凌祈从前的想法倒是出奇的一致。但是现在凌家和沧源决裂在即,她已经不舍得拿女儿的贞操和幸福去交换林沧熙的支持,所以跟汪洋合作势在必行。如果没有足够的筹码,凭什么让汪洋全力支持呢,就靠两家小辈的感情?

“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尝试阻止黄云心上位?赵书记是省委常委,肯定说得上话,另外省委秘书长邵晨勇和我们也有点关系。”思虑片刻,古舒娴谨慎地发表起自己的言论,同时不停观察着汪凝的反应,“可是如果事情真像汪总你说的那样,林沧熙那边肯定已经万事俱备,省委常委会下个月就要开,我们努力有点晚了。最重要的是,我现在不关心谁要坐上久安的位置,我关心的是阿隆能不能安全出来!”

汪凝点点头,肃然道:“这个肯定的,我们还在努力做工作,听内部消息在传,凌书记可能近期会被转移。因为纪委暂时找不到更多的证据,但事情太大又不敢放人,八成是要到省城去。”

“这个我也知道,所以暂时阿隆还是安全的。”古舒娴淡淡应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汪洋集团在政界的关系似乎不如沧源,让她有些失望。

“除此之外,现在凌夫人你已经看清了沧源的真面目,要谨防他们打击报复。”说到这里,汪凝有意无意地看了凌祈一眼,继续道,“据我所知,林沧熙表面上和颜悦色的,其实是个非常阴险凶狠的人物。为了两位的安全,我建议你们尽快离开现在租房子,新的住处就由我们汪洋安排吧。”

“这……谢谢汪总的好意,容我再考虑考虑。”汪凝对林沧熙的形容在古舒娴听来有些危言耸听,但是既然林文枫敢做出这种无法无天的事情,想必他父亲也好不到哪去。但是曾经作为县委书记的夫人,古舒娴心中一股傲气和优越感仍在,搬到汪洋安排的地方无异于寄人篱下,要让她接受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古舒娴的反应在意料之中,汪凝知道一时半会改不掉她的心思,但是对凌家母女的保护是肯定要加强的,这个任务就交给儿子去办吧!今天的目的基本上已经达到,接下去就是些谈家常套近乎的时候了。有古舒娴在场,方惜缘不敢太过放肆,只能趁她不注意跟人家女儿眉目传情一下。然而凌祈并不怎么买账,一直专心听着两个母亲的对话,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没看见。

结束了和汪凝母子的会面,凌祈和古舒娴并排坐上回家的汽车,两个人只象征性地依偎着为彼此寻找依靠,却各自想着心事。古舒娴担心丈夫的安全,还有在汪洋沧源两大势力对抗中凌家的命运;凌祈除了这些以外,还在纠结着方惜缘晚上对她的各种眉目传情。

这个神奇的国庆带来的内容实在太多了,林文枫想从身体征服的角度釜底抽薪,却因为神秘的陆琳萱介入而功败垂成,反而给了方惜缘一个好机会。当然惜少在拼命追逐那辆该死的桑塔纳时根本没考虑这些,潜入特事机构和守卫搏斗时心里也只想着怎么把心爱的女孩带出去。就是他这样丝毫不顾自身安危的默默付出,让凌祈的心里被刻上了深深的烙印。

这个男人,是会为自己忘我付出的人,就算他干过蠢事,就算他在某些方面有些自负,都不能掩盖掉这点。甚至在知道凌祈的灵魂不属于这个时空,方惜缘也没有任何的犹豫,依然守护疼惜着这个特别的女子。

可是……可是凌祈她能就此接受一个男人的爱吗?要是换成让她上战场杀敌那眼都不眨,可是碰上这种揪心的感情问题就另当别论了。方惜缘那个霸道的强吻几乎摧毁了凌祈的男性意识,但是很快她就清醒过来。林文枫的暴行给了她太可怕的伤害,女身男心的折磨让凌祈第一次要通过痛哭来释放心里的苦闷,因为有太多的隐患让她无法放开自己的心,无法去追求所谓属于自己的幸福。

在特事机构那天,方惜缘阴差阳错没有知道凌祈前世的真实性别。就算真的接受了惜少的感情,万一有一天他知道了,又会是怎样的后果呢?这也是方惜缘越靠近,凌祈越胆怯的最主要原因。

同一片夜空下,f省接壤的临省也有一对母女正两手相握,并肩遥望着窗外的灿烂明月。

虽然距离x市只有不到一千公里的距离,但这个属于内陆的省份和沿海经济特区的发展水平实在是天差地别。但这并不妨碍某个在大都市里打拼的女子,百忙中抽空回来看望她寄居小县城的母亲。

沈如梅,一个苦命的女人,这是她街坊邻居给的评价。

刚近半百的年纪,发鬓却已经飞霜,额头和眼角也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很明显这是一位被生活重担压迫了许久的女人。周围的住客并不知道这个中年妇女的丈夫是谁,好像那个男人根本不存在一样。自从二十五年前搬到这栋国企房改房,沈如梅就没有挪过窝,一直默默地把她年幼的女儿拉扯大。

自从孩子读了大学,她便愈发深居简出,除了上班便是买菜做饭,几乎没有什么社会关系,要不是她所在的国企坚挺,搞不好早已成为了下岗大军中的一员。而街坊们也几乎要忘了在这个老旧的住宅楼里,还有个一呆就是四分之一世纪的老女人。

这些沈如梅都不在意,她现在很开心,因为隔了大半年以后女儿终于又回来看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