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196回:合作

说服一个如同惊弓之鸟一般的母亲,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方惜缘趁着红灯偷偷看向坐在副驾的女孩,忍不住微笑起来,刚才她和古舒娴之间的争论实在太有意思了。

虽然方惜缘在这几天通过汪凝的帮助,成功在古舒娴心中树立起了年轻有为的正人君子形象,但凌祈曾经的遭遇让古舒娴根本不放心在大晚上放女儿和一个男子独处。这一回换做凌祈拼命主张自由,因为女孩知道林文枫的邀请一定大有文章,不去一趟实在对不起自己。于是母女俩处于不同的考虑,在“拍拖”对象换成方惜缘以后,各自站到了曾经对立的谈话立场上。

眼看古舒娴就是堵着门不让走,凌祈无奈之下对灯发誓,表示一定及时电话汇报行踪,午夜前必定赶回。为了老妈相信,凌祈顺手拽过方惜缘命令其一同保证,连汪凝也被动当了一次担保人,终于得到了古舒娴的首肯。

可惜轻松的时光总是短暂,在坐上凯迪拉克以后,凌祈就一脸严肃,除了偶尔拿起一瓶矿泉水润润喉,就只一昧地轻歪着头,盯着副驾的空调风口发呆。方惜缘知道她一定是想起了某些不愉快的记忆,于是趁着某路口长达两分钟的红灯,拉起了心上人的小手。

“你干嘛,别烦。”凌祈皱着眉转过头,想要抽出被方惜缘的拉住的左手。她的反应明显比平时慢了一秒多,明显刚才正陷入重重的心事里。

心上人的反应都在预料之内,方惜缘手上加了点力道,不但没有让女孩的小手溜走,反而把她又向自己拉近了几分:“祈儿,你别害怕,有我在他绝对不敢乱来的。”

凌祈被说中心事,脸上腾起淡淡的红云,她又轻轻挣扎几下不果,郁闷地咬了下嘴唇说:“胡扯!我有什么好怕的,上次是他耍了些下三滥的手段,正大光明的来我绝对弄死他!但是这小子身手不弱,你一个人去恐怕要吃亏。”

这要强的性子,都快成死撑了!方惜缘心里泛起淡淡的怜惜,嘴上却继续调侃着:“这么说,你是担心我才跟着来咯?因为我害的你和你妈吵架真是过意不去,晚点请你吃点好吃的吧,也给阿姨带份回去。”

女孩一呆,回想自己刚才执意要跟出来的原因。除了要看看林文枫又耍什么花招外,似乎真的是担心方惜缘一个人遇险,脸上的温度不禁进一步提高了。但是不管有没有,她嘴上是绝对不会承认的:“美得你!别自作多情了!我就想教训教训这个衣冠禽兽而已,让你做个样子陪同是怕我妈担心罢了!”

脸都红成这样了还在嘴硬,倔强得可以啊!不过这样才是祈儿的魅力所在不是么,逗逗她挺有意思的!

方惜缘微笑着欣赏心上人逞强的样子,如果时间停留在这一刻也会是美好的瞬间。然而后头急促的喇叭声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实,“打情骂俏”中两分钟的红灯早已转绿了。

趁着开车的大块头走神,凌祈把手一转,配合本就光滑的肌肤巧妙地挣脱了束缚,顺便在方惜缘肩上推了一把:“别傻笑了,绿灯了赶紧走!”

凯迪拉克车身抽搐了一下,轰地一声蹦出老远,明显方惜缘被催促下油门踩得急了,强烈的推背感惹得副驾上的女孩又是一阵嗔怒的骂声。

10点20分,银城跨海大桥附近。

这是连接x市中心岛与外围地区的几座跨海大桥之一,往外走便是x市面积最大的银城区,与其接壤的则是z市的久安区。银城区虽然面积比中心和外江二区加起来还大上一倍,人口却堪堪50万而已,主要以劳动密集型工业经济为主、传统农业经济为辅,经济发展水平远远赶不上商业发家的中心区和高新科技工业加港口工业立业的外江区。但是银城区地处交通要道,是f省南部三大地级市的交汇接壤处,中心地位显而易见。在x市中心岛已近饱和,势必向外发展扩张的背景下,银城区的潜力不可限量。

银城跨海大桥出岛方向下来不过一公里左右便是一个江滨广场,受限于银城区发展水平和人口分散,虽然只是晚上十点多,这里却已经罕有人至。与中心区半夜三更依然人声鼎沸的江滨公园比起来,根本不是一个档次。

