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阅读站内短信
看小说百度搜索: 雯雯文学

第258回:试衣

大嗓门的主人果然有一身匹配的大体格,陶李蹊像一尊反绿巨人装甲般屹立在二楼平台的边缘,让人担心那块承重的水泥倒板会不会经受不住坍塌下来。他身边是个纤细的身影,一套深豆绿的华丽晚装紧紧包裹着玲珑的曲线,与陶李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个场景凌祈曾经幻想过好几次,一直无缘得见。

早在前一世,凌祈就曾想过金雁翎穿上礼服晚装会是怎样的雍容华贵,也曾在脑海中不止一次勾勒过满族女子身着象牙白婚纱的靓丽形象,可是随着金雁翎因为意外香消玉殒而全部落空。如今时过境迁,多年前的幻想竟然变成了现实,怎能不让她讶异、痴迷、陶醉?

显然刚才陶金二人在里屋试装,并没有听到楼下人的谈话,他们对凌祈和方惜缘的到来也有些猝不及防。反应快速的陶李蹊很快换上了程序化的笑脸向楼下点头致意,金雁翎则半晌回不过神来,因为她从凌祈的眼中看到了一些久违的异样颜色,好像已经相隔千年却又近在咫尺。

偌大的客厅就这么安静了几秒钟,才被李云玫打破了沉默:“你们两个先下来吧,都是老同学正好叙叙旧。”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缓缓步下楼梯,金雁翎身着晚装的模样也逐渐清晰起来。凌祈慢慢收起了心里的那一丝悸动,换上了柔和的目光和微笑,金雁翎则有些害羞,落后陶李蹊半步并把小半身影藏在这个壮汉背后,显得更加小鸟依人。

自从上次陈欣怡的演唱会一别,两对年轻男女也有一段时间未曾碰面,此刻的方惜缘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因为“咔哒”事件而心中充满忐忑,思想也更加冷静沉着。他迅速把刚才获得的信息碎片整理了一下,大致推断出以下信息:

陶李蹊的姓名里分别包括了父母的姓氏,他又称呼李云玫为“二姨”,看来这位大设计师和陶母八成是姐妹关系,这倒是让人意想不到。如此看来,李云玫那边对双方“老同学”关系的了解也是出自陶李蹊之口了。赶在这个时候带着女朋友过来拜访,还试穿了一件晚装,难道他们也在为大半月后的国际贸易洽谈会做准备?

想到这里,方惜缘的眼中多了一些玩味。本来因为在大学时期的种种恩怨,他对陶金二人就有些微戒心,如今在这个暧昧的时机和场合碰面,里头似乎包含了不少特殊的含义。接下来双方的寒暄与李云玫不时的发言证明,方惜缘的脑袋算相当的好使。

“小金的形象的确不错,骨子里透着乖巧与个性,李蹊你的眼光很好。”李云玫从上到下迅速打量了一下金雁翎现在的装扮,满意地说道,“她的头发和眼睛偏棕色,皮肤很白,挺适合这个颜色,满族女孩的确和汉人不大一样。”

“谢谢李老师!”金雁翎心里砰砰跳个不停,也顾不上和凌祈做什么眼神交流,低下头藏住了自己有些发红的脸颊。早在大学时她就是个时尚小达人,能够通过衬衫上的标志一眼认出这是李云玫操刀的珍品,足以证明她对这位世界级大设计师的崇拜。如今偶像就在眼前,竟然还有幸直接试穿她的作品,简直让金雁翎恍如梦中。

示意四位年轻人坐下之后,李云玫向方惜缘使了个眼色,心里通透的汪洋少主眉毛扬了扬,立刻往旁边挪开,在凌祈与自己之间腾出了个空位。

李云玫往年轻女警身边一坐,若有所思地看着凌祈说:“至于小凌嘛,长相身材是没的说,只不过你的气质有些特别。”

凌祈好不容易把注意力从晚装版金雁翎身上拉回来,听到这样的评价不禁有些好奇,脱口而出说:“李老师过奖了,不知您觉得是哪里特别?”

“你有一种普通女子没有的坚毅和冷静,但偏偏又融入了不一样的温柔,我觉得你倒像个矛盾的个体。”

李云玫不知算不算夸奖的评价让凌祈心中一凛,不愧是阅人无数的形象设计大师,能够从一个人的举手投足中对性格和风格作出初步判断。当然她不可能猜出这女子隐藏在灵魂深处的秘密,但是好奇心还是让凌祈想要一探究竟:“您这个说法可新鲜了,不知能不能再详细指点我呢?”

