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242回:要挟

余庄在经历了枪林弹雨的洗礼后外表有些千疮百孔,但恢复电力供应的它依然保持着豪宅庄园应有的尊严。围墙外数排高亮路灯让方圆五丈内的能见度没有任何问题,这样的奢侈照明除了展示主人的地位以外还有极高的安保价值。

林文枫所在的小型车队既然开到了大门口,就完全处于了灯光的笼罩下,间隔了一个小型广场的陈奇通过望远镜看清每个人的长相根本不成问题。

那张脸每次出现在陈奇的梦中时,都带着似水年华的青春靓丽,可当他再次于现实中目睹时,才想起两人原来已经分隔了二十多年……昔日的妙龄少女早已人老珠黄,岁月在那张俏脸上无情地刻下了憔悴的痕迹,连两鬓曾经如瀑的乌丝也染了风霜。

但陈奇依然在第一眼就认出了她,认出了那个最不该在此时此地出现的人。他放下望远镜,缓缓低下头,双眼第一次因为情绪的波动而彻底失去了往日的犀利,进而变成了直勾勾盯着虚空,充满震撼和惊恐带来的失神。

林沧熙怎么会知道我和她的关系?这事情连余政平都不知道!

不可思议的惊变让陈奇无名火起,咬着牙抬起望远镜又向庄园门口看去。他想告诉自己,刚才一定是看错了,可是残酷的现实彻底否定了他的自欺欺人。青锋的首领,本应该成为青炎会新的魁首,此时却被牢牢把住了脉门。他甚至忘记了半山腰还在往这里撤退的手足,忘记了外面警察逐渐缩小的包围圈,忘记了之前自己脚踩的地方刚经历过你死我活的搏杀……

这个时候只要一走了之,陈奇就安全了,连带着手下的青锋精锐也能保留下来,到时候伺机扳倒张龙升、干掉林沧熙都不在话下。可是他不能走,因为那个女人正命悬一线,他拥有决定对方生死的权力。

每个人都有心灵的弱点,哪怕是心狠手辣近乎冷血的陈奇也不例外,很明显的,林文枫的举动攥住了他的死穴。因为此时此刻,陈奇整个脑袋里都是那个分别了二十多年的女人,那个挚爱的女人。

被数个荷枪实弹的青锋成员包围着,林文枫的心里也有些七上八下,他擅长的是暗杀偷袭,此时按父亲的安排走了这一步,几乎是置于死地而后生的险棋。在行动前,林沧熙已经给儿子完完全全地分析过了局势,此时陈奇已经占据了主动,如果不用这样的法子根本没有翻盘的可能。幸运的是,林文枫在经历了如一个世纪般漫长的几分钟以后,终于看到陈奇的身影在保镖簇拥下逐渐清晰——林家父子赌对了!

毕竟是黑道的老手,经历过无数次的险死还生,陈奇在几分钟内已经藏好了自己心中的巨大波动,一副墨镜更是挡住了他双眼所有的变化。林文枫是见识过他可怕眼神的人,此时看到正主儿出现,心里不免有些紧张,立刻掏出手枪顶住了人质的太阳穴。同时车上的其余人等都跳了下来,迅速在沧源少东家外围形成了简单有效的保护阵型。

双方冷面对视,空气也仿佛凝固了一般,只有那个女人惊恐地盯着周围,眼前平民百姓或许一生也看不到的景象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

“或许,我现在应该叫您一声陈老大?”林文枫在确认不会被突然暗算以后,先开了口,“没想到您手下如此兵强马壮,居然连青璇都不是对手,小林佩服。”

对方语带讥讽,陈奇却丝毫不以为意,他抬手制止了身边蠢蠢欲动的手下,平静地说:“是林沧熙让你玩这一出的?看来他知道大势已去,已经做好了林家绝后的准备了吧!”

林文枫脸色一变,勒住女人脖子的手又加了几分力道,好半天才冷笑道:“您也不用虚张声势了,既然现在决定出来见我,说明您一定认出她是谁了吧?”

陈奇下巴微微扬起,冷冷地说:“你带什么女人过来也改变不了大局,看来你那个只会耍花招的蠢爹黔驴技穷了才会使这种歪招。希望他为你选好了小盒,因为那就是你以后永远的家了。”

对手一再的嘲讽让林文枫气极反笑,他不再和陈奇扯皮,凑到女人的耳边轻声说:“沈如梅,你知道我们为什么今天要把你带到这里来吗?你看,刚才说话的那个人,就是你朝思暮想的人!”

