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222回:上位

连续三天的通宵值班,换来的是两天的轮休。凌祈在休息的同时一点也没放松对市公安碎冰行动的关注,特别是在嚣夜抓到的那批人。根据华夏的法律规定,除了贩毒和吸毒的人员以外,提供吸毒场所一样责任难逃,何况是市委书记交代过的重点地段排查。可是嚣夜这一次居然很轻易地就置身事外,让人感叹刘波和他背后的陈奇关系够铁。

缉毒专项行动不仅是市委一把手留了心,在公安厅那边也早早挂了号,因此抓到的任何一个涉#毒人员都不可能轻易被蒙混过关。哪怕是正厅级干部于向前的女儿,在保释以后也要乖乖按公安的要求,定时回局里接受调查。所以嚣夜此次的金蝉脱壳能够玩得转,就看哪个人被它当做了替罪的外壳。

根据同事传来的消息,除了徐威被判刑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以外,提供吸毒场所的人也浮出了水面,居然是在嚣夜当经理的刘可心,这倒让凌祈意想不到了。在她的记忆中,刘可心生性势利、计较、有心计,但看起来不像是胆大包天之辈,赶在碎冰行动的高压下不过去。

于是凌祈和方惜缘就此专门又进行了一次讨论,二人推测刘可心敢这么做要么是受到了不能拒绝的巨额诱惑,要么是被人陷害成了替死鬼。不论是哪种情况,都让这一出“陈林大战”变得更加耐人寻味。

在青炎会几个大人物之间走了一圈以后,方君彦算是圆满完成了“叙旧”的计划。也许真的如他儿子猜测的,方君彦的行动单纯是为了“威慑”,借以在即将到来的青炎会大动荡中为汪洋集团多一些自保的筹码。但是这位华北军区副司令行走的对象仅限于他的旧识,连在青炎会里权倾半边的林沧熙都没拜访过,不由得让人怀疑他的真实目的。

时间过得很快,一眨眼方君彦向部队申请的半月假期就到达了尾声,哪怕贵为少将,他也必须遵守部队铁一般的纪律。因此不管在x市的行动是否达到了目的,方君彦都只能停下手里的活计,与汪洋集团暂别了。

中间穿插了十多年的空白期,方君彦的离去并没有让方惜缘感到有多么不舍,但是年轻的汪洋少东家心里清楚,父亲对自己那份血浓于水的亲情依然在。而且由于凌祈的存在,似乎还多了一些关怀,这从方君彦离开前分别找方惜缘和凌祈两人单独长谈就可见一斑。凌祈对这位和自家爷爷有深厚渊源的军队高官颇有好感,自然也对他交代的事情尤为上心。

方君彦表达了对凌祈家庭遭逢变故的惋惜,并申明自己一定会倾囊相助的立场,毕竟两家人祖辈在战场中孕育了深厚的情谊。同时,方君彦警告凌祈绝不能对陈林二人掉以轻心,凡事行动必须征得汪凝的同意,并无条件听从指挥,这也让凌祈嗅到了风雨欲来的危险气息。

不论汪凝和方君彦这对曾经夫妻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因为儿子的重创两人的目的基本可以宣告一致,方君彦临走前的交代证明他对前妻的能力非常信任,相信凭借两边的势力联手一定能度过此次难关。在目送班机消失在云端以后,方惜缘不顾汪凝、老刀等人在场围观,紧紧挽住了凌祈的手,用无声的行动表达着自己保护汪洋、保护凌家的决心……

徐威的底细很快被查清了,他的人生路线基本上就和本人交代的内容一致,但是在社会阴暗面里厮混时接触过的那些三教九流则没那么容易摸清。方惜缘在征求凌祈意见以后,把调查重点放在了徐威贩毒时的几个上线,寄往能从中挖掘出他牵涉到青炎会的一些线索。

曹望和于晓欢的吸毒问题很快得到了查明,两人均属于初犯,尚且够不着强制戒毒的标准,因此在接受行政拘留并处罚金的处罚以后,两人重获自由。此次涉#毒事件让极好面子的于向前感到脸上无光,愤怒的海关关长终于想起要关心那个几乎被他遗弃的女儿。在顺藤摸瓜查清了曹望的背景以后,这对小情侣毫无悬念地被拆散了,于晓欢在干爹林沧熙的安排下发配到了国外。