“也许我不能了。”李云玫淡然一笑,好像早料到凌祈有此一问,“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很多东西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小凌你的情况尤其有趣,我觉得还是通过衣服来表现会更容易让你看清自己。”

通过衣服来看清自己?作为服装艺术上彻头彻尾的门外汉,凌祈对李云玫这样的解答有些摸不着头脑,但是出于礼貌她不便继续追问下去,只能照着对方的安排走。反正是方惜缘带来的,总不会有什么坏处吧?

于是李云玫优雅地站起身,向着金雁翎微微一笑说:“小金,请你帮我个忙,和小凌去挑选一套你觉得合适她的晚装来看看效果。我只有一个要求,选择黑色为主色调,其他的就相信你们自己的眼光。”

金雁翎一愣,小嘴微张了数秒才回过神来。毕竟人家是陶李蹊的长辈,又是自己一直崇拜的时尚界领袖级人物,突然下达了这么个任务,就好像导演给配角来了个精彩加戏一般,让她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到李云玫鼓励的眼神温暖了她,金雁翎才忙不迭地点点头,投向凌祈的目光立刻多了些小嫉妒和更多的俏皮成分,那大眼睛好像在说:那恭敬不容从命咯!

被金雁翎看得心里发毛的凌祈就这么稀里糊涂地被拉上了二楼,静待金雁翎关好试衣间的房门,她才有心思细细打量起内部的陈设。这一看不打紧,凌祈好像刘姥姥进了imax电影院,惊讶之余几乎要产生细微的头晕了。

一间长方形目测面积不下于50平方的超大房间里,五分之四的面积里满满当当全是陈列柜,里头挂着摆着难以计数的衣帽鞋袜、围巾饰品等等,简直就是一个女装博物馆。剩下的五分之一陈列着几个玻璃柜,里头是穿着华丽衣服的塑胶模特,看来是李云玫的得意作品。

半路出家的女子本来就对女性时尚就不甚了解,现在当了公职人员更是因为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凌祈半张着嘴巴四下环顾,突然觉得自己的词汇量在形容这种情况时遇上了几十年人生里没遇到过的“匮乏”。还好她不会像金雁翎那种纯粹女孩般,好像看到梦中的公主寝宫一样险些尖叫出声。凌祈只是觉得,这位大师未免也太能花钱了,这些衣服单看材质就绝非凡品,还特地搞出个排场如此之大的陈列室!万一自己哪天不慎暴富,是不是也应该在房子里开辟一间仿真#枪或者高达陈列馆什么的?

金雁翎没有读心术,当然不知道凌祈心里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惊讶,她笑吟吟地拉着好友的手,把她带到晚装的陈列柜前,一边翻看一边说:“阿祈,真没想到你也会来找李老师设计衣服,不过想想当年你就已经拿到过她的作品了,现在来也是正常。快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你中意的黑色晚装?”

凌祈心中一动,从侧面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再三确认金雁翎并没有因为某些不美好的回忆而不悦后,才谨慎地说:“我对这个实在不懂,还是你帮我挑吧。”

当年李云玫的作品哪里来大家都知道,毕竟她、金雁翎和方惜缘间的狗血纠葛太多了点,谁也不知道时间究竟能冲淡多少,看来新的恋情才是最好的解药,这里倒要谢谢陶李蹊了。

“我就知道,问你等于白问!还好你现在不会总是t恤牛仔裤了,比以前进步不少。”金雁翎好像早猜到了凌祈的回答,耸耸肩不以为然,继续专心地在黑色系的晚装中搜索着,就是这吐槽内容让凌祈有些哭笑不得。

足足耐心等候了十分钟,金雁翎才从浩如烟海的几十套黑色系晚装里挑出了一套:“看来这些试穿的晚装都是有弹性的均码,反正你身材不错也不会有问题,来看看这套如何?我觉得它最合适了。”

凌祈接过来上下前后打量半天说:“这个……会不会太露了点?”

“拜托,这是晚礼服,不性感点难道你还穿军大衣吗?”好像为了要证明自己的论断,金雁翎原地转了个圈以显示自己姣好的身段,那套深豆绿晚礼服不敢说肉光四射也算性感火辣,要不是房间里暖气十足,怕她不是要冻出病来。

“呃嗯……好吧,我试试,你不要笑我就是。”凌祈强迫自己暂时忽略掉那些细的快断掉的吊带和大量漏风的背部镂空,把晚装往旁边一挂,刚脱下外套后突然想起什么,抬头说,“对了,你在外头等着呗,我换好就出来。”

“都是女人你害羞什么?”金雁翎眯着眼睛冷笑道,“我不会把你怎么样滴,但是我觉得如果我没有在旁边指导,你穿不上去事儿小,不注意把这衣服弄坏就事儿大了。”

怎么……她要全程“观摩”?!凌祈的脸顿时红到了耳根。