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43回:无中生有

第243回:无中生有

在办公室主任经验丰富的指导下,负责后方内勤的女警们正有条不紊地开展着工作。如此大规模的出警行动在这些年轻人短暂的从警生涯中可是第一次见,哪怕是前世已经在特警队呆过数年的凌祈也不例外。与其他人略有不同的是,凌祈超强的适应能力和更高的工作效率让她能够比同事更快地完成手头任务,从而在断断续续的空闲中思考局势的走向。

前方的情况究竟如何了?刚才不时从大院外主干道上经过的警车已经销声匿迹,夜幕恢复了它应有的寂静,可是楼下的特警队依然待命着,让气氛变成了暴风雨将来的样子,诡异莫名。

通过调动各个区局派出所的警力大小和先后急缓,凌祈慢慢缩小着行动的目标范围。聪明的她在失去与外界的通讯后,依然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理出,晚上警方的目标指向的就是那座市区边缘的小丘陵。

余庄在整个x市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只是平民百姓不知道这个地方实际上隐藏着什么而已。凌祈早就从汪洋那边得知了那座豪宅的真正主人,自然也很容易猜到晚上发生的事情意味着什么。在女孩的预见中,按理说警方对青炎会老大的针对性行动不应该这么早就出现的,傻子都能想到,能让组织在整个省里如鱼得水,青炎会的高管层与警方之间绝对有非常密切的关系,可是今晚的大规模行动是否意味着——双方图穷匕见了呢?

真的到了青炎会覆灭的时候了?时机一点也不成熟啊!不管是明面上的林沧熙、阴影里的陈奇,甚至是隐藏在幕后的余政平都还处于人生巅峰,警方真的有能力通过一个晚上的突击就撼动这个庞然大物的根基吗?可如果不是拥有了十足的把握,公安系统的领导怎么会发动这么大规模的行动呢,如果扑空的话,责任是谁也担当不起的。

推理似乎陷入了死胡同,凌祈想得入神,丝毫没有注意到身旁已经多了一个人,直到对方的声音响起,才把她的注意力从神游物外唤回了现实:

“小凌,苏政委让你去她办公室一下,你的工作急的先交接给小王,不急的等回来继续。”

凌祈和说话的主任点点头,服从命令的习惯让她没有多问,迅速把工作做好移交,迈进了前往局领导办公室的电梯。

这个时候,市公安的高层领导肯定都集中在指挥室,局长张龙升和分管刑警的副局长李越圣也不例外。而主要负责政治思想工作的苏安世政委则没有那么多的限制,只是她照例也应该以局领导的身份出场才对,此时找凌祈这样一个小小的科员要做什么呢?想到前几天陈奇出现局领导办公室所在的楼层,还有晚上的特殊情况,这次会面似乎被赋予了许多意味深长的含义。

女孩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苏安世的办公室,按领导的要求关上房门后坐在了会客的座位上。

“小凌,你现在是在做刑侦的内勤对吧?晚上的情况怎么样了?”苏安世坐在办公桌后的老板椅上,脸上带着稳重的笑容,一身警#服的气质非常干练。

凌祈眯了眯眼睛严肃地答道:“报告政委,晚上调动的警力很大,但可能因为权限不足,我并不知道任务的具体内容。”

非常标准的军事化回答让苏安世十分满意,她微笑着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年轻警花,似乎看见了自己年轻时候的影子。女孩包裹在冬季常服外套下的玲珑曲线依然明显,衬衫的风纪扣与领带都一丝不苟,笔挺的坐姿体现出力量与灵秀的完美结合。从警二十多年又身居高位的苏安世,看过的女警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眼前这位的飒爽英气,实在是她人生中所仅见。

“那以你在晚上工作中得到的消息,你觉得究竟是哪里出了事情呢?”苏安世毫不掩饰自己欣赏的眼神,言语间却有些奇怪,令凌祈心生警觉。

苏政委为什么会问我这种问题?她对我的背景又知道多少?那一天陈奇在这层楼出现,找的究竟是局长还是她?

女孩的脑海中闪过数个问号,对方的问题实在太过反常。在情况不明了的时候,她认为装傻是最合适的回答:“很抱歉政委,我当警察才半年不到,没见过这么大规模的行动,好多规矩也不懂,实在猜不出来。”

苏安世微微点点头,有些戏谑地说:“市里面的著名企业沧源集团你应该知道吧,他们的少东家好像在追求你呢,听说前段时间还来局里面送过花?”

