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雯雯文学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特警红颜 > 第249回:情感问题

第249回:情感问题

在没有现场目击又缺乏情报获取渠道的情况下,仅凭方惜缘的几句话就能抓住问题要点,证明凌祈的大局观和推理能力已经远超常人。可是要想让在这般苛刻的条件下马上就想到陈奇和陈欣怡、沈如梅的纠葛细节,那可不叫推理,而叫占卜了。

所以当方惜缘用求证的目光盯着她时,女孩淡然地耸耸肩说:“我只是说陈奇的失败肯定不单纯是一个小小的叛徒可以搞定的,八成是他有什么把柄在林沧熙手上,最后投鼠忌器才会功败垂成。”

“据我所知,陈奇这家伙心狠手辣、冷酷无情,会有什么把柄让他居然会放弃掉整个青炎会的基业而逃之夭夭?”方惜缘双眉紧蹙,半交流半自言自语着。早在大学前他统治明华路黑道的时候,就和陈奇有过多次交手,对这个可怕的敌人可谓相当了解,因此心中的疑惑也越发浓烈。

“这就要问你咯,汪洋大少爷!”看到方惜缘找不着头绪的窘态,凌祈略带调侃地嫣然一笑,背着双手走到了前面。她的行姿并不像普通女子般娇柔矜持,依然带有部分男性的洒脱自在,衬着高挑有致的身段,反而更加令人心动。

方惜缘知道对方的性子,自嘲地摇了摇头,不紧不慢地跟在侧后方一尺左右的距离。对陈奇太过了解,反而让他的思维陷入了定势的困扰,手头的情报由于时间有限也未能和汪凝等老江湖做进一步的沟通,此时他的确需要眼前这个智勇双全的心上人来指点迷津。这就如当年分析在休闲吧重创小马的元凶一样,靠着凌祈不一样的思维方式和切入角度,才能拨云见日。

两人又往前走了近百米,凌祈才停下步子转过身来,捋了捋额前飞扬的发丝,严肃地说:“我想了想,要让陈奇败退,靠什么外部势力夹攻根本不可能。在昨晚那种争权夺利的生死关头,以陈奇的性子一定会绝地反击,甚至拼到同归于尽。所以我觉得,林沧熙肯定是抓住了陈奇心中最大的弱点,而这人心灵上弱点,则以情感问题居多……”

“情感问题??”方惜缘的眨巴了几下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他和我们汪洋斗了这么多年,在黑道上又树了不少仇家,要不是个冷血无情的人,恐怕早就被人杀了全家吧!我知道他对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很讲义气,但是这还没到能让他放弃青炎会逃走的程度。最重要的是,陈奇最看重的手足而且还活着的就那么几个人,比如掠影公司的总经理罗斌和嚣夜酒吧老板刘波,这两个人都不是易于之辈。”

凌祈轻轻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不紧不慢地问:“那你知道这两个人现在的情况吗?掠影公司好像是沧源集团的财产吧,怎么总经理居然是陈奇的人?还有上次‘碎冰’行动已经把嚣夜酒吧搞得鸡飞狗跳了,如果这次咱们公安上头真被林沧熙给收买去,陈奇一倒嚣夜绝对跑不掉!”

“好家伙,你这小姑娘干了几个月警察简直让人刮目相看啊!”方惜缘笑着摸了摸凌祈的头,“掠影公司虽然是沧源的企业,但是以前分配罗斌过去的可是于政平,林沧熙敢说啥?现在罗斌好像按兵不动,看起来立场成迷,背叛陈奇的很可能就是他,但是他并没有扳倒陈奇的能力。而嚣夜那边已经关门大吉,刘波和陈奇一样失踪了,现在上了公安的通缉名单,你作为刑警居然不知道?”

“谁小姑娘?你才小姑娘!”凌祈没好气地打飞头顶上的大爪子,双手抱在胸前,故意把视线转到远处灯火辉煌、人来人往的广场上,“我只是个内勤好吗!又不是你这种有钱有势的大公子!不说这事情有没有涉密,就算真的公布了,这段时间我在睡觉,不知道也是正常的!”

这孩子,就没见她服软过!凌祈高高扬起下巴的样子让方惜缘不禁莞尔,他腆着脸皮搂住女孩的肩膀,凭借体型优势强迫身旁佳人先迈开步子,才半笑半哄地说:“祈儿你这可就错怪我啦,我可没有丝毫敢看轻你的胆子!你看我这不还是来征求你的意见嘛!反正现在情况大概就是这样,你觉得还有什么可以挖掘的么?”

