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35回:追与逃

第235回:追与逃

当凌祈按下电钮准备下楼拿文件的时候就注意到,电梯是从局领导所在的楼层下来的,她甚至已经做好了与领导或者领导秘书同乘电梯的准备。可是当那扇金属门打开的瞬间,女孩几乎听见自己心脏发出了咯噔一声。

在她的印象中,陈奇是和毒枭、通缉犯划等号的,哪怕在这个世界他已经披上了“企业家”的外衣,也不应该这般理直气壮和“警察”打交道。此时这个与自己势不两立的人,居然大摇大摆地出现在市公安局的电梯里,哪能不让凌祈感到诧异,甚至惊悚。

由于年龄和阅历上的优势,同样始料未及的陈奇比凌祈更快恢复了平静,他嘴角上扬,微微点头算打了招呼。身为黑道老手的他当然知道凌祈就在市公安局,但是在一幢近二十层能塞下百来人的大楼,两人这般碰上也算巧遇了。

在现代都市的社交环境里,电梯是一个非常微妙的地方,在这样狭小的环境里与陌生人短暂相处的感受大家都心里有数,偶尔碰到相熟的人更是不得不打招呼,可是像这样冤家路窄的情况还真不多见。凌祈看到陈奇淡然优雅的表现,不想输掉气势的她同样回了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施施然走进电梯按下了二楼。

“凌小姐,早就听说你考进了市公安局,没想到我偶然来一次就碰上了,真是有缘啊!”电梯门关上后,陈奇似笑非笑地打破了沉默。几年前在屏风酒吧的那场鸿门宴上,他已经对这个处变不惊的女子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郭总叫我小凌就好了。”凌祈知道电梯里有监控,她果断把称呼由当时见面用过的“陈哥”改成了“郭总”,不管以后情况会如何,太早暴露自己与青炎会有交集总是不好的。

陈奇知道凌祈的心思,脸上的笑意更浓:“也对,叫凌小姐见外了些。不知小凌你现在在局里面哪个部门上班呢?”

“刑警支队。”凌祈大胆地与陈奇对视着,四个字吐得清晰而坚定,“刚才看电梯的楼层,我还以为是局长或者政委要下楼来呢,没想到是郭总你在上头做客,早知道我应该上去给您泡壶茶才对。”

陈奇笑着摇了摇手指说:“小凌不用那么客气,你也有你忙的工作,我哪里能随便打扰,今天只是来听你们领导指点指点而已!对了,不知道惜少最近在忙什么?你们什么请我喝喜酒啊?”

喝喜酒??凌祈没想到陈奇会抛出这个没头没尾的说法,但心思聪慧的她愣了一下后马上就回过神来,佯装羞怯地低下头说:“这个……等到时机成熟的时候自然就会有的。”

“惜少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看得出他对小凌你用情至深,我相信他会是个很好的伴侣!难得见上一次,我这边先恭喜你们了,到时可别把我忘了哦!”陈奇拱拱手表示祝福,堆着笑容的脸上看不出他心中的真正想法。

凌祈点点头,刚想再说点什么,电梯到达指定楼层的指示铃声响起了,她只好礼貌地与陈奇道别后,默默离开了轿厢。就在电梯门重新关上的瞬间,内外两人的表情同时恢复了冰冷严肃。

陈奇居然会亲自找到公安局来,可是看他的样子并不是来触我霉头的,那会是来找哪个领导?是张局?还是苏政委?难道这支看似正气凛然的警察队伍,也被青炎会渗透了吗?

想到这里,凌祈的脊背上不觉一凉,突然有了种无助的惊恐。加入公安队伍时她对抗青炎会的最大本钱,要是这里都不干净的话,还有什么能让她依靠呢?年轻的女警不禁停下脚步,在走廊上往下观望着,很快她便看到陈奇步伐稳健地穿过一楼的广场,走向大门外早已等待在那的奔驰600。

刚才这家伙非常自然地提到了方惜缘,从他表情中的细微变化上看,并没有任何心虚或者紧张的成分。如果他真的和那次枪击事件有关,似乎不应该这样完全若无其事才对,难道此人的心理素质真的毫无破绽了?可惜电梯里的时间太短,偶遇也没能做好应对的心理准备,还是不要试探太多的好。想到“喝喜酒”的梗让她有些尴尬,也许对方只是试探她和方惜缘的关系,却正巧碰上了女孩有些纠缠不清的小心思,越想越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了……

看着奔驰600消失在远方的车流中,凌祈紧紧地抿住嘴唇,确定自己在与陈奇的短暂交锋中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她慢慢捏紧了拳头,眼中恢复了坚毅的神色:

迟早有一天,我会把你们连根拔起,为爸爸讨回公道!

