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45回:银耳汤

第245回:银耳汤

在华夏这个社会治安相对稳定的国家,没有意大利的黑手党,也没有日本的山口组,甚至连被官方承认的“黑社会”都没有,只有所谓“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这种擦边球。可在这个夜晚,“黑帮火拼”这样本应只在影视作品里面出现的字眼,却货真价实地在x市公安干警之间口口相传。

晚上的行动虽然阵仗不小,但全市被调动的大部分派出所民警都只在外围负责隔离警戒,与山下青锋成员交火的都是市局刑警队的成员。等到陈奇下达撤退指令以后,一路包抄上去的都换成了武警部队,山上最后发生了什么,普通的警察根本一无所知。

一晚上的震动堪称x市在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枪战,可处于维护社会稳定和一些不知名的背后原因,消息被公安高层牢牢封锁,少数的知情者限于领导的命令也不敢多透露。最后层层传递到负责后勤的凌祈耳中时,就只剩下残缺不全的片段和谣言了。

余庄所在的山区发生了大规模枪战……沧源前董事长余政平遇害……沧源现掌门人林沧熙寻求警方帮助……副总郭品忠涉及走私军火和毒品……

每一段传言都是触目惊心的内容,凌祈平静地注视着办公室里一群女警七嘴八舌地议论,心里打着自己的小九九。根据目前得到的一些破碎信息,青炎会的动荡就在今晚,那个深藏不露的女政委苏安世竟然把事情猜得一点不差,让女孩不禁冒出了些冷汗。这样一个敌我难辨又地位颇高的人就隐藏在身边,凌祈顿时觉得自己的安全变得非常没有保障。

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整个公安系统的通宵工作已成定局,凌祈现在最想做的就是尽快和汪洋那边取得联系来交换情报,把青炎会这次内斗的结局弄清楚。可惜手机由于工作保密需要被上缴,她只能继续耐心等待机会。

正在一个一个科室宣告保密纪律的政治处人员很快找上门来,向留守在办公室里的后勤人员三令五申,要求大家“不得信谣传谣”、“严守办案纪律”云云,配合党卫军一样严肃冷酷的表情,生生把女警们的八卦之心给压扁了。所有的后勤人员立刻结束了议论活动,迅速分散到了各自的岗位上,不情不愿地进入了彻夜“待命”的苦逼状态。

稍微有经验的人用脚趾头都能想出,警方在事发地点的善后工作除了打扫战场、救伤捡尸以外,最重要的就是隔离现场并封锁消息,一切以维护社会稳定为出发点。所以凌祈并不指望在这个意味深长的平安夜里能够得到更多的消息,唯独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在楼下整装待发了一晚上的特警队,居然没有派上任何用场就收队了,难道与自己曾经那个时空相比,现在的陈奇只是外强中干?

在结束了一整夜高强度又信息寥寥的加班以后,一众后勤女警终于进入了轮班模式。离开市公安大楼时已是次日的午饭时间,凌祈草草从超市里买了些酸奶面包午餐肉之类的食物,便顶着通宵工作的疲惫强打起精神,开着她的小高尔夫回到了住处。

把身体往柔软的沙发上一扔,女孩这才打开了手机,然后数十条短信未接带着汹涌的气势扑面而来。她皱着眉大致瞅了瞅,基本上都是来自老妈和那个男人的。在与古舒娴通电话报平安之后,凌祈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先洗个热水澡放松放松,再考虑是否回复那个越来越粘人的家伙。

待到她一身热气搓着湿漉漉的长发走出浴室时,立刻听到客厅传来了爱疯清脆的铃声,可惜在凌祈拿到手机之前几秒就已经挂断了。放在桌上的手机明显与刚才的位置有些不同,八成是连续呼叫引发的振动产生了位移,会这么打电话的人不用猜也知道是谁。女孩耸耸肩,刚想转身到卧室去寻找电吹风,门外又传来了一阵阵的门铃……

要不要这样啊?你小子就这么急?凌祈翻了个白眼,先给自己套上了保暖的加绒居家服,才慢吞吞地去开门,果然门口站着的就是那位带着三分邪气笑容的大高个。

“我都怀疑你是不是全天候在监视我?怎么我一回家你就跟过来了?”凌祈没好气地睨了方惜缘一眼,一边嘟囔着一边打开外头的防盗门,这个时候她只想随便咬几口面包然后倒头大睡,偏偏这个不识相的小子要来打扰,把人家就这么关在外头似乎也不是个事。

方惜缘脸上堆着笑容,侧身从女孩和门框间的空隙溜进房间,变戏法一样亮出手中的保温桶和饭盒说:“你可以当我料事如神嘛!下头的车一看就知道你回来了。我猜你昨晚肯定熬夜加班,中午对食堂也不会有胃口,所以我带了些甜汤来给你润润喉咙,至于这些饭菜吃多少算多少,吃完赶紧睡一觉。”

凌祈像看外星人一样上下打量着惜少和他手里的玩意儿,抽着眼角说:“你别告诉我这些都是你自己做的,难道你其实是个贤惠的厨娘?啊不,厨郎?”