凌祈不爽地扭动了一下身体,却挣脱不开肩上那条强壮的胳膊,想到这货的“右前肢”刚吃了带响的花生米,要是动作大把人家搞得旧伤复发就得不偿失了。因此女孩只好忍气吞声,任凭方惜缘搂着她并肩而行,只是心里的不爽全部都混进了说话的内容里:“呸,你这人的这些花花肠子就别在我这献丑了,还是留着去骗别的美女吧!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我看上回演唱会你该代替歌神同志去和陈欣怡来个情歌对唱才是,人家可是俞南一代名校花哦!”

难道她也会吃醋?不过这个醋好像吃的有点莫名其妙啊?方惜缘把凌祈纯粹的讥讽误会成了女儿家的酸妒心思,心里暖洋洋的同时忙不迭表态道:“我绝对不是什么花花公子哄女孩,而是真心诚意夸奖你的!而且我发誓心里绝对只有祈儿一个人,什么陈欣怡李欣怡我是完全……呜……呜……啊……”

话还没说完,方惜缘感到脸上一紧,两颊已经被一只小手用力掐住了,只是以他190公分体格比例出来的大脸来看,这只手已经张得相当勉强……

凌祈歪着脑袋,抽着眼角,盯着方惜缘因为不解而瞪大的牛眼无比嫌弃地说:“拜托方少爷您下次别说这种调调来恶心我了,鸡皮疙瘩掉一地啊!我说咱能不能把话题拉回正常轨道上来,赶紧先把局面给捋清楚行不?”

心上人一反普通女子的表现让方惜缘有些措手不及,但早已见怪不怪的他很快调整好心态,大脑袋点得如鸡啄米,凌祈这才松开了手。

女孩解放了方惜缘的脸以后,先把手心放在面前瞟了眼,确定没有被喷上啥口水之类的玩意儿后,才嫌弃地甩了甩,毫不犹豫藏进了外套口袋里:“ok,刚才我们讲到哪里来着?哦对,陈奇的情感问题。按你说他再怎么讲义气也不会为了兄弟放弃权势,那这条基本可以排除了,剩下的无非就是亲情和爱情问题,你们汪洋对这个老对手的家底了解多少?”

凌祈的小动作没有逃过方惜缘的眼睛,他无奈地自嘲苦笑一番,才答道:“我刚才已经说了,陈奇这种过着刀头舔血生活的人能在黑道混这么好,基本上都是没有后顾之忧的人,不然他的家人会有非常大的危险。你看林沧熙就知道了,老婆早逝之后儿子还特地去练了一身功夫……”

“不要废话,讲重点!”听到对方扯到林文枫,凌祈目光一冷,立刻制止了方惜缘继续扩大谈话范围。

“呃,陈奇在加入青炎会的时候只有二十出头,孤家寡人一个。爬到今天这个位置都没听说他有什么真正上心的恋人,有的都是玩过就扔的。”方惜缘知道自己无意中踩了雷,赶紧按着凌祈的意思认真说道,“所以他没有妻儿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整个儿就一天煞孤星。”

凌祈双眉紧锁,方惜缘给的情报无疑否定了她的推理,但是除了这一个可能,其他的都被排除了。现在陈奇这个危险人物因为潜逃已经从前台躲进了暗处,只要一天没有伏法,林沧熙那边也一天不好过,对于汪洋和凌家这边更是不可名状的定时#炸弹。已经失去了父亲的凌祈,肯定不能再失去任何至亲!

看到女孩的情绪好像瞬间低落了下去,方惜缘轻轻挽起她的手说:“祈儿,我答应你,一定会继续追查这件事情的真相,汪洋也绝对有能力保护好你和你家里人的安全。陈奇的危险性不言而喻,既然现在已经失势,我们应该趁他病要他命,借林沧熙斩草除根的东风彻底把陈奇势力粉碎掉!”

凌祈叹了口气,只意味深长地看了方惜缘一眼,一言不发地继续往前走去。在她的内心深处,并不想真正像一个“女人”一样去依靠男人,可是现在的现实早已用最残酷的方式告诉她,女儿身在你死我活的斗争中是多么的脆弱,她要做的不应再是无谓坚持所谓的“男性自尊”,而是应该用最可靠的方式去保护自己的家人不再受到侵害。当然,这样的代价,是让她在女性化的路上越走越远。

怀着心事的凌祈又走了几十步,才突然意识到前方的广场上人头攒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大型活动的开场。她疑惑地拿出手机,眼前的时间和那天晚上遭遇枪击是差不多,照道理银城江滨公园早该冷清了才对。

“祈儿,先别想那么多,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一定要共同进退,齐心协力把他们彻底打垮!”一个沉稳有力的声音在身边响起,凌祈的手中感受到对方温暖的力量和鉴定的信心,“今天带你来也不单纯是谈那些沉重的话题而已,看来时间差不多了,好戏马上就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