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46回:进食的艺术

第246回:进食的艺术

看到凌祈将信将疑地舀了一小勺银耳汤,方惜缘的表情有些复杂,一方面他对母亲的厨艺信心十足,一方面又对自己搭配的配料有些不放心。毕竟是第一次调配给心爱女子吃的东西,哪能不紧张呢?

当然凌祈并不是那种通过故意刁难男人来撒娇的女子,她只不过单纯对这道有趣的甜点有些好奇而已。随着朱唇轻启,如白玉般的银耳滑入口中,女孩随即眼前一亮——这份甜汤的食材配比和火候都相当不错,银耳入口即化,百合又保持着恰到好处的香脆,加上桃胶蔓越莓和冰糖混合在一起的奇妙酸甜,让人不禁食欲大开。

“好吃吗?”方惜缘看到凌祈惊艳的表情,心中一喜,兴奋地说:“如果你喜欢,我抽空就多练练,总有一天会让你吃到完全由我自己做的好东西!”

凌祈头也不抬,完全就没把惜少献的殷勤当一回事,她只顾着细细品味着嘴里的美食,待到全部咽下后又迫不及待地舀了一勺,好像这种清新酸甜的小点正好符合了她此时的口味。方惜缘发现自己信誓旦旦的情话好像压根儿就没有美食有吸引力,不禁有些尴尬,但看到女孩十分中意的“大条”吃相,他心里又浮起了一丝甜腻的幸福,索性微笑着拉过一把椅子坐下,开始近距离观赏冰美人大快朵颐的呆萌样子。

真想不到,这小子搞的甜汤这么好吃,小觑了他!经历了一夜疲劳工作的凌祈,现在正安心沉浸在所营造的小世界里,一边细细品味着喉舌间那丝清甜,一边暗自赞叹地连连点头。一眨眼小罐甜汤就去了大半,她突然意识到什么,抬起头看着方惜缘眨巴了几下眼睛,然后咽下嘴里的食物后弱弱地说:“不好意思这东西一吃差点停不下来,我猜你做好了自己还没试过吧,要尝尝不?”

女孩与平时大相径庭的蠢萌表现让方惜缘险些没忍住大笑出来,他紧紧抿着嘴牵动了几下腮帮上的肌肉,才宠溺地揉了揉凌祈的头顶说:“没关系,你觉得好吃就好,以后我会学着自己做,你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

“那不行,无功不受禄,这汤本来就是你弄的,好歹要分你一点。”凌祈一脸嫌弃地躲过头:吃吧吃吧别憋着,我知道你想很久了!

接过外壳被女孩捂热的保温罐,方惜缘有些心花怒放的感觉,凌祈不假思索地就把刚使用过的餐具给他,这分明是情侣间才会有的亲密举动嘛!结果汪洋少爷表面上在品尝精致的甜汤,实际上止不住地往女孩的身上瞅。

对方无比暧昧的眼神看得凌祈心里发毛,她皱了皱眉头,突然哎呀一声,赶紧站起身从消毒柜里又拿出一只调羹,递给方惜缘说:“糟糕,刚才忘记了,那调羹我吃过,给你个新的。”

青年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心里的桃红色一下崩塌了大半:这玩意儿到底是收,还是不收呢……

“不用了,我尝一下就行,这东西本来就是给你的,我家里还有呢!”心里斗争了两秒钟,方惜缘无奈地把保温罐又放回凌祈面前,顺手把那只又干净又尴尬的新调羹放在了饭盒上。

凌祈狡黠地笑了笑,重新搅动了几下甜汤里小巧的桃胶和蔓越莓,毫不客气地说:“这你说的哦,可别回头又说我没给你留。”

一瞬间,方惜缘看到年轻女警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瑕疵,淡淡的黑眼圈让那双精致水灵的眼睛带上了些疲色。他温柔地拉过凌祈的手,心疼地说:“你当刑警也太辛苦了,动不动就要上夜班,你看都累成啥样了!饭盒里是我妈亲手做的饭菜,赶紧吃一下去睡觉,晚上我6点左右来接你,一起去吃点好的。”

凌祈的小手还捏着调羹,她努力了几下发现根本抽不回来,脸上蕴起淡淡的红霞:“……你放手啦,不然我怎么吃!警察这样加班很正常的,反正我不怕累没事!而且昨晚上局里保密工作做的很好,到底发生了什么我都还没搞清楚呢!”

方惜缘闻言眉间微蹙了一下,松开手说:“你别想那么多,先好好休息,我这边很快就会查清楚的。”

说着,青年已经站起身,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凌祈说:“我还是先回去吧,不打扰你休息。记得哦,晚上6点我来接你,抓紧时间睡觉!”