而陈奇这里丝毫没有被刚才的偶遇所影响,锐利的眼神中饱含着势在必得的自信。在他看来,现在自己在硬实力上已经占了上风,最忌惮的卢越虽然没能亲手除去,却也逼得他躲藏起来,不能再兴风作浪了。到时候只要抢下青炎会的大权,收拾林沧熙的势力易如反掌。

在陈奇看来,虽然林沧熙关系网错综复杂,但没有一个官员会在这种黑道内斗中轻易战队。有能力左右局势的邓金圣天高皇帝远,本身又是个反复无常的墙头草,现在只要让公安这边袖手旁观,他有九成的把握能够用武力把林沧熙那边的抵抗全数消灭!连老毛都说过枪杆子里出政权,管你姓林的如何长袖善舞,耍些混淆视听的花招,只要你手中没有兵权一切都是空谈。

刚才凌祈那小姑娘的表现明显与平时冷傲的样子不符,要么她有所顾忌,要么是受了汪洋的指导。不论如何,凌家的顶梁柱已倒,汪凝一介女流又早已没了昔日的霸气,只会投鼠忌器。唯一有可能影响计划的高官只剩下了赵三林,但是贵为市委书记的他犯不着为了些故人的交情和市里面的纳税大户过不去,而且上回碎冰行动中无关痛痒的结局已经提醒了他,自己的势力没那么好惹。

眼看着阳谋在无人可以抗衡的情况下一步一步实现,陈奇只要解决掉卢越这个心腹大患,掌权青炎会、横扫全省黑道指日可待!

东南亚,缅甸,一个不起眼的港口。

几个穿着普通的男子顺次通过了入关的检查,其中三个人戴着墨镜和帽子,让人看不清他们的样貌。一个黑色的密码箱混杂在众人行李箱中,要不是仔细观察根本看不到它的存在。

一行人刚走出港区,两辆面包车很快迎了上来,皮肤黝黑的司机从驾驶座的窗口探出脑袋,操着缅甸语对他们一阵叽里呱啦,看来是拉客的。最前方的男子微微一笑,熟练地用缅甸语做出了回复,很快众人分乘两辆面包车绝尘而去。

“卢大哥,这边已经是将军的地盘,前几年陈奇跟他们做交易把关系搞得有些紧张,我们是不是应该避避风头换个地方?”一个留着板寸头,目测不超过三十五岁的男子警惕地向窗外望了望,然后对身边的中年人问道。

中年人怀里紧紧抱着那个黑色的密码箱,隔着墨镜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根据身边人的称呼,此人应是卢越无疑。

“没有关系,那个雇佣兵头子只能在这个小国家当土皇帝,还没有神通广大到去国内刺探我们的消息。”卢越抬起头,淡然道,“刚才打头的兄弟已经侦查过了,现在还没到雇佣兵出来找生意的时候,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风声漏出去。”

车子开出了拥挤的港口,驶上稍稍宽广的公路后,前方的司机才偏过头来,脸上早已没了刚才的市侩模样:“卢大哥,好几天前我们就接到通知说要来接应,直到今天才碰到您,真是担心死我们了,还好你们平安无事。”

卢越神色一黯,叹了口说:“我们的平安无事是以其他兄弟的牺牲作为代价的,我早就看出陈奇有反心,没想到他居然这般心狠手辣!大家好歹也是在一个大哥手下干过,现在如此不留情面,也不怕将来别人反了他?好在余老大神机妙算,早一步在国内和这里做下安排,我们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板寸头拍了拍卢越的肩膀说:“卢大哥你也不要太难过,我们青璇失去谁也不能失去你!余老大那边已经指望不上了,但是只要是你的命令,我们会绝对服从!兄弟们的牺牲只怪陈奇不念旧情,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们一定会杀回去!”

“余老大的愿望你们都知道了,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全自己,静待时机。”卢越抬起头,虽然有墨镜的阻挡,但车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他的注视,“接下来的几年时间,恐怕我们都只能在躲躲藏藏中度过了,我希望大家跟了我都不要后悔!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卧薪尝胆,一定有翻身报仇的那一天!”

在众人坚定的答应声中,卢越捏紧了密码箱的提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