这个让陈奇念念不忘的女人,竟然就是一直在另一个省份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独自把陈欣怡拉扯大的沈如梅!

林文枫的音量小到连附近的保镖都听不见,沈如梅却全身一颤,无比震惊地死死盯着陈奇,良久才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是……奇哥?”

陈奇瞬间捏紧了拳头,除去电话中因为数据传输而失真的声音,这一声呼唤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亲耳听到了。可是此时此刻,他不能认,也不敢认,眼前的沈如梅,就是在他心中占据了最重要地位的女人。

在国企工作了二十多年,生活单纯而贫苦的沈如梅思想远没有这些黑道分子来得复杂,而且周围冰冷的枪口和杀伐之后留下的血腥与硝烟都让她无比紧张。骤然听到挚爱之人就在左近,她就像即将溺死的旱鸭子抓住了一根稻草,忍不住叫起来:“奇哥!真的是你吗?让我看看你!求你快救救我们的女儿!”

女儿??!

陈奇的身体微微晃了一下,脑袋好像被重锤击中了一般,只听到嗡嗡的响声。在陈奇早已被金钱权力和杀戮污染的心中,沈如梅是唯一的净土和牵挂,以至于他每次觉得自己即将有去无回时都会打电话听听沈如梅的声音。可是……可是现在,一个计划外中,他一无所知的“女儿”突然又冒了出来,让陈奇始料未及。

见陈奇久久没有反应,林文枫知道这个男人原本无懈可击的心防已经出现了漏洞。他的嘴角翘起了一个残忍的弧度,自信心大增的情况下连称呼都改了:“陈奇,你可别以为我们是在虚张声势,既然能把沈如梅给你找来,自然也能找到你的女儿。不巧的是,她恰好就在我们沧源手上。现在你需要做一个选择,是有可能被山下的警察所剿灭的青炎会,还是你妻儿的命!”

“哈哈哈哈哈!原来,你的老子也怕我怕到这个地步了吗?”陈奇突然仰天大笑,既然身份已经在沈如梅面前暴露,他索性摘下墨镜,露出了自己那张相比当年已经沧桑不少的脸。

沈如梅嘴巴无意识地半张着,死死盯着陈奇额头上那条狰狞可怖的伤疤,怔怔地流下泪来。在她的印象中,陈奇还是那个英俊潇洒,胸怀大志的倔强青年,没想到分别了这二十多年,盼来的却是这样一张不知经历了多少摧残的面容。

林文枫却没有给这对久别重逢的苦命鸳鸯任何叙旧的机会,警惕地看了看陈奇的表情后说:“不是我和我爸怕你,咱说实话确实没有你那么多把枪,但是不代表我们就只能束手就擒!你的女儿,就是沧源一手培养出来的,掠影公司最耀眼的明星——陈欣怡!现在只要我们一声令下,你漂亮的女儿就会变成历史。”

陈奇的眼睛霍地张大了,他当然知道林文枫说的是谁,早在同庆楼刚落成投入使用的时候,陈奇就奉余政平之命前去考察过,陈欣怡是沧源那一届“红粉军团”中给他留下最深印象的佳丽。当时陈奇便觉得这个出类拔萃的女孩有些面熟,甚至还专门派心腹阿平前去调查过,却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此时的局势一子下错便满盘落索,谨慎的陈奇立刻望向沈如梅,想从挚爱的眼神中得到否定的回答。可惜,沈如梅无比焦急地点着头,指望他能拯救陈欣怡,却成了最不愿意看到的答案。

千算万算,这个黑道枭雄也没想到,自己当年留下的情丝竟然真的孕育出了爱情结晶,甚至那个亲生骨肉就在自己眼前一步步成长都懵然不知。他双眉紧蹙地低下头,眼球无意识地左右轻转着,第一次在危急关头感到脑袋有些空白。

“如果你能放弃青炎会,我爸一定不会亏待你,还会继续保留你现在的地位,为青炎会的壮大继续出力!”看到陈奇的表现,林文枫自信心大涨,立刻趁热打铁,“如果你继续执迷不悟,妻儿保不住的同时,你还要对抗公安的力量,你觉得自己能有几分胜算?”

这一时刻,胜负的天平似乎在逐渐往林家这边倾斜。

然而陈奇的右手却在背后做出了几个隐蔽的手势,站在他身后的手下立刻心领神会,把老大的意思通过暗号传递了出去。

此时此刻,想要逆转局势,陈奇想到的最好法子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林沧熙,你敢用我的女儿做要挟,那么你的儿子就会是最好的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