“好吧,那你路上慢点儿,晚上可一定要告诉我!”凌祈耸耸肩,朝方惜缘扬了扬手,然后便好奇地打开饭盒观察里头的美食去了。那架势根本不像情侣间的依依惜别,倒像是两个挚友兄弟间的短暂道别而已。

这孩子,看来食欲被甜汤勾起来咯!方惜缘又好气又好笑地摇摇头,附身趁女孩不注意往她脸颊上香了一口,随即以最快的速度奔向门口,闪电般穿好鞋子逃之夭夭。

这混账东西!反应过来的凌祈气呼呼地回过头,只来得及看见房门关上前一瞬间的样子,她郁闷地翻了个白眼,继续与惜少送来的美食较劲去了。

要让她进入我的圈子,看来还有不少东西要教呢!电梯里的方惜缘想到刚才凌祈呆萌的表现,嘴角翘起了欢快的弧度,但很快又恢复了严肃:或许……昨天晚上的事情,只会让局面变得更加难以推测。

晚6点半,x市一间极为华丽高端的法式餐厅。

加绒长款卫衣,加厚连裤袜再配双雪地靴,就是凌祈现在应对寒冬最喜欢的装束,既轻松又保暖。然而某些环境对人的影响是立竿见影的,特别是在这种高雅华贵的地方,女孩除了觉得自己穿着太过随便以外,整个人都不免正襟危坐起来,生怕搞出哪些不雅的仪态而丢人现眼。

尤其是桌子对面这个男人,没事穿什么正装,西装外套和领带一应俱全,敢情您这是准备去参加酒会?由于方惜缘没有提前告知晚上的目的地,也没有告诉凌祈他的正装是因为下午的一个重要会议,所以女孩在心里的吐槽也变得可以理解了。

也不知道方惜缘是何居心,早早在这里订了一间豪华包厢。店里的服务员显然是经过极为严格的训练,举手投足间都带着高雅的气质。方惜缘识别度相当高的外观让他的身份早已显露无疑,店里所有的人对这对年轻男女无不是彬彬有礼到近乎谦卑,让前世今生最多只参加过政界聚会的凌祈感到有些坐立不安。

包厢里的灯光是一种非常柔和的暖色调,让桌面上玲珑剔透的水晶灯台和烛光显得更加温馨浪漫。待到上菜间两人独处的空隙时,凌祈才略微放松了些,好奇地环顾着周围线条优美的欧式装潢。

“怎么,没来过这种高端的西式正餐店子吗?”方惜缘好整以暇地端坐在椅子上,身体与椅背留有十几公分的空隙,望着凌祈似笑非笑。

凌祈皱了皱眉,死撑着说:“我去的高端餐厅都是中式的,那里吃的比较习惯!”

凡事都这么要强啊,偶尔撒个娇多好嘛!方惜缘嘴角的笑意更浓了,半调侃地说:“所以我带你来换换口味,人要敢于尝试新鲜事物嘛!”

女孩抿了抿嘴,正在构思如何反驳,侍者已经敲门进来,送上了法式正餐的头道开胃菜——冷盘鲑鱼。

“这量也太少了吧,简直应付了事嘛。”凌祈瞅了瞅巨大餐盘中央被各种装饰边菜包围的几片鲑鱼,每一片都切得纸一样薄,几乎能通过半透明的鱼片看见盘底的花纹。

方惜缘嘴角微微上扬说:“这只是开胃用的,不要太计较细节,好好尝尝味道,不会让你失望。”

女孩打量了一下面前一排长短不一形态各异的刀叉,凭着依稀的印象从最外围拿了一对。眼见对方选择正确,方惜缘脸上赞赏的表情初具规模。然而凌祈居然只尝了一片后,便如同失去耐心一般,用最简单粗暴的方式把剩下的鱼片卷成一团,来了个风卷残云,期间刀叉与瓷盘还不时碰出清脆的响声。

“我就说了,这量太少,看来在这种店吃有一大半是吃店租装修和面子啊。”凌祈煞有介事地用餐巾在唇边轻点了几下,还不忘吐槽一句。

半张着嘴巴愣了一小会,方惜缘笑着摇了摇头,依然保持着优雅的方式处理掉了开胃菜,全程刀叉和餐盘竟没有发出多少声音。凌祈只露出了极短时间的惊讶以后,便摆出了嫌弃的神情——开胃菜而已,吃这么累干什么?

第二道醇美的海鲜汤很合女孩的意,但有了方惜缘前面的表现,凌祈为了维护应有的形象也开始谨慎进食起来,从头到尾汤勺与汤碗没有任何刺耳的撞击。然而西里呼噜的喝汤声还是让方惜缘皱起了眉头。

“祈儿,你先别急着喝完。”

“干嘛?难道喝汤也有规矩?我可没让餐具发出什么声音了!”

“可是……喝的时候嘴巴也不能发出声音。”

“……不要太过分啊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