“呃……你先尝尝好不好吃再说。”方惜缘有些心虚地避过女孩调侃的目光,把东西放在客厅的桌子上,当他回过头看清凌祈的样子时,不禁有些发愣。

女孩的长发裹在毛巾里,在头顶上盘成了可爱的一堆,几缕潮湿的乌丝贴在额头和脸颊上,显得特别可爱。本就白皙水灵的皮肤由于热水的浸润由内而外泛起了嫣红,吹弹可破的脸蛋犹如半透明的水蜜#桃,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宽大厚实的加绒居家服把玲珑凸浮的身段包裹得严严实实,可偏偏在领口处留下了一小片雪白的肌肤。两人的身高差距有小二十公分,以方惜缘的视线角度瞟下去居然还能从绒绒的领口往里再多探索个把寸,进而瞧见一丢丢事业线。

就在他感到喉咙有点儿发干的时候,凌祈还不知就里地略微弯下腰,从鞋架上拎起一双大号的拖鞋,于是乎在电光火石间,惜少几乎要看到更多的精彩画面了……

啪嗒!一阵清脆的响声把他从桃色的绮念里惊醒过来,原来是凌祈已经把拖鞋不客气地丢了过来。

“喂喂,这地板不是你拖,别穿着外头的鞋子在我这儿到处乱走!把拖鞋换上!”凌祈有些嫌弃地扫了一眼方惜缘脚上油光铮亮的皮鞋,一抬头正好看到他蠢愣的眼神,不禁皱起眉头,“看什么看?跟个傻子似的!还不赶紧换鞋!”

方惜缘尴尬地避开了女孩嗔怒的目光,小心翼翼地提着拖鞋走到门边,一边换一边说:“没,第一次看你穿这么软萌的居家服,和你的样子很搭哦!”

……软萌??凌祈低头看了看衣服上玫红浅粉交相辉映的流氓兔,郁闷地翻了个白眼走向餐桌:“你别胡猜,这我妈买的,和我无关!我会穿它只是因为暖和!”

这娃娃,明明有颗少女心还非要装冷艳,要强得不行!方惜缘微笑着摇摇头,却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完全猜错了。凌祈是因为没有经过女性着装购物的系统训练,所以在衣饰购买上的经验少得可怜,除了吃身体留下的少女装老本就是依前女友金雁翎的打扮画葫芦,撑死再加个古舒娴给她添置的乖乖女衣装。要指望这个半路出家的女孩依着自己冷傲孤高的性格购置一套和性子的装束,不亚于痴人说梦。

耐着性子打开保温桶,一阵扑鼻的清甜香气让凌祈精神一振,她顺手捞过一只调羹在里头搅拌了几下,抬起头一脸怀疑地说:“老实交代,这么有水平的银耳汤会是你做的?”

方惜缘挠了挠头说:“我可从来没说是我做的啊,不过菜谱是我定的没错。关于做吃的这种事情本人还在摸索阶段,因为过程中废了太多的食材,我妈实在看不下去就抢过去代劳了……”

居然是汪凝做的?凌祈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她以为汪洋的总裁应该是只上厅堂不下厨房的模范女强人才对,没想到她竟然厨艺也颇有造诣,这一罐银耳汤单看卖相和闻气味就知道绝对是可口的佳肴。

趁着凌祈发呆的档口,方惜缘已经从消毒柜里拿出了碗筷,顺手拿过保温桶,很快用汤勺盛了一碗放在女孩面前:“吃吧,虽然不是我亲手做的,但我在配方上还是花了不少心思。里头除了银耳百合冰糖之外,还加了桃胶和蔓越莓,保证甜度又不会太腻,配出来的比例应该没问题。”

这小子……还能搞出这么复杂的东西?桃胶和蔓越莓是啥玩意儿?凌祈可不知道那些女性的美容食材吃起来是啥口感,在她的印象中,银耳汤就是泡着白木耳,最多再飘着些枸杞红枣之类点缀的糖水而已。但是人家汪洋家的少爷如此强力推荐,又加了那么多奇形怪状的玩意儿,难不成还能搞出什么特别的味道?

————————————————————————————————————————————————

由于最近生病,断更好多天实在抱歉。刚接上思路还不是很顺畅,先来些温情章节调节调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