至此曹望想借助官家千金上位的美梦彻底破灭,由于林沧熙劝说于向前不要在敏感时期节外生枝,这个敢拉海关大小姐下水的有志青年才不没有受到高官更可怕的打击报复。至于他以后何去何从,就只能看自己的造化了。

由于碎冰行动情报涉密,只担任刑侦后勤的凌祈在权限上受到了不少限制,刘可心那边的具体调查情况不得而知,一切只能等待案件定论以后才能公布。这一次来得快去得也快的聚众吸毒案件,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谋气息。

就在青炎会内部暗流涌动、汪洋集团如临大敌的时候,f省个地市的政府门户网站上悄无声息地挂上了一批又一批处级干部换届公示名单。在z市这个全省排名中等偏下的小城市里,最引人注目的无非是久安县政府一把手的位置变化。众所周知,在那次惊天动地的工业区爆炸事故以后,久安县政坛就产生了一系列动荡,以县委书记凌隆为首的一批责任官员纷纷落马。这批官员大部分还是实干型,在几年履历中为久安发展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此时集体被一次意外事故波及,久安的百姓普遍感到扼腕叹息。

此时任命的新一届县政府领导,能否达到前任的水平呢?群众们谁也不敢妄下定论,只能伸长了脖子观望着。

凌隆意外身亡的事情此时还处于严格保密阶段,坊间只能在传言里管中窥豹,对于接替他的人选更是众说纷纭。待到公示名单一出,不说跌碎眼镜,也算是让大家出乎意料。z市农业局局长黄云心一举击败众多可能的对手,坐上了久安县政府的第一把交椅。

对于黄云心,久安的人民群众并不感到陌生,早在数年前凌隆初任县长之时,她就是分管许多重点县务的常务副县长。但是熟悉不代表评价就高,黄云心当常务副县长时似乎被其他县委常委压了一头,自身的能力也有待提高。除了市政府重点扶持的工业区项目以外,久安县剩下的比如水利工程、自来水管改造等项目居然都没有经过她手,让人不禁猜测黄云心与凌隆是否关系不睦。

此外,黄云心的私生活也是大家茶余饭后经常讨论的谈资,自古以来寡妇门前是非多,何况是她这样身居高位又风韵犹存的女人。早年与富商老公离婚,事业反而一路青云直上,配上她的能力水平,让人不得不怀疑黄常务往上爬究竟靠的是什么。在街头巷尾的传言中,黄云心的暧昧对象可以从县政府一楼直接穿过停车场排到大门口,但是不论大家如何猜测,沧源集团的老总都不是此时的重点怀疑对象,林沧熙的保密工作可谓一流。

然而百密终有一疏,林沧熙和黄云心的勾搭早已被凌祈和方惜缘误打误撞碰上过,虽然之后的进展无从考证,但这一点已经成为了汪洋那边怀疑黄云心的理由。久安工业区事故已经被汪洋查出是林沧熙在做背后推手,只是缺少决定性的证据,此时凌隆尸骨未寒,黄云心就上位成功,这期间一系列时间上的巧合,要说她和林沧熙没有什么关系,恐怕鬼都不会相信。

看完z市新一届县领导换届公示名单,凌祈叹了口气,关闭了网站。

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女孩心里始终有一股怨气积蕴不散。自打看到黄云心和林沧熙在威町酒店私会,她就对这个女人毫无好感,此时本属于父亲的位置鹊巢鸠占,主角偏偏还是让人反感的对象,这让凌祈如何能淡而视之呢?

母亲的电话很快也跟来了,经过她和爷爷凌墨扬进行的讨论,长辈们一致认为此时事情大局已定,再心有不甘也必须先接受现实。古舒娴就是怕凌祈年轻气盛又惹了什么事端,才赶紧电话提醒一下,顺便告诉她要管住“自己的男朋友”。

凌祈哭笑不得地挂断电话,她早就不是什么毛头小子了,人家黄云心上位可是省委常委会讨论通过的决定,难不成自己还要去省政府门口静坐?至于什么管住自己男朋友的理论,更是让女孩无言以对,原来在古舒娴的心中这么快就把方惜缘列为“女婿”的候选人了?看来虽然古舒娴不知道枪击事件的始末,但母亲的直觉已经让她确定方惜缘是为了保护凌祈才受的伤,从而给这个男人加分不少。

老妈呀老妈,我是说你有先知先觉之能呢,还是说你有朝三暮四之性呢?之前对林文枫倍加推崇,现在碰上方惜缘又趋之若鹜,敢情你的女儿始终逃不过给凌家光宗耀祖的工具身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