也许林文枫正是看中了这里安静的原因,开进广场没多久,凌祈发现了停在远处路灯下的奥迪q7。看到这辆体积庞大却留给她噩梦般的经历的豪车再现,女孩面色一沉,已经捏紧了拳头。

方惜缘的余光注意到凌祈的变化,他抬手在对方肩上轻拍了几下表示安慰和支持,稳稳地把凯迪拉克停到了距离奥迪q7三米开外的地方。

林文枫正倚靠在驾驶座车门外抽烟,夜风吹动他的刘海和休闲衬衫的下摆,竟有种邪魅的气质。看到凯迪拉克逐渐靠近,沧源少东家并没有任何动作的变化,依然好整以暇地吞云吐雾。

车门开处,一男一女走了下来,方惜缘一副沉稳老练的姿态,凌祈则是俏脸如霜。对女孩的出现林文枫并没有感到意外,他享受地深吸了一口,弹掉了些烟灰,却没有丢掉烟头的意思。

看到林文枫好像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的样儿,方惜缘冷笑道:“没事儿大老远跑到这里来,林少倒是好兴致,莫不是来赏江边夜景的?中心区的江滨公园不是效果更好么?”

听到方惜缘开口,林文枫吐了个烟圈,才把脑袋转过来说:“惜少说笑了,我只是正好来这附近看个项目,奔波一天有点累,只好失礼让你们多走几步路。”

“银城区的项目?沧源林总又有新打算了吗?不愧是沉浮商海多年的大企业家啊!”凌祈皮笑肉不笑地走到车头,抱起双臂说,“市里面没什么和影视娱乐有关的东西,这也算个好创意!”

林文枫眉毛一挑,站直了身体说:“阿祈的消息倒是很灵通吗,不知你听说过什么?”

“这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虽然项目还没正式上马,但是市政府里发改委之类的部门早就传得沸沸扬扬了,你大沧源肯定势在必得吧!”凌祈的声音天生甜糯,此时却十分冰冷。

沧源想要在银城区开发影视城的消息虽然不是藏着掖着的机密,但也没有凌祈说的那样路人皆知。事实上蔺繁在帝都偶遇陈欣怡得知这一消息后,立刻就通知了这里的陶李蹊,陶李蹊向身为市政府秘书长的父亲求证属实,便告诉了凌祈。

“没错,这是一个很有创意的事情。如果做好了很可能在银城区拉动一个全新的经济增长点,也能给我们沧源带来可观的收入,何乐而不为呢?”林文枫看似平淡地叙述一个事实,他望向凌祈的目光中却含着一种势要把女孩据为己有的贪婪**。

一旁的方惜缘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走到凌祈身边,很自然地把她揽进怀里然后对林文枫说:“林少,我们大老远跑过来不是来关心你家要开什么新地方赚钱,这种事情以后我们在酒桌上有的是机会聊。”

看到女孩只是往方惜缘一侧皱着眉稍微偏了偏头,没有任何的挣扎反感,林文枫眼里闪过一丝阴狠。他丢下烟头,用厚底军用皮靴碾熄,然后往方凌二人靠近了些。经过奥迪q7的车头时,林文枫有意无意地在引擎盖上抚摸了一下,好像在抚摸什么柔滑光亮的艺术品一般。

这个无比挑衅的动作让凌祈瞬间咬紧银牙,身体轻微地颤抖起来。方惜缘感到女孩的异样,当时在特事机构他只听到林文枫侵犯未遂,陆琳萱并没有告诉他个中细节。但是凌祈反常的愤怒让他十分担心,不禁把女孩搂得更紧了。

林文枫走到距离方惜缘只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严肃地说:“咱们不算陌生人,有些事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余政平恐怕命不久矣,咱们青炎会内部恐怕会有动荡,你我都知道陈奇的势力,他可不是我们任何一方能够独自应对的。我想惜少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这亮话还真是亮得够耀眼够彻底,方惜缘与凌祈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讶异。余政平的身体状况,青炎会的内部动荡,他们俩在那次窝在三楼的偷听中已经知道了不少,汪凝也相应透露了一点。但是千算万算也没想到,林文枫竟然会找他们一起联手,这玩的是哪出?

方惜缘还在思考中,凌祈却悄悄脱离了他的怀抱,走到林文枫面前说:“林少这就有意思了,你们沧源做了这么多‘好事’,到头来居然要找我们合作?你觉得我们凭什么会相信你?这恐怕不比国共合作简单吧?”

心上人赶在他前面表态,方惜缘有些意想不到,正琢磨着,他突然发现在凌祈后脑乌黑光泽的秀发上,出现了一个红色的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