凌祈眼角一抽,晚上局政委的话各种不着边际,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既然她已经点明了林文枫的身份和送花事件,说明此人对凌家和沧源的纠葛很有研究,必须小心应对才是!于是女孩谨慎地说:“对不起政委,那只是局里面年轻人流传的八卦而已,送花是沧源林少爷的个人行为,与我没什么关系。”

好像确认了什么一样,苏安世轻松地往老板椅上一靠,继续说:“沧源在正式使用现在的名称之前就是个规模可观的大企业,老掌柜余政平先生以前可是市政府的红人。几年前**换代以后,业务倒是越做越大,接替的林董确实能力很强。另外副总郭品忠也是老掌柜钦点的另一个接班人,算是我们局长的老相识。”

郭品忠不就是陈奇吗?难道政委在暗示我那天陈奇来找的就是张龙升局长?她这么说的目的何在?

凌祈的心中大跳,表面依然不动声色:“我只是和沧源的林少爷有过几面之缘,他们的其他领导就不认识了。”

“哦?那可能是我想错了吧。”苏安世端起手边的保温杯浅饮了一口,意味深长地说,“小凌还记得前段时间的‘碎冰’行动吗?市委赵书记在综治维稳例会上特别要求我们要排查重点地段,上回抓到聚众吸毒人员的嚣夜酒吧就是指定的一个点,据说和郭品忠还有点关系。晚上的行动,我们就是怀疑郭品忠涉及毒品问题,所以才会这么大动干戈。”

这个女政委……别看平时不怎么说话,她比我想象的要复杂得多,究竟是敌是友?凌祈突然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苏安世平时不显山不露水却好像事事了如指掌,那么她对自己到底观察了多少,又有什么企图呢?嚣夜酒吧事件指向陈奇无疑,怎么晚上的行动也和他有关了?

一时间女孩还猜不透苏安世的用意,而这位女政委说的所谓沧源副总“郭品忠”,此时正面临着极为困难的抉择。

林文枫置于死地而后生的行动结结实实抓住了陈奇的软肋,这个时候已经不是考虑对头为什么知道沈如梅的时候了,当务之急是尽快救下挚爱之人,然后把对头的儿子挟作人质,才能反客为主去解救那个从未相认的女儿。

经历过无数次生死边缘历练的陈奇,一面与林文枫言语交锋,一面隐蔽地用手势对手下发号施令。青锋的精锐们很快贯彻了老大的意图,做好了解救人质的准备。

可惜他们的对手是特种训练出身的家伙,立刻通过气氛的细微变化察觉了正在成型的包围圈。而且在林文枫背后还有个几乎算无遗漏的老狐狸,早已在事前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就在陈奇准备一声令下,让隐蔽在暗处的枪手击碎林文枫外围防护阵型的时候,一声不该有的枪声却抢先响起,随即夺去了一条性命。

一名青锋精锐的脑袋瞬间开花,反应迅速的贴身护卫立刻把陈奇扑倒在地保护起来,同时十几把枪稀里哗啦地举起,把林文枫一行围了个水泄不通,局面一触即发。

林沧熙这家伙竟然还有安排狙击手?他哪里搞来的枪?而且这家伙的手下有这么厉害的专业人士?

电光火石间陈奇已经看清了刚才突发的事情,立刻在护卫的保护下通过无线电命令手下与外围的岗哨联系,可惜没有得到一声回答。

林文枫左臂紧紧箍住沈如梅,右手上的枪随时有可能把这与世无争的女人变成一具尸体,他看着陈奇被狙击手搞得有些狼狈的样子,轻蔑地说:“不用挣扎了,你外围布置的人都被我干掉了。不过这位狙击手可不是我们布置的,他是你那边的人。”

阿平?他怎么会打自己人?

陈奇一怒之下,挣开保镖的护卫,阴沉着脸站起来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玩无聊的挑拨离间!你不用想拖延时间了,在警察冲上来之前,我可以让你死十次有余。”

林文枫冷笑一声:“你真以为我在虚张声势吗?看看后头别墅顶上的人,下一个死的就在他们中间!”

仿佛要证明林文枫所言非虚一般,又一声枪响,余庄天台上一道人影在周围人的惊叫声中毫无声息地坠落到地面,摔出一地的触目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